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smkua"><bdo id="smkua"></bdo></table>
  • <sup id="smkua"></sup>
    <xmp id="smkua"><xmp id="smkua"><div id="smkua"><optgroup id="smkua"></optgroup></div>
  • 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雜志 > 正文

    這屆“基民”曬收益:一手爛牌卻逆襲,經驗滿滿卻找不到北

    2020年基金大熱,春節小聚時,買賣基金成了熱門話題,“基民們”的故事個個精彩。

    ch3

    《中國經濟周刊》 記者  孫庭陽|北京報道

    2020年基金大熱,春節小聚時,買賣基金成了熱門話題,“基民們”的故事個個精彩。

    這其中,有來基金市場增厚利潤的新基民,有買了“螞蟻配售基金”精細操作小賺一筆的精明基民,還有看著分級基金落幕、找不到新目標的老基民。

    048

    轉戰白酒ETF新人:心思不在基金上

    2020年10月左右,00后大學生吳東買入鵬華中證酒ETF(512690),在盈利接近30%時賣出,收益喜人。

    鵬華中證酒ETF是能在二級市場買賣的3只白酒基金之一,2019年5月上市交易,2020年市價上漲1.25倍,是?;?。另外兩只白酒基金則由分級基金轉型而來。

    “拿到這個?;娴氖乔珊?,投資的錢是從茅臺中賺的。我只了解白酒股,所以買了白酒基金。”吳東說,能在白酒基金中賺錢,純粹是運氣。

    吳東買入貴州茅臺,源于一個禮物的承諾。2018年8月,吳東收到某財經大學錄取通知書,老爸給了他一份禮物:老吳出本金,吳東可以買10手股票,賺了算吳東的,虧了算老吳的。

    吳東充分利用了手頭資源,都沒買10手,只買了1手股票,是貴州茅臺(600519.SH)(編者注:老吳出的本金約為6.5萬元)。

    此后,只是偶爾瞟一眼賬戶的吳東可謂“躺賺”,從2018年8月到2020年9月,茅臺股價上漲了1.3倍左右。然而,2020年9月吳東學習了《證券和期貨》課程后,反倒做了賣出的決定:躺賺這么多,未來還能漲嗎?

    吳東說,賣股票買基金,源于他學的課程說,基金的風險低于股票。

    但是,從2020年9月到2021年1月21日,鵬華中證酒ETF卻跑輸貴州茅臺10個百分點。

    “早知如此,當初就不折騰了。但是,買了基金,心里覺得踏實了些。” 吳東很坦誠,“馬上就大四了,考研或求職,要是能像炒股和炒基這么順利,就好了。” 對投資戰績,他似乎不太在意,更擔憂現實中的挑戰。

    049

    小兩口“角力”螞蟻配售基金:技巧是王道

    與吳東“躺賺”的經歷大相徑庭,辛芹夫婦在2020年操作“戰略配售螞蟻集團上市基金”的過程,有點驚心動魄。

    2020年9月,參與戰略配售螞蟻集團的5只“創新未來18個月封閉混合基金”,廣告做得熱鬧空前,不單線上“轟炸”,連公交車站牌也不放過。辛太太就深受廣告影響,鑒于眾多基金啟動認購“比例確認”,她做了兩手準備,自己認購一只,讓辛先生認購另一只。

    “這些基金最多用10%的倉位配售螞蟻集團,即使(股價)翻倍,也只拉動(基金)凈值上漲10%。還有18個月封閉期,到那時市場還不知道什么樣呢。” 辛先生說他反感“廣告轟炸”,對這些基金持否定態度,“大家都去搶的,賺錢比較難。”

    辛先生說得并不全對。公開資料介紹,這5只基金確實有封閉期,但在封閉期內有上市交易機制,基民可在二級市場賣出,至于溢價或折價,取決于市場交易情況。

    隨后基金開賣,基民認購踴躍,認購額超過規模上限,5只基金都啟動了比例確認。辛芹夫婦認購的兩只基金雖未全額認購成功,但也成功了絕大部分。辛太太對自己“雙保險”策略頗感自豪。

    然而,就在2020年11月4日,螞蟻集團宣布暫緩上市。這5只基金光環不再,但基金公司“打了補丁”,基民可以在一段時間內按照凈值贖回。

    如果當時贖回,算上認購費,認購者基本是白折騰一場。“本來就充滿不確定性,果然被說中了吧。”辛先生想要趁機贖回,辛太太則想等等看。

    最終,辛太太的決定占了上風。

    辛太太隨后的操作,可以讓她驕傲數年。她將兩只基金都辦理了跨系統轉托管(編者注:將基金托管到券商。在上市前,這5只基金在2021 年 1 月 11 日至13 日開通此項業務),將場外份額轉為場內份額。做完轉托管后,她可以在二級市場上賣出這兩只基金。

    2021年1月21日,5只基金同日上市交易,市價(編者注:相比凈值)全部漲停。此時,盈利已經不錯。辛家夫婦商量,再等一天看看。

    次日,即2021年1月22日,5只基金再度漲停,辛家夫婦將兩只基金全部賣出,相比在場外贖回,盈利多了近20個百分點。從認購到賣出,歷時約4個月,盈利在40%至50%之間。慶幸之余,兩人也深感做基金時掌握技巧的重要。

    050

    落寞的老基民:分級基金落幕,找不到新目標

    比起前面兩例“收益滿滿”,老基民王十甫的2020年卻有些落寞,他說:“我熟悉的品種,全沒了。”

    王十甫操作基金歷史較長,在2014年時就開始投資分級基金了。當時,分級基金是市場最熱門的品種。

    2014年至2015年6月,A股市場上漲明顯,帶杠桿的分級基金吸引了一大批基民。2015年上半年,分級基金規模從1433億元增加到4577億元,半年內規模增長超兩倍。

    分級基金是當時的創新品種,一只指數基金分拆成享受固定收益的A類份額、享受超額收益的B類份額。兩類份額都可在二級市場買賣。B類份額有著杠桿,市價變化大起大落。這類基金設計復雜,當指數基金凈值增長或下降到一定數值時,為了保持杠桿效應,一般都有上折、下折等條款設計。

    2015年6月中旬開始,A股市場短時間內大幅下跌,多只基金下折,部分基民損失慘重,王十甫也是其中之一。那時,他曾對幾個基金公司的電話客服發牢騷,責備公司沒在股票軟件中提示風險(編者注:基金公司提示下折風險都披露在指定信息披露媒體及官網)。

    2015年8月,證監會宣布,“考慮到分級基金機制較為復雜,普通投資者不易理解,且前期出現了一些新情況、新問題”,暫緩此類“產品的注冊工作,并正在研究有關政策”。

    2018年4月公布的“資管新規”中更是規定“公募產品和開放式私募產品不得進行份額分級”。后來,“資管新規”過渡期雖延長到2021年底,但分級基金要在2020年底前完成規范整改。

    當被問及是否操作白酒分級基金時,王十甫說,他不喝酒,也不懂白酒股,“白酒B漲得多,跟我沒關系,我關心環保,在環保B(150185)上賺了不少。”

    2020年,白酒B(150270)市價累計上漲2.1倍,環保B上漲71%。2020年9月、12月,兩只基金先后轉型成為上市交易基金。

    “去年有一天,我打開股票軟件卻發現分級基金不見了。幾天后,賬戶中多了個新品種。”王十甫說,其實這是基金公司對分級基金轉型采用的普遍方法,將A類份額、B類份額按照凈值折算成上市交易基金。新基金仍能通過股票軟件買賣,但已經沒有杠桿。

    “轉型后的品種,波動太低,沒意思。”王十甫有些落寞。

    既然是大勢所趨,王十甫也將手中幾只產品做了了斷,大部分賣掉,留下幾手轉換成新品種,“看著轉型而來的新品種,我還可以回憶一下。這些新品種,得觀察一段,才能知道哪些有搞頭。”老手變成熟手,王十甫還需摸索一番。

    (文中人名均為化名)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21年第3、4期)


    2021年第3、4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2021年第3、4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