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smkua"><bdo id="smkua"></bdo></table>
  • <sup id="smkua"></sup>
    <xmp id="smkua"><xmp id="smkua"><div id="smkua"><optgroup id="smkua"></optgroup></div>
  • 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原創 > 正文

    Facebook需重建信任

    本書講述了Facebook從大學社交網絡轉變為全球商業巨擘的跌宕歷程。作者歷時3年,數次專訪扎克伯格,與公司內外的300多名相關人士對談,收集關于Facebook真相的無數碎片,還原出一個商業帝國的全貌。這本書告訴我們,賦予一家年輕魯莽的公司改變世界的權力,將帶來什么樣重大的后果。

    編者按:

    作為全球最大社交媒體之一,Facebook已將觸角伸到無數用戶的身邊。

    然而,Facebook正面臨一個窘境:在財富瘋狂增長的同時,被越來越多的人口誅筆伐。近年來圍繞在它頭頂的丑聞如同陰云密布:隱私泄露、操縱選舉、假新聞、仇恨言論……

    本書講述了Facebook從大學社交網絡轉變為全球商業巨擘的跌宕歷程。作者歷時3年,數次專訪扎克伯格,與公司內外的300多名相關人士對談,收集關于Facebook真相的無數碎片,還原出一個商業帝國的全貌。這本書告訴我們,賦予一家年輕魯莽的公司改變世界的權力,將帶來什么樣重大的后果。

    以下內容節選自《Facebook:一個商業帝國的崛起與逆轉》。

    108

    “抄襲門”

    2016年,Instagram推出了當年最成功的一項功能,其真正的來源是Snapchat。

    這個功能的名字很明顯:“故事”。但是,這一次不是扎克伯格而是凱文·斯特羅姆(Instagram創始人)想復制一款Snapchat產品。

    斯特羅姆從未否認過他的Instagram“故事”功能本質上與最初Snapchat的創意相同,但他不認為他的團隊只是剽竊了別人的概念,并將其塞進Instagram。“你可以用兩種方式來看待它。”他說。從一個角度看,當Instagram增長時,有人用競爭產品改變了世界,公司需要通過復制該產品的方式來做出反應。他更認同的是,Instagram自身獲得了巨大且富有戲劇性的成功,甚至超越了自身的真實情況,并產生了一個需要填補的天然空白,于是公司用“故事”來填補。

    Instagram以最高的優先級來對待這個項目,很快就開發出了類似Snapchat創意的版本。然后就出現了一個問題:該怎么稱呼這項功能?每個人都認為這就是“故事”,但Snapchat已經給自己的產品這樣命名了。“我們意識到,沒有理由用其他任何的名字。”凱文·韋爾(Kevin Weil)說,他當時是Instagram的工程主管,“讓我們擁抱這項功能吧,它將成為很多應用程序和服務的通用功能,而不僅僅是在Snapchat和Instagram。所以,我們將它稱為‘故事’,跟Snapchat一樣。”

    Instagram非常自信,或者可能是非常迫切地需要這個產品,它全力以赴地投入,這種做法在過去幾年里很少在Facebook看到。

    斯特羅姆已經做好了緩慢發展的準備。但是,用戶們狼吞虎咽地享受著“故事”,就好像它是投放到荒島上的芝士漢堡。此外,“故事”并沒有蠶食Instagram的內容。

    對于明目張膽盜用其創意的行為,Snap的CEO埃文·斯皮格爾拒絕發表評論。但是,他的下屬非常憤怒。“這就像一顆炸彈爆炸了。”當時的一名Snap高管表示。斯皮格爾在一段時間內沒有發表評論,即使在公司內部也是如此。他未來的妻子——澳大利亞超級模特米蘭達·可兒就沒那么小心謹慎了。“我受不了Facebook,”她告訴倫敦的《電訊報》,“當你直接復制別人的創意時,那不是創新,而是一種恥辱……他們晚上怎么睡得著覺?”

    很顯然,他們睡得很好。扎克伯格在一次投資者電話會議上夸口說,“故事”正在逐漸超越動態消息。但是,如果斯特羅姆和克里格(Instagram創始人)認為他們的成功會得到扎克伯格的獎勵,那他們就錯了。

    監管風險降臨

    到2019年中期,美國國會、州政府和聯邦政府機構都在積極開展針對Facebook、蘋果公司和亞馬遜的反壟斷調查。但Facebook似乎是其最大的目標。

    但是,比防守更重要的是前進。在為公司的生命而戰的過程中,扎克伯格將推出一個可能是公司最大膽的項目。它將創造“金錢的互聯網”。

    如果Facebook創造出一種全球數字貨幣會怎么樣?他們將擺脫與世界上不同國家的數百種貨幣打交道的困境。通過創造一種能被普遍接受的全球貨幣,Facebook可以在任何地方將其擁有的一切都貨幣化。Facebook將其數字貨幣命名為天秤幣(libra)。

    沒有人知道此計劃公開后會出現多么極端的反應。監管者、議員和眾多批評者猛烈抨擊了這一想法,他們認為該虛擬貨幣的單位應該被稱為“扎克幣”,而不是“天秤幣”。

    扎克伯格對此并不擔心。像往常一樣,他是公司最終決定這件事的人。

    2019年10月23日,扎克伯格親自來到華盛頓,在眾議院金融服務委員會面前回答關于天秤幣的問題。

    聽證會以針對扎克伯格的一句尖刻的提醒開始。在眾議院金融服務委員會主席、眾議員瑪克辛·沃特斯的開場白中,她要求暫停天秤幣的活動,她說扎克伯格的提議過于異乎尋常,在她的腦海中啟動了分拆Facebook的想法。她對他說:“看起來你正在積極擴大公司規模,并愿意踩著任何人的肩膀,包括你的競爭對手、女性、有色人種、你自己的用戶,甚至我們的民主,以便得到你想要的東西。”

    有一些議員,主要是共和黨人似乎想為扎克伯格辯護,并表達了對扼殺創新的擔憂。聽證會上一個反復出現的話題是Facebook的違規記錄。例如,紐約的眾議員尼迪亞·韋拉茲克斯(Nydia Velázquez)引用了劍橋分析公司事件(編者注:指8700萬Facebook用戶數據被不當泄露給政治咨詢公司劍橋分析,用于在2016年總統大選時支持美國總統特朗普),以及Facebook違背不將WhatsApp數據與其他數據庫合并的承諾。6個小時的聽證會,大部分時間都讓扎克伯格頭疼。“我們當然需要做很多工作來建立信任。”他承認。

    “你知道你不應該撒謊嗎?”韋拉茲克斯問道。各種打擊接二連三。“你毀了美國人的生活。”眾議員喬伊斯·貝蒂指出扎克伯格應該對Facebook令人失望的民權活動負責。眾議員亞歷山德里婭·奧卡西奧-科爾特斯則抨擊了他的政治立場。

    聽證會進行了4個小時后,扎克伯格要求暫停一下,他需要去一趟洗手間,他揮舞著水瓶示意自己的痛苦。委員會主席希望在投票前再進行一輪提問,并告訴他應該在放松自己之前接受另一位提問者的提問。下一位提問者是眾議員凱蒂·波特,她先是取笑了扎克伯格的發型,最后要求他承諾每周花一天時間擔任內容審核員。

    聽證會結束之后,委員會主席與扎克伯格進行了私下溝通,并討論了一些問題。天秤幣的基本問題在于:基于一批才華橫溢的工程師、無與倫比的驅動力和精明的產品意識,Facebook很可能已經提出了數字貨幣的最佳實施方案,超越了之前幾十個不太成熟的方案。但是,最終質量是次要的,由誰來實施才是最重要的。

    經歷過信標、劍橋分析公司、動態消息在多個國家引發的暴力事件,以及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歐盟和英國議會對其侵犯公民權利、隱私誤傳與違反安全規定的行為進行罰款之后……人們想知道:為什么會有人信任Facebook并把錢托付給它?

    (本文標題為編輯所加,內容略有刪減)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21年第14期)


    2021年第14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2021年第14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