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smkua"><bdo id="smkua"></bdo></table>
  • <sup id="smkua"></sup>
    <xmp id="smkua"><xmp id="smkua"><div id="smkua"><optgroup id="smkua"></optgroup></div>
  • 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雜志 > 正文

    臺商留滬過年記

    我在上海、臺北都有溫暖的家

    臺商張恒瑞從臺北來滬創業已經25年,今年他第一次在上海過年。他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上海、臺北都有溫暖的家。

    ch2

    《中國經濟周刊》 記者  宋杰|上海報道

    臺商張恒瑞從臺北來滬創業已經25年,今年他第一次在上海過年。他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上海、臺北都有溫暖的家。

    張恒瑞的創業領域是留學規劃指導,以往經常是1月初完成年度美國學校申請工作,就會赴美與學校負責人進行面對面深入溝通,然后直接從當地返回臺北過年,春節后再從臺北回上海工作。

    “因為疫情,我2020年3月初回到臺北,就一直待到了9月,這是近10多年來最長的一次。此后9月回到上海的家,一直到現在沒有回過臺北。” 張恒瑞說。

    051

    今年春節前夕,臺商張恒瑞在上海辦公室內接待線上家長的留學咨詢。

    第一次留滬過年,不會燒菜也不會叫外賣

    張恒瑞最引以為傲的是培養了4個優秀的女兒。他的大女兒在賓夕法尼亞大學的沃頓商學院就讀本科,目前在上海實習;二女兒就讀于菲利普斯·安多佛高中;三女兒就讀于菲利普斯·??巳刂袑W;小女兒在臺北讀初一。

    今年春節,張恒瑞和大女兒在上海過年,夫人則帶著其他三個女兒在臺北過年。

    “過年家里阿姨回老家了,我又不會燒菜做飯,帶著大女兒買了一堆零食度日。大年三十,我的學生家長正好從北京飛上海陪兒子,這個學生已被紐約大學錄取,因為疫情他要在上海的紐約大學先讀一學期。我們就一起吃了年夜飯,這也是第一次在上海過年。”

    張恒瑞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他手機里沒有外賣APP,也沒有出行APP。

    “所以我老婆很擔心我這個春節怎么辦?還有同事說要不要幫我叫外賣。當然我不能把我女兒給餓著了,還是要學著下廚。” 張恒瑞笑著說道,“上海臺辦的朋友知道我在滬過年,很關心我,有幾位上海朋友還送了那種快煮的盆菜以及很多年貨,令我很感動。”

    今年9月,張恒瑞的小女兒就會從臺北轉學到上海讀書,二女兒和三女兒回美國讀高中,大女兒回美國讀大學。

    2020年沒有裁員,給員工包了大紅包

    年前,張恒瑞給留滬過年的員工包了紅包。按照他們入職的年限,除原來的獎金外,老員工拿到了3600元紅包,就算才做一年的也有2000元 。

    張恒瑞感謝員工們和他一起走過了2020年, “好不容易挺過來了。”即使在最艱難的時候,他也沒有解聘任何一名員工。

    在特殊的2020年,張恒瑞所在的留學和培訓行業是受疫情影響的“重災區”。

    “新冠肺炎疫情的沖擊,也把野蠻生長到失控的行業拉回正軌。”張恒瑞告訴記者,“這段時間陸續聽到幾家留學咨詢公司財務上出現嚴重的問題,連著幾個月沒發薪水,當中有大機構也有小工作室。還有創始人整個申請季都在國外沒有回來。留學行業各種不確定因素其實很多,持續穩定發展是需要非常強大的實力和底蘊的。”

    回顧2020年,令張恒瑞驕傲的是,他創辦的學美公司培訓和留學業務雙線發展,培訓板塊業績的“失守”,被留學板塊業務彌補了過來,總體經營持平還略有增長。這一年,他沒有解聘任何一名員工,而是收縮了培訓門店的實體面積節約成本“自救”;另一方面他親自與已經簽約的家庭溝通,每天至少要視頻接待3個留學生家庭,180天內回訪了近500個,穩住他們的心情,降低他們的焦慮。

    “去年2、3月份,美國疫情嚴重,我們的業務基本為0。有員工因為覺得行業不景氣而離職,選擇了其他領域發展,我祝福他們。 ”

    留學行業的發展興衰與國際形勢密切相關。這個春節,張恒瑞在上海的家中回想起創業25年經歷的所有波折,感慨道:“還記得當年美國‘9·11’之后,赴美留學人數驟降;金融風暴時期,學生家長的財富縮水,導致他們對子女留學規劃的改變,也是從那時起,我們不只做留學美國,開始著手布局其他國家的留學事項。我們算是經歷過整個周期的‘行業老師傅’吧,去年雖然有疫情的影響,但學美的中途解約率是歷史最低的,扛住了這波風險。”

    2021年留學業務會變好嗎?

    即使在春節期間,張恒瑞也一直在密切關注美國那邊的疫情防控情況。

    “我了解到現在美國的高中、大學都在采購疫苗,預計將在3月先給教職員工接種,有報道推算,他們中75%以上的人都打上疫苗的話,大約需要11個月,這樣差不多到明年1月當地學校內的形勢會相對穩定。” 他說,盡管近期赴美留學的咨詢數量有所增加,但美國的新冠肺炎感染日增數量仍然較高,家長們讓孩子赴美留學的信心并不堅定。

    張恒瑞分析,未來兩三年內,中美關系的走向將會在一定程度上影響美國留學申請量,“但其影響主要在高精尖專業的博士申請生這個群體。想赴美讀本科、碩士等學位的學生,并不會受到太大影響。”

    他回顧說,早期留學生家庭更多是考慮簽證通過率、教育的投資回報率,其中包括:就業和移民的可能性。而近些年家長的觀念在改變,隨著我國的經濟發展,更多家庭開始關注孩子自身的興趣所在和未來個人發展所需,留學也變得更為理性和客觀,而這種家長觀念的轉變,也讓留學更趨向于個性化的需求。

    “過去很多年,中國留學生中尖端人才滯留美國發展,主因是國內暫時沒有針對這些尖端專業更好的就業機會或平臺。但隨著中國經濟實力的增強,對尖端人才的需求量也在增加。無論是在大學,還是在研究機構,這些尖端人才都能找到就業和發展的機會,這也是大量尖端人才留學后回流的主要原因。”張恒瑞說。

    他告訴記者,今年美國本科申請中,國際學生增加的主要國家包括英國、加拿大、巴西、印度,這都是美國本科希望招收的生源。再加上test optional政策(即申請時可以選擇不提交SAT成績),對中國學生沖擊很大,對從國內高中申請的學生,更是雪上加霜。而test optional政策明年還會繼續,原本因為疫情對申請一片樂觀的學生要加倍努力,而家長對目標要有合理的期望。

    張恒瑞建議,為了應對多變的外部環境,同學們可以考慮多國混合申請,讓自己掌握主動權。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21年第3、4期)


    2021年第3、4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2021年第3、4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