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smkua"><bdo id="smkua"></bdo></table>
  • <sup id="smkua"></sup>
    <xmp id="smkua"><xmp id="smkua"><div id="smkua"><optgroup id="smkua"></optgroup></div>
  • 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雜志 > 正文

    漲價也要看電影?

    高票價為什么沒有阻礙春節檔票房爆發

    簡單地說,對電影的評價是見仁見智,通俗地說,看電影既是一種審美活動,其實又是一種看熱鬧的無意識行為——看春節檔電影更是如此。

    《中國經濟周刊》 特邀撰稿人 察影

    78.22億元,這是剛剛過去的春節檔(除夕至正月初六)釋放出的驚人能量——比上一個春節檔(2019)增長了超三成。從《八佰》完成31億元的2020年全球第一的票房成績,到國慶檔(8天)近40億元票房,再到今天春節檔大踏步刷新紀錄,看上去經歷過新冠疫情重創后的中國電影產業,不僅“毫發無傷”,甚至似乎有了更加蓬勃的生命力。

    大家對這次春節檔的不少疑問,實際上也是有關中國電影產業的好問題。

    222

    插畫:《中國經濟周刊》美編 孫竹

     

    哪部片子不該進春節檔?

    這幾年的春節檔早就是以“血流成河”為代價的宣發戰了,沒有一個進場的玩家不知道面對的代價是什么,面對的風險是什么,又都是經驗豐富的大公司,不清醒、不冷靜肯定是不可能的,進入春節檔不過是通盤權衡利弊后的決斷——有對勝的渴望,也一定有對敗的評估。

    7部影片的廝殺,“輸贏”分曉之后,有不少分析和評論都指向某幾部影片不該進春節檔——鮮有人換個角度去想,他們為什么一定要進春節檔?

    以《緊急救援》為例,從春節檔退出,結果如何呢?4個多億的成績,恐怕并不能有力證明《緊急救援》退出春節檔是一個更好的選擇。很多評論稱其內容不過硬,即便在某個檔期獨挑了大梁,也必然難成氣候——這些分析難免有事后諸葛亮的嫌疑。

    其實,《緊急救援》最早選擇春節檔,不僅僅因為導演和出品方本身就是春節檔的種子選手,該片的成本體量決定了,全年幾乎沒有其他檔期能夠為其提供更確定的、幾十億元量級的回報可能性。這種成本決定的檔期選擇,在春節檔影片當中不占少數。

    此外,春節檔是全年最重要的檔期,有頭有臉的出品、發行公司很大程度上必須要“營業”,這看似是一個“面子”問題,但更重要的是體現“里子”的問題——能上春節檔的影片,一定是各公司項目儲備中最好的,能夠上春節檔這個戰場的玩家,也都是糧草充足的“大個”,因此挺進春節檔早已不是一個影片項目盈虧得失的問題,其戰略意義的顯著性決定了大公司們但凡有一定品相的影片儲備,可以在這個檔期上映的,一定是全力以赴,正面出擊。

    從以上兩個意義上來檢視春節檔,已經不只是一城一池的戰術角力,還有更大意義上的戰略部署和態勢之爭,很難說哪部影片不該進春節檔。

    高票價為什么沒有阻礙而是助燃了市場的爆發?

    今年春節檔票價之高,同樣刷新了紀錄。根據燈塔專業版數據,今年春節檔(數據統計為初一至初五)全國平均票價為49.1元,比2019年春節檔平均票價高出4.5元,漲幅為10%。其中北上廣深一線城市漲幅明顯,較2019年春節檔一線城市平均票價高出10.5元。在有的城市,票價高企幾乎令人咋舌——平均票價70元,意味著兩人看兩場就得花費300元甚至更多。

    但是,這似乎完全沒有阻礙觀眾們的觀影熱情,相反,從結果來看,高票價相當程度上還成為市場爆發的助燃劑。應當說,高票價之于今年的春節檔是一次“幸運”,有其偶然性,當然也有必然性。

    必然性的部分,是與往年相比,作為一種長假期間的娛樂活動,看電影在春節期間變得更剛性了。這點不難理解,在不能出國旅游、限制跨省流動、提倡就地過年等因素的約束下,看電影當然地成為更多人的“必選”娛樂項目,畢竟在城市里過年,能夠呼朋引伴,既打發時間又有過年意味的娛樂選項并不多。

    再加上限制上座率的要求,比如北京的50%,反而促成了“稀缺性”,造成了春節頭幾天大部分影院出現幾乎全部場次一票難求的“火熱場面”,進而激發了市場的羊群效應——排的隊越長,越有更多人去排隊。

    偶然性的部分,則是促成“必然性”的這些因素,在春節檔之后大多將很快不復存在。五一和國慶兩個檔期,因為氣溫回升等因素有助于疫情防控,旅游或將再次成為長假的優選娛樂,而再到下一個春節,在疫苗大規模應用后,疫情防控壓力將顯著降低。

    因此,高票價助燃的高票房、高人次、高紀錄在今年都很難再次復刻,以春節檔的繁榮來簡單地憧憬中國電影今年或將全面恢復,可能有些過于樂觀。

    本次春節檔的電影,誰是佳作?

    《唐人街探案3》豆瓣評分最低,但在初一到初六這一檔期,票房卻是最高——影片究竟在內容質量上是行還是不行?《你好,李煥英》似乎是叫好又叫座,但對影片和創作者的“真誠”褒獎有加之外,大量對電影本體的評價很難說是真正的“叫好”;《刺殺小說家》在視效制作上似乎是《流浪地球》后國產電影的又一標桿,但票房的艱難爬坡又很難說觀眾們是真的買賬……

    簡單地說,對電影的評價是見仁見智,通俗地說,看電影既是一種審美活動,其實又是一種看熱鬧的無意識行為——看春節檔電影更是如此。因此,對春節檔電影的評價,不論是依據票房還是依據評分,都有偏頗。

    春節檔更多的是檢驗中國電影產業產能的一個窗口,新紀錄的誕生意味著市場天花板的再次抬升,但春節檔或許不是中國電影在藝術品質上的較量窗口,畢竟當前在票房上大賣的任何一部電影,要是被送去代表中國內地電影參評國際A類電影節或是奧斯卡,可能是要挨罵的。

    作品們擔不起,觀眾們其實也擔不起。

    但是,春節檔的價值在于市場競爭活力的激發、激蕩,新紀錄所創造的誘惑力是作者們、生產者們百舸爭流的重要前提,是整個市場、整個行業始終演繹“一代人終將老去,但總有人正年輕”的根本前提,也唯有如此,才能開創更大的市場容量來容納百花齊放,才能在春節檔之外給予百家爭鳴的“舞臺空間”,也才能在更加豐富和全面的內涵里為中國電影邁向強國提供堅實的基礎。

    (本文作者察影是國內電影行業資深從業者)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21年第3、4期)


     

    2021年第3、4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2021年第3、4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