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smkua"><bdo id="smkua"></bdo></table>
  • <sup id="smkua"></sup>
    <xmp id="smkua"><xmp id="smkua"><div id="smkua"><optgroup id="smkua"></optgroup></div>
  • 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雜志 > 正文

    劇本殺風靡小城

    是一時風口還是長期趨勢?

    生活在中國大陸最南端的海濱小城——湛江,黃捷家的除夕夜過得與其他人家并無太大的不同:屋內是春晚喜慶熱鬧的節目聲,屋外是一陣又一陣的鞭炮聲,此起彼伏。

    ch3

    《中國經濟周刊》 記者  鄧雅蔓|廣東報道

    生活在中國大陸最南端的海濱小城——湛江,黃捷家的除夕夜過得與其他人家并無太大的不同:屋內是春晚喜慶熱鬧的節目聲,屋外是一陣又一陣的鞭炮聲,此起彼伏。

    90后小城青年黃捷期待著往自己的春節“劇本”中添加一些新意。在鬧騰騰的除夕夜話中,她和父母因春節的家庭娛樂安排陷入了一場小小的“拉鋸戰”。本來,按人均100元之內的消費標準,他們在當地有諸多選擇:茶樓吃茶點到飽、去小島一日游、觀看一個春節檔黃金時間段電影、玩一次由真人扮演的密室逃脫、體驗一次家庭主題的劇本殺等。

    在小城過春節,新春的娛樂充滿家庭儀式感,一般以家庭為單位出行最為常見:茶樓吃茶很快被一家人全票通過;密室逃脫則毫無意外被否決,畢竟除了00后妹妹和堂弟,長輩們不太適應過于耗費體力的活動,玩過密室逃脫的90后哥哥姐姐們又嫌套路過于明顯。

    今年,黃捷力推的新選項是劇本殺。在此之前,她已經和同事及同學體驗了3次劇本殺,每一次,劇本里面的人物扮演和故事反轉都讓她大呼“過癮”,其中大量的交談,也讓她更加了解共同參與者的想法和性格。

    “這是一次能讓家人間敞開心扉、好好聊天的機會。”她說,為了促成這次活動,她專門挑了一個不那么“恐怖血腥”的劇本:在一個月黑風高夜,一位年邁的富商巨賈將全家人聚集在一處,決定先考驗大家一番,最后宣讀自己的遺囑。巨額遺產讓所有人蠢蠢欲動……

    盡管做了不少準備,但黃捷的父母對此進行了“一票否決”。“大過年的,談什么爭遺產殺人呀,太不吉利了。”黃捷的媽媽似乎忽視了春節檔電影《唐人街探案3》也有雷同的情節。

    最終,一家人還是決定一同去觀看春節檔電影,皆大歡喜,劇本殺的體驗則由黃捷和親戚家的哥哥弟弟們另約時間進行。

    044

    春節期間營業的一家劇本殺推理館

    劇本殺的就業風口

    “無論劇本殺的故事有多么精彩,父母都難舍傳統年味。”黃捷說,雖然她的家庭劇本殺聚會計劃在春節假期難以實現,但小城里的劇本殺推理館數量正在不斷增長是不爭的事實。

    據美團APP顯示,廣東湛江市的劇本殺推理館約有22家,其中4家是連鎖店,此外還有劇本殺推理館和密室逃脫“二合一”的約4家。它們分布的地點大多是在市內各區的商業中心,比如步行街和各大商場人流量最密集的地方,價格從人均50元到人均120元不等。

    “2018年的時候,密室逃脫在湛江已經大行其道,劇本殺推理館還寥寥無幾。”黃捷的表哥兼劇本殺啟蒙人陳三感嘆道,作為一名劇本殺愛好者和兼職編劇,今年一回湛江,他就忍不住約上幾個好友去玩一場,畢竟深圳劇本殺的價格一般是人均200元起步,而不少劇本《紙妻》《二十二條軍規》《百年好合》是重復出現的。

    和很多劇本殺愛好者相似的一點是,在接觸劇本殺之前,陳三熱衷于玩“誰是臥底”和“狼人殺”等線下社交游戲,也會經??赐评硇≌f,對于不斷反轉的故事有著一種天然的好感。

    但他并未想到,這些愛好有朝一日可以與自己從事的職業結合起來。在成為一名劇本殺編劇前,陳三曾經是一名“失意”的網絡電視劇編劇和網文作家。

    2015年大學畢業后,陳三選擇進入編劇行業,但很快發現原創劇本的受歡迎度遠不如網絡爽文IP,加上國內導演話語權普遍高于編劇的大環境,陳三的大部分工作變成了在網文基礎上進行豐富和矯正,以及幫助導演進行想法和創意的實現,原創作品的空間很小。

    為了提高收入和盡早能擁有自己的原創作品IP,他在2017年將工作轉成了寫網文,但后來隨著起點中文網與網絡作家新協議的推出,陳三發現網文作家的作品發行權和改編權被大幅削弱,與此同時網文愈發被要求“以量取勝”,于是對網文行業也打了退堂鼓,轉做一名文案策劃。

    不過,劇本殺的出現重燃了他對文字的信心。“之前那兩個行業,我進入得太晚了,現狀就是如此,除非實力很強,否則很難突破行業瓶頸。”他說,而劇本殺作為新生事物,對于原創故事的渴求和市場價格,是新人編劇們可遇而不可求的。

    2019年,陳三在朋友的介紹下開始為推理館撰寫劇本殺劇本,開始每本1500元,后面陸續提高至6000元不等。

    “不僅是收入,相對于網文,劇本殺行業要求的原創度和人物描寫功力要高很多,文字工作者更加容易有成就感。”陳三說,在某種程度上,是劇本殺給了像自己這樣的不知名編劇一條新出路。

    你接受自己的人生“劇本”了嗎?

    事實上,劇本殺行業帶來的新職業選擇不只是專門編劇,還有劇本殺主持人、劇本殺演員和氣氛擔當等。

    “目前不少崗位是兼職性質,店里的主持人就有一個本職是培訓機構老師,劇本殺演員好幾個都是之前的顧客,他們過來玩可以打折。”小城劇本殺推理館的經營者陳晨說道,隨著薪資的提高,會像廣深的部分劇本殺推理館一樣,可以提供全職崗位。

    黃捷就曾經想過成為一名劇本殺主持人,目前她也在尋覓日結的兼職。在她看來,劇本殺最大的魅力是,每一次沉浸于劇本殺的過程,就是每一次重新挑選人生的過程,無論是不同的角色,還是相同的角色搭上不同的隊友,感受都不一樣。

    比如,在這次春節期間跟堂哥堂弟們搭伙的劇本殺中,明明是一個自己上次玩了晚上做噩夢的劇本,但他們的頻頻笑場和輕松的氣氛將這本主打“恐怖兇殺案”的劇本殺活活弄成了大型歡樂喜劇現場。

    “作為年輕人,我們可能很難像父母一樣已經接受自己的人生劇本,總是想到更多的可能性,渴望去體驗。”在她看來,劇本殺屬于那些不滿足自己人生“劇本”的人們。

    曾經經營過桌游和奶茶店的陳晨,也發現了劇本殺的“與眾不同”。他表示,這是一個“體驗為首位”而并非打價格戰可以奏效的行業,而且如果顧客在首次體驗不佳,便很難再進行下一次。

    “所以,我比較相信這個行業會長期存活,而不是一時風口。”陳三說,目前可以說,劇本殺是繼密室逃脫和桌游后,小城年輕人同學聚會、相親交友的一種時髦社交手段,但它可能存活得更長,因為顧客投入得更多,也就更容易產生真摯的感情。

    (文中人名均為化名)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21年第3、4期)


    2021年第3、4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2021年第3、4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