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smkua"><bdo id="smkua"></bdo></table>
  • <sup id="smkua"></sup>
    <xmp id="smkua"><xmp id="smkua"><div id="smkua"><optgroup id="smkua"></optgroup></div>
  • 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原創 > 正文

    歐元和人民幣唇亡齒寒

    ——中歐之間最大的共同利益

    面對美元的貨幣霸權,中國與歐元區國家有著共同利益,歐元和人民幣應為唇亡齒寒的命運共同體。

    《中國經濟周刊》 首席評論員  鈕文新

    曾幾何時,歐元崩潰論甚囂塵上,尤其是歐債危機發生,歐元區五大重債國被華爾街定義為“歐豬五國”,大量專家學者都紛紛預測歐元解體難以避免。但走到現在,歐元不僅沒有解體,反而正在被越來越多的國家和企業接受。

    最新的消息出自2021年7月6日,這一天,俄羅斯財政部對外宣布,俄羅斯國家財富基金已經將其持有的美元資產占比削減至零。此前的2021年5月,環球同業銀行金融電信協會(SWIFT系統)的數據顯示,歐元在國際貿易結算中的占比首度超越美元;而更早一點的2020年底,依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統計數據,美元在國際儲備貨幣中的占比為59%,歷史上首次跌破60%,而歐元占比則從以往的20%左右,升至21.2%。

    對美國、對歐元區、對世界,這些現象是偶然的,還是歷史趨勢?為什么美元的重要對手貨幣,還帶著天生軟肋的歐元,其國際地位會在近年獲得如此顯著的提升?可能的原因是:當美國把人民幣當成美元更為主要的對手之時,歐元獲得了發展的機遇。

    面對美元的貨幣霸權,中國與歐元區國家有著共同利益,歐元和人民幣應為唇亡齒寒的命運共同體。

    97

    歐元之痛

    國際貨幣體系該如何建立?該如何體現公平?這是一個永恒的話題?,F實情況是:霸權貨幣國家甚至不惜以戰爭手段捍衛貨幣霸權。過去是英國,現在是美國。而歐美在貨幣權益方面的明爭暗斗,自打布雷頓森林體系建立之后就一直在進行,在布雷頓森林體系解體之后,貨幣權益的爭奪就顯得更加激烈。

    為什么貨幣權益非常重要?實際上,世人已經看得非常清晰。美國利用美元霸權可以印鈔購買世界、印鈔發動戰爭、印鈔摧毀他國金融體系、印鈔稀釋美國債務等等,一系列政策帶給世界巨大而無奈的經濟損失,甚至經濟災難。對此,當年分散的歐洲各國和日本,以及現在的中國,大家應該都深有感受。

    最狠的一次莫過于布雷頓森林體系解體。1971年6月,正值布雷頓森林體系風雨飄搖之際,美國加州大學圣芭芭拉分校的經濟系教授羅伯特·溫特勞布在美國參議院召開的聽證會上說:只要其他國家將其貨幣釘住美元,那它們一定出現國際收支問題,不是美元荒,就是美元過剩,但那是他們的問題,不是我們的,只能讓他們自己去解決問題。

    兩個月之后的8月15日,美國總統尼克松接受了財長約翰·康納利的建議,采用了財政部副部長保羅·沃爾克的方案,關閉了美元和黃金的兌換窗口,布雷頓森林體系終結。參與布雷頓森林體系的所有歐洲國家無不震怒而無奈。美元失信于世界,實際已經讓世界各國瞬間痛失巨額黃金儲備(布雷頓森林體系下,美元=黃金),而美國財長康納利卻在隨后的“10國集團會議”上,使用溫特勞布教授的話告訴與會各國官員:“美元是我們的貨幣,但卻是你們的難題。”

    有沒有辦法打破美元霸權?布雷頓森林體系解體之后,深受美元之苦的歐洲國家開始討論這個問題,而第一個挺身而出的是美國耶魯大學的羅伯特·特里芬教授。1960年,特里芬教授出版《黃金與美元危機》一書,其中明確揭示了布雷頓森林體系下,美元躲不開的困境——“特里芬困境”。如果只有美元作為國際儲備貨幣,那就需要美國保持國際收支逆差去向世界各國輸出美元,但美國長期保持逆差,美元必定貶值,這與幣值穩定——國際儲備貨幣基本要求相悖。

    特里芬教授甚至建議美國應當支持建立一種“國際統一的計價和結算貨幣——班柯爾(Bancor)”取代布雷頓森林體系下的“間接金本位”制度。

    布雷頓森林體系解體后,美元轉為石油等國際大宗商品價格的計價和結算貨幣,并以此重拾美元霸權。特里芬教授的建議被扔進了垃圾桶。

    1977年,潛心研究歐洲統一貨幣20年的特里芬教授辭去耶魯大學教授職位,提前退休回到了歐洲家鄉——比利時,并把國籍也從美國改為比利時。從此,特里芬擔任了歐共體委員會主席詹金斯的顧問,并提出以“胡蘿卜加大棒” 政策對付美國。這其中的“胡蘿卜”指的是“歐洲統一大市場”,而“大棒”則指的是“歐洲統一貨幣”。1977年,特里芬為詹金斯起草了著名演講:重啟歐洲貨幣一體化。1979年3月,在法國、德國的共同倡導和努力下,歐洲統一貨幣體系(EMS)開始運作,而歐洲貨幣單位“埃居”也隨之誕生,這實際就是歐元的前身。

    所以從歷史來看,歐元誕生之路,實際就是反抗美元霸權之路,而美國對歐元也必然是一路打壓。

    比如引爆歐債危機。2009年,作為華爾街金融巨頭,高盛財團為幫助希臘政府進入歐元區而實施財務造假,這為歐元埋下了一顆“定時炸彈”,也為華爾街金融巨頭狙擊歐元提供了理由,而歐債危機也恰恰由此而引爆。隨著陷入債務危機的國家不斷增多,歐元區國家在是否應當救援、如何救援、救援多少等問題上的矛盾和沖突也越發激烈。

    不久,歐洲重債國被華爾街冠以“歐豬”的稱謂,而希臘等若干國家是否應被踢出歐元區的輿論也甚囂塵上。一時間,歐元在國際儲備中的占比急劇下降,人們的判斷是:歐債危機最終很可能演變為“歐元危機”。這可不是空穴來風,2010年3月8日,《華爾街日報》披露了一個重磅消息:2月8日,包括索羅斯基金管理公司、SAC資本、鮑爾森公司在內的若干大型對沖基金的主帥,以晚宴為名聚集于紐約曼哈頓的一所豪宅里,而聚會的目的就是共謀做空歐元。

    歐洲逼迫美國司法部就上述對沖基金是否串通做空歐元展開調查,并要求這些對沖基金保留有關歐元的交易記錄及電子郵件。與此同時,歐洲金融監管當局出臺緊急措施,以“托賓稅”懲罰頻繁交易,并有針對性地嚴厲監控重點賬戶,一旦發現惡意交易、異常交易則立即凍結賬戶,甚至對大鱷采取限制自由行動等措施,最終制止了一場“歐元浩劫”。

    為什么金融大鱷敢于針對歐元發動攻擊?當然有歐債危機的背景,但更為關鍵的因素是:歐元存在天生軟肋——缺乏統一的財政政策支持?,F代貨幣是信用貨幣,信用的來源是主權國家的財政稅收,但歐元區包含了大大小小10多個國家,這些國家的政策稅收不僅參差不齊,而且各自為政。面對歐債危機,歐元內部各國相互指責,尤其是“輕債國”擔心為“重債國”逼迫,歐元貨幣無度超發,被通貨膨脹傷及本國利益。

    一時間,歐元解體的論斷此起彼伏。萬一歐元解體,勢必再成華爾街打劫歐洲的良機?;蛟S,正是這樣的形勢,最終促成了德國、法國主導歐洲央行無條件救助重債國。盡管“歐債危機”化解,盡管歐元得以安全存續,但歐元區卻掉進了無休止QE的“黑洞”。

    在整個歐元救贖的過程中,中國付出努力不可小覷。其實,這恰恰從歷史的角度構成了重要佐證:中國和歐元區國家命運相連。

    作用力和反作用力

    盡管中國多次聲明“無意挑戰現行國際貨幣體系”,但“國強幣強,國弱幣弱”的歷史規律一直存在。人民幣的崛起是否會對美元地位構成遠超歐元的威脅?當然。人民幣是全世界除美元之外貨幣基礎最牢固的、最具國際化潛質的單一主權貨幣。

    按照物理原理:作用力=反作用力,或者用大家更熟悉的語言來表達:哪里有壓迫,哪里就有反抗。美國印鈔無度,威脅各國美元儲備資產安全,并將美元霸權下的“財富劫掠之術”用到極致,而集中針對中國也嚴重消耗了美國精力、物力和財力,這也帶給世界其他國家盡可能擺脫美元威脅的時機。

    于是可以看到,今年5月底,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SWIFT)公布數據顯示,歐元在國際結算中所占比重達到39.03%,而美元占比退縮到38.35%,這意味著歐元在國際支付體系中首次超越了美國。盡管,超越比例尚不足1個百分點,而且趨勢可否持續還有待進一步確認,但這卻是歷史上的第一次。

    與之相應,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底,全球外匯儲備創出12.7萬億美元的新高,但這其中的美元占比卻跌破60%,而降至59%,創近25年以來的新低。美元在各國外匯儲備中占比59%,如果與2001年最高73%時相較,降幅顯著。

    另一則重磅消息是:俄羅斯國家財富基金已經將其持有的美元資產削減至零。俄羅斯國家財富基金規模為1876億美元,相當于俄羅斯GDP的11.7%,把美元資產徹底清空之后會轉持怎樣的資產?數據顯示,歐元資產份額被提高到39.7%,人民幣資產份額被提高至30.4%。

    2021年6月初,俄羅斯財政部長西盧安諾夫曾經表示,目前,俄羅斯國家財富基金的投資組合中大約有35%(約410 億美元)的美元資產,但他們決定,完全脫離美元資產,同時增加歐元、人民幣和黃金來代替美元投資。除在投資領域外,俄羅斯還加大了貿易領域的“去美元”力度。2020年四季度的數據顯示,在俄羅斯當季的商品出口中,美元結算占比降至48.3%,歷史上首次跌破50%。與此同時,歐元結算占比升至36.1%,漲幅超過10個百分點。尤其是對華貿易,2020年四季度,俄羅斯對華出口商品有83.3%采用歐元結算,而美元結算占比降至10.8%;另外,中俄貿易采用本幣結算的占比,也從2013的2%提高到2020年年底的25%。

    更為根本的措施是:俄羅斯研發了自己的金融信息傳輸系統(SPFS),以防止美國極限施壓時對俄羅斯關閉SWIFT系統。統計顯示,截至2020年底,SPFS系統在俄羅斯國內交易中已經占據20%的份額,同時已有23個國家加入SPFS協議,11000家大型金融公司或組織開始使用該系統進行交易。

    類似的情況也發生在歐洲,為在美國退出“伊核協議”后繼續和伊朗開展正常貿易,德國、法國、英國在2019年1月31日發表聯合聲明,聲明稱:為維護歐洲和伊朗之間的“聯合全面行動計劃”,三國將創建“支持貿易往來工具”(INSTEX),并以此維系與伊朗的商貿結算機制,以避開美國通過SWIFT的制裁。

    歐元和人民幣唇亡齒寒

    市場的普遍分析認為,上述變化主要基于兩大因素:其一,歐洲周邊國家的相互貿易開始大量采用歐元作為支付貨幣,這是歐元地位提升的重要標志;其二,美國使用貨幣霸權制裁越來越多的國家,比如伊朗、俄羅斯、敘利亞等等,這必然迫使這些國家或主動或被動地轉向歐元,在更多使用歐元進行貿易結算的同時,相應增加歐元資產的儲備。

    除了上述兩個因素,是否還有第三個因素?當然。這第三個因素就是:美國把主要精力投向中國和人民幣,使得歐元至少在一段時期獲得了穩定的基礎。試想,如果美國一心對付歐元,用一切手段逼歐元處于風雨飄搖之境,那其他國家是否敢于大規模持有歐元資產?

    另外還有第四個因素:如果因美聯儲加息而使得美國國債負擔大幅提高,是否早晚有一天會導致美國政府債務違約?

    那怎么辦?除了增持歐元,增持黃金,現在又多了一個選項——增持人民幣資產。世界黃金協會今年6月發布的最新調查結果顯示,全球有近1/5的央行預計會在2021年增加黃金儲備,同時沒有央行預計會在今年出售黃金。另外,6月30日,IMF發布數據,2021年一季度,全球人民幣外匯儲備總額已從去年年底的2694.9億美元升至2874.6億美元,連續9個季度增長,并達2.45%的占比,創出2016年第四季度以來的新高。

    應當看到的是,“北溪2”油氣管道一旦開通,歐洲和俄羅斯之間的油氣交易必將更大規模使用歐元,而這也必將向歐元提出更高的安全要求。這個要求當然包含許多事項,但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歐元的長治久安,一方面需要歐元區各國拿出改革的魄力,夯實歐元作為全球重要儲備貨幣的基礎;另一方面就是歐元區和中國必須形成強有力的經貿往來,形成相互支持的巨大經濟合力,從而為歐元和人民幣相互助力提供堅實的基礎,只有這樣才能有效遏制美元霸權,才能有效為全世界提供一個更加公平的貨幣環境。

    所以,歐元區、歐盟乃至整個歐洲都應當看清楚:面對美元霸權,歐元和人民幣實際是唇亡齒寒的命運共同體,也是中歐之間最大的共同利益。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21年第14期)


    2021年第14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2021年第14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