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smkua"><bdo id="smkua"></bdo></table>
  • <sup id="smkua"></sup>
    <xmp id="smkua"><xmp id="smkua"><div id="smkua"><optgroup id="smkua"></optgroup></div>
  • 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雜志 > 正文

    這個春節,我成了嘗鮮數字人民幣“紅包”的幸運兒

    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北京、蘇州、深圳等地在春節假期前后發放的數字人民幣紅包卻吸引了很多市民踴躍參與,其中有幸中簽的消費者還搶先感受了一把“支付新體驗”。

    ch3

    《中國經濟周刊》 記者  呂江濤|北京報道

    “一頓操作猛如虎,擼到紅包兩塊五”。隨著近幾年互聯網大廠在春節期間“撒錢”營銷模式的常態化,全國人民集體“薅羊毛”的新鮮感在快速下降。

    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北京、蘇州、深圳等地在春節假期前后發放的數字人民幣紅包卻吸引了很多市民踴躍參與,其中有幸中簽的消費者還搶先感受了一把“支付新體驗”。

    有業內專家指出,多個城市在春節期間推出的數字人民幣紅包有助于就地過年政策進一步落實,還可以進一步鼓勵市民擴大消費,有利于提振消費市場,進一步擴大內需。

    046

    北京發放5萬份數字人民幣紅包,中簽率僅為2%

    作為一個買綠茶也只喝到過“謝謝參與”的人,記者本無意參與此次北京推出的抽簽發放數字人民幣紅包的活動,但經家人的再三勸說,抱著試一試的心態參與了抽簽。

    可萬萬沒想到的是,自己最終抽中了200元數字人民幣紅包,成為北京市5萬個幸運兒之一。

    據《中國經濟周刊》記者統計,此次活動共吸引252萬人參與抽簽。以此計算,中簽率只有約2%,難度堪比2016年春節期間掃出敬業福。

    不過,此次抽中的200元數字人民幣并不是永久有效,其有效期截至2021年2月17日24時,中簽者可以在王府井商圈的指定商戶或京東APP專區進行消費。

    對此,有業內專家指出,此次春節期間發放數字人民幣是各地鼓勵“就地過年”的創新方式,紅包的時效性也有助于立竿見影地實現提振消費的目的。

    復旦大學金融研究院兼職研究員董希淼認為,通過發放數字人民幣紅包,可以進一步鼓勵市民擴大消費,有利于提振消費市場,進一步擴大內需。此外,發放數字人民幣紅包的時候,不但面向本地戶籍的市民,也面向在本地過年的新市民,有助于就地過年政策的進一步落實。

    045

    全國各地加速推進,進一步鼓勵市民擴大消費

    記者發現,過去一段時間,除北京外,深圳、蘇州等地陸續展開過多輪數字人民幣測試。

    2020年10月,深圳市發放了1000萬元“禮享羅湖數字人民幣紅包”。今年1月,深圳市龍華區又啟動了數字人民幣春節紅包活動,面向在該區繳納社保的春節留深人員發放10萬個200元紅包,可在該區已完成數字人民幣系統改造的指定商戶中,無門檻消費。

    蘇州在2020年12月推出了2000萬元數字人民幣消費紅包,今年2月又開啟了“數字人民幣·蘇州年貨節京東專場”活動,發放了15萬個200元年貨節紅包。

    值得注意的是,地點不同,各個城市發放數字人民幣紅包的主題也不相同。

    以蘇州為例,在此次的蘇州年貨節中,當地的城商行充分發揮熟悉當地市場的優勢,積極主動與運營機構中國銀行合作,參與蘇州地區數字人民幣試點應用,攜手眾多蘇州老字號商戶,進一步豐富數字人民幣應用場景。從推薦的老字號商家來看,主辦方也在有意引導消費者過一個“蘇式年” 。

    而此次北京數字人民幣紅包試點活動的一大特色就是冬奧主題,王府井工美大廈冬奧特許商品經營區、王府中環“冰樂園”、天壇體育活動中心以及一系列運動品牌專賣店均可使用數字人民幣紅包。

    值得一提的是,在此次活動中,中國銀行、中國郵儲銀行等金融機構推出了新探索——數字人民幣“硬錢包”。據記者了解,目前數字人民幣“硬錢包”尚處于受邀辦理體驗階段,優先發放給北京市東城區具有抗疫事跡的老年人。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還注意到,在多地的試點活動中,工、農、中、建、交、郵儲6家銀行均深度參與。

    特別是,使用數字人民幣紅包不用綁定任何一張銀行卡,即便沒有銀行賬戶也能通過數字人民幣支付,這極大提升了金融服務的普惠性。

    完全無手續費,抄了微信、支付寶的后路?

    事實上,很多消費者此前并不清楚,數字人民幣錢包與我們日常使用的微信支付、支付寶等移動支付工具有什么區別。

    而經過幾輪密集的推廣,數字人民幣的優勢才逐漸為廣大公眾所熟知。

    數字人民幣是由中國人民銀行發行的數字形式的法定貨幣,是由指定運營機構參與運營并向公眾兌換的,與紙鈔和硬幣等價。不同于比特幣等,在我國,數字人民幣是數字形式的法定貨幣,具有價值特征和法償性。

    此外,數字人民幣也不同于支付寶、微信(支付),支付寶、微信只是支付平臺,這些支付平臺只是錢的“搬運工”,需要綁定銀行卡才能夠支付或取現,而數字貨幣本身就是錢。

    因此,數字人民幣的優點顯而易見。

    對于消費者而言,首先,數字人民幣相比第三方平臺的支付方式安全性更高,也更加便捷,其可以實現雙離線支付,像紙鈔一樣實現滿足網絡信號不佳場所的電子支付需求。其次,在微信、支付寶等第三方平臺上想要提現,需要收取約0.1%的手續費,但數字人民幣提現不需要收取手續費。

    目前,越來越多的ATM機上都貼有“數字人民幣”的紅色標識,這些ATM機均上線了數字人民幣存取現功能。

    而對于商家而言,數字人民幣最大的優勢同樣是免手續費。據了解,商家在支付寶或微信收款需要給平臺交手續費,目前支付寶、微信支付商家收款碼的費率普遍在0.6%左右,雖然有各種免費提現額度及折扣,但是對商家來說并沒有那么實惠。

    可見,無論是對商家還是消費者,使用數字人民幣既可以享受移動支付的便利,又不需要支付任何手續費。

    此外,數字人民幣與傳統紙質貨幣相比,還有一個顯著的優勢就是更加安全,因為數字人民幣會記錄每一次交易(最近一次),即使手機被盜且密碼被破解,也能查出錢的每一層去向。

    毫無疑問,數字人民幣的普及將帶來更多的便利,商家和普通用戶都能從中受益。未來數字人民幣完全成熟,很可能會成為微信、支付寶等第三方支付工具最強勁的競爭對手。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21年第3、4期)


    2021年第3、4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2021年第3、4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