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smkua"><bdo id="smkua"></bdo></table>
  • <sup id="smkua"></sup>
    <xmp id="smkua"><xmp id="smkua"><div id="smkua"><optgroup id="smkua"></optgroup></div>
  • 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原創 > 正文

    種業翻身仗的路線圖

    如何打好種業翻身仗?2021年中央一號文件劃定了路線圖。

    029

    2021年第3、4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中國經濟周刊》 記者 李永華

    如何打好種業翻身仗?2021年中央一號文件劃定了路線圖。

    其中,第一條就是加強農業種質資源保護開發利用,加快第三次農作物種質資源、畜禽種質資源調查收集,加強國家作物、畜禽和海洋漁業生物種質資源庫建設。

    2020年2月11日,《國務院辦公廳關于加強農業種質資源保護與利用的意見》印發,這是新中國成立以來首個專門聚焦農業種質資源保護與利用的重要文件。

    同年7月22日,農業農村部副部長張桃林表示,種質資源保護體系初步構建。我國建立了以作物種質長期庫為核心、10座中期庫和43個種質圃為支撐、205個原生境保護區為補充的作物種質資源保護體系;形成了199個國家級畜禽保種場、保護區、基因庫與458個省級保種場(區、庫)相銜接的畜禽種質資源保護體系,國家畜禽基因庫建設已納入規劃布局。

    010

    《中國經濟周刊》首席攝影記者 肖翊|攝

    聯合大攻關的成功示范

    一方面要保護好種質資源,另一方面是要提高育種的自主能力,聯合攻關是我國特有的舉國體制優勢。2021年中央一號文件明確指出,要深入實施農作物和畜禽良種聯合攻關,尊重科學、嚴格監管,有序推進生物育種產業化應用。

    雜交水稻的成功是最有說服力的聯合攻關示范。

    上世紀60年代初,在湖南省安江農業學校任教的袁隆平在大田里發現一蔸“鶴立雞群”的優良單株(天然雜交種),使他產生了利用水稻雜種優勢來提高產量的設想。1964年,袁隆平開始雜交水稻研究,1971年轉育成功我國第一個三系野敗不育系“二九南1號A”。1973年,廣西農學院的張先程利用“二九南1號A”與國際水稻所選育的“IR24”,培育出我國第一個強優勢三系雜交稻組合南優2號,從此開啟我國三系雜交水稻時代。

    1973年,時任湖北沙湖原種場農技員的石明松開始研究兩系法雜交水稻。1987年,袁隆平主持的兩系法雜交水稻研究被列入國家“863計劃”,展開全國性大協作。1994年,第一個秈型兩系雜交稻“兩優培特”在湖南通過審定,1995年大面積示范成功,從此,兩系雜交水稻走向生產。2009—2018年全國推廣面積前3名的雜交稻均為兩系法雜交稻品種。

    我國雜交水稻研究為什么能取得這么大的成就?

    隆平高科副總裁兼首席科學家楊遠柱認為,全國大協作是關鍵,充分體現了社會主義制度下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優勢。比如說,安江農校李必湖發現“野敗”以后,分發給參加協作的所有單位,湖南、江西等省迅速培育出一批優良的不育系,這些新不育系又馬上分發給各成員單位,在很短的時間內,全國各地就篩選出一批強優勢組合。在那個年代,只要能出好品種、只要能為老百姓多打糧食,科學家就會毫不保留地把自己的資源拿出來分享。

    數十年來,我國水稻種業一直保持全球領先優勢。農業農村部稱,水稻、小麥兩大口糧作物品種實現完全自給,雜交水稻畝產潛力突破1000公斤并保持國際領先。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了解到,目前,中國已開始推進第三代雜交水稻技術的布局。2019年10月,由袁隆平親自掛帥出任董事長的湖南隆平高科第三代雜交水稻種業有限公司揭牌,標志著袁隆平領銜科研攻關的第三代雜交水稻遺傳工程雄性不育系技術正邁入應用轉化階段。

    2020年11月,在位于湖南省衡南縣的第三代雜交水稻新組合試驗示范基地,早稻和晚稻兩次測產累計畝產達到3061.52斤,創產量新高。

    育種專家、隆平生物技術(海南)有限公司總經理呂玉平接受《中國經濟周刊》采訪說,全球水稻種植和消費主要集中在中國、東南亞和印度等亞洲區域,中國則擁有全球最豐富的水稻種質資源,而且擁有袁隆平院士為代表的一批世界級育種專家,水稻育種并不擔心“卡脖子”。

    011

    國家玉米改良中心與廣東省工業技術研究院生物工程研究所(廣州甘蔗糖業研究所)海南 甘蔗育種場聯合建立三亞研究基地

    《中國經濟周刊》首席攝影記者 肖翊|攝

    新時代呼喚新的全國大協作

    自2000年《種子法》頒布之后,中國種業開啟了市場化征程。有種業專家曾在接受《中國經濟周刊》記者采訪時坦言,在市場化激勵機制下,全國大協作很難開展,大家也能湊在一起開會,但是一談到關鍵技術問題,要貢獻自己的資源,每個人就開始打太極,或者雷聲大雨點小。

    與此同時,種業對外開放也不可逆轉,外資種業巨頭紛紛大踏步進入中國這一全球第二大種業市場,大豆、棉花、高端蔬菜與花卉等種子已經失守,玉米這一主糧品種一度出現被外資品種全面占據的跡象。

    種業巨頭中,最早進入中國的是美國孟山都。

    2001年3月,孟山都從中國廣西發端,與中國種子集團合資成立“中種迪卡種子有限公司”(孟山都占49%股權),在中國開發培育“迪卡”系列玉米種子。

    美國杜邦先鋒則選擇了中國北方。2002年,杜邦先鋒與登海種業合資成立登海先鋒。2006年,杜邦先鋒又與敦煌種業合資成立敦煌先鋒,杜邦先鋒均占49%股權。由杜邦先鋒選育的“先玉335”很快在中國的土地上創造“神話”,推廣面積居中國玉米種子市場第二位,高達70%以上的毛利率讓業界眼紅不已。

    相比這些跨國種子公司,國內玉米種子企業無論從研發能力、資金實力、人才優勢還是市場化的運作經驗等方面,都不在一個量級,靠單個企業去對抗跨國巨頭,難以匹敵。

    新時代呼喚新的全國大協作。2014年底,原農業部成立了國家良種重大科研協作攻關領導小組,同時組建了玉米協作攻關聯合體,即由21家國內最具實力的育繁推一體化玉米種子企業和13家優勢科研教學單位組成攻關聯合體。由國家攻關領導小組攻關委員會以及攻關聯合體中的每個單位將國內最好的玉米品種推薦到平臺做試驗。通過產學研結合,逐步構建商業化育種體系,選育一批性狀優良、具有國際市場競爭力的玉米新品種。

    當時,中國農業科學研究院有關專家對《中國經濟周刊》表示,“從中央層面,把國家一級的、省一級的科研單位和最具競爭力的玉米種子企業聯合起來,搞一個大協作、大攻關。這需要不同的部門和單位,站在國家一盤棋的全局上考慮,去推動這個事情。”

    南通大熊種業執行董事程侖在接受《中國經濟周刊》記者采訪時介紹,“良種攻關的重要目的就是集合行業最優勢的主體資源,在資金、政策的扶持下,加速培育、選拔適宜機械化收獲的玉米新品種,在確保農業產業化順利推進的同時,也提升中國種業行業整體競爭力。”

    很快,良種重大科研聯合攻關的做法寫進了2016年的中央一號文件:“全面推進良種重大科研聯合攻關,培育和推廣適應機械化生產、優質高產多抗廣適新品種,加快主要糧食作物新一輪品種更新換代。”

    聯合攻關成果豐碩。2020年10月,玉米協作攻關專家委員會秘書長王天宇在中國農業科學院作物科學研究所一次玉米新品種品鑒會上稱,在國家物種資源保護項目、國家玉米良種重大科研協作攻關等項目的支持下,研究所團隊長期致力于從源頭解決我國玉米種業的“卡脖子”問題,構建表型和分子標記相結合的玉米種質資源規?;b定技術體系,發掘抗病抗旱優異玉米資源186份,創制出多基因聚合優良新種質46份,在玉米綠色高效優異資源挖掘和種質創新方面取得突破。

    農業農村部2020年9月在答復全國人大代表建議時透露:2014年以來,農業農村部先后啟動了玉米、大豆、水稻、小麥以及馬鈴薯、油菜等重要糧食和特色作物的良種攻關。經過6年多的不懈努力,通過在基礎研究上大聯合、在資源材料上大整合、在育種技術上大集成、在產業鏈條上大貫通,選育了一批高產優質高效的突破性新品種。

    新的大協作得以成功的關鍵之一是新的分配激勵機制。

    根據2013年底發布的《國務院辦公廳關于深化種業體制改革提高創新能力的意見》,確定為公益性的科研院所和高等院校利用國家撥款發明的育種材料、新品種和技術成果,可以申請品種權、專利等知識產權,可以作價到企業投資入股,也可以上市公開交易;要研究確定種業科研成果機構與科研人員權益比例。

    據隆平高科副總裁兼首席科學家楊遠柱介紹,“隨著知識產權制度的建立,雜交水稻研究在我國農業科研中率先形成種質資源成果分享機制,即不育系、恢復系、配組按照4∶3∶3的比例分享雜交水稻品種知識產權及開發利益。這一分配機制,對雜交水稻種質資源交流與合作研究起到積極作用。”

    國家水稻良種重大科技聯合攻關團隊,由全國20家科研單位和15家企業組成,主要針對當前水稻科研領域瓶頸問題展開攻關。2020年12月20日,在長沙召開的國家水稻良種重大科研聯合攻關推進會透露,團隊擬在全國率先啟動試點“實質性派生品種制度”,在實質性派生品種權利人和原始品種權利人間構建利益分配機制。

    《科技日報》報道稱,在我國現行的國際植物新品種保護公約1978年文本下,這類實質性派生品種可申請品種權。這意味著,僅通過簡單改造他人原始品種,即能坐擁一項“新”品種。既無須向原始品種權利人交納品種使用費,還搶占到原始品種市場份額,嚴重挫傷科研人員對品種原始創新的積極性。

    中國種子協會副會長馬淑萍建議,盡快修訂《植物新品種保護條例》;引入《國際植物新品種保護公約》(UPOV91)文本內容,建立“實質性派生品種制度”,保護原始創新。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