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smkua"><bdo id="smkua"></bdo></table>
  • <sup id="smkua"></sup>
    <xmp id="smkua"><xmp id="smkua"><div id="smkua"><optgroup id="smkua"></optgroup></div>
  • 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雜志 > 正文

    小鎮青年的魔幻一年

    小鎮青年的魔幻一年

    c1

     

     

    《中國經濟周刊》 記者 李永華|湖南報道

    “不去開店,就沒別的路子了。”正月里,春節熱熱鬧鬧,孩子們歡歡喜喜, 36歲的劉偉民想著今年該怎么辦,心里有點亂。

    過去的一年,他經歷的事情近乎魔幻。國際國內各種大事讓他這個小鎮青年在全球風云變幻中起起伏伏——先是因新冠肺炎疫情失去了工作,回到老家后,新應聘的企業卻遭遇晶圓斷供,企業自身也存在諸多問題。雖有一身技術,他卻開始發愁今后的生計該怎么辦。

    080

     

    返鄉兩個月后失業

    劉偉民身材瘦削,手指修長而靈巧,一看就是個技術控。在深圳,他已經打拼十來年,換工作并不頻繁,在一家年產值幾百萬元的模具廠一直負責生產技術。2020年春節前,他動了心思,換了一家企業,談好春節后去上班,每個月薪酬多了幾千塊錢。沒想到,新冠肺炎疫情打亂了這一切。老板告訴他,企業生存艱難,不用再去上班了。

    新年剛過,就遭這一猛擊,劉偉民也不怪老板。2020年4月初,全國復工復產加快后,他離開湖南邵陽老家去深圳,過硬的技術讓他很快有了新的工作機會,每個月收入能有八九千塊錢。不過,在外漂泊10多年后,他很想回家陪著家人,尤其是乖巧可愛的女兒。兩個女兒剛上幼兒園,他不想讓自己的孩子做留守兒童。

    然而,要在湖南邵陽找一家能夠發揮其技術特長的企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這邊的電子廠比較少,規模也小,老板一般不會花高薪請技術員。”劉偉民說,這是他多年來沒辦法回老家工作的原因。

    2020年8月,機會女神垂青了他。邵陽一家印刷電路板的上游供應企業請他做模具。“說好的是試用期7000塊錢一個月,轉正后8000塊錢一個月,在我們這里還算不錯的。”劉偉民開心地辭掉深圳的工作,回到邵陽,每天都能在家看到妻子和女兒,也能照顧生病的母親。

    但快樂的時光很短暫,命運開了一個玩笑。劉偉民說,這家企業遭遇了晶圓斷供,產能不穩定,有訂單也不敢接,接了也可能完不成。

    “晶圓是用來做芯片的。本來,像我們這樣的企業,技術含量不高,需要的是低端芯片,但現在高端芯片產能緊張,做高端芯片就更賺錢,市場上的晶圓就都先去滿足高端芯片需求,結果就是低端芯片搞不到晶圓。”劉偉民這樣解釋。

    這家企業總部在深圳,老板也是邵陽人,回鄉投資也是產能梯度轉移,正符合當地政府號召的發展方向。近年來,湖南邵陽打出的戰略是“引老鄉,回故鄉,建家鄉”。邵陽當地官媒報道,近年來,邵陽市依托邵商資源優勢,全面實施“總部、產業、資本、人才、科技、市場渠道、社會公益、旅游”等邵商八大回歸工程,據統計,邵商回鄉投資的項目已超過800個,投資總額超過2500億元,占全市投資總額的70%以上。

    在劉偉民看來,他這位新老板回鄉投資是半真半假。他說,企業也算是芯片產業鏈上的高科技企業,在當地工業園拿了地,名義上是做了8條生產線,但目前只有2條生產線在真正運轉,整個企業總共只有20多個人。

    “老板原來可能是想把企業做大一點,要不也不會請我們這些人來搞技術。”劉偉民說。誰知道,碰上晶圓斷供,老板直接把技術部門一刀砍掉,劉偉民回鄉就業不到兩個月就失業。

    他對老板的做法還能理解,“老板不想養人。”他還幫老板算過一筆賬,雖然生產效益不太好,但是老板能夠在當地拿到好多種政策補貼,“靠補貼就能賺錢。”

    南下打工還是留在老家

    企業還能繼續“玩下去”,劉偉民已待業好幾個月,沉重的壓力讓他有點喘不過氣來。4年前,為了孩子今后在縣城讀書,他貸款50萬元買了一套房,每平方米5000多元錢,在當地算是高價。付了房款首付,他自己和父母原來的那點積蓄都被掏空,每個月3000多元的房貸是躲不掉的。

    更何況,其他要花錢的地方也不少。兩個孩子的“奶粉錢”是大頭,上幼兒園的學費也不便宜。母親體弱,2020年因糖尿病病情嚴重而住院治療,花了好幾萬元。

    花錢容易賺錢難。年邁的父母都在農村,收入微薄。妻子2020年在當地找了份工作,月工資2000多元。作為頂梁柱,他一旦哪個月沒了進項,壓力立刻上頭。更頭大的是,夫妻倆此前辦了四五張信用卡,好幾年下來累計的信用卡透支額度已達十幾萬元,“算起來利息是一分五(年利率15%),每個月還貸要六七千塊錢。”劉偉民有些懊惱自己當初辦信用卡的魯莽。一分五的年息比當地私人借款年息一分(年利率10%)高了不少。

    背負的壓力越來越大,劉偉民曾考慮要不要賣掉縣城里的房子,但這個決定太難下。“大家現在都是送孩子去縣城讀書,教育資源要好一些。”他說。

    即便是真賣房,當地二手房也不好出手。最近三四年,邵陽房價基本沒有上漲,人們更愿意買新房。2020年,房價下跌的跡象開始顯現,二手房就更不好賣了。

    盡管眼下挺難,除非迫不得已,劉偉民還是不想再度去廣東打工。因生病需要照顧的母親、年幼的女兒,都讓他不能安心離家。思來想去,他覺得開一家糕點店可能是最好的辦法。

    開一家小店,是當地的經商傳統,至今還是湖南邵陽絕大部分青壯年人的選擇。北上天寒地凍的黑龍江,南下陽光燦爛的海南,西去遙遠的新疆,東往江浙沿海,幾乎中國的每條小街背巷都可能遇上一個開店的邵陽人。即便是在東南亞,擅長小生意小商品的邵陽人也隨時可能出現在身邊。

    然而,不少小店主感嘆,開一家街邊小店越來越難以養活一家人,哪怕是在縣城租一間地段略好的臨街商鋪,年租金也要十幾萬元,“一年能賺七八萬塊錢就算是不錯的生意,其實,也就是賺了自己的這點工資。”如果生意清淡,本錢都可能打水漂。

    也許,牛年里,劉偉民仍舊要在到底是南下打工還是留在老家之間徘徊、糾結。年復一年,他始終未能徹底擺脫何去何從的選擇困境。

    (應采訪對象要求,劉偉民是化名)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21年第3、4期)


     

    2021年第3、4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2021年第3、4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