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smkua"><bdo id="smkua"></bdo></table>
  • <sup id="smkua"></sup>
    <xmp id="smkua"><xmp id="smkua"><div id="smkua"><optgroup id="smkua"></optgroup></div>
  • 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  中央新聞網站  互聯網新聞信息稿源單位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雜志 > 正文

    2018年排隊IPO的銀行券商險企數量創新高,金融機構為何熱衷IPO?

    截至2018年1月19日,證監會受理的480家IPO首發企業中有17家銀行、8家券商,創下了近年來排隊數量新高。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謝瑋 | 北京報道

    責編:周琦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18年第5期)

    p54 視覺中國

    視覺中國

    2017年,新股發行的常態化緩解了IPO“堰塞湖”問題。不過,在IPO審核加速的背后,不少金融機構排隊的身影出現在IPO的排隊陣列中。

    截至2018年1月19日,證監會受理的480家IPO首發企業中有17家銀行、8家券商,創下了近年來排隊數量新高。此外,中國人民保險集團和中國華融資產管理兩大“巨無霸”也現身排隊序列。

    有不少業內分析人士認為,銀行、券商、信托等金融機構蜂擁IPO的背后,是對資本金的迫切需求。在嚴監管的背景下,金融機構急需補充凈資本以符合流動性監管指標要求,從而擴大業務規模、增加收入。有哪些金融機構在排隊“等上市”?他們又為什么紛紛要奔向A股?

    銀行、券商和險企排隊IPO

    資金需求旺盛的金融業,2018年上市熱情持續高漲。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統計,目前在A股排隊IPO的銀行數量已達17家。其中,包括徽商銀行、廈門銀行、重慶農商行、西安銀行等在內的10家中小銀行擬在上交所上市;鄭州銀行、蘇州銀行等7家擬登陸深交所。

    值得注意的是,其中有重慶農村商業銀行(03618.HK)、徽商銀行(3698.HK)、浙商銀行(2016.HK)等6家銀行屬于從H股轉回A股。

    從資產規???,截至2017年上半年末,17家擬上市銀行中,有11家資產規模超過2000億元。

    同時,一些中小銀行選擇登陸港股市場。1月18日,甘肅銀行在港交所成功掛牌,股票代碼2139,開盤報2.83港元/股,成為西北銀行第一股。

    除了銀行排隊數量越來越多之外,券商也在等待闖關IPO。統計顯示,目前待審的券商有9家,包括中信建投證券、天風證券、中泰證券等。1月12日晚間,證監會核準了華西證券等3家公司的IPO首發申請,如今A股上市券商已達30家。

    除了多家銀行和證券公司在排隊候場外,中國人民保險集團和中國華融資產管理這兩家金融業的“航空母艦”,也現身IPO排隊陣列中。根據已經公布的方案,中國人保的融資規模有望達到140億元,中國華融IPO募資近200億元。最新審核情況顯示,兩家企業均處于“已反饋”階段,且皆擬登陸上交所主板。

    上市速度待考

    值得關注的是,2017年雖然有421家公司實現上市,但銀行業僅有成都銀行首發通過。

    目前,在證監會A股IPO排隊的17家銀行中,有12家是城市商業銀行。

    此前,城商行上市曾一度停滯。2007年,北京銀行、寧波銀行、南京銀行登陸A股市場。然而,隨著規模、資產進一步擴大,跨區域擴張加劇,城商行的風險逐漸顯露,引起了監管層的警覺。2011年兩會期間,時任國務院副總理王岐山曾指出,小銀行跨區域經營從城鎮化角度講是好事,但銀行跨度成本也會增加,不應盲目求大。

    盡管城商行上市之情殷切,在此后近10年,A股市場始終未能迎來第四家城商行。

    2016年8月,城商行IPO的大門重啟,江蘇銀行、杭州銀行和上海銀行等9家銀行成功登陸A股市場。2016年末,11家銀行加入排隊名單。

    “總的來說,城商行盈利情況都不錯,它的規模比實業大,符合上市條件的企業就比較多。這么多銀行來排隊,主要是資本市場口子開了,大家蠢蠢欲動,許多滿足條件的就去證監會申報材料。”重岳資本合伙人肖鵬對《中國經濟周刊》直言,“上市后資本金會有比較大的提升,股東會有市場化退出渠道。”

    不過,中小銀行的上市之路并不平坦。

    徽商銀行早在2010年就啟動了上市工作,但在A股市場的排隊名單中等待了兩年多仍杳無音信。2013年11月,徽商銀行轉道H股上市。2015年6月,徽商銀行再次提交A股上市方案,但股權紛爭又讓其IPO之路戛然而止,直到近期人事調整完成后,才重回IPO序列。

    成都銀行則先后3次遭遇“中止審查”,直到去年4月中旬才再次歸隊。

    大連銀行更是從2007年就啟動了上市工作,但受行長被抓、大連實德等股東債務危機等影響,在初審階段即申請終止審查,上市之路最終偃旗息鼓。

    “從上市環境上講,我國A股IPO尚屬于核準制,盡管目前排隊IPO的銀行已達數十家,但大多還處于‘已受理’階段,真正通過發審會、取得發行許可的銀行寥寥無幾。即使接下來的審查流程順利,排隊IPO的銀行取得發行許可也需要到2018年下半年以后。”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董希淼接受《中國經濟周刊》記者采訪時說。

    他分析稱,2018年銀行業能否迎來上市潮主要取決于銀行業的發展狀況和上市環境。從銀行業的發展狀況看,銀行業的基本面向好,凈利潤增速略有回升,資產質量壓力趨于穩定。但另一方面,銀行業的發展速度將有所減緩,無論是資產和負債規模,還是營業收入增速均呈現下降趨勢,部分銀行可能將由于凈利潤增速下降(主要源于息差縮窄、不良資產對利潤的侵蝕)、ROE下降(主要源于杠桿的下降)等因素,影響其IPO進程。

    p56

    資本充足率承壓

    在業內人士看來,與此前相比,目前銀行利潤空間逐漸被壓縮,不良貸款率大幅升高,越來越多的銀行面臨資本金不足的現狀,不少地方銀行希望通過登陸資本市場融資滿足自身資金需求。

    武漢科技大學金融證券研究所所長董登新認為,城商行IPO,一是為了解決城商行股權結構的歷史遺留問題,二是出于補充資本金的需求。“城商行大多是上世紀90年代城市信用社的大雜燴,其歷史遺留問題包括股權結構、留存壞賬及網點人員整合等問題。”董登新接受《中國經濟周刊》記者采訪時說。

    重岳資本合伙人肖鵬說,城商行上市往往要實現股東清理,由于城商行大多從城市信用社改制而來,其股東背景與資質顯得比較復雜。“審核關注的重點,還在于銀行的股權結構、風控問題和資產質量。”

    在監管層面上,資本管理是商業銀行監管體系的核心指標之一。2018年伊始,央行、銀監會密集出臺多項監管政策,一個重要方向便是強化對資本充足率的要求。強監管所帶來的資本補充壓力不可小覷。

    1月5日,銀監會出臺《商業銀行大額風險暴露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下稱“《辦法》”),提高了單家銀行對單個同業客戶風險暴露的監管要求,明確了更為統一、量化的多項掛鉤資本充足率的具體指標,更加強調資本約束。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梳理發現,此次沖擊A股的不少銀行,其資本充足率都逐漸逼近監管紅線。

    鄭州銀行招股書顯示, 截至2017年6月末,其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一級資本充足率和資本充足率分別為8.59%、8.61%和 12.08%;威海銀行招股書顯示,截至2017年6月底,該行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一級資本充足率、資本充足率分別為7.99%、8.01%、11.13%;江蘇紫金農商行也面臨著不小壓力,截至2017年6月末,其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一級資本充足率和資本充足率分別為9.44%、9.44%和13.76%。

    一位商業銀行業內人士向《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坦言,中小銀行扎堆上市,主要目的是為了融資,希望提高資本充足率,抵消部分不良資產。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董希淼接受《中國經濟周刊》記者采訪時分析說,銀行優化資本管理應當“開源節流”,“開源”即豐富資本補充途徑,“節流”即進行資產信用風險的結構性調整和有效管控。“具體來講,一是轉變盈利模式,注重輕資本業務的發展;二是資產端上重視標準化債券產品的盈利貢獻;三是規范公司治理,通過留存盈余轉增資本金、引進戰略投資者、公開發行股票籌資、發行長期次級債券等內外部方式并舉,多渠道及時補充資本。

    對于銀行股扎堆上市的現象,中國社會科學院金融所研究員尹中立近日發文稱,金融類公司具備了內源融資的能力,應該把IPO資源更多地向非金融類公司傾斜。

    尹中立分析,截至2017年底,在國內上市的銀行股有25家,上市的證券公司有34家,這些金融類公司雖然數量不多,但市值很大,總流通市值已超過10萬億元,占滬深兩市總市值的比重近20%。將大量的資源配置到金融行業,擠占了其他行業的融資需求,加劇了金融業的脫實向虛。

    尹中立認為,如果不加控制,進入IPO排隊的銀行數量還會不斷增加。除業務模式有創新的銀行外,其他業務同質的銀行應該從嚴控制IPO,讓更多的高科技企業快速進入股票市場。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網絡編輯:崔曉萌)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