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smkua"><bdo id="smkua"></bdo></table>
  • <sup id="smkua"></sup>
    <xmp id="smkua"><xmp id="smkua"><div id="smkua"><optgroup id="smkua"></optgroup></div>
  • 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雜志 > 正文

    貴陽南明河打贏8年治理保衛戰

    如今的南明河,芳草萋萋、魚翔淺底,成為貴州生態文明建設的一個縮影,更為同類型城市河流治理貢獻了“貴陽方案”。

    《中國經濟周刊》 記者  張燕|貴陽報道

    南明河是長江上游的重要支流,全長185公里,流經貴陽市5個區、38個鄉鎮和91個村居。隨著工業化、城市化的推進,這條貴陽的母親河面臨著“水色發黑、臭味彌漫”的生態困境。黨的十八大以來,貴陽市痛定思痛,創新體制機制,攻克了一批歷史頑疾,有效解決了南明河核心段淤積重、水變黑、臭味濃等突出問題。

    如今的南明河,芳草萋萋、魚翔淺底,成為貴州生態文明建設的一個縮影,更為同類型城市河流治理貢獻了“貴陽方案”。

    95-1治理后的南明河(甲秀樓段)

    治理后的南明河(甲秀樓段)

    95-2 治理前的南明河(甲秀樓段)

    治理前的南明河(甲秀樓段)

    打破“反復治、治反復”循環,從“治標”轉向“治本”

    “以前我們不叫它南明河,叫臭水河,當時大家都不愿意走這個地方。”在貴陽生活了幾十年的市民彭思華如是向記者形容當年南明河的污染情況。

    數據顯示,在20世紀90年代,每天向河中排放的生活污水和工業廢水有45萬噸。南明河水質污化嚴重,一度變成劣Ⅴ類,河道喪失自然凈化能力。

    貴陽市曾多次對南明河進行治理,但多年來,南明河整治方式以清淤、筑壩等治標工程為主,沒有徹底解決岸上直排的問題。再加上南明河支流眾多,涉及不同區域以及不同的管轄部門,單一河段治理并不能緩解全流域的生態壓力,南明河治理從而陷入了“反復治、治反復”的循環。

    2012年,貴陽市再次啟動南明河治理系統工程。為打破過去“條塊分割、多頭治水”的傳統治理模式,貴陽市成立了常設機構——南明河整治項目 PPP領導小組和指揮部,由分管市領導任指揮長,市直相關職能部門一把手兼任副指揮長,統一統籌各區域、各部門相關單位共同作業。同時,貴陽市改變了以前分段治理的思路,堅持全流域統籌,以2025年為限,按照“控源截流、內源治理、疏?;钏?、生態修復”的思路對南明河進行綜合治理,改變以往“頭疼醫頭、腳疼醫腳”的治理模式,從“治標”向“治本”轉變。

    當地知名的生態環保志愿者雷月琴花34年時間手繪的6張南明河治污地圖顯示,原本分布在沿岸的200多家污染企業逐漸從地圖上消失,被下沉式再生水廠和濕地公園取而代之。如今,全流域25處黑臭水體全部消除,主要支流水質全部達標,中心城區段水質穩定達到 Ⅳ類以上,部分區域達Ⅲ類及以上。

    據貴陽市水務管理局副局長劉楚霞介紹,造成南明河流域內污染的原因主要有兩個:貴陽城鎮生活污染收集管網不健全、雨污分流管網不完善、部分區域污水處理能力不足;有部分生活污水直排或因截污溝溢流進入河道,導致水體中氨氮、總磷等主要污染物濃度超標。

    作為南明河流域水環境綜合治理工程的社會資本合作方,中國水環境集團專家團隊提出了“適度集中、就地處理、就近回用”的系統規劃治理理念。通過分段處理、化整為零、工程前移,在南明河干、支流沿線污水量大的區域就地就近修建再生水廠,推動原有“末端兜底”向“前端減量、沿途分處”轉變,這種做法更加符合貴陽喀斯特地形地貌特征要求,也降低了管網建設維護難度和成本。

    劉楚霞說,2017年以來,貴陽市共新建20座再生水廠,其中有16座采取下沉式建設。污水處理能力由99萬噸/日提高到183.5萬噸/日,有效解決了污水處理能力不足的硬傷。

    青山再生水廠是貴陽市首個建成的下沉式再生水廠,“深埋”在地下20米處,上面是貴陽市水環境科普館和生態公園,一條馬路之隔就是熱鬧的居民區。這座再生水廠每天要處理近5萬噸的生活污水。

    “按照之前的方案,青山再生水廠的選址在南明河下游30公里。征地、管網等費用預計需要7.35億元,年調水費1700萬元。經過調研之后,我們選擇了原址下沉的方案,費用節省了近60%。”中國水環境集團董事長侯鋒對《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表示,與傳統的污水處理廠相比,下沉式建廠不僅減少了征地、鋪設管網的費用,還有效解決了噪音、臭味等鄰避問題。

    “僅污水收集和回用管網就節約投資15億元,年節省調水費1.58億元,土地節省千余畝,大大降低了污水管網地下長距離輸送滲漏及環境風險等問題。”侯鋒表示,即使在全球,也很難找到如此龐大的系統,以城市尺度來治理河道的案例。

    提升污水處理能力后,接下來就是解決如何向南明河生態補水,提高其河流自凈能力的問題。目前,中國水環境集團已經實現處理后的尾水水質指標穩定達到地表水Ⅳ類標準,可以直接作為生態景觀用水回補南明河。如今,這些再生水廠每年向南明河提供2億噸生態補水,大大提升了河道的自凈能力。

    “過去的南明河,至少一到兩年就要進行一次大規模清淤。如今,南明河已經連續7年沒有開展大規模清淤了。”劉楚霞高興地說。

    生態價值兼顧經濟價值

    據介紹,南明河治理創造了多個全國第一,包括全國第一個創造并成功實踐分段式污水治理思路的城市、全國第一個大范圍建設下沉式污水處理生態系統的城市等。

    “水質達標”并不是南明河治理的最終目標。全程參與南明河綜合治理的上海交通大學環境學院講席教授孔海南向《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表示,南明河治理不能止步于水清岸綠,還應該有完整的生態系統。

    “一般污水處理廠的功能是把污水引進來,經過微生物處理之后,符合國家化學指標的標準后排放,就算完成國家任務了,可貴陽不這么考慮。作為這里的母親河,南明河沒有運輸功能,但有很強的景觀功能和生態功能。通俗來說,就是河底有泥鰍、蚌殼,甚至有一些原著的水生動植物。讓水下生物處于自身完成魚吃蝦、蝦吃泥巴這樣的一個生態循環的狀態。”孔海南說。

    “目前南明河的水生植物覆蓋率超過80%,其中大部分是水草和魚蝦。”孔海南感嘆。經過8年的努力治理,現在的南明河已經真正實現了水清岸綠。每每在河邊行走,還能看到白鷺翻飛。

    在放大生態價值的同時,南明河的綜合治理同樣考慮了城市發展的需要和經濟價值的實現。

    “在貴陽建廠存在一個問題,就是土地緊缺,人員分布密集,尤其在老城區。如果說要占地面,我們貴陽市的土地很值錢的。”劉楚霞向《中國經濟周刊》記者介紹,如果采用傳統的地上建廠方式,需要離居民區有一段距離。而且隨著城市的發展,未來還會面臨搬遷的問題。下沉式建廠就有效解決了上述問題。不僅如此,再生水廠下沉后,上面的地面可以建商業綜合體、公園廣場、體育場,進一步實現了土地集約和成本降低。

    “不完全統計下,貴陽市14座下沉再生水廠地面一共增加了城市公共空間38.78萬平方米、居住面積13.47萬平方米,推動了城市生態‘負資產’向‘正資產’轉變。”劉楚霞說。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21年第14期)


    2021年第14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2021年第14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