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smkua"><bdo id="smkua"></bdo></table>
  • <sup id="smkua"></sup>
    <xmp id="smkua"><xmp id="smkua"><div id="smkua"><optgroup id="smkua"></optgroup></div>
  • 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  中央新聞網站  互聯網新聞信息稿源單位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雜志 > 正文

    靠PPT 融資,靠程序員造車? “造車新勢力”的機遇與焦慮

    對“造車新勢力”來說,資本到底是“天使”還是“魔鬼”?

    《中國經濟周刊》 記者 張璐晶 北京報道

    編輯:牛綺思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18年第26期)

    2018年被看作是造車新勢力集中落地的開始。但一些被稱為“造車新勢力”的“新手”們也會面對質疑,他們能否承受市場最終考驗?誰更能獲得資本青睞?資本是否會給這些“造車新勢力”試錯的機會?對“造車新勢力”來說,資本到底是“天使”還是“魔鬼”?

    在近日央視財經的《對話》欄目中,眾多造車新勢力的代表人物就此談了目前面臨的機遇與焦慮。

    造車新勢力靠PPT就可以拿錢?

    “互聯網公司造車就是一天到晚在瞎忽悠老百姓。”在剛過去的北京車展期間,吉利掌舵人李書福便如此毫不客氣地評價互聯網造車新勢力。

    傳統車企和互聯網造車新勢力如今正形成對壘,在市場中競爭,傳統車企是有了車再找錢,而造車新勢力則是先找錢再造車,后者是否真的靠PPT就可以拿錢?

    “的確,有PPT的時候給你拿錢的,這個就是天使投資。但也有已經有樣車了,再去拿一部分錢,到量產時再去拿一部分錢。所以其實只要在適合的時間點去融到適合的錢就夠了,它是一個滾動發展的過程。”奇點汽車CEO沈海寅在《對話》現場如是說。

    而春光里產業資本集團創始人楊守彬則表示,他連PPT都沒看過就給投錢了。在他看來,事在先、人為重、錢跟上,人的需求是在升級的,在新的人工智能大數據和機器學習的時代,車應該是不一樣的車,這時一定會有新的事物出現。

    造車新勢力靠程序員?

    是工程師造車還是程序員造車,也許是區分造車新舊勢力最好的標志之一。

    對此,小鵬汽車董事長何小鵬表示,在新的造車企業里,的確有很多人是程序員。在他看來,以前的汽車,主要在研發里面干的是集成。今天的汽車里面增加了兩個部分,一部分是做自動駕駛的人,他們主要是以技術為導向的,另一部分是以車聯網、智聯網為導向的,他們主要來自中國原來的互聯網公司,要把這些技術有機地集成在一起,這才是未來的智能汽車,只做好系統集成是不夠的。

    據沈海寅介紹,在奇點汽車,來自汽車行業的工程師和程序員的占比大概是2:1這樣一個關系,所以其實還是來自于傳統行業的工程師可能更多一些。他說:“在我們公司內部有兩句話,一句叫敬畏傳統,一句話叫大膽創新。我們要把這兩個團隊更好地融合在一起就需要這兩句話。”

    車和家董事長李想表示,在初期的時候也希望讓汽車行業、互聯網行業、科技行業的人做到三類人聯合,然后讓他們能夠互補就可以了,但后來發現做不到互補。

    “很多時候希望大家互補,表面上大家坐在一起,其實他們在不同的世界里工作,然后每個人都覺得自己做的事情是對的,別人做的事情是錯的。拿硬盤做比喻,如果這個硬盤已經裝滿了,他也很難把不同的東西裝進來。”李想說,“我們唯一要做的是把他們真正地融合在一起。”

    何小鵬也談道:“如何把人融合好,變成一個新的基因是最難的,所以一家新的跨界的企業,我覺得首先應該是擁有一個全新的大腦,用新的模式去思考、去決策,否則我們跟一個汽車的工程師討論一個問題的時候,他會告訴你安全過不了關干不了。”實際上安全是可以過關的,誰能夠判斷并把平衡之術做好,這一點非常重要。

    造車新勢力能否避免為錢所困?

    隨著互聯網汽車從PPT變為現實,并開始正式“燒錢”,關于資金鏈緊張的話題便如影相隨。特斯拉汽車從誕生之日起就伴隨著財務吃緊的話題。蔚來汽車創始人李斌曾在公開場合表示,沒想到汽車行業這么燒錢。那么,造車新勢力能否避免為錢所困?

    對此,沈海寅回應說,其實特斯拉遇到的問題是錢和夢想之間匹配的問題,夢想太大,供血能力不足的時候就會出現一些不匹配的情況。

    “我覺得造車本身是長跑,50米、100米跑得很快沒有用。”沈海寅解釋說,造車可能是一個馬拉松,這就意味著你要在適合的時間,能夠不斷儲蓄自己的體能,誰能活得長,誰才能在最后勝出。“活得長意味著資金的利用效率要非常高、成本控制要好,這樣才能夠讓我有可能在一年有一萬到兩萬銷量的時候,能夠滿足我自己的造血功能、能夠盈虧平衡。一旦達到這樣目標,我覺得就不會出現資金鏈本身的斷裂問題。”

    威馬汽車聯合創始人杜立剛認為,造車企業要想在中國市場上很好地生存,必須解決幾個問題。“把產品做好,快速地推向市場,并且上量,如果產品推向市場而量沒有上來的話,那后續的那些模式創新、商業創新以及后市場服務等都沒有辦法實現。所以當滾動起來形成良性循環,可以自己造血的時候,才能夠非常健康地去生存。”杜立剛說。

    BAT會不會整合造車新勢力?

    任何一個行業的新勢力出來,一定會有一兩家企業在兩三年時間內沖到最前邊,成為頭部企業,造車新勢力中,到底誰會成為造車新勢力的真正老大?汽車行業的新勢力會不會去BAT三家站隊?

    對此,何小鵬不太認同BAT會合并一家整車廠。在他看來,其實并購企業或者是在行業里面大量并購,無外乎是為了人才或者市場,快速把市場規模做大。在汽車領域里面,通過并購快速把市場做大,實際上很困難的,因為汽車企業往往是體量非常大的企業,可能隨隨便便一家小型的汽車企業就是5000到1萬人,這對于一家互聯網公司會太重了。

    如果BAT不來整合造車新勢力,造車新勢力有沒有可能成長到像BAT那樣有影響力的公司?

    何小鵬認為非常有可能,并且可能還會超出,因為肯定會有年收入超過上萬億的企業。杜立剛同意這個觀點,認為原因在于汽車(行業)體量太大了。沈海寅也表示未來會出現BAT體量的企業,因為新興智能汽車市場潛力巨大。


    fm

    2018年第26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網絡編輯:崔曉萌)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