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smkua"><bdo id="smkua"></bdo></table>
  • <sup id="smkua"></sup>
    <xmp id="smkua"><xmp id="smkua"><div id="smkua"><optgroup id="smkua"></optgroup></div>
  • 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雜志 > 正文

    燒光84億元,產量為0

    拜騰汽車生死局

    連富士康也救不了?

    但是,在上一輪造車熱潮中,賽麟、前途等多家曾經的明星企業已經退出賽道,留下了一地雞毛。

    《中國經濟周刊》 記者  呂江濤|北京報道

    今年以來,火爆的市場以及蔚來、小鵬、理想等先行者的成功經驗引發了新一輪造車浪潮,百度、富士康、滴滴、小米、360等企業紛紛宣布進軍汽車制造領域。但是,在上一輪造車熱潮中,賽麟、前途等多家曾經的明星企業已經退出賽道,留下了一地雞毛。

    近日,許久未發聲的拜騰汽車又一次陷入困境之中。這家曾經被視為最有希望挑戰特斯拉的造車新勢力企業,在燒光84億元卻未造出一臺量產車后,又爆出“被申請破產重組”的消息,而這已經不是拜騰汽車第一次被申請破產重整。

    77 2019 年3 月5 日,上海,拜騰全球首家線下體驗店,店內展示拜騰M-Byte 型新能源汽車

    2019 年3 月5 日,上海,拜騰全球首家線下體驗店,店內展示拜騰M-Byte 型新能源汽車

    “燒掉”84億元,沒造出量產車

    7月12日,天眼查APP顯示,南京知行新能源汽車技術開發有限公司(下稱“南京知行”)新增破產重整信息,申請人為上海華訊網絡系統有限公司。資料顯示,南京知行成立于2017年6月份,注冊資本約56.5億元,經營范圍含電動汽車及零部件研發,自營和代理各類商品及技術的進出口業務等。

    而南京知行旗下的品牌就是大家熟知的拜騰汽車。

    拜騰汽車的起點并不低,被稱作“寶馬i8之父”的畢??岛统晒⒂⒎颇岬贤葡蛑袊袌龅拇骼锥际瞧鋭撌紙F隊成員。在豪華創始團隊加持下,拜騰汽車先后進行多輪融資,投資方包括一汽集團、寧德時代、富士康等。其中,前4輪融資總額高達84億元。

    在豪華的創始團隊加上充足的資金支持下,拜騰汽車一路順風順水,很多業內人士都認為,拜騰汽車是最有可能挑戰特斯拉的造車新勢力。拜騰汽車還曾被胡潤評為“2020年全球獨角獸”,當時與其一同上榜的還有字節跳動、快手等頭部玩家。

    然而,拜騰汽車最終呈現給投資方和市場的只是M-Byte和K-Byte的“現代感”概念車型。這些概念車型在發布時也曾引起很大反響,48英寸超長大屏、駕駛員觸控屏、BYTON隔空手勢傳感器似乎滿足了很多人對未來汽車的構想。但給予消費者和市場無限想象空間的概念車在3年后卻一直沒能實現量產。

    去年8月份,拜騰汽車因“燒光84億元造不出量產車”被央視點名批評,被推向了輿論的風口浪尖。

    據記者梳理,在造車新勢力中,小鵬汽車首款車型交付之前共融資近90億元;理想汽車首款車型交付前共融資約81億元;哪吒汽車首款車型交付前共融資約45億元。

    照此推測,拜騰汽車用84億元資金造出量產車應該問題不大,但現實卻與此相去甚遠。

    對此,理想汽車創始人李想曾轉發過一篇名為《300人吃掉5000萬零食、一盒名片上千,拜騰怎樣燒掉了84 億?》的文章,直指拜騰汽車的“燒錢”作風。拜騰汽車也因為這篇文章遭到媒體的口誅筆伐。

    文章指出,2018年,拜騰汽車擁有300多人的北美辦公室,僅在購買零食上就花費了700多萬美元(約人民幣4526萬元);拜騰汽車的上海第一家品牌店開業時,店員服裝是從法國進口的定制服裝;員工的一盒名片價格高達數千元;拜騰汽車在2020年1月參加北美CES展時,花了約30萬美元把車空運到美國,再海運回來,花費遠遠高于行情價;就算是資金已經出現問題,其創始人畢??翟谌纹陂g在外就餐時,也一定會點一瓶店里最好的紅酒……

    “白衣騎士”富士康,沒能救得了拜騰

    然而,花錢“大手大腳”肯定不是拜騰汽車花光84億元還沒造出第一臺量產車的全部原因。

    與大多數造車新勢力最初選擇代工生產不同的是,拜騰汽車選擇自建工廠以確保其產品質量,但這也直接導致其造車成本的不斷上升。此外,拜騰汽車在供應商選擇上也一直堅持最貴和最好的。

    凡事都追求完美的拜騰汽車,在M-Byte的量產就差“臨門一腳”時被爆出資金短缺。隨著時任CEO戴雷在2020年6月1日的員工大會上承認拖欠員工工資,拜騰汽車的危機全面爆發,最終不得不選擇停產。到2020年的最后一天,拜騰汽車發布內部郵件稱,將繼續延長停工停產期6個月。

    2021年1月,處境艱難的拜騰汽車終于等來了“白衣騎士”。當時,富士康科技集團對外宣布,將與拜騰汽車進行商業合作,推動拜騰M-Byte的量產,量產時間預計在2022年第一季度。

    當時,市場似乎看到了拜騰汽車起死回生的希望,期待在富士康的投資到位之后,拜騰M-Byte順利量產,公司重新獲得穩定的現金流。

    不過,近期又有媒體爆出拜騰汽車與富士康合作出現裂痕的消息,這可能為拜騰M-Byte的量產增添更多變數。

    彭博社報道稱,經過半年的磨合之后,拜騰汽車內部股東復雜的博弈和持續的“宮斗”讓富士康心灰意冷,而拜騰股東方中國一汽的強勢最終讓富士康考慮退出。

    對此,拜騰汽車的相關負責人表示,結合公司當前需要,拜騰汽車正在進行團隊的優化建設,由拜騰汽車的核心股東一汽集團、合作伙伴富士康等分工合作,向拜騰汽車派駐高管支持量產和運營工作的開展。拜騰汽車將充分利用一汽集團、富士康、地方政府等核心資源,制定一攬子相關方案,穩步推進首款車量產上市。

    但也有媒體報道稱,富士康方面承諾的資金一直都沒有到位,富士康的研發團隊前后來了幾百人,兩三個月就換一撥,更像是只想在拜騰汽車學習一下新能源汽車的研發。

    而富士康方面的公開表態是:“與拜騰汽車的后續合作,要等待拜騰汽車內部重組完成才能確定。”

    顯然,在當下競爭激烈的新能源汽車市場,留給拜騰汽車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21年第14期)


     

    2021年第14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2021年第14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