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smkua"><bdo id="smkua"></bdo></table>
  • <sup id="smkua"></sup>
    <xmp id="smkua"><xmp id="smkua"><div id="smkua"><optgroup id="smkua"></optgroup></div>
  • 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雜志 > 正文

    上海鏈家真的出現“錢荒”和“人荒 ”?申請發行60億元公司債,被傳8千員工轉投同行

    除了可能面臨“錢荒”外,鏈家還被同行傳言出現“人荒”問題。有員工爆料稱2015年的一筆傭金被拖欠至今仍未拿到,目前上海鏈家的一些員工處于“無底薪”的工作狀態。

    《中國經濟周刊》 記者 宋杰 銀昕 | 上海、北京報道

    責編:周琦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18年第5期)

    p57 面對樓市調控席卷全國的現狀,鏈家的日子并不好過。

    面對樓市調控席卷全國的現狀,鏈家的日子并不好過。

    2018年 1月4日,上交所公司債券項目平臺出現了鏈家的身影,其申請2018年非公開發行公司債券60億元。

    有業內人士分析稱,鏈家籌集60億元不是小數目,這說明鏈家資金鏈可能較為緊張。當然,鏈家作為非上市公司融資渠道相對有限,雖然私募債遠高于銀行貸款利息,但已是相對可行的舉措。

    除了可能面臨“錢荒”外,鏈家還被同行傳言出現“人荒”問題。有員工爆料稱2015年的一筆傭金被拖欠至今仍未拿到,目前上海鏈家的一些員工處于“無底薪”的工作狀態。據業內人士向《中國經濟周刊》透露,新年伊始,已有約8000名原鏈家員工轉投另一家連鎖地產中介。

    上海鏈家否認取消底薪制

    1月17日,上海鏈家員工宋慈在其個人社交賬戶中曬出了其在鏈家門口討要薪資的照片。他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不少鏈家員工的傭金出現拖欠現象。“被拖欠的可能達1000人以上,個人被拖欠的傭金提成數額從幾萬到幾十萬元不等,涉及數額或許有幾千萬元。我在準備資料,看看能不能通過其他途徑快速解決。”

    一位已離職的上海鏈家前員工張軍同樣稱自己傭金未發。在接受《中國經濟周刊》記者采訪時,張軍說上海鏈家最近的一些舉動讓他對公司“感到失望”。“我在2015年4月份成交的案源到目前為止都未領到傭金,也得不到相應的答復,鏈家與開發商之間一直相互推諉。”張軍從鏈家客服人員處得到的答復是,薪資問題公司有著明確的管理規范,絕不會拖欠,如是新房業績因需開發商返傭后發放,會有所延遲,并將會盡快反饋到上海人力核實處理。

    張軍說,他與公司已協商近一個月,但一直沒有明確解決方案。1月25日,他與鏈家方面的律師進入核對材料階段,至于是否能要回傭金,目前仍不確定。

    有求職者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他在招聘網站聯系到的上海鏈家HR介紹薪資待遇問題時稱:“上海鏈家門店從去年10月份起進行改革,提成比例從傭金的15%~45%改革至20%~70%。”不過她補充說,鏈家對經紀人實行積分制,要想拿到70%比例需要慢慢做,“一般的買賣單傭金在20%~30%左右,租賃單在40%。”

    鏈家在對《中國經濟周刊》記者的官方回復中稱, 新房傭金回款慢成為行業普遍現象,面對開發商拖欠傭金的情況,上海鏈家已組成相關部門加大催討力度。如果有員工離職、但相關傭金因為鏈家被開發商拖欠而未到位,上海鏈家嚴格按照《勞動法》的相關規定和公司內部的有關規定予以墊付。如果相關員工對上述做法有異議,并且進入法律程序的,鏈家將尊重相關的調解或判決。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獲悉,在樓市成交量遇冷的大背景下,除了傭金,多數房產經紀人對底薪的期望也很高。有鏈家員工稱,2017年10月,上海鏈家推出“無底薪”新政,新人每月4000元底薪,轉正后取消底薪,一切收入來自傭金提成。“無底薪”新政實施后,不少鏈家經紀人紛紛離職轉投其他房產中介。

    2017年12月,上海鏈家開始回聘離職人員,此前一直執行的“離職三個月之內不得返聘”的內部規定也被逐漸突破。有知情者稱,當時鏈家各門店搶在2018年1月1日到來之前進入緊急面試階段,對應聘人員學歷也可以不做“本科以上”要求,不過效果并不是非常明顯。進入2018年,鏈家招聘又恢復了“本科”的學歷要求。

    上海鏈家員工宋慈稱,上海鏈家現在只剩約2萬人。“一個門店以前三四十人,現在只剩十來個,有的門店干脆關掉了。”

    同樣在上海有業務經營的某連鎖地產中介高管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該公司于近期接納了約8000名原鏈家員工,吸納的崗位主要是經紀人、店長、區域總監。不過,該高管對上海鏈家的“離職潮”未做評論。

    鏈家方面在接受《中國經濟周刊》記者采訪時,否認上海鏈家取消底薪制,稱對于沒有業績的經紀人,公司每月會發放3000~4000元的生活費。同時,從去年10月起啟動的新一輪“前臺營銷人員薪酬績效改革”,對于各個管理層的激勵有所增加,大部分經紀人實現了增收。

    鏈家稱,經紀人離職率略高是行業內普遍存在的現象,目前上海鏈家人員整體比較穩定。對于某公司短期內招聘8000名原鏈家員工一事,上海鏈家并不清楚。

    上海鏈家文化分歧影響業務?

    從北京的“3·17”新政,到京滬兩地對“商改住”的嚴格整頓,以及有關部門其他一系列對樓市的調控措施,2017年的房屋中介市場,尤其是一二線城市房屋中介市場,受調控政策影響較大,北京“新政”出臺后的一段時間內甚至出現了一些中介幾周內未有一單成交的尷尬局面。

    同時,2017年的樓市呈現“三四線銷售火熱,一二線城市新房市場、二手房市場下滑嚴重”的態勢??硕鸾y計數字顯示,2017年全國二線城市平均成交面積同比下降24%,濟南、太原、天津、廈門、福州、鄭州及長沙七城成交量下跌超過40%。除市場需求萎縮外,房產經紀行業違規代理、哄抬房價等行為受到處理也是一重要原因。

    鏈家承認,2017年的樓市調控政策,對于一二線城市的交易量的確產生了一定的影響。鏈家稱,公司積極響應國家租售并舉的號召,大力開展租賃業務,尤其是提高租賃傭金提成比例,以此鼓勵業務員多開單、新開單。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獲悉,進入行業調整期后,鏈家開始以“瘦身”方式應對。2017年5月,北京鏈家出現裁員消息;同月,上海鏈家高管調整,時任鏈家常務副總裁王擁群空降上海,擔任上海鏈家總經理。

    鏈家在對《中國經濟周刊》記者的回復中稱,王擁群作為鏈家集團高級副總裁并兼任上海鏈家總經理,體現了鏈家對于上海市場的高度重視。鏈家會兼顧企業發展和員工個人發展。

    但也有業內分析人士認為,王擁群的此次轉崗,與目前上海鏈家的離職潮,或許有不小的關系。 “2015年鏈家與德祐地產合并后,上海鏈家以德祐的工作文化為主導,管理層并沒有完全打通。此次人員調動,原本借機溝通交流,不過目前看,二者的文化差異對公司的發展,似乎有不小的影響。”

    鏈家于2012年進入上海房地產市場,彼時上海灘“虎踞龍盤”,除鏈家外還有包括德祐在內的諸多實力派。2015年3月1日,鏈家與德祐通過互相持股的方式合并。在并購初期的過渡階段,新公司在上海以“德祐鏈家”的標識示人,管理層和門店人員也以德祐方面為主。據報道,“德祐鏈家”僅用了近半年的時間,就將門店數量從200余家擴張至800余家。2015年8月,“德祐鏈家”更名為“上海鏈家”。

    業內人士稱,“上海鏈家”雖已不見德祐字樣,但二者在工作文化上的彌合與統一仍是一項長期任務。“北京鏈家以標準化以及數字化的模式管理,鏈家創始人左暉一直高舉‘互聯網’的旗幟將鏈家的形象‘去中介化’,強調互聯網技術帶來的‘透明化’和‘不吃差價’。‘鏈家是做互聯網數字生意的,不是中介’成為其一直堅持的策略。然而,德祐地產的工作文化主要依賴經紀人的個人能力,分成體系也接近傳統的‘切蛋糕’模式,二者對經紀人的管理模式存在區別。”

    鏈家方面則認為,雙方合作的基礎是價值觀的一致性,雙方都認可以數據驅動的萬億房產服務平臺的可能性和未來的發展,在合并之后實現了快速融合擴張。“經過‘前臺營銷人員薪資改革’‘八大服務安心承諾’等一系列內外措施后,上海鏈家的正效應開始顯現。去年12月上海鏈家總業績創新高,是鏈家人團體作戰,過程中不斷復盤、優化提升目標管理的結果。”

    經紀人職業化靠企業推動難成行?

    隨著鏈家的快速擴張,房屋經紀人職業化成為其發展目標。“經紀人是員工,同時也是客戶,客戶為我們創造價值,我們也回饋給客戶價值”成當時鏈家內部的一項口號。“著工裝,打領帶,第一個扣子必須系牢”的細節、“鏈家高考”等措施納入到鏈家的工作要求中。

    在經紀人職業化的目標指導下,鏈家的員工招聘門檻也相應提高。有一位大專學歷的應聘者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她分別到北京鏈家、上海鏈家應聘時,均被告知只招收全日制本科生。

    在我國現行的“多邊代理”房產經紀模式下,經紀人在買方和賣方二者間為尋求自身最大的利益空間和生存空間,一般傾向于市場中強勢的一方,以便促成交易、獲取傭金。在此種模式現階段內暫無力改變的情況下,有業內人士分析稱,由企業自身主導的經紀人職業化行動在市場變化面前稍顯脆弱。

    也有業內人士認為,經紀人職業化的長期目標抵不過樓市遇冷條件下先生存下去的現實需要。上海鏈家的“無底薪”新政,或許正是出于嚴控成本的考慮。

    亞豪機構市場總監郭毅對《中國經濟周刊》記者稱,企業一方面肯定希望嚴格約束員工,提高其工作規范和專業化程度,另一方面企業也會不可避免地與員工達成“合謀”關系——企業需要員工創造成交量,而員工希望拿到更多傭金,這就導致房屋經紀人的違規行為不可能全部由企業出面進行處罰。

    郭毅說,受大勢影響,當市場行情較好時,企業對經紀人的管理和要求會比較嚴格,待遇也隨之提高;市場行情較差時,企業以生存為第一要義,由企業自身推動的經紀人職業化將會受阻,經紀人待遇也可能隨之動蕩。“作為既得利益者,企業不可能從根本上完成‘經紀人職業化’的使命。當經紀人的不規范行為合乎自身利益時,企業不會站出來,因為企業不可能自己給自己做手術。最重要的還是監管部門要履行職責,建立房產經紀人的準入標準和懲罰措施。”

    (文中宋慈、張軍為化名)

    ————————————————————————————————————————

    2018年第5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2018年第5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網絡編輯:崔曉萌)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