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smkua"><bdo id="smkua"></bdo></table>
  • <sup id="smkua"></sup>
    <xmp id="smkua"><xmp id="smkua"><div id="smkua"><optgroup id="smkua"></optgroup></div>
  • 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雜志 > 正文

    兩位“80后”獲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

    1月8日,國家科學技術獎勵大會在人民大會堂隆重舉行。習近平總書記向獲得2017年度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的南京理工大學王澤山院士、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病毒病預防控制所侯云德院士頒發了獎勵證書。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徐豪 | 綜合報道

    責編:周琦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18年第3期)

    1月8日,國家科學技術獎勵大會在人民大會堂隆重舉行。習近平總書記向獲得2017年度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的南京理工大學王澤山院士、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病毒病預防控制所侯云德院士頒發了獎勵證書。

    王澤山與侯云德,這兩位出生于上世紀二三十年代的“80后”,捧起了中國科技界的最高榮譽。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主要獎勵在當代科技前沿取得重大突破,或者在科技創新和科技成果轉化中,創造巨大經濟或社會效益的杰出科學家。自2000年獎項正式設立到現在,有29位科學家獲獎,每位獲獎者的獎金為500萬元人民幣。

    “火藥王”王澤山

    王澤山出生于1935年,是中國工程院院士、南京理工大學教授。他被稱作“火藥王”,研究火炸藥60余年,把中國火炸藥領域的整體實力提升到了世界前列。雖然已經是年過80歲的高齡,但王澤山仍奮戰在科研一線,一年有一半時間在出差。

    憑借著在“廢棄火炸藥再利用”“低溫度感度發射裝藥與工藝技術”“等模塊裝藥和遠程、低膛壓發射裝藥技術”等方面的杰出貢獻,王澤山3次獲得國家科技大獎的一等獎,其中兩次國家技術發明獎一等獎、一次國家科技進步獎一等獎。這一次,他第四次登上了國家科學技術獎勵大會的領獎臺,迎接他的是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的榮譽。

    “國家需要的我就去做”

    王澤山生于吉林,當時東北大部已被日本扶植的“偽滿洲國”占據。

    “我那時還小,不明白什么是‘滿洲國’。”王澤山回憶說,由于國民被迫接受“偽滿”教育,年幼的他以為大家都是“滿洲國”人。但他的父親卻嚴肅地告訴他:“你是中國人,你的國家是中國。”父親的話深深地鐫刻在他幼小的心里。

    家園淪陷的經歷,讓他感受到,沒有國家的強大,就沒有個人的自由,并在心里埋下了“救國圖存”的種子。

    1954年,抗美援朝的硝煙剛剛散盡,19歲的王澤山高中畢業??既牍枮I軍事工程學院的王澤山,選擇了火炸藥專業。“跟航天、導彈等熱門行業相比,這項工作太基礎、太枯燥、太危險,甚至一輩子也出不了名。”同期20多人中,只有王澤山一人報了這個“不起眼”的專業。“大家都不去考慮這些比較邊角的專業,但我想,既然是設立的重要專業,國家需要的我就去做。”

    為了這一信念,王澤山一心撲在火炸藥的研究上。在他的生活中,沒有節假日的概念、沒有固定的一日三餐,甚至泡好的咖啡也總是忘了喝,冷掉再熱熱又會放冷,但是他卻能準確記得每一項關鍵技術指標,自己經手的實驗時隔多久都能清晰還原。

    王澤山的科研突破從“廢棄火炸藥再利用”開始。進入和平年代以后,儲備超期的火炸藥成為巨大隱患,每年都會有萬噸以上的退役火炸藥待處理。過去,我國的報廢彈藥基本采用“火燒、炸毀為主”,存在著嚴重的資源浪費和環境污染。

    王澤山帶領團隊全身心地投入到了廢棄火炸藥再利用的攻關項目,下工廠、跑部隊,攻下了一道道難關。一堆堆危險有毒的過期火炸藥,變成了20余種暢銷國內外的軍用和民用產品,不僅為國家創造了明顯的經濟效益,而且為青山綠水遠離廢炸藥的影響提供了技術條件。

    “一輩子只能做好一件事情”

    獲得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王澤山說,這是他人生中的第二個重大節點,是60多年來工作的一個成果。第一個節點是他1999年當選為中國工程院院士,在那里,他向老一輩科學家學到了如何追求科學、如何處理好國家與事業的關系,學到了對真理的態度。

    玩微信、學開車、網絡訂票、做flash動畫……大家戲稱80多歲的王澤山是一個如假包換的“80后”,他永遠都在了解和學習最新潮的技術和事物??赏鯘缮阶鲞@一切,并非僅僅是“不服老”,“我主要是為了工作能再快些。”王澤山說。

    站在國際含能材料科研領域的學術前沿,王澤山卻稱自己只是個一輩子只能做好一件事情的人。為了做好這件事,他已經奮斗了60多個年頭。

    在達到退休年齡之后的20年時間里,王澤山利用自己另辟蹊徑創立的裝藥新技術和相應的彈道理論,研發出了具有普遍適用性的遠射程與模塊裝藥技術。依照其獨創的補償裝藥的理論和技術方案,火炮用一種裝填模塊即可覆蓋全射程,從而大幅度提升了遠程火炮的打擊能力。通過實際驗證,我國火炮在應用這一技術發明后,其射程能夠提高20%以上。

    火炸藥研究經常要選擇極端條件去戶外做實驗,高溫酷熱、低溫極寒是常有之事。但年逾八旬的王澤山每次實驗都要親臨一線。就在此次獲獎前一個月,王澤山還兩度前往沙漠做實驗。

    “我從事科學工作,更加明白科技的力量。這次獲獎,對我來說是莫大的鼓勵,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人人有責,我會在國家和團隊需要的時候,為繼續創造世界一流的火炸藥成果而努力。”王澤山說。

    “斗毒”一生的侯云德

    侯云德1929年出生于江蘇常州,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病毒病所研究員,他是中國分子病毒學、現代醫藥生物技術產業和現代傳染病防控技術體系的主要奠基人。

    H5N1、H7N9、H1N1、MERS……兇險的新發病毒在近10年來從未停止過對人類的侵襲,我國織就的一張傳染病綜合防控體系大網,抵擋住了病毒一輪輪攻擊,才得以讓瘟疫消弭于無形。侯云德正是那個參與編織大網的功臣。

    中國“干擾素之父”

    1955年,侯云德畢業于同濟大學醫學院。1958年至1962年,他在蘇聯攻讀副博士學位期間,首次發現Ⅰ型副流感(仙臺)病毒存在著兩個亞型,并澄清了仙臺病毒是否對人有致病性這個當時尚未解決的問題,被原蘇聯醫學科學院破格越過副博士學位授予博士學位?;貒?,侯云德一直在病毒學研究所工作,從事中國呼吸道病毒感染病原學的研究。

    1982年,53歲的侯云德首次克隆出具有我國自主知識產權、中國人抗病毒反應優勢的人α1b 型干擾素基因,并成功研發出國際上獨創的國家Ι類新藥產品重組α1b 型干擾素,臨床證明對乙型肝炎、丙型肝炎、毛細胞性白血病等有明顯的療效,且與國外同類產品相比副作用小得多。他因此被稱為中國“干擾素之父”。

    隨后的10多年里,侯云德帶領團隊利用基因技術先后研制出8種基因藥物,并全部實現了技術轉讓,α1b 型干擾素拿到批文后,由深圳一家公司規?;a,僅短短兩年就奪回由國外產品占領的60%的市場份額。

    如今,我國90%以上的干擾素藥品實現國產,α1b型干擾素在我國已經使用數千萬劑,用于數百萬慢性乙型肝炎患者和兒童呼吸道傳染病的治療,并每年為國家創匯上億元。

    侯云德不僅開創引領我國基因工程藥物研制,推動了我國現代醫藥生物技術產業發展,還引領構筑了我國現代傳染病防控技術體系。

    2003年的SARS之痛,促使我國重大傳染病防控體系發生了重大轉變。2008年,79歲的侯云德被任命為“艾滋病和病毒性肝炎等重大傳染病防治”科技重大專項技術總師,他領導全體專家組,提出應對突發急性傳染病的“集成”防控體系思想,頂層設計了2008—2020年重大專項降低“三病兩率”和應對重大突發疫情的總體規劃,升級我國傳染病防控體系,實現了我國能夠在72小時內鑒定300種已知和未知病原,成功應對近10年來數次重大傳染病疫情。

    “我不要錦上添花!我要快,要救人”

    2009年甲流來襲,侯云德作為聯防聯控機制專家組組長,親自帶隊加班加點研發疫苗,他找來國內十幾家制藥企業的老總,要求各家企業按他提供的方法盡快生產疫苗。傳統的疫苗研發投產,少則半年,多則10年,見好幾位企業家面有難色,這位80歲的老人激動地直拍桌子,“這是做疫苗,我不要錦上添花!我要快,要救人!”

    87天研制成功疫苗,打破世界紀錄。侯云德提出不加佐劑、僅需注射1劑,推翻了世界衛生組織“需要注射2劑”的專家共識。第三方評估表明,得益于正確的甲流應對措施,中國減少2.5億人發病和7萬人住院,減少經濟損失逾2000億元人民幣。

    身為中國基因工程藥物的開創者,侯云德早早地預見到生物科學技術轉化的重要性。1987年至1996年,侯云德連任三屆我國“863”生物技術領域首席科學家,頂層指導我國醫藥生物技術布局,大力助推生物技術發展。在此期間,我國生物技術研發機構成十數倍增加,8種基因工程藥物上市,生物醫藥技術產品銷售額增加百倍。

    “病毒時刻在變異,舊的還沒退去,新的又變異出來,那可是會影響社會穩定的大事,一刻都不能放松!”侯云德說。

    進入人生第89個年頭,侯云德體力已經大不如前,但他仍然每天7點就開始工作,并且不吃早飯。據說,這是年輕時養成的習慣,因為要抓緊一切時間做實驗。侯云德每天堅持上網收集全球最新的科研成果資料,編制生物信息數據庫,提供給重大專項和所里同事參考。

    “并沒有什么特別的感受,我只是做了點實實在在的事,更不是我一個人的功勞。”談及自己的獲獎心情,侯云德語調平和,“傳染病防控體系已經建立起來了,而降低艾滋病、乙肝和肺結核的發病率和病死率也是我的心愿,更是我的義務。” 

    ----------------------------------------------------------------------------------

    《中國經濟周刊》2018年第3期封面

    《中國經濟周刊》2018年第3期封面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網絡編輯:賈璇)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