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smkua"><bdo id="smkua"></bdo></table>
  • <sup id="smkua"></sup>
    <xmp id="smkua"><xmp id="smkua"><div id="smkua"><optgroup id="smkua"></optgroup></div>
  • 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  中央新聞網站  互聯網新聞信息稿源單位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雜志 > 正文

    河南濮陽“氣荒”調查:燃氣經營權“一女多嫁”造成的天然氣市場亂象

    一場來勢兇猛的“天然氣荒”,讓置身中原油田腹地的濮陽縣居民,陷入“守著油田沒氣用”的尷尬。

    《中國經濟周刊》 記者 曹煦 河南濮陽報道

    責編:陳惟杉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18年第26期)

    p28-2018年1月14日,濮陽縣城關鎮西豆堤村,在燃氣打不著的情況下,村民王金剛準備另起爐灶?!吨袊洕芸酚浾? 曹煦

    2018年1月14日,濮陽縣城關鎮西豆堤村,在燃氣打不著的情況下,村民王金剛準備另起爐灶。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曹煦

    雖然夏天的熱浪早已撲面而來,但對于河南省濮陽市濮陽縣的6萬余戶居民來說,過去這個冬天給他們的“寒冷”記憶仍未消散。

    原因是一場來勢兇猛的“天然氣荒”,讓置身中原油田腹地的濮陽縣居民,陷入“守著油田沒氣用”的尷尬。

    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有形的手”與“無形的手”在關系民生冷暖的命題背后發生了怎樣的博弈?雖然采暖季已經遠去,《中國經濟周刊》記者仍試圖通過對河南濮陽縣“氣荒”事件的復盤,為過去這個冬天部分城市氣荒問題提供一個解讀樣本,以期未雨綢繆,希望下一個冬天不再“氣荒”。

    “氣荒”背后的供需失衡

    濮陽縣地處豫魯兩省交界地帶,據介紹,中石化中原油田分公司(下稱“中原油田”)70%的石油和90%的天然氣產自濮陽縣。得益于“近水樓臺”,該縣是河南省較早用上天然氣的地區。

    然而,過去這個冬天的情況卻有些反常。

    “沒氣,沒法做飯。俺現在只能打點豆漿,吃點咸菜。”今年1月14日,濮陽縣龍城安居二區居民董法現對記者說。當時他在屋里仍穿著厚厚的棉衣,而據他介紹,這樣的日子,年逾七旬的他和老伴已經過了兩個多月。

    1月14日,記者來到濮陽縣城關鎮西豆堤村,村民們誤以為記者是天然氣公司工作人員,將記者團團圍住,有的破口大罵,有的要求賠錢……該村四組村民王金剛將記者拉到家里,“俺家老少十幾口人,老爹86歲了,孫子才3歲?,F在煤球收走了,柴火不讓燒,這燃氣又打不著火!只能出去買飯吃,拿回來早涼了!”

    以上情景并非個例。1月14日,記者在濮陽縣城某小區采訪時,一位李姓居民抱怨道,“燒一壺水得兩小時,飯都做不成,別說洗澡、取暖了。反映多少回了,不知道咋回事。”

    1月15日,濮陽縣主要的天然氣供應企業之一、為濮陽縣城6萬戶居民和80多個學校、醫院、機關單位供氣的濮陽縣通用燃氣有限公司(下稱“通用公司”)總經理張宏杰在接受《中國經濟周刊》記者采訪時說:這幾個月公司的投訴熱線都被打爆了,營業廳也經常擠滿了因為“打不著火”來投訴抗議的居民。

    地處油田腹地、往年并不曾鬧“氣荒”的濮陽,今年緣何如此?

    和很多地區一樣,濮陽縣在2017年采暖季面臨著天然氣供應量不足、供需矛盾突出的情況。

    據通用公司介紹,在需求端,2017年濮陽縣大力實施“煤改氣”工程,居民用戶、鍋爐用戶(編者注:指除居民之外的行政機關、事業單位、商業用戶,但不含工業用戶)猛增。“僅居民(用戶)就增加了1萬多戶。” 張宏杰說。

    通用公司每天需要18萬到20萬立方米天然氣才能滿足居民用戶需要,但在供給端,2017年入冬后,其獲得的天然氣日供應量僅為9萬立方米,甚至遠不及“煤改氣”工程大力實施前,2016年入冬后15.8萬立方米的日供應量。后經通用公司多方協調氣源,該公司獲得的天然氣日供應量一度達到13萬立方米,仍然難以滿足需求。

    “今年氣源整體比較緊張。像整個濮陽市地區,包括五縣一區,如果足量供應的話,每天大約需要200萬立方米,而現在濮陽市地區日總供應量才130萬立方米,缺口約70萬立方米。但是在這種緊張形勢下,我們還是給濮陽縣每天供應30萬立方米。”2018年1月15日,通用公司的“上游”、中原油田天然氣銷售中心一位負責人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濮陽縣已是“近水樓臺先得月”。

    除了供需失調,燃氣壓力不足也是導致在過去的這個冬天居民“用氣難”的主要原因。張宏杰稱,“往年冬天燃氣管道內壓力是兩公斤,今年壓力低的時候0.3公斤,高的時候才0.8公斤。壓力低,燃氣灶就很難打著火。”

    誰在掌握分配權?

    從中原油田獲得30萬立方米天然氣后,濮陽縣如何進行“二次分配”?記者沿著天然氣的走向繼續進行調查。

    “以前,中原油田直接給縣里供氣并和用戶結算。隨著經濟發展、用氣量增加和油田開采量的逐漸減少,需求與供給之間的矛盾越來越難以協調和化解,中原油田決定將天然氣資源分配權移交給地方政府。”上述中原油田天然氣銷售中心負責人向記者透露。

    1月15日,另據一位通用公司原股東向記者介紹:2009年11月,濮陽市黃河路東段某小區發生重大燃氣爆炸事故,造成人員傷亡和樓房坍塌。在此背景下,中原油田將燃氣資源的協調、分配權交給了濮陽縣油區辦,即濮陽縣油區工作辦公室,同時也把供需矛盾的化解工作轉移給了地方。“濮陽縣油區辦接手后,也對通用公司搞了一段時間‘加價抽成’——直接收現金。后來考慮風險很大,才決定另組建企業運作此事。”

    2011年,濮陽縣油區辦指定了一家民營企業——濮陽縣運營天然氣有限公司(下稱“運營公司”)具體負責調撥分配。

    運營公司最初通過分配氣源,加價銷售獲利。濮陽縣政府的一份會議紀要顯示,運營公司從事燃氣業務并“主要負責協調油區內50多家企業的天然氣供給及資源引進”。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查閱工商資料發現,運營公司成立于2011年6月14日,法定代表人為閆飛。多位采訪對象向《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證實稱,“運營公司最初只有4個股東,包括中原油田天然氣產銷廠的一位領導、濮陽縣油區辦的一位領導。”

    2015年6月23日,運營公司設立了全資子公司天潤公司。一個月后,運營公司又將天潤公司100%的股權轉讓給了閆飛、韋德朝、喬建秋、孫忠義4人。運營公司隨即注銷。

    2016年5月,天潤公司增加一名股東石文紅。2017年9月,原股東喬建秋退出。目前,天潤公司股東為閆飛、韋德朝、孫忠義、石文紅4位自然人。

    記者在調查中了解到,天潤公司目前控制著通用公司、濮陽縣灃源天然氣有限公司(下稱“灃源公司”)以及濮陽縣域部分工業用戶的“氣源”。

    手握上游供氣資源的天潤公司,即使在過去這個冬天的氣荒中依然“生財有道”。

    今年1月15日,天潤公司總經理孫忠義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說,“每立方米氣我們加了5分錢。”一位知情人士介紹天潤公司獲利方式時稱,“居民用氣平均每立方米加5分,工業用氣每立方米有時候加一毛。用氣緊張的時候,天潤公司的加價更高。”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從中原油田天然氣銷售中心獲得的統計數據顯示,2017年度,天潤公司總計從中原油田引進天然氣3273.07萬立方米,其中:居民用氣1200萬立方米,工業用氣1339.07萬立方米,外部引進氣(編者注:指相對于中原油田自產氣源,從外部引進的氣源)734萬立方米。

    p30-從外面看不到標識的天潤公司。攝于2018年1月14日?!吨袊洕芸酚浾? 曹煦

    從外面看不到標識的天潤公司。攝于2018年1月14日。(《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曹煦

    中原油田的銷售價格為: 民用氣1.17元/立方米,工業用氣(2017年11月15日前)為1.869元/立方米,外部引進氣綜合價格為2.15元/立方米。

    通用公司相關負責人據此給記者算了一筆賬:2017年度,該公司實際從天潤公司采購天然氣2404.8864萬立方米,支付現金4405.4萬元。核算發現,天潤公司通過克扣其平價氣指標、加價銷售增量氣指標兩種方法,從中獲利總計410余萬元。

    上述負責人進一步解釋說,“通用公司的平價氣指標每年是1200萬立方米,每立方米價格為1.17元,這部分指標供應對象因為全是居民,天潤公司不能加價。但平價氣指標,天潤公司實際上只供給我們877萬立方米,其余部分賣給我們的價格分別達到過每立方米1.95元、1.96元、2.01元、2.3元”。

    天潤公司無證經營

    令人驚訝的是,先后把持濮陽縣天然氣“命脈”的運營公司和天潤公司,均無《燃氣經營許可證》,涉嫌非法經營。

    一位不愿具名的知情人士稱,2015年6月,中原油田加強資質審查力度,要求采購企業必須提供《燃氣經營許可證》原件核查,天潤公司私刻濮陽市公用事業局印章,偽造了編號為“豫201209010001J”、“有效期至2020年8月10日”的《燃氣經營許可證》。而這份虛假證件最終通過了中原油田相關部門的“審核”。

    2017年6月,河南省住房和城鄉建設廳(下稱“河南省住建廳”)查實天潤公司《燃氣經營許可證》確系偽造,隨即于2017年7月3日責成濮陽市公用事業局嚴肅查處。

    2017年7月4日,濮陽市公用事業局向濮陽縣政府轉發了河南省住建廳《關于依法查處濮陽縣天潤燃氣有限公司的函》,該函明確指出:天潤公司偽造《燃氣經營許可證》非法從事建設經營燃氣行為,違反了相關法律法規,嚴重擾亂了燃氣市場經營秩序,存在重大安全隱患,要求濮陽縣政府按照“屬地管理”原則,依據相關法律法規,嚴厲查處。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在濮陽市公用事業局進一步了解到,此后該局曾多次致函濮陽縣政府,要求其上報對天潤公司的查處結果,但此事截至目前始終無果。

    面對公司是否取得《燃氣經營許可證》的問題,天潤公司總經理孫忠義1月15日對記者稱,公司正在辦理證件。

    然而天潤公司辦理證件看上去似乎是個“死結”。根據住建部《燃氣經營許可管理辦法》,申請燃氣經營的企業,應當向發證部門提交申請的燃氣經營類別和經營區域。而此前濮陽縣相關區域已交由通用公司、灃源公司、濮陽縣博遠天然氣有限公司(下稱“博遠公司”)三家公司經營,這意味著天潤公司作為“后來者”已無經營區域,要想辦證需重新劃分“勢力范圍”,即三家公司同意在天潤公司提交的相關文件上簽字。

    然而,上述三家公司均向《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表示,無法在涉及天潤公司辦證的有關文件上簽字。通用公司總經理張宏杰說,“俺公司的地盤已經被劃走一大部分了,不能再投降了。”

    “一女多嫁”引紛爭

    張宏杰的苦衷背后,是濮陽縣境內多個燃氣企業的“地盤”正在不斷被蠶食?!?/p>

    該縣目前共有5家燃氣公司,即通用公司、天潤公司、灃源公司、博遠公司、中燃燃氣實業(深圳)有限公司(下稱“中燃公司”)。目前,天潤公司、中燃公司未取得濮陽縣域的《燃氣經營許可證》。

    早期,濮陽縣的燃氣經營被通用公司、灃源公司、博遠公司“三分天下”。其中,通用公司系2006年通過拍賣獲得濮陽縣城區天然氣特許經營權,經營期限為25年;灃源公司系通用公司成立的合資公司,運營區域為濮陽縣所轄文留鎮、魯河鎮等16個鄉鎮;博遠公司成立于2009年,2012年取得《燃氣經營許可證》,負責濮陽縣清河頭鄉、柳屯鎮、戶部寨鎮等3個鄉鎮的燃氣經營。

    運營公司成立后,立刻控制了通用公司以及濮陽縣域部分工業用戶“氣源”。

    p31-濮陽縣的天然氣源大部分來自中原油田《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曹煦

    濮陽縣的天然氣源大部分來自中原油田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曹煦)

    2013年2月,根據濮陽縣政府授權,濮陽縣產業集聚區管委會與運營公司簽訂《天然氣運營協議書》及《投資協議書》,授權運營公司為該區“轄區內唯一的天然氣供應商”。

    但通用公司認為,濮陽縣政府與其在2006年簽訂的《特許經營協議》中已明確約定,該公司經營范圍為“濮陽縣城市規劃區,而且隨著城市規劃區擴大而擴大”。濮陽縣政府同時承諾,“不在同區域內設立同業公司”,而濮陽縣產業集聚區正屬于城區。

    此外,主管部門對特許經營也有明確規定。河南省住建廳發布的豫建城〔2014〕12號文件顯示,“政府行政主管部門在授予管道燃氣經營權時,不得將同一授權經營區域內的居民用戶、商業用戶、工業用戶市場割裂開,分別授予不同的管道燃氣企業”。

    然而,2017年7月,濮陽縣政府又將其子岸鎮、慶祖鎮等8個鄉鎮行政區域和慶祖食品園區、城南新區的天然氣特許經營權進行公開招標。最終中燃公司中標。

    至此,“新舊”勢力的博弈開始公開。通用公司為了解決氣源“卡脖子”問題,早在2017年間已耗資1.2億元修建了連通中石化榆濟(榆林—濟南)管線的輸氣管道,但這條本計劃于2017年10月啟用的管道至今尚未開通,通用公司負責人聲稱“受到了某些利益關聯方的強烈阻撓”。

    而另一家“持證上崗”的博遠公司董事長薛修懷在接受《中國經濟周刊》記者采訪時表示,目前天潤公司直接在博遠公司經營區域內鋪設天然氣管道,試圖搶奪其工業用戶。對此,博遠公司多次向當地有關部門反映,一直無果。

    記者注意到,在河南省住建廳嚴令查處天潤公司的情況下,濮陽縣政府仍于2017年8月31日、9月13日,在其官網為天潤公司《渡—濮—戶輸氣管道工程項目環境影響評價》組織公示。

    與濮陽縣的供氣亂象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濮陽市所轄“五縣一區”,除濮陽縣外,其他市場均為單一企業獨家運營。具體情況為:濮陽市及其華龍區、南樂縣、臺前縣由濮陽華潤燃氣有限公司獨家運營,清豐縣由濮陽市博源天然氣有限公司獨家運營,范縣則由范縣天然氣有限公司獨家運營。并不存在類似于濮陽縣“五龍治水”的現象。

    p32-停工中的通用公司新址。攝于2018年1月15日?!吨袊洕芸酚浾? 曹煦

    停工中的通用公司新址。攝于2018年1月15日。(《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曹煦

    值得一提的是,這些獨家經營的縣區,天然氣日供應量遠不及濮陽縣,卻并未出現長達月余的大面積居民區“氣荒”。

    今年1月16日,記者來到濮陽縣油區辦采訪,不久即遭到保安驅離。隨后記者多次致電濮陽縣油區辦相關負責人了解情況,電話均無人接聽。

    早在2004年,國家建設部即頒布《市政公用事業特許經營管理辦法》,明確提出我國城鎮燃氣行業采用特許經營方式,推動市場化改革。然而近年來,河南焦作、河北石家莊、唐山等地相繼曝出城市管道燃氣經營權“一女二嫁”,甚至“一女多嫁”的問題。

    有業內人士認為,解決天然氣行業亂象,當務之急是完善燃氣特許經營權的相關法律,提高立法層級,實行統一立法,從而避免地方政府立法的地方保護主義傾向及內容沖突,并應當完善立法內容,增強其可操作性。相關部門應加快燃氣行業監管制度的配套改革,堵塞因制度與立法不夠完善造成的權力尋租和不公平競爭現象。

    “一個城市的燃氣市場多頭引進經營者,引發‘搶地盤’的亂象。有的是地方政府為了招商引資,片面追求政績而多頭引進燃氣企業;有的是政府相關部門負責人亂拍板、亂作為,不排除更深層次的原因是為了實現權力尋租。對于那些掌控市場準入審批權力的人,為了個人利益亂介入的現象,紀檢、監察乃至司法機關必須高度重視,給予嚴厲查處。”河南省政府發展研究中心原主任王永蘇向記者分析說。

    “像濮陽縣目前的亂象,要追究市場準入部門的相關責任,為什么要批?為什么公然違背相關規定?是什么動力讓他以身試法?只有責任查清了,責任人得到懲處,才能起到應有的震懾作用,才會杜絕這種亂象的再度發生。”王永蘇對《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說。


    fm

    2018年第26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網絡編輯:崔曉萌)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