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smkua"><bdo id="smkua"></bdo></table>
  • <sup id="smkua"></sup>
    <xmp id="smkua"><xmp id="smkua"><div id="smkua"><optgroup id="smkua"></optgroup></div>
  • 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原創 > 正文

    “被上帝選中的”微信之父張小龍,又要對視頻下手了?

    冷眼它、嫉妒它、懼怕它;追隨它、贊美它、夢想超越它……這也許就是微信十年的故事。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孫冰 | 北京報道

    盡管今天打開微信看到的還是十年前那個碩大星球下的渺小人影,但可能很多人并沒有想到微信可以走得這么遠,這其中也包括了“微信之父”張小龍。

    “回頭看十年前,當時的想法只是希望有一個適合自己的通訊工具來用。絕對沒有想到,十年后的微信會是現在這個樣子。我感覺自己特別幸運,我想我一定是那個被上帝選中的人。”1月19日,騰訊公司高級執行副總裁、微信事業群總裁張小龍在2021年微信公開課Pro上說。

    十年前,人們還在憧憬和遐想著所謂的“移動互聯網時代”,直到微信出現。這是第一款真正具有顛覆性影響力的“殺手級”移動互聯網產品,讓人們真實感受看到了移動互聯網的神奇與可怕。

    十年后,每天有10.9億人打開微信,3.3億人用微信進行視頻通話,7.8億人進入朋友圈,1.2億人發表朋友圈,3.6億人閱讀公眾號文章,4億人使用小程序……掃一掃、搖一搖、朋友圈、公眾號、紅包、支付、小程序、小視頻、小游戲……微信不僅成為了人們生活和工作的不可或缺部分,也由此形成了龐大的商業生態。

    冷眼它、嫉妒它、懼怕它;追隨它、贊美它、夢想超越它……這也許就是微信十年的故事。

    7f1d2dfa6e66fdb245d75bf938f820e

    三年發送量超過短信,一度被認為“非法”

    微信故事的緣起是2010年張小龍寫給馬化騰的一封郵件。

    2010年10月,一款名為“KikMessager”的IM(Instant Messenger,即時通訊)軟件在短短15天內便吸引了100萬的用戶,成為全球移動互聯網的一大爆炸性新聞,而它的賣點就是可以“免費”發短信。這條新聞“刺激”了兩個重要人物:一是“微信之父”張小龍,另一個是剛剛創業小米的雷軍。

    張小龍在給馬化騰的郵件里傳達了一個明確的判斷:QQ是誕生于PC互聯網時代的IM,而騰訊需要一個屬于移動互聯網時代的IM。如果騰訊自己不做出一個,那顛覆者就很可能是別人,比如Kik。

    2010年11月,騰訊旨在打造一款移動互聯網時代新IM的項目正式立項,騰訊內部有三個團隊(QQ團隊、QQ通訊錄團隊和QQ郵箱團隊)“內部賽馬”,同時開動。

    張小龍在微博上寫下了這樣一段話:“我對iPhone5的唯一期待是,像iPad一樣,不支持電話功能。這樣,我少了電話費,但你可以用Kik跟我短信,用Google Voice跟我通話,用FaceTime跟我視頻。”

    雷軍的行動力更為驚人,2010年12月23日,小米公司就發布了IM產品“米聊”,很短時間就被大量粉絲瘋狂追捧,甚至有很多人因為能免費發短信的“米聊”而購買了小米手機。

    最終,張小龍帶領的QQ郵箱團隊打造的微信獲勝。2011年1月21日,微信1.0正式上線。憑借QQ的好友資源、出色的用戶體驗和難得的“輕巧”,微信贏了。很快,小米的米聊、移動的飛信、聯通的沃聊、電信的翼聊以及iMessage、神聊、飛聊、沃友、口信、友你等幾十個類似產品全部成為了炮灰,“受害者”甚至包括了騰訊自家的QQ。當然,QQ之后的成功轉型是另外一個故事。

    微信的橫空出世不僅僅改變了IM的產業格局,也勢必帶來利益的再分配??梢?ldquo;免費”發短信的微信大熱,受到沖擊最大的當然是運營商。所謂“免費”發短信(彩信)其實是利用移動OTT(Over The Top)技術,即越過電信運營商去發展基于開放互聯網的業務和應用,消費者只需要付流量費,而不需要給運營商付短信費和彩信費。

    于是,微信到底是不是“非法”業務引發了全社會的大討論,甚至有人提出:微信必須收費,否則就是破壞市場秩序。但是,“革運營商命的不是微信,而是移動互聯網”,趨勢是誰也無法阻擋的。運營商短彩業務在隨后幾年幾乎終結,有人調侃:現在短信主要的功用是接收驗證碼和“被騙”,因為只有騙子才會給你發短信。

    “發現新大陸”與“偷襲珍珠港”,商業化野心初現

    “我們好像發現了新大陸。”2013年,馬化騰在央視《對話》節目中如是回應“騰訊是否拿到了移動互聯網的第一張船票?”

    “盡管有時候我們會懷疑這是真還是假,難道這么好的創新機會落在我們家、落在中國嗎?但是,我覺得有夢想就是一個很好的開始。”他說。

    2015年,微信收獲了一份相當彪悍的兩周歲生日禮物:全球注冊用戶數突破3億,擁有15種外語版本,遍及100多個國家和地區,成為全球使用人數最多的移動互聯網應用。在移動互聯網時代,一款MADE IN CHINA的產品,真的成為了中國第一個世界級的移動互聯網產品。

    而到了2018年8月,微信的DAU(日活躍用戶)超過10億,成為中國第一款日活用戶超過10億的APP。截至2020年9月30日,微信及WeChat的合并MAU(月活躍用戶)達12.128億。

    微信的另外一個故事也是同步上演。2014年的春節,春晚依舊是全民狂歡,但很多人的微信里在春節之后多綁定了一張銀行卡。借助央視春晚這個全球“頂級流量池”,發微信紅包成為一場全民狂歡。

    根據騰訊官方公布的數據,從2014年的除夕到初八,超過800萬用戶參與了搶紅包活動,超過4000萬個紅包被領取,平均每人搶了4~5個紅包。這些數據讓騰訊的市值在短短3天里就暴增了超過千億港元。

    這些數據把微信新年紅包團隊自己都嚇了一跳,更震驚了馬云,畢竟移動支付此前是支付寶的天下,馬云甚至用了“我們被偷襲了珍珠港”來形容微信紅包的橫空出世。

    支付補齊了微信商業化的關鍵拼圖。2014年8月,微信公布了“微信智慧生活”全行業解決方案,旨在以“微信公眾號+微信支付”為基礎,幫助傳統行業將原有商業模式“移植”到微信平臺上,并提供了打車、購物、醫療、酒店、零售等數十個行業的標準解決方案。

    2015年1月21日,第一條“朋友圈廣告”開始內測,寶馬、智能手機品牌vivo和可口可樂成為第一批嘗鮮者。隨著微信商業化腳步的加快,不少人悲嘆微信告別了“純凈時代”,但也有人快跑入局,上演了后來“微信生態”中無數的商業傳奇和財富故事。

    隨之改變的還有微信的口號:從“收發消息、拍照分享、聯系朋友”變成了“微信,是一個生活方式”。確實,微信早已不再是一個單純的通訊工具,它已漸漸成為一個“超級APP”,通訊、娛樂、購物、吃飯、出行、理財、看病……吃喝玩樂、衣食住行統統可以微信見。

    微信把自己定位成為一個“連接器”,連接不僅僅是人與人,還有人與物以及人與商業,從而使得線上與線下、虛擬世界和現實世界打通,甚至在微信上重新構造一個商業世界。

    下一個十年:視頻號會變成基礎設施

    張小龍雖然頂著“微信之父”的耀眼光環,但平時卻極其低調。每年的微信公開課Pro版是張小龍唯一可能會公開露面的場合(但也不是每年都會真人出場,有時只是“被逼”拍攝一段視頻),這也是外界得知“微信正在做什么?”和“微信想要做什么?”的唯一機會。

    9b1baccc04e88e912ec604d863bbed6

    尤其是今年,微信正站在十周年的節點上,下一個十年,微信要走向哪里?張小龍著力講了三件事:小程序、視頻號和直播。

    2017年1月9日,張小龍憋了很久的大招終于亮相了,這就是微信小程序。張小龍表示,小程序就是一種不需要下載安裝即可使用的應用,用戶掃一掃或者搜一下即可打開,“用完即走”。未來,小程序將無處不在,隨時可用。

    “大家可以把‘小程序’想象成為PC時代的網站,PC互聯網時代的入口是搜索框,而智能手機時代的入口是二維碼。”張小龍說。這有點兒“恐怖”,似乎要把世界裝進微信里。

    小程序無疑是微信生態的重要主角。微信一直要面臨“保持初心”與“商業利益”之間的取舍與平衡,而小程序是微信在社交和“其他事”之間的一個解決方案。

    在2021年的微信公開課Pro版上,小程序也公布了最新成績單:2020年,小程序年均DAU突破4億,年同比活躍小程序數整體增長了75%,全年累計交易額同比增長超100%。

    但張小龍花了最大篇幅來談的是視頻號和直播。在他看來,以長文字為主的公眾號是有很高門檻的,而視頻和直播則人人可表達。而最近幾年,視頻化表達其實越來越成為普通人的習慣。來自微信的數據顯示,最近5年,用戶每天發送的視頻消息數量上升33倍,朋友圈視頻發表數上升10倍。

    “視頻化表達應該是下一個十年的內容領域的一個主題。視頻號會變成基礎設施。”張小龍表示。

    自2020年1月19日內測以來,微信視頻號已經迭代4個大版本。視頻號到底是什么?視頻版的微博,視頻版的朋友圈,還是視頻化的公眾號?

    此次微信公開課PRO上,微信視頻號首次解讀了運營規則:視頻號是一個人人可以記錄和創作的平臺,也是一個全開放的平臺。同時,視頻號也可以鏈接微信生態,如公眾號、搜一搜、看一看、小程序等。

    張小龍表示,微信一直在尋找PC時代的“官方網站”的替代物,從公眾號到小程序,不斷演進,而現在,希望視頻號成為每個機構的官網。“希望有一天我們在每一個廣告牌下面,都能看到視頻號的二維碼。”他說。

    最后,在總結微信十年時,張小龍用了兩個詞:一個是連接,一個是簡單。微信從連接人的社交產品起步,但并沒有止于此,還連接人和內容、連接人和服務。

    簡單才能好用。作為一款超過10億人在用的超級APP,微信無疑承載了越來越多的內容和越來越多的功能,但張小龍卻一直希望微信“小而美”,這種希望甚至是價值觀層面的。

    “十年來,微信加了很多功能。但我很慶幸的是,現在的微信還幾乎和十年前一樣簡單。雖然增加了非常多的功能,但這些功能都已經以最簡單的方式呈現。我希望產品有自己的靈魂、審美、創意和觀念,而不是數字的奴隸。”張小龍如是總結自己的產品觀。

    責編:姚坤

    (版權屬《中國經濟周刊》雜志社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摘編、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