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smkua"><bdo id="smkua"></bdo></table>
  • <sup id="smkua"></sup>
    <xmp id="smkua"><xmp id="smkua"><div id="smkua"><optgroup id="smkua"></optgroup></div>
  • 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雜志 > 正文

    過年相親記:大男當婚,大女當嫁?

    “沒點積蓄都相不起親了”

    “每逢佳節被催婚”

     

    c1

     

    《中國經濟周刊》 記者 楊琳|北京報道

    “每逢佳節被催婚”——牛年春晚中,由演員張凱麗、張國強、萬茜和愛笑團隊共同演繹的這則小品,擊中了無數單身男女的隱痛。對于恰逢適婚年齡的年輕人來說,催婚、相親是生活中繞不開的話題。尤其是過年回家,全家人的集體“轟炸”更讓人頭疼不已。不少年輕人表示,家人的催促、奇葩的相親經歷和昂貴的花費讓相親成為“愛的負擔”。

    32歲沒結婚,是一種失???

    七星石是在天壇七十二長廊東南的場地中,按照北斗七星的方位排列的七塊巨石。近年來,這里成為天壇公園內無人不知的“相親角”。每逢周一、周三、周五和周日上午,這里總會聚集很多為子女終身大事操心的父母,試圖在這里為孩子尋找姻緣。

    農歷臘月二十九,記者來到了天壇公園的“七星石”景點。即使馬上要過年了,父母們為孩子尋找“另一半”的熱情也絲毫沒有受到影響。

    “碩士博士”“京房京戶”“公務員”“央企直屬單位”“年薪35萬+”這些外界眼中的優秀條件,在這里卻非常常見。

    在一則寫著北大研究生畢業的信息介紹旁邊,一位路過的阿姨感嘆了一聲女孩的優秀。另一位駐足觀看的大爺馬上附聲道:“北大研究生怎么啦,我兒子是中科院的博士!”

    一排排寫著“優秀女孩、優質男孩”的信息上,戶口、住房、家鄉、工作單位等“硬性指標”成為父母們衡量未來“女婿”“兒媳婦”的關鍵。

    家住東城區的李大爺是北京人,他不希望女兒選擇外地男孩,最好男孩和自己女兒一樣,也是獨生子女。“我直白地說,找外地男孩,一是生活習慣不同,而且逢年過節上你家還是上我家的問題,也很麻煩。二是如果對方父母養老金低、醫保報銷比例低,就會成為小兩口的負擔,將來倆人生小孩,只能我們一方幫著帶,太累了。要是有兄弟姐妹,如果經濟條件不好,也得貼補是不是?”李大爺說道。

    今年59歲的陳阿姨則持相反意見。在她看來,外地人、學歷都不是最重要的,兩個孩子投緣、能好好居家過日子才是關鍵。陳阿姨表示:“我從來沒要求我女兒不許找外地人,很多家長都在牌子上標‘土著北京’這些詞,我覺得挺沒必要,北京本身是移民城市。”

    “我兒子是博士,我們也沒要求女孩必須也是博士,家里又不是科研單位,非找博士干什么?”陳阿姨說。

    在來這里“相親”的父母們看來,子女產生好感的前提是雙方父母能“看對眼”,父母這關不過,孩子沒有接觸的必要。

    “我家孩子如果是男孩,我要去挑的話,要挑老丈母娘,要挑親家母,父母雙方在相親角能提前接觸、交流一下,看見爹媽就看見孩子是什么樣了。”61歲的張大爺說。

    但張大爺的孩子是女兒,在銀行工作,32歲還沒結婚,這成了他現在最頭疼的問題。在他眼中,“這個年齡還沒結婚,是一種失敗。”

    “就算是北大清華畢業的又怎么樣?優秀你咋沒嫁出去,優秀你咋沒娶回來?”張大爺說。

    084-1

    084-2

     

    那些不靠譜的相親經歷

    36歲的雷明是土生土長的北京人,平時家里就時不時催他趕快結婚,近些年,“催婚”更是成為年夜飯上繞不開的話題。

    “‘還不趕緊找一個,別太挑’‘歲數不小了’‘你媽還等著幫你看孩子’,親戚們基本每年翻來覆去都是這些話。”雷明說。

    父母催婚的方式,有簡單直接,也有旁敲側擊。

    “我媽哄我表哥表姐的孩子們玩,還跟我舅舅說‘孩子們都好可愛,我天天在家無聊,也沒個孩子可以看’。”雷明有些無奈,“我一聽就知道這是暗示我??!”

    每當這時,雷明的對策就是保持沉默。“只要我一開口,我舅舅舅媽就跟著一塊兒‘起哄架秧子’,一家子就開始圍在一起聊,我哪敢接茬。”

    最近,朋友的父母給雷明介紹了一個女孩,對方家庭條件優渥,在介紹人口中屬于“家里什么都不缺,就缺一個女婿”的類型。兩人見面時,雷明才發現女孩是一米八的大高個,比雷明高出不少。“女孩性格很爽朗,但是我比較喜歡嬌小型的女孩,后來也不了了之了。”

    雷明說,真正讓他頭疼的是,相親的經歷中,經常出現一些“不靠譜”的介紹。“有一個女孩頭回見面就跟我說,她銀行卡被盜刷,讓我買1600多塊錢的耳機送她當禮物。還有一個女孩讓我幫忙糊弄她父母,說‘我倆正在發展’。”

    “有一個女孩,微信都沒來得及加,朋友又告訴我別接觸了,女孩欠了幾十萬元的外債。”雷明哭笑不得,“這都不靠譜啊。”

    因為這些經歷,雷明對相親的態度從最初的坦然接受逐漸變成了抗拒。

    他也嘗試過在社交軟件上認識女孩。他說,有一款交友APP,平臺上看不到對方的具體年齡和照片,是根據興趣、性格、地點等因素進行匹配后推薦,屬于先讓雙方“靈魂交流”的類型。

    “我和一位女士聊了很多天,最后發現對方已經40多歲了,大我好多歲,我覺得不合適。”雷明很無奈,“我已經把APP刪了,不相信這個軟件了。”

    “還有鄰居給我介紹離婚帶孩子的媽媽,我爸媽直接幫我拒絕了。”他說。

    昂貴的相親會員費:少則數千,多則上萬

    2021年,范瑤正式邁進29歲的門檻。29歲,在父母眼中,已經是妥妥“大齡剩女”的年紀。

    大學學醫5年,研究生3年,去年畢業時,范瑤28歲。她說,畢業前父母一直覺得她還是學生,不著急,等畢了業忽然意識到,自己的女兒已經快30歲了。“爸媽希望我一畢業,天上掉下來各方面優質的男生和我結婚,這怎么可能?我媽現在夸張到啥程度,只要看見單身、未婚的男生就會琢磨和我有沒有可能。”

    大年初六,范瑤和鄰居阿姨介紹的郭凱在商場餐廳見面,對方在醫藥公司工作,比范瑤大兩歲。這次見面,讓范瑤徹底將對方排除在男友行列之外。

    “還沒到餐廳,郭凱想吸煙,問我介不介意,我就說‘出商場后再吸煙是不是更好一些’,結果郭凱讓我離他遠點,還說‘離得遠就聞不到煙味’。”范瑤說,她當時就對這個人非常反感。

    雖然和父母表態“不著急”,但是,眼看自己即將“奔三”,身邊好友陸續結婚,范瑤也開始焦急起來。

    她在某知名婚戀平臺上注冊了賬號,一登錄就被繁雜的收費項目和昂貴的會員費嚇住了。

    平臺會員最便宜的是“高級會員”,連續包月平均一個月收費40元,一年收費348元,權限包括解鎖未讀消息、查看對方高級資料等。如果想要發出的消息讓對方免費看、精準搜索、查看對方更詳細的資料,還需要開通“水晶會員”,一個月權限收費198元,一年收費488元。此外還有“豪鉆會員”,一個月收費388元,一年收費698元。

    最貴的要數人工相親服務,該平臺上,人工牽線服務6個月收費2298元,牽線次數10次;12個月收費4998元,牽線次數48次。

    “我在網上看到有人在多個婚戀網站上買會員,一共花費好幾萬元,這太夸張了,現在沒點積蓄都相不起親了。”范瑤說。

    (文中人名均為化名)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21年第3、4期)


     

    2021年第3、4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2021年第3、4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