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smkua"><bdo id="smkua"></bdo></table>
  • <sup id="smkua"></sup>
    <xmp id="smkua"><xmp id="smkua"><div id="smkua"><optgroup id="smkua"></optgroup></div>
  • 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雜志 > 正文

    王興的“下半場”和美團的“帝國計劃”

    美團和小米創辦于同一年,都是經過了8年的艱苦奮斗,才終于走向IPO。在中國互聯網界,美團是一家很特殊的公司,王興甚至豪言美團的模式在全球都沒有。

    p59-《中國經濟周刊》首席攝影記者 肖翊 攝

    《中國經濟周刊》首席攝影記者 肖翊 攝

    《中國經濟周刊》 記者 孫冰│北京報道

    責編:周琦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18年第26期)

    繼小米之后,港股市場將迎來又一只超級獨角獸。6月25日,美團點評宣布已正式向港交所遞交IPO申請。據彭博社報道,美團計劃以10%的股份募得60億美元的融資,即美團的估值將在600億美元左右。這意味著,港股將迎來近10年來最大的互聯網平臺公司。

    TMD(頭條、美團、滴滴) 被認為是互聯網下半場的主角、未來的BAT(百度、阿里、騰訊),而美團成為其中率先IPO的一家。

    美團和小米創辦于同一年,都是經過了8年的艱苦奮斗,才終于走向IPO。在中國互聯網界,美團是一家很特殊的公司,王興甚至豪言美團的模式在全球都沒有。不少人開玩笑說,半壁互聯網江山都是美團的敵人,而且在每個領域幾乎都不是溫和競爭,而是要靠血拼才能殺出一條路。

    王興的底氣與野心

    在500多頁的招股書里,美團重點介紹了到店、外賣、酒旅和電影票4個居于市場領導地位的強勢業務。此外,美團的業務還包括了到家、出行(打車、租車、共享單車)、新零售、金融……實際上,2017年12月,美團把業務劃分為到店事業群、大零售事業群、酒店旅游事業群以及出行事業部四大體系,并成立戰略與投資平臺。

    這意味著美團的競爭對手名單也長得驚人:餓了么、滴滴、ofo、哈羅、口碑、58趕集、攜程、盒馬鮮生……

    “美團的業務模式確實比較特殊,在中國乃至世界范圍內都沒有與之類似的上市公司,它是一家綜合性生活服務電商平臺,業務涵蓋了人們吃喝玩樂行等生活的方方面面。”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生活服務電商分析師陳禮騰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模式的特殊性使得美團點評高估值成為可能。“以此前阿里巴巴收購餓了么的金額來看,美團餐飲外賣的估值相比于餓了么,只高不低,再加上美團到店、酒旅、新業務的成長性,其數百億美元總估值足以支撐。”

    “看不懂”,外界對于美團這樣的評價并不少。任何一家公司,尤其是創業公司,應該有所為有所不為,可美團似乎什么都想做。

    但王興卻并不認同,他認為美團的戰略非常清晰,并多次強調美團點評對標的公司是亞馬遜,未來要做的是“Amazon for Service”(亞馬遜式服務)。在王興看來,亞馬遜和淘寶都是實物電商平臺,而美團要做的是生活服務的電商平臺。招股書透露,2017年,美團的年度交易用戶數高達3.1億,年度活躍商家440萬,產生的交易金額3570億元,確實已經是一個超級電商平臺。

    “光餐飲這個事就可以干得跟淘寶一樣大了。”王興認為,美團有機會成為阿里、騰訊這樣千億量級的公司。“因為我們創造的價值足夠多,每個領域都可以值幾百億美元。”

    剩者為王

    王興1979年出生于福建龍巖,按照現在流行的說法,他是一個家境優越的富二代。但同時,王興也是一個標準的學霸。1997年,王興被保送到清華大學電子工程系無線電專業,與年長兩歲的姐姐同校。清華畢業之后,王興拿到獎學金,前往美國特拉華大學電子與計算機工程系留學。

    2003年圣誕節,王興放棄了在美國名校繼續攻讀博士學位,選擇回國創業。彼時正在美國大熱的SNS(社交網絡)吸引了他關注,“多多友”“游子圖”“校內網”“飯否”“海內網”等先后出爐。然而,王興雖然連續創業,但幾乎都以失敗或“賣身”而告終。

    2010年,屢戰屢敗的王興開始創業美團之路。彼時,團購、O2O是大熱的概念,但行業魚龍混雜,“千團大戰”浮躁而慘烈,高峰時期團購網站多達5000多家。

    2011年,王興在接受媒體采訪時曾如此自述:“之前我曾轉發過別人的一條微博,這條微博讓我很有感觸。大意是:如果幾年前的我是未被降服又無所適從的孫悟空,那今天的我已經成了沒有七十二般變化只剩一念執著的唐僧。唐僧沒本事,大家都這么看。面對八十一難,他哭過、哀求過,但從沒說過一次:‘我們不取經了,大家散伙吧。’”

    這時,王興已經回國創業8年,可還沒有嘗過成功的滋味。“美團網會是我最后一個創業項目。”他說。

    有人曾開玩笑說,一個創業者忍的辱、精的進、持的戒、布的施都會成為一個他的“積分”,這個積分決定了他未來的高度。從這個意義上講,一個人年輕時的坎坷,才是他一生最大的福報。

    同業大戰、補貼燒錢、兼并收購、圈地融資、巨頭間周旋……說美團是從死人堆里爬出來的并不夸張。但最終,王興掃清了戰場,并且逐漸將其打造為吃喝玩樂一站式服務平臺。

    美團為何突然“跑步”IPO

    2016年,王興拋出了著名的“互聯網下半場”理論,彼時TMD也正被重彩描述成為BAT的未來挑戰者和接班人,王興的此番觀點被解讀為顛覆者的宣言。他認為,互聯網上半場的瘋狂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人口紅利,但現在互聯網的用戶紅利正在消失,瘋狂燒錢、不計回報、粗放擴張的日子一去不返。

    如果說上半場是比拼用戶數,那么下半場則是搏殺ARPU值(每用戶平均價值),大數據和人工智能的突破可以更高效地重構產業鏈。雖然互聯網的用戶數已經不可能像過去那樣翻倍增長,但是每個用戶能夠創造的價值遠不止翻倍的空間。

    那么,如何挖掘出用戶的更大價值?王興認為有3個層面:一是真正的硬科技;二是互聯網跟傳統產業的全面深度融合;三是海外市場、全球擴張,即“上天入地全球化”。

    上市,無疑是美團在下半場打進的第一個進球。招股書顯示,截至2017年12月31日,美團現金、現金等價物及短期投資共計452億元,看起來并不缺錢。而當下似乎也并不是一個上市的好時機,全球資本市場動蕩,港股低迷,一直喊著不著急上市的美團為何突然要“跑步”IPO?

    陳禮騰認為,港股同股不同權的改革當然是重要原因。但另一方面,美團涉及的業務范圍廣泛,雖然多個業務都在行業里排名領先,但多元的業務也讓美團點評有很多競爭對手,這些對手要么是久經沙場,要么背后站著的巨頭資金充足。面對多方的競爭,充足的資金支持就成為必不可少的條件。此外,截至目前,美團已進行了7輪融資,再從一級市場融資已經比較難。

    在傳聞中,TMD中的另外一家,與美團業務邊界不斷產生交集的滴滴也計劃下半年在香港上市,這些都讓美團不得不加快腳步。

    “上天入地全球化。”這是王興認為的互聯網下半場三大方向,這能夠幫助美團完成千億市值的帝國夢想嗎?王興說,他需要的只是時間。


    2018年第26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2018年第26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網絡編輯:崔曉萌)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