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smkua"><bdo id="smkua"></bdo></table>
  • <sup id="smkua"></sup>
    <xmp id="smkua"><xmp id="smkua"><div id="smkua"><optgroup id="smkua"></optgroup></div>
  • 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雜志 > 正文

    召回風波后,股東接連減持

    孚能科技遭遇“利空三連擊”

    “科創板電池第一股”怎么了?

    受此影響,孚能科技的股價在近期出現了不小的波動。

    《中國經濟周刊》 記者  呂江濤 | 北京報道

    近期A股市場,最火熱的題材非鋰電池莫屬,短短兩個月時間內,鋰電池板塊指數的漲幅就接近50%,產業鏈各個龍頭的股價更是一路飆升。

    然而,有“科創板電池第一股”之稱的孚能科技(688567.SH)卻沒能跟上龍頭股上漲的節奏,甚至在一周之內就遭到召回、解禁、減持的“利空三連擊”。受此影響,孚能科技的股價在近期出現了不小的波動。

    更值得注意的是,在寧德時代(300750.SZ)等“友商”業績隨股價一道高歌猛進時,孚能科技卻從2020年開始業績“變臉”,今年可能還會繼續虧損。

    78

     

    孚能科技與長城歐拉“踢皮球”?

    日前,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發布消息稱,包括長城、五菱、奇瑞等品牌共計近150萬輛汽車被召回。其中奇瑞和長城召回的均為新能源汽車,且安全隱患涉及動力電池。一時間,電池制造商們人人自危。

    起初,有消息稱,召回車輛搭載的電池是由當前動力電池出貨量最大的廠商寧德時代所生產,一度導致寧德時代股價大跌,直到寧德時代公開否認且孚能科技發布公告后,答案才被揭曉。此次新能源汽車召回數量最大的是長城歐拉IQ電動汽車,涉及2018年7月7日至2019年10月30日期間生產的共計16216輛車,使用的是孚能科技提供的電池。

    據《中國經濟周刊》記者梳理,在此次召回之前,長城歐拉IQ電動汽車曾發生多起自燃事件,但長城汽車一直沒有公布調查結果。因此,甚至有充電樁公司曾發布限制歐拉電動汽車充電的公告。

    不過,孚能科技并沒有承認,此次大規模召回長城歐拉IQ電動汽車是因為其提供的電池引起。其在7月19日發布的《關于客戶召回汽車事項的說明公告》中強調,公司僅供應召回車輛所搭載的模組,召回的原因主要系召回車輛搭載的BMS軟件控制策略與動力電池存在匹配差異,長期連續頻繁快充后導致電池性能下降,極端情況下可能引發動力電池熱失控,存在一定的安全隱患。BMS非本公司產品及供應。

    但此次召回可能也并非與孚能科技完全無關,因為長城汽車的公開回應是,這款長城歐拉IQ電動汽車所使用的BMS控制策略由長城汽車和孚能科技共同制定驗證,在極端小概率條件下導致電池熱失控。

    對此,《中國經濟周刊》記者以投資者的身份致電長城汽車的公開電話,對方表示,目前權責的最終認定還沒有結果,公司需要先把車召回做檢測,整個過程要和電池供應商一起研究解決。

    “BMS軟件和電池發生不匹配的情況其實較為常見,比如孚能科技匹配一個新車型,要根據車企要求重新設計電池包,也要對電池管理系統進行重新設計和標定,這個過程就可能出現BMS沒有設置好的情況,易導致的問題比如電池使用率不高、續航里程變短等,那么,就需要重新調試BMS系統參數,使其重新匹配。”汽車行業獨立分析師張翔對記者表示,“因此,重新調試是需要電池廠商配合的,但其實電池包的結構不需要做大的調整。”

    7月19日孚能科技公告發布當天,其股價大跌4.54%,加上此前3個交易日分別下跌2.24%、2.69%和6.05%,孚能科技在短短4個交易日內股價累計下跌近15%。

    而促使孚能科技近期股價下跌的原因并非只有這次召回風波,還因為該公司從7月19日開始迎來首發原股東限售股解禁期。同花順iFinD數據顯示,孚能科技此次解禁共涉及45位股東,對應的股份數量為6.45億股,占公司總股本的60.2%。

    7月19日,在公告“客戶召回汽車事項說明”的同時,孚能科技還發布了一份股東減持公告,持股19.1%的二股東深圳安晏計劃通過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其持有的公司部分股份,減持數量不超過4282.68萬股,占公司總股本的比例不超過4%。

    兩天之后,孚能科技在7月21日晚間又公告稱,公司股東贛州裕潤科能投資合伙企業(有限合伙)計劃通過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其持有的公司股份,減持數量約391萬股,占公司總股本的比例為0.3652%。

    受此影響,孚能科技的股價在7月22日又下跌了1.83%。

    兩次北汽新能源汽車召回的“主角”

    雖然孚能科技否認自己是此次長城歐拉IQ電動汽車召回事件的主要責任方,但很多車主和資本市場都不認可此表態,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孚能科技有“前科”。今年以來共發生兩起新能源汽車因電池缺陷而大規模召回的事件,而孚能科技也是上一次召回的“主角”。

    今年3月23日,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發布消息稱,北汽新能源的兩款車型EX360和EU400已向其備案召回計劃,將自3月24日起召回共計31963輛。召回原因是部分車輛存在動力電池系統的一致性差異,在高溫環境下長期連續頻繁快充,可能導致個別單體電池電芯性能劣化,極端情況下引發偶發失效,引起動力電池起火風險。

    這兩款涉及召回事項的車型均搭載孚能科技生產的動力電池。

    3月23日晚間,孚能科技發布公告稱,根據公司與北汽集團此前約定,孚能科技將承擔本次召回所涉及的費用,預計為3000萬至5000萬元間。但孚能科技也在公告中強調,該費用由公司前期計提的質保金承擔,不會對本年度凈利潤產生重大影響。

    值得注意的是,孚能科技當時還收到了上交所科創板公司監管部下發的問詢函,要求其補充披露此次召回的EX360和EU400車型配套動力電池產品的具體型號、交付時間與數量,是否配套其他客戶的車型,是否同樣存在召回風險等。

    在回復問詢函的公告中,孚能科技表示,本次召回車輛所裝載的電池系統(產品),為本公司負責組裝集成的電池系統,上述兩款電池系統僅供北汽使用,且該電池系統所涉及的車型均已在召回范圍內。

    雖然孚能科技在這份回復中表示,公司承擔相關召回費用,獲得了北汽的認可,雙方正在合作的項目不受影響,但孚能科技對北汽集團的銷售額卻是大幅下降。

    2017年至2019年,北汽集團一直是孚能科技的第一大客戶,孚能科技對北汽集團的銷售額合計超過40億元,營收占比分別高達 87.57%、83.58%、47.58%。但在2020年上半年,孚能科技對北汽集團的銷售額同比下降超過90%。

    與北汽集團類似,長城汽車曾經是孚能科技的第二大客戶,在2020年上半年對其采購金額同樣大幅下降。

    受大客戶采購大幅下滑影響,孚能科技去年營收僅為11.3億元,同比下滑近54%;凈虧損超3億元,而2019年公司還盈利1.3億元。

    進入2021年,孚能科技的業績進一步下滑。今年第一季度,其凈利潤約為-1.76億元,同比下降79.1%。從去年初至今年一季度,孚能科技已經連續虧損5個季度。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梳理發現,很多券商對孚能科技的軟包電池技術路線都表示認可,認為公司長期業績可期。但從短期來看,華安證券、國泰君安、民生證券等6家今年以來發布過關于孚能科技深度研究報告的券商均認為,孚能科技2021年將繼續虧損,預計虧損額在2.6億到4.17億元之間。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21年第14期)


     

    2021年第14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2021年第14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