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smkua"><bdo id="smkua"></bdo></table>
  • <sup id="smkua"></sup>
    <xmp id="smkua"><xmp id="smkua"><div id="smkua"><optgroup id="smkua"></optgroup></div>
  • 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區域 > 江蘇 > 正文

    錢寶網控制人張小雷投案后 南京多家“互聯網理財平臺”跑路

    江蘇省、南京市正加緊從嚴監管

    文章導讀: 近日錢寶網控制人張小雷投案自首后,南京多家互聯網理財平臺,如小生優服、蛙寶網、麗州、國賓理財等相繼引發擠兌,操盤者跑路消失不見,辦公地點人去樓空,投資者圍堵聚集出事平臺,部分平臺已被警方查封。

    25 蛙寶網運營地址就在南京河西奧體名座寫字樓,目前該處辦公地址已被警方查封?!吨袊洕芸酚浾?劉照普I 攝

        蛙寶網運營地址就在南京河西奧體名座寫字樓,目前該處辦公地址已被警方查封?!吨袊洕芸酚浾?劉照普 攝

    《中國經濟周刊》 記者 劉照普 |南京報道

    責編:周琦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18年第3期)

    近日錢寶網控制人張小雷投案自首后,南京多家互聯網理財平臺,如小生優服、蛙寶網、麗州、國賓理財等相繼引發擠兌,操盤者跑路消失不見,辦公地點人去樓空,投資者圍堵聚集出事平臺,部分平臺已被警方查封。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先后探訪小生優服、蛙寶網、麗州等理財平臺公司,發現均已人去樓空?!吨袊洕芸酚浾吡私獍l現,非法互聯網理財平臺公司大多藏身于高檔寫字樓內,以老人為主要目標,采取哄騙方式欺詐投資者資金。

    為何近年來非法互聯網理財平臺跑路事件屢現報端?這些非法互聯網理財平臺該由誰監管?監管的過程中又存在哪些困難?

    實地探訪跑路平臺:小生優服、蛙寶網、麗州理財

    小生優服的宣傳廣告稱,“小生優服作為一家互聯網新型生活服務平臺,生態服務圈涉及生活服務、廣告分享、線上虛擬公司游戲化運營、線下小店、公益慈善等。”

    據知情人介紹,小生優服是“小生活、優服務”簡稱,2017年9月12日才上線,實際運營時間不到4個月,與錢寶網模式類似,用戶按照投資資金比例簽到或者做任務獲得相應獎勵,分享傭金。

    據上述知情人透露,小生優服為錢寶網前高管J某操作出來的平臺,不過《中國經濟周刊》記者查詢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并未找到J某的信息。小生優服的運營主體為南京明我網絡科技有限公司,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顯示,該公司法人代表為邱國軍,成立于2017年8月3日,其批準經營范圍為網絡科技的開發,設計、制作、代理發布國內各類廣告,增值電信業務等,并未涉及互聯網理財。

    1月8日,記者在知情人帶領下來到位于南京南站的綠地之窗B2幢1508室,這里是“小生優服”的實際運營地點。一樓大廳服務臺旁一塊醒目公告欄上標明,“小生優服公司投資用戶報案請至南京市公安局公交治安分局刑警大隊”。

    小生優服大門緊鎖,玻璃門上被警方貼上公告,稱:“小生優服公司因為涉嫌經濟犯罪被南京警方受案審查,任何人員不得擅自進入本房間,違者公安機關將按照相關法律規定進行處罰。”

    從玻璃門向里望去,一些房間內桌椅橫七豎八擺放,雜亂不堪。其中,一扇房門上還懸掛著紅色圣誕老人帽,似乎在去年圣誕節仍有人辦公。

    蛙寶網則位于南京建鄴區江東中路303號的奧體名座E座9樓,其運營主體為江蘇維納達軟件技術有限公司。

    公開資料顯示,蛙寶網交易規模達到200億元。

    據蛙寶網投資人介紹,該平臺首頁3個任務雖然期限均為30天,但任務收益分別是17納幣、170納幣、1700納幣,對應需繳納押金1000納幣、1萬納幣、10萬納幣,1納幣等值于1元。除了做任務獲得收益,每天簽到獲得的收益更多。根據蛙寶網的規則,總資產3萬納幣,簽到獲得獎勵基數為0.0433%,總資產金額越多,獲得的獎勵基數越大。如果總資產為120萬納幣,獲得獎勵基數為0.124%。

    該投資者稱,若投入1萬元做任務,再算上簽到收益,綜合年化收益率高達38.88%。

    1月8日,《中國經濟周刊》記者探訪時,4位穿著特警制服的人員正守護在大門兩側。蛙寶網的玻璃門上被貼著封條,有“南京市公安局建鄴分局封”字樣。

    守護警員確認,該地為蛙寶網辦公地址,已于1月6日被警方查封,受損投資者可以到附近派出所報案登記。

    1月9日,《中國經濟周刊》記者根據知情人士指點,走訪了位于河西萬達B座2409的互聯網理財平臺麗州的辦公地,該地址也是南京永康商會辦公室。據悉,麗州平臺的運營主體是南京麗州商貿有限公司,主要產品有麗州財富寶和線下眾籌投資,其中有個項目投入5萬每天即可收入400元。

    目前,麗州平臺出現動蕩,投資者稱其實際操盤者已跑路,但辦公室并沒有被警方查封?!吨袊洕芸酚浾咴诂F場發現,雖已到晚上6點多,仍有近20位投資者聚集在其中一個辦公室內,商討怎么自救或者善后事宜。

    27-1 小生優服在南京南站綠地之窗B2 幢15 樓一間辦公室門上還懸掛著圣誕老人帽?!吨袊洕芸酚浾?劉照普I 攝

        小生優服在南京南站綠地之窗B2幢15樓一間辦公室門上還懸掛著圣誕老人帽?!吨袊洕芸酚浾?劉照普 攝

    非法互聯網理財平臺已成南京“一大公害”

    南京金融系統一位資深業內人士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非法互聯網理財平臺在南京野蠻生長、攪亂南京金融市場,已成“一大公害”。在錢寶網出事以前的數年時間,南京各類非法互聯網理財平臺如雨后春筍般出現,他們大多打著P2P公司旗號非法招攬業務,卻沒有任何資質和牌照。“一般情況下,非法互聯網理財平臺辦公室設立在裝飾高檔的寫字樓內,再招些腿勤嘴甜的小伙子小姑娘作為業務員,印一堆宣傳海報就可以出去欺詐投資者投錢理財。平臺跑路后,有的家庭因此傾家蕩產。”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走訪得知,不少非法互聯網理財平臺打著投資管理或者金融公司旗號招攬業務,出事后給寫字樓也造成不小的困擾。南京新街口一高檔寫字樓物業人員告訴記者,這些理財公司付租金很大方,工作人員穿戴干凈整齊,但確實有不少騙子公司混跡其中,經營幾個月或者一兩年后跑路走人,“租房者來租房,我們也不能不租。但這些騙子公司跑路后經常有投資者聚集,把我們搞得筋疲力盡?,F在這類公司租房,我們都會嚴格審核。”

    某非法互聯網理財公司員工趙振向《中國經濟周刊》記者透露,這類看似光鮮亮麗的公司,業務開展時多采取哄騙方式,以老人為主要目標。“因為老人分辨甄別能力差,但兜里有閑錢。而且,老人大多惜財節儉,公司便準備很多大米、油面、水果等當禮物,注冊會員即可領取。老人們拿到東西后,再以高額收益誘惑他們投資,輕輕松松就可以讓他們掏錢。”

    一旦這些理財公司跑路,投資者大多會血本無歸?!吨袊洕芸酚浾咴谝郧安稍L中碰到過多起類似案件。

    家住南京鼓樓區的羅鳳,將數十萬元養老金投入位于紫峰大廈28層的南京凱鵬財富,前3年均如期拿到本金和利息,羅鳳感覺挺靠譜,便將這個“發財渠道”推薦給親朋好友。2016年9月,南京凱鵬財富跑路,看到一片狼藉的現場,不少投資者直接癱坐在地。

    同樣在2016年9月,南京新街口一家名為易乾財富的理財公司也跑路消失,公司人去樓空,對外公布電話顯示忙音。知情人士透露,其幕后操盤老板早已攜款潛逃美國,大批投資者聽聞后頂著烈日圍聚在易乾財富公司樓下守候,但無濟于事。

    在更早的2014年7月左右,在近一個月時間內,南京4家互聯網理財公司網金寶、科迅網、融信寶、創鑫貸相繼跑路、失聯。

    27-2 蛙寶網在南京河西奧體名座E 座9 樓的辦公室被警方查封后,日夜有特警在門前看守。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劉照普I 攝

        蛙寶網在南京河西奧體名座E座9樓的辦公室被警方查封后,日夜有特警在門前看守。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劉照普 攝

    跑路公司多為輕資產運營,可追回款項比例極低

    一位金融業內人士接受《中國經濟周刊》記者采訪時稱,一般情況下,互聯網理財機構或者P2P平臺倒閉,負責人跑路,通常涉及非法集資類犯罪,屬于公訴案件。跑路大多是因資金鏈斷裂,或擠兌提款情況嚴重,這些公司的剩余財產非常有限。加之目前互聯網理財公司多是輕資產運營,投資者即使第一時間趕到現場,可以處置資產也不多,能追回的款項比例非常低。

    蘇寧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薛洪言認為,此類互聯網理財平臺大多沒有相關資質和牌照,用戶通過做任務賺錢,但實際上并非多勞多得,而是與投入的總資產成正比。“一旦傭金收入與總資產成正比,就帶有‘賺取資本收益’的意味,‘做任務、賺傭金’更像個幌子,募集資金的業務本質加上超高的收益率,都指向‘龐氏騙局’模式。”

    江蘇省互聯網金融協會秘書長陸岷峰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P2P有特定含義,跑掉的基本上屬于線下門店類的理財公司,不屬于P2P公司,我們協會會員單位到目前為止沒有一家跑路的。2018年,我們將在地方金融監管部門領導下,進一步加強對投資人教育力度,引導協會會員單位規范經營,加強行業自律。”

    27-3 1 月9 日晚上6 點多,在南京河西萬達廣場寫字樓麗州平臺辦公室,近二十位投資者在商議金光榮跑路后的對策?!吨袊洕芸酚浾?劉照普I 攝

        1月9 日晚上6點多,在南京河西萬達廣場寫字樓麗州平臺辦公室,近二十位投資者在商議金光榮跑路后的對策?!吨袊洕芸酚浾?劉照普 攝

    南京市去年曾做過拉網式排查

    對于非法理財公司,僅靠行業自律顯然不夠,政府相關部門的監管仍是重中之重。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獲悉,在南京地區,政府相關部門曾多次提醒投資者遠離非法互聯網理財平臺,但收效甚微?!吨袊洕芸酚浾咴谀暇┖游魅f達、新街口地區采訪時發現,寫字樓大廳顯眼處,南京各個區金融辦、公安分局、維穩處等部門關于非法集資是非法行為的風險提示隨處可見,但并未能阻止投資者對非法互聯網理財平臺的投資熱情。

    針對此類新情況,江蘇省政府部門已研究出臺暫行辦法,正在征求意見?!吨袊洕芸酚浾吡私獾?,為加強對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的監管,根據《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業務活動管理暫行辦法》(銀監會令〔2016〕1號)、《關于印發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備案登記管理指引的通知》(銀監辦發〔2016〕160號)等,2017年12月29日,江蘇省金融辦會同有關部門結合江蘇實際,在廣泛征求意見的基礎上,研究起草了《江蘇省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備案登記管理暫行辦法(征求意見稿)》,現已向社會公開征求意見。

    另外,江蘇省金融辦申明,根據中國銀監會規定,2016年8月24日后新設立的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在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期間,原則上不予備案登記。

    中央金融監管系統駐江蘇的相關負責人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對于互聯網理財平臺的監管,在中央層面由中國人民銀行牽頭負責,在地方層面由省金融辦牽頭負責。由于諸多非法互聯網理財平臺行事隱蔽,監管部門在監管和查處中存在諸多困難。

    該負責人稱,這些非法互聯網理財平臺在工商部門注冊時,一般并不涉及互聯網金融業務,而是中后期超范圍經營,導致工商部門、金融監管系統在初期無法有效監管。“這些公司在初期經營時,僅靠監管部門很難發現其非法活動。很多情況下,在收到投資者舉報等線索時,才引起監管部門的注意。對于超范圍經營非法金融活動,工商部門及金融監管部門一經查實,會立即做出處罰。”

    據該負責人介紹,近幾年南京相關部門一直在篩查監管區域內的非法互聯網理財平臺,尤其是去年在全國范圍內開展互聯網金融整治行動后,江蘇省金融辦聯合各監管部門,對轄區內進行了拉網式排查,查處了一批非法互聯網理財平臺。“在這次拉網式排查中,存量的非法互聯網理財平臺受到很大打擊,但由于注冊公司非常容易,增量的非法互聯網理財平臺依舊屢屢出現,我們也在加強監管和排查力度。”

    (文中趙振、羅鳳為化名)

    ----------------------------------------------------------------------------------

    《中國經濟周刊》2018年第3期封面

    《中國經濟周刊》2018年第3期封面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網絡編輯:賈璇)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