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smkua"><bdo id="smkua"></bdo></table>
  • <sup id="smkua"></sup>
    <xmp id="smkua"><xmp id="smkua"><div id="smkua"><optgroup id="smkua"></optgroup></div>
  • 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  中央新聞網站  互聯網新聞信息稿源單位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雜志 > 正文

    京津滬三大直轄市迎來金融出身副市長| 金融市長:管金融不是玩金融

    是不是有了專家型的金融市長、副市長,就可以確保地方金融安全,或金融業健康發展?

    《中國經濟周刊》首席評論員 鈕文新

    責編:周琦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18年第5期)

    p51

    1月19日,隨著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殷勇調任北京市政府副市長,北京、上海、天津三大直轄市政府都有了金融出身的副市長。在此之前,農行副行長康義已經被任命為天津市副市長,上交所理事長吳清則被任命為上海市副市長。

    這讓人想到重慶市,有金融市長之稱的黃奇帆退居二線之后,現在還沒有聽說哪位金融專業的副省級官員去接管重慶“金融副市長”。但就在1月21日,現任全國人大財經委員會副主任委員的黃奇帆,突然返回重慶。媒體報道稱,重慶政協會議的名單當中出現了黃奇帆的名字。黃奇帆作為重慶市前市長、正部級官員,此次入重慶市政協委員名單,不少人對此產生了好奇。

    比好奇更重要的是,在黨中央、國務院把對金融的重視程度提到了最高級別的國家戰略和國家安全的定位之后,也面臨著黨內、體制內金融人才非常稀缺,尤其是高級金融管理人才稀缺的現狀。

    近兩年來,習近平總書記多次提出要求:提高領導干部金融工作能力,領導干部特別是高級干部要努力學習金融知識,熟悉金融業務,把握金融規律。習近平總書記還強調,金融是現代經濟的核心,金融安全是國家安全的重要組成部分。必須充分認識金融在經濟發展和社會生活中的重要地位和作用,切實把維護金融安全作為治國理政的一件大事,扎扎實實把金融工作做好。

    據了解,現在北京、上海等金融高級人才聚集的部門已經變成了各地方政府的“金融人才輸出庫”。銀監會主席、證監會前主席郭樹清,此前任山東省省長時,從他所任職過的金融機構、金融監管機構調用大量局處級干部,至少以地、市、縣級“副手”的位置安排,使得山東金融業有了很大的發展。

    但是不是有了專家型的金融市長、副市長,就可以確保地方金融安全,或金融業健康發展?在筆者看來,未必。

    實際上,過去5年就發生過一些問題。有一些金融專家轉型地方金融主管領導后,不是著力去“管理金融”,而是以“金融創新”名義去“玩金融”。

    近年來,中國金融業增加值高速增長,2016年底的統計數據表明,中國金融業增加值占到中國GDP的8.4%。

    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后,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專門發布報告稱,一個國家的金融業增加值若在其GDP中占比過大,金融給經濟帶來的好處將遠遠抵不過金融給經濟帶來的風險和破壞力。該報告專門指出,美國和日本已經出現了這樣的問題。但我們要知道:全世界所有發達國家,包括美國、日本在內,金融業增加值在GDP中的占比均低于7%,遠遠低于中國今天的水平。

    為何說金融增加值過高不是好事?其背后是金融亂象叢生、脫實向虛。比如,2014年之后,中國金融增加值增長最快的兩三年里,冒出來近5000家互聯網金融公司、2000多家地方級金融或類金融交易所、2萬多家各式各樣的私募金融機構。在此期間,中國金融空轉嚴重,“三套利”“四違反”問題日益突出。

    之所以出現上述問題,原因在于金融和類金融機構成立后都必須解決一個核心問題:錢從哪兒來?市場上各式各樣的集資行為隨之出現。即便是沒打算騙人,并希望認真經營的這些金融和類金融機構,它們也面臨資金成本過高、如何獲得“安全差價收益”的問題。激烈的“攬儲大戰”,不僅拉高了中國金融市場整體成本,而且使金融機構為了降低風險,傾向于更加短期的金融服務,脫離了實體經濟對金融期限要求較長的特質,部分地區因此出現“脫實向虛”的現象。

    在上述現象尚未完全解決的情況下,外界關心的是,新上任、對金融有著無比情懷的這些副市長們會干什么?應該怎么干?

    無論他們采用什么樣的工作思路和方法措施,有一點應該是肯定的,即他們應堅決杜絕和遏制繼續拉高金融業投資、打擊地方金融增加值惡性攀比的勢頭,讓金融盡快回歸為實體經濟服務的本源。

    重慶市的金融風險管控一直為外界津津樂道。重慶前市長黃奇帆的金融觀樸實,在他看來,把金融搞得極其復雜的人都是“騙子”。他當市長期間,拒絕一切“P2P”公司在重慶落戶,嚴格約束金融業發展方向,控制房地產市場供求平衡和按揭信貸規則,堅持金融紅線思維。與此同時,重慶與新興產業相關的實體經濟快速成長,成為拉動經濟發展的主要動力。

    社會各界對新任的金融市長們充滿期待。事實上,高度的信息化早已讓金融資本進入“布朗運動”(編者注:原意為物理學現象,即被分子撞擊的懸浮微粒做無規則運動的現象,在其他行業可引申為無規則的運動)時代。在此背景下,讓金融資本長期聚集于某個地方的唯一方式就是擁有強大而健康的實體經濟,讓金融資本在為實體經濟、產業資本服務的同時獲得與風險相匹配的真實收益,而不是為它們提供短期套利的機會。

    也許,在有些職業金融家眼中,黃奇帆不過是個“土包子”,完全沒有金融學者那樣的理論資歷和學術學問。但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每一個金融管理者都應把自己轄內的金融小環境搞得更扎實、更安全、更有效、更活躍,讓本地實體經濟實實在在獲益,這才是正道。

    京津滬三直轄市的三位金融副市長簡介

    北京市副市長盧彥就市政府對殷勇的推薦意見進行說明時表示,殷勇熟悉外匯儲備經營管理工作,專業理論功底扎實,業務能力突出。面對復雜多變的國際政治經濟形勢,較好實現了外匯儲備的安全、流動和保值增值。堅持將風險防范放在首要位置,強化投資經營部門的責任意識,取得了較好效果。在歐債危機等重大市場波動中,及時啟動危機應對機制,適時收緊風險政策,加大靈活應對力度,守住了資產安全的底線。

    吳清具有深厚的證監系統背景。2005年,吳清任證監會證券公司風險處置辦公室主任,專事問題券商的風險處置。任職期間處置了包括南方證券、閩發證券、“德隆系”券商在內的31家違規證券公司。2009年吳清出任證監會基金部主任,任職期間嚴打“老鼠倉”,如融通基金“張野案”“劉海案”“涂強案”等。2010年吳清轉任上海市虹口區委副書記,力推虹口區成為上海金融業重要的聚集地之一,并于2013年升任區委書記。2016年吳清任上證所理事會理事長、黨委書記(副部長級)。

    康義長期在中國建設銀行工作,2016年11月任中國農業銀行副行長,主要分管農行對公業務。公開資料顯示,康義的職業生涯集中于金融系統,無從政經歷。他從建設銀行湖北省分行項目評估處科員一步步做到農業銀行副行長,是一位“老銀行人”。

    他曾表示,要探索符合中國國情的普惠金融發展之路,要建立有效的激勵約束機制,考核激勵約束機制是指揮棒,只有建立有效的激勵約束機制,才能從根本上激發銀行服務三農、小微內生動力和經營活力。

    ————————————————————————————————————————

    2018年第5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2018年第5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網絡編輯:崔曉萌)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