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smkua"><bdo id="smkua"></bdo></table>
  • <sup id="smkua"></sup>
    <xmp id="smkua"><xmp id="smkua"><div id="smkua"><optgroup id="smkua"></optgroup></div>
  • 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雜志 > 正文

    港股“造富機”和蠢蠢欲動的“打工人”

    2021年農歷春節,不少“原年人”(網絡用語:原地過年的人) 無法回鄉團聚,開啟了線上“搶紅包”、聊八卦的云相聚。這其中,自然少不了“別人家的”財富故事。

    ch3

    《中國經濟周刊》 記者  謝瑋|北京報道

    去年收成怎樣?最近在哪兒發財?這永遠是逢年過節聚會上少不了的話題。

    2021年農歷春節,不少“原年人”(網絡用語:原地過年的人) 無法回鄉團聚,開啟了線上“搶紅包”、聊八卦的云相聚。這其中,自然少不了“別人家的”財富故事。

    047

    蠢蠢欲動的“打工人”

    2月4日是農歷庚子年小年夜,安靜的高中同學群里忽然熱鬧了起來。

    起因是李莉向群里扔的一條新聞鏈接——《快手暗盤交易火爆,多家券商交易系統一度“癱瘓”》。

    當天上午,頭頂“短視頻風口第一股”的快手科技在港交所上市公布中簽結果,一手中簽率4%,認購500手穩中一手??焓挚萍即舜喂舶l行約3.65億股股份,每股定價115港元,預期2月5日上市。

    當日下午,快手暗盤交易啟動,暗盤股價高開129.39%,盤中狂飆股價一度漲至421港元。當日16點16分,快手的暗盤價格超過400港元,總市值超過1.64萬億港元。

    富途證券暗盤顯示,截至當日18點30分,快手暗盤收漲192.7%,報336.6港元,成交額達7.33億港元,登上富途暗盤成交額首位。(注:港股暗盤交易是指不通過港交所交易系統的撮合,直接在某些券商內部系統實現報價撮合的交易。)

    “哈哈,快手打新中了一手,要不要開盤就賣呢?”李莉興奮地告訴大家,她一直被譽為同學們中的“小富婆”和“偏財運界的卡麗熙”。一時間,群里彌漫起一股 “羨慕嫉妒恨”的情緒。

    “快手是罕見的肥簽,你運氣可真好。我有個同事就通過銀行融資了500多萬港元,打了500手,也中了一手。”張軍說,在北京從事IT行業的他是同學中的老股民,股齡有15年了。

    “我真的‘檸檬’了!”在某事業單位工作的牛萌萌說,“怎么才能炒港股啊,現在開戶上車還來得及嗎?”

    這兩年,不少新經濟企業在港股市場表現良好,騰訊市值一度超越7萬億港元,令人矚目。阿里、美團、小米、京東等公司股價也屢創新高。財富效應之下,不少內地擬上市企業也將目光投向港股。農夫山泉、小鵬汽車、貝殼、快手等熱門公司先后登陸資本市場。2021年,港交所還將迎來新經濟巨頭字節跳動、滴滴出行、喜茶、百度(二次IPO)、B站以及其他大健康、生物醫藥等企業的IPO。

    這讓不少新人“蠢蠢欲動”,開始研究如何開通港股賬戶,想著能不能加入港股“打新盛宴”,小賺一筆。

    其實,近年來內地投資者“南下”參與港股投資已不是新鮮事兒。中國股票市場改革為投資者提供了更多投資選項。2014年和2016年,滬港通、深港通先后開通,投資者可以通過港股通,即委托上交所會員,通過上交所證券交易服務公司,向聯交所進行申報,買賣規定范圍內的聯交所上市股票。

    眼下,投資港股有兩種開戶方法,其一是通過國內A股賬戶開通港股通賬戶,其二是通過券商直接開通港股賬戶。

    不過,身為老股民的張軍,他在港股的“戰績”卻不盡人意。2019年末,他開通了港股通賬戶,并以19.36港元的價格買入聯想控股。結果股價一路走低,就在2021年1月,他終于決定狠下心來,以11.26港元的價格“割肉離場”。

    “港股是有開通門檻的,需要你的A股賬戶前20個交易日內日均證券資產大于等于50萬元人民幣。” 張軍告訴牛萌萌,“而且重要的是不能參與打新,還有匯兌損失等等問題。”

    李莉則是通過時下流行的互聯網券商開設了港股賬戶,她附和道:“確實是有換匯這個問題,去銀行換匯得申報匯款用途,特別麻煩。所以,現在我的港股賬戶里只有3萬多港元。”

    其實,不少新興跨境互聯網券商,是中國大型互聯網公司在美國、中國香港上市后,為解決相關員工持股需求“痛點”而興起的。而目前,我國居民個人用外匯進行投資,除目前已知的合法渠道如合格境內機構投資者(QDII)、滬港通等機制外,其他方式并不被允許。因此,目前跨境互聯網券商普遍存在業務合規問題。

    “3萬多港元還中了快手,你運氣真太好了。”張軍再次感嘆道,“其實港股許多股票交投清淡,波動很小,經常好幾個交易日振幅都在1個點上下。這種股票根本沒法炒,有時連手續費都虧進去,只有打新還能賺點錢。”

    “對,好多知名大V都說,港股打新要遵循‘一手黨’原則,首日盈虧必須賣出。我這也是第一次在港股打新,真的很慌張。”李莉補充道。

    “南下”投資港股成熱潮

    其實,此番已經是新經濟公司和大量中概股赴港二次上市的新一輪IPO“超級周期”。

    早在2018年4月,港交所允許尚未盈利的生物科技企業以及同股不同權等公司上市,越來越多新經濟公司在上市制度改革的推進中垂青港股資本市場。小米、中國鐵塔、美團等公司集中登陸港股,成為港股2018年一道亮麗的風景線。當年7月12日,號稱港交所史上最繁忙的一天,8家企業同日IPO,前所未見。敲鐘儀式上兩家公司共敲一個鑼,坊間一度戲稱“港交所的鑼都不夠用”了。

    2月5日,高翔在群里分享了一張圖片《快手市值大PK》——快手上市首日市值達1.23萬億港元,在所有港股上市公司中位列第八名,相當于茅臺的1/3,騰訊的1/6,阿里巴巴的1/5,小米與網易之和,愛奇藝的9倍,微博的14倍,以及整個A股傳媒行業之和。

    隨著公司股價大漲,快手兩位“80后”創始人身家均超過千億港元。公司普通員工人均持股6.04萬股,相當于每人分得2000萬港元(約合1670萬元人民幣)。

    “看看別人家的打工人!”牛萌萌又一次發出了“羨慕嫉妒恨”的感嘆。

    李莉告訴大家,自己在交易首日開盤不久就賣掉了快手的股票,賺了2萬多港元。她打算用賺的錢繼續打新排隊上市的新經濟企業。

    大年初九,在某外企擔任HR的侯佳瑩向群里分享了一則新聞,《個人年度5萬美元換匯額度有望被允許境外投資》,文中說,國家外匯局資本項目管理司司長葉海生日前撰文指出,今年將研究論證允許境內個人在年度5萬美元便利化額度內開展境外證券、保險等投資的可行性。

    “這意思是不是說,以后炒港股就更方便了?” 牛萌萌問道。

    侯佳瑩說,“文中不是有專家分析嗎——如果未來5萬美元換匯額度被允許境外投資,不要覺得就是把額度換出來這么簡單,一方面可能面臨美元貶值帶來的匯率損失,另一方面如果沒有好的投資渠道,還可能面臨投資收益損失。”

    “你要是來不及開戶,可以先買點港股基金。”張軍對牛萌萌說,“現在好多基金經理都調倉了。”

    張軍所言非虛。今年以來,內地資金再次掀起了一輪南下投資熱潮。Wind數據顯示,2021年至今兩個月,僅港股通已累計凈流入超3800億港元(約合人民幣近3200億元)。港股方向基金密集發行,公募基金成為港股投資的重要力量,甚至還有券商在電話會議上喊出“跨過香江去,奪取定價權”。面對這波南下投資熱潮,A股股民會干著急嗎?(文中人名均為化名)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21年第3、4期)


    2021年第3、4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2021年第3、4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