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smkua"><bdo id="smkua"></bdo></table>
  • <sup id="smkua"></sup>
    <xmp id="smkua"><xmp id="smkua"><div id="smkua"><optgroup id="smkua"></optgroup></div>
  • 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雜志 > 正文

    光伏熱潮今又來

    福耀、華為、京東、吉利……巨頭涌入“用腳投票”?

    與此同時,光伏“賽道”變得愈發擁擠,一大批業內外知名企業及資本蜂擁而至。

    《中國經濟周刊》 記者  謝瑋丨北京報道

    光伏又火了。

    近半年來,光伏板塊持續大漲,多股創出歷史新高。7月8日,隆基股份漲幅耀眼,報收93元,成為首家市值破5000億大關的光伏企業。隨著大量資金涌入光伏股,多家龍頭公司股價相繼創下歷史新高。截至當日,已有隆基股份、通威股份、陽光電源、中環股份和福斯特5家光伏企業邁入千億市值行列。

    與此同時,光伏“賽道”變得愈發擁擠,一大批業內外知名企業及資本蜂擁而至。福耀、華為、京東、吉利……不少在原行業的“領頭羊”,通過跨界、并購等途徑入場,進入光伏產業鏈各個環節。

    事實上,光伏行業從來不缺乏故事,從2013年到2021年,資本對光伏行業的態度從“避之不及”到“再次追捧”,如今,光伏行業新的故事又將上演。

    73 2021 年7 月20 日,江西省吉安市泰和縣贛江灘涂光伏發電站,光伏板在多彩朝霞的映襯下,熠

     2021 年7 月20 日,江西省吉安市泰和縣贛江灘涂光伏發電站,光伏板在多彩朝霞的映襯下,熠熠生輝。


    歷經市場深刻“洗禮”的行業

    我國光伏行業可謂是一個歷經市場深刻洗禮的行業,經歷了初期產業鏈“兩頭在外”的尷尬,產業大躍進式的發展,海外市場對于光伏政策的動蕩,別國外貿政策的打壓,也經歷了我國光伏產業政策的更迭。

    2004年,德國、意大利、西班牙等歐洲國家,相繼出臺光伏行業鼓勵政策,海外光伏設備需求興起。在高投入、高產出、高利潤的“光伏沖動”下,不少光伏企業紛紛入場“豪賭”,產業開始了一輪“大躍進”,并且涌現了一批明星光伏企業,包括無錫尚德、江西賽維LDK、漢能、英利等等。

    2005年,無錫尚德在紐交所掛牌上市,成為第一家在美國主板上市的中國民營企業。2007年,賽維在紐交所掛牌上市,成為江西省第一家在美國上市的企業。資本市場的熱捧,也使光伏行業誕生了數個“首富級”人物,比如施正榮、彭小峰、李河君等。

    彼時,光伏成了不少企業眼中的“香餑餑”,光伏企業成了政府和銀行積極追逐和追捧的對象。在以傳統紡織業為主的嘉興,甚至流傳著“織布10年,不如太陽能2年”的說法,不少企業蠢蠢欲動要加入“追太陽”的行列。當時,“光伏”是讓眾多紡織企業眼前一亮的詞,孚日集團、浪莎襪業都曾謀求“跨界”。

    在地方政府對光伏的追逐熱情高漲之下,光伏產業項目、光伏產業基地、新能源產業園區遍地開花。

    不過,這時候光伏企業還是典型的“兩頭在外”,產業鏈上游硅料主要依靠進口,下游市場環節經常受到歐美日韓的打壓。

    度過了幾年的好光景,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爆發,市場需求急劇萎縮,產品價格暴跌。擴張正酣的光伏企業們經歷了第一次危局,好在市場很快恢復,2010年還迎來了發展的巔峰時刻。

    然而,2011年,光伏行業的境遇急轉直下。由于補貼政策退出,占據全球光伏需求量80%的歐洲市場急劇萎縮。隨后,歐美方面接連對中國光伏產品征收反補貼關稅和反傾銷稅,“雙反調查”導致全行業風雨飄搖。

    一時間,全行業一片哀鴻,光伏進入“寒冬”。不少給當地經濟帶來高光時刻的光伏企業,逐漸陷入債務危機、裁員、破產、財政兜底等窘境,整個產業迎來了一次洗牌。

    許多龍頭企業都未能幸免——2013年3月,無錫尚德宣布破產重組;2014年10月,江西賽維在美申請破產保護;2015年,英利集團爆發債務危機,而后進入債務重組階段,最終于2020年正式進入司法重整程序……走過“高光時刻”的新能源首富們,處境也逐漸艱難。有的元氣大傷,有的深陷債務風波,有的官司纏身,以至于有人調侃,光伏行業存在“冠軍魔咒”。

    2013年,日本出臺力度空前的光伏發電補貼政策,中歐雙方就光伏貿易爭端達成價格承諾協議,我國在之前扶持光伏產業發展的“國六條”基礎上再出臺“國八條”……

    這些企業的命運并沒因此得到挽救,不過,在政策的扶持下,我國光伏裝機連續多年快速增長。國家能源局統計數據顯示,2017年底,我國光伏發電累計裝機量1.3億千瓦,提前實現“十三五”光伏裝機指導性目標。

    2018年,為緩解光伏產業的補貼失控,國家發改委、財政部、國家能源局聯合發布《關于2018年光伏發電有關事項的通知》(即“531”新政),國家補貼開始退坡。

    補貼退坡倒逼之下,光伏組件的成本、價格在市場競爭中不斷壓縮。技術進步也大幅降低了光伏發電成本。晶硅取代非晶硅、單晶取代多晶、金剛線切割取代砂漿線切割、PERC (鈍化發射極及背表面)技術取代BSF(鋁背場)電池技術……技術的不斷迭代帶來成本的快速下降,也改寫了市場格局。

    經過幾輪“暴風雨的洗禮”,2020年,中國光伏逐漸進入“平價時代”,在光照條件好的地方,上網電價已經低于火電,產業競爭力不斷提升。

    今年6月,發改委最新政策提出,對新備案集中式光伏電站、工商業分布式光伏項目和新核準陸上風電項目,中央財政不再補貼,實行平價上網。2021年新建項目上網電價,按當地燃煤發電基準價執行;新建項目可自愿通過參與市場化交易形成上網電價,以更好體現光伏發電、風電的綠色電力價值。

    “用腳投票”的巨頭

    時過境遷,光伏已經顯示出極大的市場潛力。

    前不久,國際可再生能源機構(IRENA)最新報告顯示,10年內,公用事業規模太陽能光伏的電力成本下降了 85%。在未來兩年內,通過拍賣和招標競爭性采購的所有新太陽能光伏項目中,74%的中標價格將低于新煤電。

    從世界范圍看,光伏發電滲透率依然較低,根據國際能源署(IEA)的數據,2019年各國光伏發電理論滲透率平均值僅為3.0%。這意味著廣闊的市場空間——IEA最新預測顯示,未來10年光伏和風能將迅速擴張:2030年之前,全球光伏、風電的每年新增裝機將分別達630 GW、390 GW,較2020年紀錄水平分別增長約4倍、3倍。

    在“碳達峰、碳中和”的戰略目標下,再加上“平價時代”的來臨,光伏在近兩年再度成為“資本寵兒”,并于2021年更加鮮花著錦,吸引了眾多掘金者的目光。

    不為普通消費者所熟知的是,華為既是手機巨頭、通信巨頭,又是光伏產業的龍頭企業。事實上,早在2013年華為就進入了光伏產業鏈,基于在通信產業的優勢,3年后登頂光伏逆變器全球出貨量榜首。2020年數據顯示,華為光伏逆變器市場占有率達23%,出貨量繼續保持全球第一。

    光伏玻璃也成為“玻璃大王”福耀重點布局的領域。1月8日,福耀玻璃發布公告稱,擬增發H股總數不超過1.01億股,募集資金將全部用于補充運營資金、研發項目投入、優化公司資本結構、擴大光伏玻璃市場等。

    不少業外巨頭“用腳投票”,跨界光伏成為熱潮。

    2月5日,吉利汽車全資持股成立浙江浩瀚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注冊資金3000萬元,經營范圍含電動汽車充電基礎設施運營、光伏設備及元器件銷售等。

    3月24日,鞋業巨頭寶峰時尚公告,擬增發不超過1.2億股新股,用于發展光伏及相關業務、補充營運資金、償還短期借款等。

    5月25日,京東旗下智能產業發展集團與金風科技全資子公司天潤新能簽署合作協議,雙方將合資成立新能源公司。據稱,未來,京東將聯合合作伙伴共建全球屋頂光伏發電產能最大的生態體系。

    6月16日,水泥龍頭廣東塔牌集團發布了對外投資開展分布式光伏發電儲能一體化項目的公告,公司將投資約13.39億元建設分布式光伏發電儲能一體化項目。

    與此同時,光伏龍頭企業爭相融資擴產。

    1月19日,隆基股份公布了其在陜西省西咸新區的光伏電池擴產項目,擬建設年產15GW單晶電池,投資總額約80億元。

    1月25日,晶澳科技宣布擬在揚州經濟開發區投建電池和組件項目,分兩期建設,總投資金額達100億元,并于今年起開始實施。

    6月29日,通威股份公告稱,公司擬投資140億元,用于擴產年產20萬噸高純晶硅項目。

    另據媒體報道,僅2020年國內13家主要上市光伏公司累計公布超過40個擴產項目,總投資金額為2364億元。

    光伏板塊中概股也紛紛回歸A股。6月28日,上交所同時受理了晶科能源和阿特斯陽光的科創板IPO申請,二者將通過分拆上市形式回A。晶科能源和阿特斯各擬募資60億元和40億元。

    可以想見,隨著這些“新勢力”的進入,光伏產業的競爭格局將繼續改寫,光伏行業新的故事還將上演。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21年第14期)


     

    2021年第14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2021年第14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