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smkua"><bdo id="smkua"></bdo></table>
  • <sup id="smkua"></sup>
    <xmp id="smkua"><xmp id="smkua"><div id="smkua"><optgroup id="smkua"></optgroup></div>
  • 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雜志 > 正文

    北京樓市進入“盲盒時代”?

    千萬學區房還要拼手速

    在2020歲末2021年初,北京家長們用真金白銀投票,讓北京學區房掀起了一波加速上漲,尤其在海淀和西城,“老破小”學區房天價成交的新聞,數度登上熱搜。

    《中國經濟周刊》 記者 王紅茹| 北京報道

    在2020歲末2021年初,北京家長們用真金白銀投票,讓北京學區房掀起了一波加速上漲,尤其在海淀和西城,“老破小”學區房天價成交的新聞,數度登上熱搜。

    受疫情影響,很多在北京工作的人就地過年,一位中介人士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今年春節期間看房、買房的人相比往年多了不少,簽訂購房合同的人,也比往年多。

    來自中原地產研究中心統計數據顯示,2021年1月,北京新建住宅網簽4832套,同比上漲68%;二手房住宅網簽17513套,同比上漲104%。

    但這是否意味著接下來北京樓市將出現“小陽春”?尤其對于正在購買學區房的人來說,他們更關注的是價格,但房價正變得很“玄妙”。

    102

    插畫:《中國經濟周刊》美編:孫竹

    看房買房比往年多,買學區房要拼手速

    “咚!”大年初七(2月18日)是春節后第一個上班日,曉佳(化名)的手機里就彈出一條房產中介發來的消息:東城區安交片區分司廳新上一套房源,1985年建成,面積67平方米,總價760萬元。

    曉佳仔細看了中介發給她的戶型圖:3室1廳,位于6層樓中的3層,沒有電梯。中介告訴她,在那個位置,如果是有電梯的房子,至少要950萬元以上,不過現在也沒有房源在出售。

    她有點動心,盡管她的孩子才9個月,但她聽朋友說過,越早購房,派位到好學校的概率越大。為博這個概率,她立馬把這則房屋信息告知了家人。不出意料,家人都對這套房源比較滿意,打算等過兩天周末的時候一起去看房。

    2月20日一大早,曉佳剛起床就忙不迭地聯系中介,卻被潑了一頭冷水:“那套房子昨晚已經賣掉了,750萬元成交的。”“不是2月18日剛上的房源嗎?怎么這么快就賣掉了?” 曉佳不甘心,想問個究竟。中介的回答也很直接:“這種好房子也就是一兩天的時間。”

    “難道北京樓市又要掀起一輪上漲了嗎?”曉佳感覺自己此時的失落心情,一點都不亞于之前從網上看到的一位購買學區房的家長。

    她依然清晰地記得,在1月19日看到的那篇《我手握千萬,卻難買北京一套學區房》帶給自己的震撼。尤其是文中敘述的一套40平方米680萬元的房子,5組客戶搶,第一個客戶沒看房直接就買了,連中介都感慨:“比的就是速度,現在不愁沒客戶,就愁沒房賣。”

    曉佳從去年底開始關注海淀和西城的學區房,眼睜睜地看著兩個月來,這兩個城區的學區房經歷無數次的漲價,讓那些手握千萬的購房者卻買不到一套合適學區房。這也是她把購房視角投向東城的重要原因,但沒想到結果也差不多。

    她有點灰心但又不甘心,決定調轉方向,購買朝陽區的學區房,對她而言,這更為現實。

    “盲買盲賣”,北京樓市進入“盲盒”時代?

    經過咨詢,曉佳將購房的目標鎖定在了珠江帝景。她了解到,購買朝陽區珠江帝景的房子,就可以上珠江帝景陳經綸分校,而且是連上9年,小升初就不用再費力了。

    貝殼找房官網顯示,珠江帝景房子均價是93637元/平方米 ,目前正在出售55套 ,近90天成交29套。“看來可挑選的余地挺大。”曉佳暗自欣喜。

    中介向她推薦了一套北向高樓層的2+1戶型(兩個臥室+儲物間),報價是1060萬,滿五唯一,學區沒用過,并反復告訴她,珠江帝景的這種2+1戶型很難有,一出來就給搶了,因為能夠滿足三代人共同居住,面積不大,價格也相對較低。

    曉佳想看一下這類戶型的歷史成交價,打開網站卻沒了這一項。中介告訴她,1月底,北京樓市從不同角度出臺了多項調控政策,其中一項是,房產中介網站不得展示小區歷史成交價格信息,不得展示房源價格調整信息等新舉措。為響應調控政策,他們網站一個月前就已經不再顯示歷史成交價格了。

    不僅是貝殼,曉佳注意到,包括中原和我愛我家在內的多個中介平臺,都隱藏了北京地區房屋成交的歷史價格記錄。當小區歷史成交記錄都不再顯示,這意味著,北京二手房市場從數據透明化,一下子進入到“盲買盲賣”時代?,F在曉佳要想知道同類戶型的歷史成交價,只能靠自己猜測和估算,然后給出自己的價位。

    對于樓市而言,“盲買盲賣”絕對是一個“開創性”舉措。但是,對于像曉佳這樣的購房者,因為看不到二手樓盤的成交價,房屋失去了價格的透明性,買房人和賣房人都無從參考。

    “信息不透明、不對稱,那是不是中介說多少就是多少,不是更容易發生暗箱操作導致價格虛高?”在曉佳看來,政策出臺后,如何約束中介在中間胡亂報價,未來需要出臺更多的配套措施來完善監管。

    中介帶看房一周不超過兩組

    2月1日,曉佳在朋友圈看到這樣一條重磅消息。

    北京房地產中介行業協會組織包括鏈家、我愛我家、麥田房產、中原地產在內的經紀機構,發布《關于穩定首都房地產市場的承諾書》,要求從業人員做出四點承諾:不渲染、不炒作、不介紹、不答復任何無關住房居住屬性的概念或噱頭;展示房源價格與業主書面委托價格一致,不鼓動業主提高委托價格;不參與“經營貸”“首付貸”“消費貸”等違法違規的金融活動;降低熱點區域看房頻次,每套房每周帶客戶看房不超過兩組。

    其中,關于“降低熱點區域看房頻次,每套房屋每周帶客戶看房不超過兩組”的要求,引起曉佳的關注。

    她注意到,在承諾書中,并沒有規定一組客戶是幾個人。這或許能讓中介操作起來存在一定的空間,比如可以把五六個客戶按照“一組”客戶上報。如果這樣,對抑制房價是否還能起到作用?

    1月30日,北京銀保監局發布消息稱,已注意到近期出現的“部分購房者填補房屋交易資金缺口或進行套利,挪用消費貸、經營貸資金作為購房款或‘過橋’資金”等相關輿情。同時,北京銀保監局已會同人民銀行營業管理部、北京市住建委等部門組建聯合工作組,將于近日赴銀行機構開展專項核查。

    2月10日,北京市房地產市場聯合專項核查工作組對部分銀行機構,以及鏈家、我愛我家、中原地產等經紀機構總部或門店,開展了經營貸發放和中介活動專項檢查。此次檢查,被認為是對通知工作內容的落實。

    多項房產調控政策齊發,能否抑制住房價,尤其是價格高企的學區房。到底現在要不要出手“搶房”,曉佳很糾結。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21年第3、4期)


    2021年第3、4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2021年第3、4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