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smkua"><bdo id="smkua"></bdo></table>
  • <sup id="smkua"></sup>
    <xmp id="smkua"><xmp id="smkua"><div id="smkua"><optgroup id="smkua"></optgroup></div>
  • 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雜志 > 正文

    “四大”是跳板,出去成主管?

    ——3位親歷者聊“四大”那些事兒

    在“四大”撐過的日子里你得到了什么?

    《中國經濟周刊》 記者 王雨菲| 北京報道

    每當新年伊始,就有這么一群人開始忙碌起來:加班比996還殘酷,一不小心就在寫字樓里看到了日出,“交信”(辭職)是他們掛在嘴邊的話。不過,他們知道自己可以解決面對的各種難題,而“交信”卻往往難以抉擇。

    “我在進入‘四大’的時候,就想好未來是要跳出‘四大’的,對我來說‘四大’只是單純的一個跳板!”

    “現在的事實就是,職業發展路徑并沒有當時校招宣傳的那么樂觀。所以近一年會看看其他機會,可能不會在‘四大’繼續做下去了。”

    他們是“四大”人。“四大”是國際四大會計師事務所的簡稱,包括普華永道(PwC)、畢馬威(KPMG)、德勤(DTT)和安永(EY)?!吨袊洕芸酚浾卟樵冞@4家事務所的中國官網后統計數據發現,“四大”在全國的員工總數合計超過7萬人。

    龐大的金融財會專業畢業生群體,是否依然把進入“四大”作為他們的職業首選?“四大”出了名的忙季到底有多忙?在人來人往的“四大”里待幾年能收獲什么?又是什么讓“四大”人決定離職?《中國經濟周刊》記者采訪了3位“四大”的過來人,聽他們聊一聊“四大”那些事兒。

    d1d1

     

    有盼頭的“四大”晉升——機制透明,路線明朗

    在“四大”,前5年的晉升路徑非常清晰,還有可觀的工資漲幅。據受訪者透露,2020年薪資調整后,“四大”應屆生的入職起薪是9000元/月,在第五年,高級審計員起薪可以達到21000元/月以上。

    在“四大”從業3年,如今在一家外資制造型企業擔任亞太區內審負責人的Richard,向《中國經濟周刊》記者介紹了“四大”的晉升機制:“初入‘四大’,前兩年是初級審計員,我們通常稱為‘小朋友’。第三年會升到高級審計員(Senior Associate),高級審計員做3年,工資每年有4000元/月左右的漲幅。當然如果你表現好、評分高,并且拿到CPA(注冊會計師)證書的話,漲幅會更高。”

    “第六年升經理時,CPA就是必要條件了。經理做3年之后有機會升職為資深經理。這個時候的薪資就非??捎^了。當然能在‘四大’做到12年以上,并且順利升到合伙人的,只有不到1%。”Richard說。

    用業內人的話說,“四大”是為數不多、能夠將職業發展和工作年份關聯起來的公司。“以前的‘四大’人,熬年數也能熬成資深經理,但是現在就沒那么容易了。”在“四大”從業5年,現在仍在擔任高級審計員的Jasmine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她所在的二線所(非北上廣深的事務所統稱為“二線所”),流動性低,職位較少。

    “當初校園宣講時,覺得‘四大’的晉升路線比較明朗,雖然不會想到升合伙人那么遠,但是會希望自己做到經理。”Jasmine回憶道,“而現在二線所的職業發展路徑并沒有想象中的那么樂觀。舉個例子,我們同一批入職有20個小伙伴,現在沒離職的剩11位,所有人都沒升上經理,因為前面還有不少比我們資深的高級審計員也沒有升上去,而且他們真的很優秀很努力,就是沒有機會。”

    雖然高級審計員每年工資也有隨著GDP的漲幅調整,甚至加上加班費和CPA通過后增加的Q Pay(編者注:Qualified Pay,“四大”給予通過CPA考試的現金獎勵)可能會和經理的工資差不多,但Jasmine還是做了離開的打算,“現在的想法是在近一年看看其他的機會,可能不會在‘四大’繼續做下去了。”

    熬最深的夜,出不盡的差

    在“四大”從業4年,當前在一家國內的PE(私募)機構做投資副總裁的Vincent,在談到“四大”忙季時說,“我覺得其實還好,就是不停地做,不停地干活。”在“四大”有一個大家所熟知的工作節奏——忙季和淡季。忙季是每年的1月至4月,加班和出差是“四大”人的生活常態,甚至連大年初一也可能在加班。

    “忙季平均下來是十一二點下班,但也有極端情況,做到多晚都有可能,更嚴重會通宵。”Jasmine補充道,“至于出差的情況,二線所本地項目比較少,我前3年出差特別多,一開始肯定不適應,會覺得自己明明選擇在本地工作,但一直出差,就感覺像在外地工作一樣。”

    “四大”的淡季從5月份開始,雖然也會有項目和加班,但會好很多。“人在忙季兩三個月里長期維持這樣的狀態,難免會有一些情緒上的波動。不過,我見過更多的是,大家在過了忙季之后,整個人又都好了。”Vincent調侃道。

    “‘四大’加班的時候比較集中,但有一個好處就是假也比較多。”Jasmine介紹說,“四大”前兩年的審計員有10天年假,升到高級審計員之后是15天年假。此外,日常的加班36個小時之內是給加班費的,超過36個小時則可以用來換假期。“像我們一年至少20至25天假期,加上周末,大概有一個月左右,就可以在淡季集中休假,和家人朋友出去玩。”

    淡季除了有機會喘息之外,也是很多“四大”人備考CPA的時機。“備考CPA是‘四大’人在淡季工作生活的一個縮影,5月份之后,很多同事桌上都放著CPA備考資料,這也算是‘四大’淡季一個比較有代表性的景象。”Richard向《中國經濟周刊》記者描述道。

    注冊會計師(CPA)考試共有6門專業考試加1門綜合考試,涉及會計、審計、稅法、經濟法、財務管理和戰略等方面的專業知識素養。如前文所述,CPA考試全部通過,拿到認證證書是在“四大”升經理的必要條件,而在升經理前,公司會給持有CPA證書的員工額外的現金獎勵。“有CPA之后,在前兩年每個月工資會多1000元,從第三年開始每個月多2700元(也有些事務所是多3000元),算是公司對大家考CPA的激勵吧。”Jasmine說。

    “哪怕你不想升到經理,想做兩三年就走,尤其是去一些券商機構,CPA證書都是一個很好的硬實力證明。所以趁在‘四大’有淡季,督促自己努力把CPA考出來吧!”Richard建議。

    d2

     

    把“四大”當跳板,出去就能當主管?

    如果問“四大”人當初為何選擇進“四大”,不少人會回答,看中國際化大公司的背景、鑒證咨詢行業的“金字招牌”、不錯的職業跳板。雖說近年來,進“四大”可能已不像早些年那么令人向往,但對大多數人,尤其是對于應屆生來說,仍會認為“四大”是個不錯的職業生涯發起點。Jasmine是在一所財經類院校就讀的會計學研究生,她說自己同學投簡歷基本上都會投“四大”。

    “我在進入‘四大’的時候,就想好未來是要跳出‘四大’的,對我來說,‘四大’只是單純的一個跳板!”Richard坦言。“如果你是本科生,在‘四大’一切順利的話,二十七八歲就可以升成經理,這在常規企業是幾乎不可能的情況。”

    “舉個最著名的例子,”Richard笑著說,“阿里巴巴現任CEO張勇就是普華永道出身,做到資深經理后跳槽去盛大游戲公司當CFO,之后成功加入阿里。”但這樣的傳奇經歷如今已很難復制,Richard解釋說,很多企業現在招聘時把相關實務經驗作為必要條件,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四大”背景只是加分項。“‘四大’確實是一個不錯的職業跳板,但這塊跳板能跳多高,‘四大’人還是要有心理準備。”Richard提醒道。

    “‘四大’最對口的職業出路是做企業財務或內審,也可以做咨詢、投融資、風控等方向,但這些方向可能3年(跳槽)是一個比較適合的時機。”Vincent認為,一方面,升經理以后工資水平非常高,做金融一開始可能給不到這么高的工資;另一方面,做財務的時間越久,轉金融行業的難度也會隨之加大。“不要去看別的‘四大’人跳槽去做了什么,而是要更多地想想自己想做什么。”

    在“四大”撐過的日子里你得到了什么?

    “我覺得‘四大’和我當初想象的基本上差不多,屬于一個人際關系比較簡單、工作強度比較大、加班很多,但是收獲也很大的行業。”Jasmine總結道。

    Jasmine覺得,“四大”讓自己有機會了解不同的行業。她做過的項目涉及金融行業、制造業、物流、教育等,每天接觸的東西是不同的,“就比較有新鮮感,不會像一直做企業財務那么枯燥。”

    這一點上,Richard也十分贊同。“我希望每做一個項目,都能夠去了解這個公司,甚至了解這個行業。哪怕不那么深入,至少有這個機會去看到它的一些片段,我覺得這個其實是審計工作最吸引我的地方。”

    Vincent說,他在“四大”期間,一位合伙人提醒他:“作為一個‘四大’人,不僅是要把工作做好,更重要的是對客戶的整個業務有很強的理解力和洞察力。”

    Vincent認為,“四大”有較為完整的培訓體制,能夠“把很多實踐的知識書本化,然后把書本的知識實踐化”。

    據了解,由于會計準則和相關法律不斷更新,“四大”會第一時間組織相關的培訓,快速了解并熟悉更新的知識內容。

    而Richard則認為,“四大”最大的特點是項目制,“每年會有不同的項目要做,每個項目里的小伙伴和老板可能是不同的人,可以感受到他們的工作方式,學到不同的東西。”更重要的是,項目制非??简灪侠戆才艜r間的能力,“你可能上一秒在做某一個項目,下一秒就要想到另一個項目的事情,一整天在好幾個不同項目中穿插。”但他也把這看作是“四大”最磨煉人的地方,能夠讓人快速成長。“我覺得早一點經歷這種工作壓力,對你未來的職業生涯發展是非常有好處的。”

    “四大”要求新入職的“小朋友”首先要做好執行,其次做好管理,最后還要做好銷售——這是一位“經理”當年跟Richard說的話。

    對于“四大”人來說,第三年開始就要承擔起項目管理的責任,高級審計員不僅要求有過硬的審計技能,更加重要的是學習如何安排時間,分配工作,管理團隊,確保審計項目快速有效進行。

    “當你從‘四大’出來,在工作上和外面的人打交道時,你會發現‘四大’對一個人工作習慣的塑造。”Richard不無感慨地說。準確扎實的知識架構、熟練專業的審計技能、自成體系的工作方式、項目團隊的管理能力、抗壓抗挫的承受能力、有責任心的解決問題意愿等,都是撐過幾年的“四大”人普遍感受得到的收獲。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所有名字均為化名)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21年第3、4期)


     

    2021年第3、4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2021年第3、4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