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smkua"><bdo id="smkua"></bdo></table>
  • <sup id="smkua"></sup>
    <xmp id="smkua"><xmp id="smkua"><div id="smkua"><optgroup id="smkua"></optgroup></div>
  • 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雜志 > 正文

    營收7億,市值卻高達1700億

    醫美股還能“瘋”多久

    大佬已收割離場

    但資本市場似乎并不是這樣的邏輯

    《中國經濟周刊》 記者 孫冰 | 北京報道

    7月21日收盤,愛美客(300896.SZ)股價報收于799.00元,漲幅3.76%,總市值達1725億元。而愛美客財報顯示,公司2020年度實現總營收7.09億元,同比增長27.18%;凈利潤4.39億元,同比增長43.93%。

    一家2020年總營收僅7億元的公司,市值卻高達1700億元,不僅市值超過保利地產(600048.SH)、中國聯通(600050.SH)、廣汽集團(601238.SH)等一眾白馬股,其靜態市盈率(即總市值/上年度凈利潤)更是超過391倍,在整個A股市場的千億市值公司中傲視群雄,排名第一。

    但這并不是孤例,主打醫美概念的還有華熙生物。截至7月21日收盤,華熙生物(688363.SH)股價報收于304.58元,漲幅4.67%,總市值達1462億元。

    華熙生物2020年年報顯示,截至2020年12月31日,公司營業總收入26.33億元,同比增長39.63%;歸屬母公司股東凈利潤6.46億元,同比增長10.29%。不過,對比愛美客,華熙生物目前的靜態市盈率只有220倍,“便宜”了不少。

    將愛美客、華熙生物等送入資本神壇的主要是玻尿酸,雖然和保利的房子、聯通的網絡及廣汽的汽車相比,這似乎并非“剛需”,但它卻更受資本的寵愛。而它值得投資的理由之一是人們對顏值越來越焦慮,這讓玻尿酸需求大增,而且它和煙酒類似,暴利且上癮……

    64

     

    毛利率超90%,上千元玻尿酸成本僅幾十元

    根據今年4月保利地產發布的2020年業績報告,報告期內,公司實現營業總收入2432.08億元,同比增長3.06%;凈利潤400.48億元,同比增長6.64%。很多普通人難以理解的是,年度總營收超過2000億元、凈利潤超過400億元的保利地產市值為何低于愛美客,畢竟,隨便拿出保利的一個樓盤,都能賣出不止7個億。

    但資本市場似乎并不是這樣的邏輯。

    保利地產的毛利率為32.59%(2020年度),而愛美客的毛利率高達92.5%(2021年一季度)。即使在平均毛利率超過50%的醫療板塊,這個數字也是令人咋舌的,甚至同期毛利率在90%左右的茅臺都要“羨慕”,這也難怪愛美客被稱為“女人的茅臺”。

    形成可持續性高毛利率的基礎之一,無疑是較高的行業門檻,這種門檻可能來自高壟斷性、高技術壁壘等因素。但是,對于這些,愛美客似乎都并不具備。

    愛美客創始人簡軍口中“研發驅動的企業”的財報顯示,其2020年的研發投入僅0.62億元,而且這已經同比增長了27.26%,其研發投入在總營收中的占比僅為8.71%。

    華熙生物也類似,其2020年度研發費用為1.41億元,同比增長50.35%,研發投入占營收比為5.36%。

    尤其是對比其他登陸科創板的生物科技企業,華熙生物的研發投入占比可以說是少得可憐,而且明顯低于科創板要求的“近三年研發投入在同期營業收入中的占比不低于15%”的“紅線”,華熙生物也因此收到過監管部門的問詢函。

    那么,究竟是什么讓玻尿酸能夠實現如此高的毛利率?一支小小的玻尿酸,成本只有幾十元,但終端售價為何卻高達上萬元甚至幾萬元?

    愛美客曾經在其上市招股書中披露,旗下的玻尿酸產品愛芙萊、嗨體、寶尼達、逸美一加一、愛美飛、逸美在2019年度的平均售價分別為310.83元/支、352.61元/支、2547.49元/支、1220.87元/支、292.75元/支、700.41元/支;而上述產品在2019年度單位成本分別為30.41元/支、24.72元/支、32.34元/支、44.33元/支、27.53元/支、25.22元/支。

    而另據記者了解,玻尿酸到醫院、醫美機構等終端市場上,價格又會翻上數倍甚至十幾倍。比如,在北京的公立三甲醫院,注射一支國產玻尿酸的價格大概3300~5000元;而在良莠不齊、魚龍混雜的醫美機構,付出幾千元的價格,可能連成本二三十元的產品都用不上。

    來自艾瑞咨詢的一份調研數據顯示,市面流通的玻尿酸針劑正品率只有33.3%,這意味著每3支中就有2支是水貨或假貨等非法針劑。

    價格高還供給不足背后的深層次原因,并非是玻尿酸生產的技術門檻過高,而是“牌照稀缺”。要獲得玻尿酸生產許可,需要經過漫長的審批流程,因此,早期進入的企業就有了“壟斷”的紅利。

    不過,隨著醫美市場的火爆,加之高毛利的誘惑,想進入這一市場的新玩家正大批涌現,入局只是時間問題,行業競爭愈發激烈已是不爭的事實。更重要的是,相關監管政策也在不斷完善,這無形的和有形的“兩只手”,都會推動醫美市場的信息更加透明、發展更加規范。“愛美客們”想要持續保持高增長和高利潤,并非易事。

    醫美股一路飆升,機構比散戶還“瘋狂”?

    實際上,醫美股的股價飆升已經持續了一段時間。以愛美客為例,從去年9月登陸創業板至今,其股價從118元的發行價,用10個月時間漲了6倍多,甚至一度最高漲到1300元以上,成為繼貴州茅臺、石頭科技之后的第三只A股千元股。

    今年6月,愛美客宣布公司計劃赴港二次上市,要成為醫美領域首個“A+H”股的上市公司。

    此外,A股和港股市場上的“醫美概念股”,如昊海生科(06826.HK)、蘇寧環球(000718.SZ)、冠昊生物(300238.SZ)、朗姿股份(002612.SZ)等,股價走勢也都十分亮眼,屢創新高。

    “雖然在當下的市場,老白馬(股)抵不過新黑馬(股)并不少見,但醫美股的表現已經到了很難用常識理解的程度。除了散戶不理性的盲目追漲,也有基金經理為追逐短期業績大量持倉。”資深基金經理Collin告訴《中國經濟周刊》。

    Collin認為,行業或者具體公司的預期前景再美好,最終還是要看真實業績。目前醫美板塊股價持續上漲,機構的推動因素很大。以愛美客為例,其流通盤很小,機構的抱團追捧是支撐股價和市值攀升的核心因素。

    據公開資料,僅去年四季度,愛美客就獲得超過280家機構投資者的調研,其中包括高毅資產、星石投資、彤源投資等百億級私募,還有廣發基金、富國基金、南方基金等大型公募機構。

    尤其是“頂流基金經理”廣發基金劉格菘和“私募大佬”上?;煦缤顿Y有限公司董事長葛衛東的入局,隨后,愛美客的股價便一路攀升。不過,曾是愛美客流通股第二大股東的葛衛東目前已經從大股東名單中消失了。

    “很明顯,很多投資機構和大投資人并不打算長期持有,幾番短線操作后再大幅減持,然后收割離場。”Collin說。

    來自Wind的數據顯示,截至去年12月31日,共222只基金持股愛美客。而目前仍有88家機構持倉愛美客,其中有84家基金。

    這也引發了監管部門的關注,今年2月,深交所就曾問詢愛美客,是否存在配合炒作。愛美客隨后在答復中予以否認。

    還有更驚人的。原本主營女裝的朗姿股份進軍醫美之后,其股價也在此輪醫美股暴漲中實現了“半年上漲6倍”。不過,今年6月,公司實際控制人申東日的父親申炳云的“清倉式減持”,直接導致公司股價十一連陰,市值跌去四成。

    (應采訪對象要求,文中Collin為化名)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21年第14期)


     

    2021年第14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2021年第14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