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smkua"><bdo id="smkua"></bdo></table>
  • <sup id="smkua"></sup>
    <xmp id="smkua"><xmp id="smkua"><div id="smkua"><optgroup id="smkua"></optgroup></div>
  • 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宏觀 > 理財 > 正文

    銀來資產理財產品現兌付危機 母公司銀來集團已被警方立案

    每經實習記者 謝婧 每經記者 吳凡 每經編輯 張海妮

    曾經,他擔任上市公司創興置業總裁,拿著令人羨慕的高薪;如今,自立門戶的他卻陷入資金短缺、旗下公司理財產品難以兌付的尷尬局面。

    近日,一位投資人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爆料,其在蒲曉東旗下公司上海銀來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銀來資產)購買的理財產品出現逾期無法兌付的情況。天眼查顯示,銀來資產為上海銀來投資(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銀來集團)子公司,后者持有銀來資產40%股權,而銀來集團的大股東為蒲曉東,持股比例為40%。

    今年3月,記者兩次來到銀來資產的辦公場所,證實了投資人反映的“產品逾期兌付”情況屬實。線下理財產品憑借高收益率、“保本保息”的宣傳成為“香餑餑”。然而,從業人員金融素養缺乏、鉆監管漏洞、信息不透明等問題都為后來的逾期兌付埋下了種子。隨著一系列監管政策的出臺,缺乏相關金融牌照的線下理財公司也在加速被行業出清。 

    危機:產品兌付難

    記者獲得的材料顯示,該理財產品名為“易收益-神山國際度假村項目2期”,投資期限為3個月,預期年化收益率為7.5%,為資產收益權轉讓類理財產品。

    轉讓方為上海銀來康科投資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簡稱銀來康科),受讓方為投資人。投資人告訴記者,去年了解到銀來集團的產品后,不僅自己買了,身邊的親朋好友也買了,但從去年10月份開始,銀來資產開始出現不兌付的情況,這使得他和眾多投資人慌了神。

    需要注意的是,轉讓方“銀來康科”的股東為三名自然人:王原興、崔永祥和夏明亮,三者的持股比例分別為40%、30%及30%。表面上看,該公司與銀來集團并無股權關系,但銀來康科出資方曾出現蒲曉東的身影。早在2015年,該公司由蒲曉東出資9900萬元、上海銀來股權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出資100萬元,彼時二者的持股比例分別為99%和1%。后來,蒲曉東于2016年退出。

    另外,此次銀來資產兌付出現困難后,也是由銀來集團牽頭出面對投資者作出相關承諾?!睹咳战洕侣劇酚浾咦⒁獾?,出現兌付危機后,銀來集團通過旗下公眾號“銀來視角”發文稱,后續的還款資金的主要來源為銀來體系內天長、神山等地產項目。

    天長項目的建設單位是中城銀康(天長)健康城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中城銀康),上海銀康健康發展(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銀康集團)持有中城健康95%的股權,而銀康集團背后的股東同樣為王原興、崔永祥和夏明亮,三者的持股比例與銀來康科內部的持股結構相同。銀來集團官網顯示,銀康集團為銀來集團的下屬公司。

    同樣的情況出現在神山項目上,記者了解到,神山項目的開發商為安徽神山旅游發展有限公司,銀來康科持有前者60%的股份。銀康集團官網顯示,神山項目是其投資的項目。

    探訪:銀來集團已被立案

    為了解銀來資產的近況,3月12日,記者實地走訪銀來集團位于上海的辦公地址湯臣大廈一探究竟。3月的上海陽光明媚,懸掛在湯臣大廈的“銀來財富”標識卻略顯落寞。到達銀來資產所在樓層,記者還未出電梯便已聽到一群人在大聲討論,順著聲音記者走進了一處辦公場所。

    在以投資人身份向前臺工作人員詢問這里是否為“銀來資產”后,該人員指向了同樓層的另一間辦公室。在這里,一位自稱銀來資產工作人員接待了記者。

    這位工作人員表示自己在銀來資產也有投資,但目前只能像其他投資人一樣等到每月的回款。記者從她口中證實了目前銀來集團對投資人的主要回款來源于“神山項目”和“天長項目”。“大頭回款是依靠這兩個項目(天長項目、神山項目)回款,這兩個項目可以像雞生蛋一樣,去生點蛋。我們還有債權、股權,債權去討債,股權去變現。”上述業務員向記者表示。

    對于目前這兩個備受關注的項目的情況,她記者表示:“天長項目當地相關部門正在監管,今年6月30日交房,里面的錢有幾千萬,還在正常運作中。”此外,這位業務員也向記者表示目前神山項目也處于正常運作中。

    然而僅僅過了一周,銀來集團在面向投資人信息披露的官方微信公眾號“銀來視角”上表示,銀來集團的總部再次搬遷。

    為了了解最新的情況,3月26日,記者再次來到銀來集團位于一百杉杉大廈的辦公地址,進入辦公區域后,發現六七位中老年投資者集聚在此。與上次的辦公區域相比,此次辦公區域明顯狹小了許多。

    對于搬遷,銀來資產的工作人員表示:“我們這邊只是接待客戶簽展期的員工?,F在處于正常兌付中。”然而,這并不能安撫投資人焦灼的心,現場一位情緒激動的投資人表示其已報了警。

    稍后趕來的警察也對記者表示:“銀來已經被經偵立案了,投資人需準備材料前往經偵報案。”

    投資者困局:展期,不展期?

    銀來集團的官網顯示,其是一家集資產管理、產業投資和金融服務運營于一體的綜合金融服務公司。目前有六大投資領域:健康管理、現代農業、影視文化、環??萍?、TMT·金融和產業地產。天眼查顯示,銀來集團股東為4位自然人,大股東蒲曉東持股比例達到40%。

    理財產品出現逾期后,銀來資產對外表示,公司責任人蒲曉東、夏小平、唐罡承諾“對投資人負責到底”,并“以銀來集團及其被投公司的全部資產兜底擔保”。

    對于上述事項,記者試圖采訪蒲曉東但未能取得聯系。對于理財產品逾期情況,上述員工向記者表示:“銀來資產打算分3年兌付,前8個月每月兌付1%,然后連續10個月每月兌付3%,再連續12個月每月兌付5%,最后剩下的是2%。”

    需要注意的是,對于是否簽署展期協議,投資者們分成了兩個陣營:一邊是堅決不簽約;另一邊則是希望給銀來一些時間。“算了吧,給公司一些時間,至少此前我也從他們那里獲得過一些收益”。一位投資者向記者坦言。

    對于出現兌付困難的原因,銀來集團歸結為:市場大環境的影響,加上公司自身管理應對能力過于薄弱,犯了一個在投資領域中的通病——短募長投。

    律師:警惕線下門店高息誘餌

    設立線下理財門店、資金鏈斷裂、項目逾期難兌付并非個例,近兩年來,線下理財門店狀況頻發,“錢寶網”“善林金融”便是前車之鑒。線下理財產品憑借高收益率、“保本保息”的宣傳成為“香餑餑”。然而,從業人員金融素養缺乏、鉆監管漏洞、信息不透明等問題都為后來的逾期兌付埋下了種子。

    上海文飛永律師事務所高飛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此類公司善用合法外衣進行包裝。如通過背靠知名平臺提高社會認可度、借助廣告商的名氣或開發APP吸引廣大投資者的方式提高‘產品的合法性’,再利用一些金融理財或其他盈利模式的外殼提升投資回報的可信度。但實際上,只能以借新還舊的模式來運行,直至資金鏈斷裂。”

    就銀來資產來說,其是銀來集團旗下的資產管理公司,設立的理財產品名目繁多,但都呈現“高收益率”特點。投資人提供的一張2017年產品收益表顯示,個別項目3個月到期付息的收益率就已達到7.5%,部分項目18個月到期付息的收益率達13.5%。如此高的收益率也確實為銀來資產招攬了不少客戶。

    中原銀行首席經濟學家王軍對記者表示,此類產品存在高收益誘餌,投資者需拒絕誘惑,遠離騙局。

    對于線下理財門店涉嫌違法行為的現象,高飛從法律層面表達了看法:首先,由于目前我國關于投資理財的相關制度監管還待進一步完善。其次,此類線下理財產品多是在產品未備案或在有其他經營范圍的普通公司的掩護下非法吸收公眾存款,難以及時有效監管。

    高飛表示,老百姓遇到此類案件后,可向當地的金融局舉報或者報警,提交相應的線索和證據,此外應及時咨詢法律相關專業人士。


    (網絡編輯:何穎曦)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