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smkua"><bdo id="smkua"></bdo></table>
  • <sup id="smkua"></sup>
    <xmp id="smkua"><xmp id="smkua"><div id="smkua"><optgroup id="smkua"></optgroup></div>
  • 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精選 > 正文

    一個園區復工率僅4% | 江蘇老板哭訴:復工太難了!

    微信圖片_20200221100454

    【防疫、生產兩手抓】系列報道

    一個園區復工率僅4% | 江蘇老板哭訴:復工太難了!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謝瑋丨北京—江蘇連線報道

    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很多行業迎來了艱難開局。如何兼顧疫情防控與經濟發展,不僅是宏觀經濟的“大考”,也是中小企業的生死“大考”。

    連日來,從中央到地方已出臺多項措施支持企業復工復產、渡過難關。疫情仍在持續,這正是“最吃勁的關鍵階段”,中小企業面臨著經營與融資的雙重挑戰,復工之路依然困難重重。

    “開工毛利潤比發出去的工資、上繳的社保和稅費還要少”

    “復工的核心問題是,員工進不來,這是最大頭的問題。”江蘇省無錫市小企業主張天誠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人到不了企業,這工,如何復得了?

    張天誠的企業位于無錫市新區某工業園,這是當地微電子、輕紡、服裝等中小企業的聚集地之一。該工業園還曾被評為“外向型經濟工作優勝單位”,堪稱當地產業集群的一個縮影。

    張天誠的企業是一家設計研發及封裝測試半導體功率器件高新技術企業,成立8年來,企業的年銷售額已經達到了2個億,客戶包括海爾、美的等知名企業。

    疫情給今年的復工帶來的難題顯而易見:一邊是防疫,員工返崗率不足﹔一邊是復產,雖然復工但效率沒有完全恢復,產能發揮不出來。

    在上交了包括《企業復工申請表》《企業全體員工花名冊》《企業內重點疫情防控對象排查表》《企業復產員工花名冊》《企業防控工作方案及應對疫情預案措施》等十多張表格和文件后,張天誠的企業拿到了復工批準,但是人員不到位成了問題。

    “公司200多人,實際到位38人。實體企業就像個鏈條,少一節,開不起來。”張天誠向《中國經濟周刊》記者直言,“復工的核心問題就是,員工進不來,這是最大頭的問題。”

    2月7日,無錫發布《關于進一步加強疫情防控期間外來人員流動管控的通告(第7號)》,要求對來自湖北、浙江、廣東、河南、湖南、安徽、江西7個省份的人員,一律勸返。

    當時,張天誠的心里特別著急,“我們企業肯定是非常重視人員安全問題。有許多員工,他過年后就在家里隔離,健康是有保障的。但是那7個省份的員工沒辦法返崗。”

    他的員工有70%來自外省,其中不少來自7個省份中的河南、安徽等地。一些疫情并不嚴重的地區的員工想要返回,但面對封城、封村、封社區,不少道路被封閉,返程之路被切斷。

    復工,員工流動“兩頭受限”,但不復工,企業無論如何也坐不起、等不起的。

    “在不開工的情況下,企業的現金流可以堅持兩個月,但時間一長就麻煩了。”張天誠算了一筆賬,如今企業每個月的用工成本在100萬-200萬元之間,此外還有電費、設備折舊、行政支出等。

    作為高新技術企業,張天誠的企業前期設備投入很大,而回報較慢。出于經營需要,企業還有上千萬的短期貸款。實打實的用工成本、貸款利息、年前確定的應付賬款成了當前壓在企業頭上的重擔。

    好在無錫“亡羊補牢”及時糾偏。2月12日,無錫再次發布通告提出,優化人員入錫流程,復工復產企業的外來務工人員,經“返錫通”或“警務通”核驗相關身份證件后,均可入錫。

    這讓張天誠先舒了一口氣。但即便是這樣,企業的壓力也不小。

    “復工后,人員不到位,一個月還要付那么多工資,你不愁嗎?”他告訴記者,對制造業而言,產能利用率達到60%是一個“保本紅線”,低于這個紅線就虧本。如今,產能利用率提不上去,企業就會虧損。

    “開工利潤比發出去的工資、上繳的社保和稅費還要少,你能持續虧損幾個月?”他說,“我們半導體圈都感覺挺有壓力的,我們企業還屬于研發設計型企業,本身不從事分裝。而很多生產型企業的壓力更大,他們的設備多、人員多,壓力更大。”

    談及今年業績的預期,張天誠直言,“今年1月份肯定是沒有收入的,整個一季度銷售大約下降60%-70%。”他希望下游的企業能盡快復產,“我們是生產器件,然后銷售給下游客戶,如今受疫情影響,出口訂單受阻,我們的日子不好過。”

    “社保、稅費全部都要按照統一標準交,但是享受科技、金融方面的好政策是不容易的。”張天誠直言,“對于有限責任公司來說,銀行貸款需要企業主簽承擔無限連帶責任承諾書,壓力很大。做實業是‘上岸容易下岸難’,高科技也需要高投資、高人才,希望相關部門對于踏實做事的創新型企業多多支持。”

    “園區大概700家企業,目前拿到復工批準的還不到30家”

    江蘇的另一位企業主王威覺得非常慶幸。2月18日,他的企業終于拿到了復工批準。

    “我們園區大概有700家企業,到今天,拿到復工批準的一共還不到30家。我們社區大概是200多家企業,我們是首批次。”王威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王威的企業位于南京,規模很小,員工僅有20余人,主要生產新型包裝材料,下游是藥品、乳品包裝行業。

    這正是他能夠拿到復工批準的原因之一——下游不少藥企客戶屬于抗疫重點企業,由于缺乏做藥品外包裝等所需的原材料,這些企業不斷打電話給王威的企業所在的園區,催促復工。

    2月18日,江蘇省工信廳對外公布,截至2月17日,全省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復工數31379家,復工面達69%;復工企業已復工人數347萬人,占正常用工數的56%。

    然而,還有不少與王威的企業規模相近的小型企業,或許并不在統計范圍之內。

    復工后,加上王威在內,企業員工只有5人。

    “至少能讓我開動起來。下游一些藥企一直在催促開工,它們有的等了我一個星期,有的等了10天了。”王威說。

    拿到開工批準并不容易。

    “我們按照復工要求,從2月9日就開始提交材料,一直提交到16日?;旧厦刻於际窃缟辖贿^去材料,晚上告訴你,審核沒通過。然后再根據意見修改,第二天再提交一次。”王威直言,“現在是把安全等方方面面,能帶的項目都帶上了”。 

    復工解了企業的“燃眉之急”,但仍可能面對虧損經營。

    “我今天早上剛發了6噸貨到北方某省,平時我的運費大概就3000多,不到4000塊錢,但是今早就花了13000元,這樣下來我平均每噸都要虧1000多元。”王威直言。

    即便虧損,也得堅持運營。王威表示,企業運營多年,已經和下游的客戶形成了長期的合作關系,即便是為了企業信譽,也得堅持運營,“我不能自己停下來讓下游斷糧,對客戶也要講究信譽和責任。”

    “況且企業還有員工。”王威說,在企業20位員工中,僅湖北籍員工就占了11人,超過一半,“他們現在也來不了,生活費我也是得發的,我不打算解雇員工,這往后兩三個月生活費還得繼續發。”

    他向記者表示,企業還有3家客戶在湖北,面對近100萬的應收賬款,還不知如何是好,“人家工廠都停著,進出不得,人員甚至可能有變故。再說這節骨眼上,我們也不能逼著人家付款吧。信譽好點的企業,疫情好轉可能還會支付,萬一就此倒下,即使不倒,企業也艱難。我們也跟著困難啊。”

    至于什么時候能全面復工,王威也不知道。他說,由于名額有限,按照當地的要求,首次復工申請批準之后,要再過14天才能提交第二次增加員工的申請。“其實有8位員工已經自我居家隔離了10天,但是再過4天還是沒辦法上工,因為還需要再交一次申請。”

    2月7日,南京發布了《關于逐步啟動全市企業復工復業的通告》,南京2月10日逐步啟動企業復工復業,所有企業復工原則上可以分為15天逐步有序復工,第一周約20%職工復工。

    疫情之下,除了人工、物流成本,在僅僅5個人運轉的企業里,除了開足馬力,管理人員當起操作工,每天還要應對兩次有關部門的檢查,“我覺得管控壓力還是很大的。”“疫情面前,企業也有自己的擔當,我們也非常重視員工健康和安全。但還是感覺有政策到了基層,層層加碼的問題。”王威直言,目前國家也提倡有序復工,希望地方能夠在防控疫情的同時,不要“過度管控”,不要給企業復工制造不必要的障礙。

    (應采訪者要求,文中張天誠和王威為化名))

    責編:陳棟棟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