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smkua"><bdo id="smkua"></bdo></table>
  • <sup id="smkua"></sup>
    <xmp id="smkua"><xmp id="smkua"><div id="smkua"><optgroup id="smkua"></optgroup></div>
  • 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雜志 > 正文

    巨頭春節紅包混戰:“撒幣”百億,誰是贏家?

    互聯網公司撒紅包人均15元,你搶到了嗎?

    ch3

    新春假期,一直是感受中國經濟脈動的關鍵窗口。

    在疫情防控和“就地過年”的特殊背景下,這個春節,大家的生活又有哪些不同?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兵分多路,從全國多地為你帶來第一手的新春經濟觀察,也帶你去看大時代里的微觀故事:為什么互聯網巨頭們要在春節期間“撒錢”,讓你和家人搶紅包?當大家都宅家過年,哪些企業還在熱火朝天加班生產,哪些行業訂單暴增?臺商如何留滬就地過年?在北京六環外的“鄉下”,一群“異鄉人”如何把年過得有滋有味……

    俄國詩人勃洛克有句詩:生活我歡迎你,我將以響錚錚的盾牌向你致敬。

    翻過接下來的一頁一頁,你應該能體會到中國經濟的強大韌性,還有一個個普通中國人努力生活的樂觀與堅強。

    《中國經濟周刊》 記者  孫冰|北京報道

    “當家族群的催婚尬聊變成‘互助’搶紅包,也挺不錯的。不過確實如大家評論所言,‘一頓操作猛如虎,一看多了一塊五。’”因為需要在北京就地過年,張霄霄今年只能與東北的家人親朋們用手機在線上團聚。

    張霄霄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自從去年疫情暴發,他就沒有回過老家,但明顯能夠感受到這一年多以來,互聯網在自己家鄉那個三線東北小城滲透加速了。因為,過去只會用微信的父母和七大姑八大姨們,開始刷短視頻,看直播買東西,也會經常發來一個購物鏈接,讓張霄霄幫忙“砍一刀”。

    雖然近幾年來,“互聯網公司春節撒紅包,全國人民薅羊毛”已經成為“新年俗”,但張霄霄對此已經不那么“感冒”了。“微信搖紅包那年倒是玩得挺High的,但之后就沒啥興趣了。”他說。

    但從去年春節到今年春節,看著家人親友們在微信群里瘋狂甩紅包鏈接,張霄霄仿佛看到了幾年前的自己。

    037

    互聯網公司撒紅包人均15元,你搶到了嗎?

    其實,早在春節之前,各大互聯網公司就將APP換成了春節“特供圖標”,“今日頭條分10億”“抖音分20億”“快手分21億”“百度分22億”“拼多多分28億”“支付寶集五福”“淘寶紅包雨”“騰訊微視分5億”……久未露面的樂視視頻還借機自黑,將其logo改成“欠122億”,并順利登上熱搜榜。

    記者根據各大互聯網公司公布的信息粗略統計,這個春節,互聯網公司們撒出紅包的金額超過150億元人民幣。

    今年2月3日,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CNNIC)發布的第47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以下簡稱《報告》)顯示,截至2020年12月,我國網民規模達9.89億,互聯網普及率達70.4%。以全中國接近10億的網民規模計算,人均能分到超過15元的春節紅包。

    但想賺這15元錢并不容易,羊毛不是白薅的,你需要簽到、點贊、評論,看直播、玩游戲、做任務、綁卡、支付、買東西、拉新、獲取好友關系鏈、下載注冊新APP……張霄霄表示,他感覺今年的紅包并不像以往那么簡單粗暴,“套路”很多,難度明顯加大了。

    尤其是想要把辛苦搶到或賺到的紅包提現拿到手,更是難上加難,要么根本不可能(紅包金額要達到一定門檻才能提現),要么需要交20%左右的手續費(不劃算)。無法提現的紅包大多需要在平臺上購物才能花掉,但多數人只有幾塊錢的紅包,大概率要再加錢才能買到所需商品。

    “到底誰薅誰的羊毛,誰占誰的便宜,真的很難講。對比起來,小區門口下載一個APP就送你一盒免費雞蛋,那真是太厚道了。”張霄霄半開玩笑地說,“但是,對于老家里又清閑、又愛占點兒小便宜的親戚們來說,吸引力還是很大的。”

    038

    疫情加速互聯網下沉,短視頻最為火爆

    張霄霄告訴記者,與自己這種每天淹沒在微信和釘釘里的一線城市“打工人”不同,生活在老家的親戚和同學們玩手機主要是為娛樂,他們最喜歡看短視頻,刷了就停不下來,很上癮。

    數據和張霄霄的感受一致。CNNIC的《報告》顯示,截至2020年12月,我國短視頻用戶規模為8.73億,較2020年3月增長1億,占網民整體的88.3%。來自中國網絡視聽節目服務協會發布的《2020中國網絡視聽發展研究報告》顯示,短視頻不僅穩居2020年第一流量入口,也已成為最“殺”用戶時間的應用,人均單日使用時長高達110分鐘,超過即時通信應用。

    流量在哪里,錢就會涌向哪里。為什么互聯網巨頭們要斥重金在春節期間給全國人民發紅包?答案只有一個:春節是獲取流量的最好機會,甚至不用加上“之一”;在春節紅包場景下,拉新、留存、促活、轉化可以做到成本最低,甚至也不用加上“之一”。尤其是在一二線城市流量紅利見頂的情況下,春節撒紅包是打開下沉市場局面的絕佳方式,并且殺傷力要遠遠大于一二線城市。

    紅包通常需要拉朋友一起組團或者通過微信分享才能領取??梢栽囅?,春節期間,親朋好友相聚,尤其是當一二線城市里打拼的年輕人回到家鄉,會把他們習以為常的互聯網應用“安利”給親朋好友,并教會他們使用。

    在中國,最頂級的流量場景非央視春晚莫屬。從2015年騰訊開先河之后,央視春晚的合作伙伴就被互聯網公司們承包了。

    2014年春節,微信首次推出的“微信紅包”成為一場全民狂歡。2015年,借助央視春晚這個全球“頂級流量池”,微信通過“搖一搖”的形式豪擲5億元,成功換回超過2億張銀行卡的用戶綁定,干了支付寶8年才做到的事情,為之后微信生態和商業閉環的打造奠定了基礎。

    隨后,支付寶“擠”走微信,連續3年成為央視春晚的獨家互動合作伙伴,并讓“集五福”活動受到全民熱捧。不過,阿里也是賺到的,因為春晚的流量比“雙11”都要高出10余倍,甚至導致服務器一度崩潰。

    央視春晚無疑是一場 “豪門盛宴”,一度只有BAT才有實力玩得起。不過,去年央視春晚的合作伙伴變成了快手,而今年則是抖音,兩者都是時下非常受歡迎的短視頻平臺。

    作為2021年央視春晚獨家紅包互動合作伙伴,抖音官方發布的《2021春晚數據報告》顯示,春晚期間,抖音紅包總互動次數達703億,直播間累計觀看人次12.21億,實時在線最高人數達498.46萬。此外,從2月4日的小年到2月11日除夕夜,抖音的拜年視頻累計播放量超過506億次,獲贊62億次,新媒體動作曝光量超813億次。

    不過,今年快手也沒閑著??焓峙c10余家省級衛視春晚達成合作,紅包獎金池高達21億元??焓执髷祿芯吭喊l布的《2021快手除夕紅包數據報告》顯示,除夕當天,快手用戶領取紅包總次數達90.3億,紅包分享總次數達15.8億。除夕當天,快手APP更是登頂蘋果App Store免費榜和華為應用榜。

    春節前的2月5日,快手科技(1024.HK)在香港聯交所主板掛牌上市,作為港股首家以短視頻和直播為主要載體的內容社區與社交平臺,快手目前的股價已經較發行價上漲250%,公司市值達1.68萬億港元(約合2170億美元)。

    似乎,互聯網的新故事正在開啟。

    (文中張霄霄為化名)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21年第3、4期)


    2021年第3、4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2021年第3、4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