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smkua"><bdo id="smkua"></bdo></table>
  • <sup id="smkua"></sup>
    <xmp id="smkua"><xmp id="smkua"><div id="smkua"><optgroup id="smkua"></optgroup></div>
  • 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原創 > 正文

    金發科技:限塑禁塑賽道上的先行者

    近年來,金發科技以其在全生物降解塑料等高端新材料產品上的創新突破,為加強塑料污染防治工作做出貢獻。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謝瑋  鄧雅蔓

    由于難降解、難處理,長期以來,塑料污染是全球都無法回避的問題。

    2020年1月,國家發改委、生態環境部印發《關于進一步加強塑料污染治理的意見》,對塑料污染治理作出總體部署和系統安排。

    這被稱為國家層面的“限塑新規”,也是迄今最嚴“限塑令”。新規明確,2020年底率先在部分地區、部分領域禁止、限制部分塑料制品的生產、銷售和使用。

    隨后,上海、海南、廣東等省市紛紛響應,陸續出臺針對本地情況的“史上最嚴限塑令”。

    布袋子、紙吸管、木質具、可降解塑料袋……隨著各地“史上最嚴限塑令”從今年起正式實施,各種傳統塑料制品的應用替代產品開始“上崗”。其中,具有優良生物降解性的塑料制品正在加速替代傳統塑料制品,一躍成為市場“新寵”。多家機構預測,未來5年可降解材料市場份額在500億元以上,有望成為當之無愧的“黃金賽道”。

    作為限塑禁塑賽道上的積極倡導者和先行者,金發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以下簡稱“金發科技”)董事長袁志敏連續多年在全國兩會上對可降解塑料行業發展獻言建策。近年來,金發科技以其在全生物降解塑料等高端新材料產品上的創新突破,為加強塑料污染防治工作做出貢獻。

    “面對發展中遇到的難題,企業需要迎難而上,創新技術攻堅克難,這樣企業才能贏得機遇、找到存在價值、獲得長足發展。”袁志敏如是說。

    限塑禁塑賽道的先行者

    金發科技成立于1993年,是中國乃至整個亞太地區規模最大、產品種類最齊全的改性塑料生產企業。

    金發科技相關負責人介紹,公司的生物降解(可堆肥)塑料研發及產業化工作始于2004年,經過16年的開拓,目前擁有60000噸生物降解聚酯合成及配套的改性專用料年生產能力,已發展成為完整掌握聚合、改性及終端應用核心技術的生物降解塑料生產企業,并建立了完善的全球銷售網絡。

    據介紹,可降解塑料是指在自然界如土壤、沙土、淡水環境、海水環境、特定條件如堆肥化條件或厭氧消化條件中,由自然界存在的微生物作用引起降解,并最終完全降解變成二氧化碳或甲烷、水及其所含元素的礦化無機鹽以及新的生物質(如微生物死體等)的塑料。

    那么,較為成熟的生物降解塑料降解比例如何?

    前述負責人介紹,從降解比例而言,依據GB/T 19277.1、19277.2、19276.1、28206等檢測方法,生物降解塑料的生物降解率應達到90%以上,即認為是完全生物降解。這是因為,在堆肥、土壤等環境條件中發生降解時,生物降解塑料所含的有機碳有一小部分變成了生物質或礦化無機鹽。

    誠然,可降解塑料制品被認為是解決白色污染問題的重要手段。但在禁塑初期,商家都會選擇各種替代產品,紙質材料和可降解塑料材料都是合規的選擇。

    “其實,在過去歐美國家禁塑的過程中,也經歷過產品選擇的階段,但商家最終選擇的一定是綜合成本最優的方案。”金發科技相關負責人表示。

    他說,紙質購物袋單價可能比可降解塑料購物袋低,但運輸存儲的成本高,不適用于冷凍、潮濕的商品。此外,消費者對紙吸管也提出疑慮,例如其膠水成分是否有毒有害,在飲品里面溶化吸入人體是否有害,這些都確確實實影響了消費者體驗。目前,可降解塑料制品除了單品價格略高,在運輸儲存、使用體驗等方面都與傳統塑料制品最為接近。

    當前,成本仍然是可降解塑料推廣的最大難點之一。比如,與傳統塑料袋相比,全降解塑料袋成本相對貴2~3倍,所以目前部分地區政府會對全降解塑料袋發放購買補貼或免費配發。

    對此,金發科技相關負責人表示,生物降解材料的產業規模太小,是造成其成本明顯高于傳統不可降解材料的主要原因之一,隨著市場需求增長、產業規模擴大和技術進步,生物降解塑料的成本和價格會逐步降低。

    99

    “市場上也存在一些貿易商、商家因為需求緊張,炒高材料和產品價格。”該負責人直言,金發科技的選擇是:不通過貿易商銷售,直接供應給國內最優秀的制品生產企業,力求減少中間環節,使消費者買到最實惠的生物降解購物袋。同時,公司也希望跟隨國家禁塑的步伐,在市場需求逐步擴大的過程中,樹立更詳細的產品規范和標準。

    在政策紅利下,各路企業蜂擁而至,出現了盲目跟風、蹭熱點的渾水摸魚之舉。

    前述負責人亦指出,有的企業并不了解生物降解塑料的技術特征和使用風險,卻在限塑令的大潮下紛紛涌入市場,以極致成本為導向,很容易產生產品供應到市場上后性能不達標、無法使用的情況,既損害消費者利益,也影響企業聲譽。

    全生物降解地膜,消除農田“白色污染”,助力“綠色革命”

    大眾并不熟知,可降解材料產品除廣泛應用于環保包裝材料領域,還在農用育苗盤、農業地膜、生物醫用等多領域大有作為。

    作為農業大國,我國是世界上使用地膜量最大、應用面積最廣的國家。以2019年數據為例,我國地膜用量達137.9萬噸,覆膜面積約2.64億畝。

    農用地膜技術自上世紀80年代前后引入我國,為我國的糧食安全保障做出貢獻,但農用地膜的殘留造成耕地污染問題。據了解,普通塑料地膜成分為聚乙烯,降解時間長,若殘留在土壤中,會使土壤透氣、透水性變差,從而影響作物產量。數據顯示,我國聚乙烯地膜使用量達200萬噸/年。

    為防治農田“白色污染”,早在2019年6月,農業農村部等6部門聯合印發《加快推進農用地膜污染防治的意見》,對推進地膜污染防治作出具體要求。去年7月,農業農村部、生態環境部等4部門聯合印發《農用薄膜管理辦法》再次明確,鼓勵和支持生產、使用全生物降解農用薄膜。

    全生物降解地膜是以生物降解材料為主要原料,具有生物降解性能的新型薄膜。這種薄膜大多用于地面覆蓋,能提高土壤溫度、保持土壤水分、抑制雜草,且能防止害蟲侵襲作物和某些微生物引起的病害,從而促進植物生長。

    為促進全生物降解地膜的推廣應用,不少地方先后開展降解地膜試驗田試驗與推廣。

    近年來,金發科技與農業農村部、中國農科院、中國農業塑料應用技術學會等多家權威農業機構進行長期合作,在全國13個省進行全生物降解地膜3年試驗、2年示范,為金發科技針對不同作物和氣候,優化完全生物降解地膜性能,提供寶貴的一手數據。

    通過不斷的投入和創新,金發科技的完全生物降解地膜在生產過程中不斷優化,在使用過程中不斷與農用機械相融合。經過多年的試驗示范,金發科技完全生物降解地膜日臻成熟,已廣泛應用于馬鈴薯、煙草、水稻、蔬菜等農業作物培育。

    在此過程中,金發科技率先制定《聚酯基完全生物降解地膜料》產品標準,不僅對公司產品提出明確要求,也為完全生物降解地膜行業提供可靠參考。

    標準頒布時,國內生物降解地膜的商業應用率幾乎為零,到近兩年國內已具有數千噸級的完全生物降解地膜應用市場。

    2020年,金發科技以其在全生物降解塑料等高端新材料產品上的創新突破,為行業提供強有力的材料支撐和保障,并入選“2020中國創新榜樣”。

    “我們的目標是把可持續發展融入到日常的思維及行動中去,實現企業與社會的和諧發展。”金發科技相關負責人表示,公司將堅持低碳環保綠色發展,加強碳資產和清潔生產管理,推進塑料的循環再利用,積極推進節能減排,努力打造低碳、環保型企業,營造健康和諧的工作與生活空間,并將繼續投入到無鹵環保材料、高性能再生塑料等高科技含量的系列環保產品的優化中。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21年第3、4期)


     

    029

    2021年第3、4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