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smkua"><bdo id="smkua"></bdo></table>
  • <sup id="smkua"></sup>
    <xmp id="smkua"><xmp id="smkua"><div id="smkua"><optgroup id="smkua"></optgroup></div>
  • 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  中央新聞網站  互聯網新聞信息稿源單位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雜志 > 正文

    李迅雷、梁紅、花長春等權威專家認為:A股正處低位,為中長期價值投資提供機會

    對于如何評價A股目前估值與位置的問題,李迅雷認為,目前我國股市估值水平比較低,正處于一個歷史低點。

    《中國經濟周刊》 記者 賈國強|北京報道

    責編:周琦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18年第26期)

    p43

    6月28日,滬指跌破2800點整數關口,報收2787點,創近兩年以來新低,引發資本市場震動,也引發一些投資者熱議。

    中泰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李迅雷、中金公司首席經濟學家梁紅、國泰君安首席經濟學家花長春等業內專家接受《中國經濟周刊》記者采訪時均認為,A股目前處于低點,給中長期價值投資帶來機會,而對于短期的調整,投資者應冷靜看待。

    “股市近期調整主要因素是外部環境變化”

    6月7日,滬指創下本月高點3128.82點后不斷走低。特別是6月19日,滬指跌幅3.78%,尾盤收于2907.82點,正式回歸“2時代”。

    股市上有句俗語:五窮六絕七翻身,說的是每年的5月股市可能整體走勢不佳,6月繼續回調,7月時股票會開始反彈。雖然這個說法最早來源于港股市場,但對A股市場似乎也有一些影響。從客觀方面看,每年6月銀行面臨著資金考核壓力,在某種程度上確實會造成市場“缺錢”。

    6月的市場震蕩應該在不少機構和投資者的預期之中,不過此次的調整幅度有些出人意料。在李迅雷看來,A股的本輪調整是內外雙重因素造成的。

    “股市近期調整的主要因素還是來自外部環境的變化,尤其是美國提出對5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征關稅,在中國進行反擊之后,美國又提出可能對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稅,這個是超乎市場預期的,導致了目前資本市場的恐慌。”李迅雷對《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解釋說。

    他分析說,從內部因素來看,國內金融監管加強,貨幣政策維持中性,在進行去杠桿的大背景下,少數一些公司受其影響,公司股價出現了一定程度的回落,也會對股市產生一些結構性反應。

    此外,今年恰逢世界杯,世界杯期間全球股市大概率出現下跌,走勢的心理暗示,似乎也對A股產生了某種影響。如興業證券分析師王德倫在統計分析了自1994年世界杯以來A股主要指數的反應之后,發現上證綜指和深證成指在比賽期間大部分呈現下跌走勢,下跌概率分別為66.67%和83.33%。

    “股市估值水平正處于一個歷史低點”

    跌破3000點后,市場中恐慌情緒開始蔓延。對于如何評價A股目前估值與位置的問題,李迅雷認為,目前我國股市估值水平比較低,正處于一個歷史低點。

    據報道,截至6月19日,滬深兩市滾動市盈率分別為12.76倍、23.17倍,創業板為35.94倍,市場估值趨于理性。與2016年市場低點相比,一方面,低估值股票明顯增加,A股市盈率20倍以下股票由290只增加至737只,數量占比由10.35%上升至20.9%,市值占比由38.28%上升至47.32%;另一方面,高估值股票顯著減少,市盈率100倍以上及虧損股票數量由1100只降至635只,數量占比由39.24%大幅降至18.01%,市值占比由21.05%降至6.79%。

    李迅雷從宏觀角度分析說:“剛剛公布的5月份經濟數據呈現良好態勢。以發電量指標為例,我國5月份發電量5443.3億千瓦時,同比增長9.8%,在歷史高位水平,可以反映出我國的產業,無論是第一產業、第二產業還是第三產業都有明顯回升。從出口方面來看,盡管受中美貿易摩擦影響,今年前5個月我國的出口量仍然是保持較高速度增長,說明我國經濟還是受益于全球經濟復蘇這個大環境。”

    “股市繼續下行的空間是不大的,盡管短期會受一些事件性因素影響,也因金融監管加強而使流入股市的資金有一定減少,但我國經濟持續穩中向好的基本面沒有改變。目前股市處于歷史低位,可以投資的品種以及可以選擇的空間比較大,也是一個比較好的投資時機。”李迅雷如此判斷。

    對于中美貿易摩擦這一事件性因素,花長春對《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分析說:“這將是一個長期問題,時急時緩,我們應該冷靜看待。就當前美國公布的500億美元清單,確有針對中國高新技術的目的性。不過,因為中國出口到美國產品里的高新技術產品不多,所以影響可控。我們按照這些商品最高彈性來測算,25%關稅對中國出口的影響不到2%。”他認為,對于中美貿易摩擦,“過于樂觀”和“過于悲觀”都不可取。

    “應堅持價值投資,按確定性溢價尋找標的”

    股市的調整,不少投資者受到了一定的損失。但《中國經濟周刊》記者注意到,“抄底”“滿倉”,甚至杠桿炒股的現象依舊存在。

    針對這些非理性行為,李迅雷通過《中國經濟周刊》向股民建議:“從投資者角度來講,要認清我們現在的經濟在轉型,股市也在轉型,所以不能以過去那種老的博弈思想、炒作思維來投資。尤其是我國股市的開放度越來越高,應該堅持長期投資價值回報的主流理念。在投資過程中,應該選擇那些估值水平比較低、主營業務增長突出、盈利能力水平比較好的公司,把這些股票作為重點配置,它們從長期來看,不會受短期波動影響,能給投資者帶來豐厚回報。過去那種炒概念、炒題材、炒新股、炒小盤股的投資理念要慢慢淡化。”

    近期,他還撰文指出,在市場大跌之后,應該按確定性溢價尋找標的。從美國股市看,成熟市場的確定性溢價明顯:美國股市大公司相對小公司具有明顯高估值優勢,業績穩定的公司相對業績波動大的公司估值更高。

    從過去歷史看,A股對確定性溢價不明顯:A股過去長時間存在小盤股估值更高、績差股沒有折價反而溢價的現象,主要是因為“殼價值”成為小盤績差股最大的確定性。

    但2017年以來,A股的確定性溢價正全面回歸:嚴監管下“殼價值”消退,小盤績差股的風險溢價顯著提升,業績波動大的公司估值顯著下降。

    在李迅雷看來,近年來A股國際化進程加速,資本市場對外開放的大門進一步打開,隨之而來的是A股估值體系也正逐步向成熟市場靠攏。因此,他認為,當下金融嚴監管成為主旋律,A股估值全面回歸,龍頭公司、長期業績明星的“確定性”價值仍未被完全發掘,現金流惡化及出口業務的“不確定性”,應更加謹慎應對。

    梁紅在接受《中國經濟周刊》記者采訪時,也建議投資者靜待轉機,“股市的調整為中長線投資者提供買入優質標的的機會,類似2015年7月、2016年2月的情況。市場在短期繼續消化利空后可能會在下半年迎來轉機。結構上,內需中新經濟大消費相關領域是在市場拋售中可以逐步低吸的領域。”


    2018年第26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2018年第26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網絡編輯:崔曉萌)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