<table id="smkua"><bdo id="smkua"></bdo></table>
  • <sup id="smkua"></sup>
    <xmp id="smkua"><xmp id="smkua"><div id="smkua"><optgroup id="smkua"></optgroup></div>
  • 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雜志 > 正文

    虛構項目 身兼數職 高調跑路

    擁有兩家上市公司的老總為何要跑路?

    呂尚簡背后牽涉500多名客戶。涉及資金近3億元(未贖回)的“投資地雷”被引爆,這顆“地雷”的創始人呂尚簡究竟是何人物?

    《中國經濟周刊》 記者  宋杰 |上海、蘇州報道

    “跑路”還發朋友圈,蘇州金聯財富管理有限公司(下稱“金聯財富”)董事長呂尚簡最近發的一則朋友圈令其成為“網紅”。

    2017年12月14日凌晨,呂尚簡微信朋友圈留言稱“工作不力,大額融資經濟失敗”“我離開了公司還在”,疑似跑路。當日凌晨5點,他又在金聯集團總部微信群發微信給員工,稱自己并未失聯,而是暫避在外且與園區經偵聯系暢通。

    2017年12月15日,呂尚簡控制的新三板上市公司徐州金聯瑞星軟件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稱“金瑞科技”)卻發公告稱,董事長兼財務總監呂尚簡失聯,呂尚簡帶走公司流動資金520萬元。2017年12月18日金瑞科技的公告稱,將呂尚簡持有的公司股份質押,貸款1000萬元。2018年1月4日金瑞科技發布臨時公告,稱呂尚簡因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已于近日被蘇州市公安機關批捕歸案。

    從上述公告顯示呂尚簡被捕的時間看,2017年12月14日其微信發布的消息是否為其本人所發,尚無法確定。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獲悉,呂尚簡背后牽涉500多名客戶。涉及資金近3億元(未贖回)的“投資地雷”被引爆,這顆“地雷”的創始人呂尚簡究竟是何人物?

    看似靠譜的投資項目實為虛構

    一名金聯財富投資人向《中國經濟周刊》記者介紹了他所了解的整個“案件”的時間表:2017年8月31日,金聯財富被人舉報非法吸收公眾存款,警方登記;2017年10月30日,警方立案偵查;2017年11月3日,警方對呂尚簡傳喚;2017年12月14日凌晨,呂尚簡微信朋友圈顯示其疑似跑路。

    據投資者鄧方梳理,金聯財富在2014年12月26日至2017年12月14日開展金利豐債權轉讓項目16個,總金額2.61億元。金聯資產管理集團有限公司(下稱“金聯集團”,金聯財富母公司)在2016年6月28日至2017年12月14日開展融利豐融資租賃項目8個,總金額2.94億元,其中與江蘇某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下稱“江蘇某公司”)合作項目金額達1.87億元。

    有投資者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他們懷疑投資款流向的江蘇某公司并未與其聲稱的合作方合作,因此于2018年1月2日詢問江蘇某公司的合作方,了解雙方合作的光伏發電項目情況。不料該合作方內部工作人員稱,從未與江蘇某公司有過合作項目。“這名內部工作人員看了雙方‘簽署’的光伏發電合同后稱,合同中的公章疑似偽造,其所在的公司公章明顯與合同中的不相同。”

    投資者張倩說她也發現金聯集團的投資存在虛假情況。張倩于2017年8月購買了60萬元融利豐7號產品,年收益率11.5%。2018年1月2日,她托徐州豐縣朋友考察該項目,結果發現金聯集團聲稱投資2650萬元的項目地址,并無光伏發電設備,且在工商管理處登記的公司注冊地址并無此公司,附近居民也表示沒有聽說過。

    投資人翟軒向《中國經濟周刊》記者提供的《金聯資產管理集團新能源項目》顯示,金聯集團旗下公司一款名為“融利豐3號”的產品總標的940萬元,受讓期限12月,預期收益率9.5%。翟軒說:“這個項目最低投資額為5萬元,期限3個月,年化收益率6%,比銀行理財稍微高一點,不像有些理財公司百分之二三十的收益,一看就知道有水分。‘融利豐3號’因此看起來比較靠譜,但結果還是被騙。”

    2018年1月2日,4名投資者代表在蘇州市永安橋派出所參加了案情通報會議。投資者鄧方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當日警方稱呂尚簡在緬甸佤邦被抓捕,同時警方已確認,金聯集團及其旗下公司與江蘇某公司合作的項目多為虛假。不過截至發稿前,這一細節尚未得到警方確認。

    北京煒衡(上海)律師事務所律師鞠秦儀接受《中國經濟周刊》記者采訪時分析,該案與其他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案件一樣,都是假借一定的項目名義吸收不特定的社會公眾的資金,該案的維權人也與其他案件投資者一樣面臨追回損失的難題,即在案發后往往巨額資金已經被犯罪嫌疑人揮霍、支出或者轉移掉,想要取回自己的本金也只能等待司法機關在追究犯罪嫌疑人刑事責任時同步推進追贓程序,最終的結果也只能看最后能夠追回多少贓款。

    呂尚簡身兼數職,風險早有苗頭

    除金聯財富外,呂尚簡還是新三板公司金瑞科技的實際控制人、董事長、財務總監。

    2017年12月15日至2018年1月12日,金瑞科技及其主辦券商中原證券先后發出9則公告。公告顯示,呂尚簡因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被蘇州市公安機關批捕歸案前,與上海殷澤投資中心(有限合伙)簽訂《股份質押合同》,質押其持有公司的股份8484750 股(占公司總股本 50.50%)用以個人借款擔保。2018 年1月3日,金瑞科技就“呂尚簡失聯并帶走公司流動資金”事項向蘇州公安機關報案。

    有券商人員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非正常換屆的頻繁人事變動可能存在風險?;仡櫧鹑鹂萍冀鼉赡甑墓婵梢园l現,2016年7月29日實際控制人變更前后,公司持續處于動蕩期,先后多次出現變更主辦券商、董事、總經理、財務總監、董秘,更換會計師事務所等重大事項。“我們其實早就提醒投資人注意非正常換屆的頻繁人事動蕩和中介機構變更,結合公司本身質地可能預示公司存在的潛在風險。”

    據當地媒體報道,呂尚簡還做過“蘇州老年人體協副主席”,也擔任過“蘇州冬泳協會”首屆會長。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發現,金聯集團非常熱衷于組織老年類體育活動。有投資者事后分析,贊助各種老年人體育活動,其背后或許有商業目的。

    呂尚簡收購中礦微星時的公告顯示,呂尚簡曾在中國銀行蘇州分行長期任職。其控制的金聯集團與中國銀行旗下的中銀消費金融有不少合作。

    中銀消費金融旗下產品包括“新易貸”“樂享貸”等。此前金聯集團官網發布消息稱,金聯集團是中銀消費金融有限公司的合作機構,經營“新易貸”等無抵押無擔保的信用貸款和“樂享貸”等小額抵押貸款,僅在江蘇省內通過金聯集團辦理的中銀消費金融貸款量每月即達2億元。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獲悉,呂尚簡同時還兼任澳洲上市公司金聯國際股份有限公司(下稱“金聯國際”)的執行主席。

    2017年5月8日,金聯國際上市前一個月,因身為金聯集團董事長違規買入中礦微星股票,股轉系統對呂尚簡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自律監管措施,并報告證監會。

    作為蘇州工業園區首家境外上市企業,金聯國際于2017年6月26日在澳大利亞悉尼證券交易所成功上市。資料顯示,呂尚簡持股55%,其夫人、董事汪蕓持股20%。

    2017年12月12日,呂尚簡剛剛被任命為金聯國際執行主席,次日金聯國際即申請退市。

    金聯國際一旦退市,是否可以破產清算將一部分投資款返還?北京煒衡(上海)律師事務所律師鞠秦儀認為,金聯國際是否對本次事件承擔責任還有待司法部門調查,并不能把呂尚簡個人直接與金聯國際畫等號。“只有司法部門確認金聯國際確實存在單位犯罪行為,才有可能處置金聯國際的資產來彌補投資者的損失。而且,即使金聯國際應當被追究,如何通過中國司法對一個澳洲上市公司進行處置也是一大難題。”

    去年10月已被警方“盯上”

    金聯集團公司員工透露,早在2017年9月時,集團就已出現拖欠工資的現象。“8月份的工資本應9月15日發放,可我們9月30日才拿到。接下來至事發一直沒有發放工資。2017年10月底,有客戶因無法兌現而報案,當時有人來公司鬧過,呂尚簡被傳喚的事我們后來才知道。”

    實際上,早在2017年11月初,呂尚簡就已被“盯上”。有投資者提供的一份“蘇州市公安局工業園區分局傳喚證(副本)”顯示,呂尚簡因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被要求在去年11月3日13時,到蘇州工業園區永安橋派出所接受訊問。

    鞠秦儀接受《中國經濟周刊》記者采訪時說,公安部門承擔的責任是打擊犯罪,往往是在犯罪行為實施后或造成一定的損害結果后才介入處置,并不承擔監管責任。由于社會經濟活動的復雜性與非法集資類案件的隱蔽性,期待某個政府部門能夠完全監管或者防范此類事情很難,投資者抗風險能力不強或者辨別能力不夠時,應盡量避免企業融資這類投資渠道。

    對于有投資者提出公安部門早已“盯上”金聯集團,為何不發公告提醒投資人的疑問,鞠秦儀解釋說,公安部門2017年10月30日立案偵查,僅僅是說明其正式開始介入,并不代表當時的公安就能確認其存在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的行為,也不可能在介入調查的第一時間就采取貼封條這種公示性質的措施。“刑法的謙抑性與刑事司法制度的謹慎性,天然決定了警方的行動總是具有一定的滯后性。”

    (文中鄧方、張倩、翟軒為化名)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網絡編輯:崔曉萌)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