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smkua"><bdo id="smkua"></bdo></table>
  • <sup id="smkua"></sup>
    <xmp id="smkua"><xmp id="smkua"><div id="smkua"><optgroup id="smkua"></optgroup></div>
  • 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雜志 > 正文

    鄭州六院:從“抗疫明星”到院感事件風暴眼

    從“抗疫明星”到風暴眼

    《中國經濟周刊》 記者  侯雋|鄭州報道

    8月4日凌晨,鄭州六院婦產科一名新生兒呱呱墜地。

    與正常婦產科病房不同的是,本次參與接生的醫護人員全都穿著隔離衣、戴著防護面罩,小心翼翼地迎接這個小生命的到來。

    寶寶的媽媽是鄭州市第六人民醫院(以下簡稱鄭州六院)的一名護士,因為鄭州新冠肺炎疫情有近百例感染者與鄭州市六院關聯,讓這家醫院成為輿論關注的焦點。

    26

    大災之后的大疫考驗

    剛剛經歷7月20日極端暴雨襲擊、正處于災后重建階段的鄭州市,從7月30日開始連續確認有新冠肺炎感染者。

    根據“鄭州發布”:7月28日,居住在鄭州市二七區的周女士因頸椎病騎電動車到鄭州市二七區的愛馨醫院就診并辦理住院,初次核酸結果異常,兩天后采樣復核結果陽性,后轉送至鄭州市第六人民醫院隔離治療。

    對于鄭州市市民來說,彼時剛剛經歷過暴雨襲擊,正在恢復喘息之中,看到這個消息之后,很多鄭州人的朋友圈開始用“澇疫結合”這4個字來刷屏調侃。

    但是,對于有關部門來說,神經再一次緊繃。

    早在7月21日,習近平總書記就對防汛救災工作作出重要指示,要求扎實做好受災群眾幫扶救助和衛生防疫工作,防止因災返貧和“大災之后有大疫”。

    同日,國家衛健委疾病預防控制局出臺《洪澇災區預防性消毒指引(2021年)》,再一次強調和提醒要采取相關措施避免災后疫情的發生。

    但最擔心的事還是發生了。鄭州市的氣氛也開始緊張起來。

    7月30日,鄭州市政府開始采取行動,對區域防控、流調溯源、核酸檢測等工作進行安排部署,力求迅速切斷傳染源,確保不蔓延、不擴散。同時迅速組織排查流調,抽調800多人組建市縣兩級16支流調隊伍。

    7月31日凌晨1點30分,2000多名鄭州六院的職工接到通知,要求收到信息必須立刻回醫院。

    鄭州六院的護士盧鑫對《中國經濟周刊》表示,很多人接到通知的時候都以為是例行通知,“從去年發生疫情以來,我們都習慣臨時接到通知去醫院隨時加班,我就帶了兩身衣服,有的同事甚至連手機充電器都沒帶。”

    但是,當晚開始,許多鄭州人在朋友圈、微信群中都開始傳播這樣一條消息:六院全部感染了!還有穿著防護服的醫護人員乘坐救護車的視頻。

    7月31日,鄭州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領導小組辦公室發出多條通告,涉及調整風險等級,部分區域封閉管理、非必要不出鄭、全員核酸檢測等。

    緊接著,在當晚的新聞發布會上,鄭州市疾控中心主任王松強通報疫情的相關情況。

    據介紹,此次鄭州疫情主要發生在醫院內部,較先確診的是六院的兩名保潔人員,隨后蔓延到病人及病人同房病友和醫務人員,呈現局部散播狀態。既有暴雨給院感控制方面帶來的不利影響,也暴露出少數醫院在落實院感控制方面存在一定的漏洞。

    在這場發布會上,鄭州市衛健委黨組書記、主任付桂榮,鄭州市第六人民醫院黨委書記馬淑煥,雙雙被免。同時,宣布鄭州市第六人民醫院實行閉環管理,停止診療工作。

    27-1 已經封閉進行消殺的鄭州六院

     已經封閉進行消殺的鄭州六院

    從“抗疫明星”到風暴眼

    “今天是六院閉環管理的第三天,是六院建院以來一次史無前例的重創,我們到底怎么了?”一位鄭州六院的職工在朋友圈發問。

    鄭州六院的前身是1953年成立的鄭州市隔離醫院,1954年更名為鄭州市傳染病醫院,1985年更名為鄭州市第六人民醫院,2001年與鄭州市結核病防治所合并,2006年被批準為“河南省傳染病醫院”。經過68年的發展,鄭州六院已發展成為一所集醫療、教學、科研、預防、保健、康復于一體的三級甲等傳染病醫院,擁有開放床位1180張,有在崗職工1778人。

    與鄭州其他醫院相比,鄭州六院的醫務人員承擔著更多的職業暴露風險,要面對艾滋病、結核病、肝炎、瘧疾、非典、新冠肺炎等各類傳染性疾病的防控、救治工作。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肆虐時,河南因硬核抗疫聞名全國,很多人都在說“向河南學習,要抄河南抗疫的作業”,其中鄭州六院功不可沒。

    “我們去年春節沒休息過一天,即使是周末也不例外。” 鄭州六院的護士盧鑫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作為河南省唯一一家新冠肺炎省、市兩級醫療救治定點醫院,鄭州六院確診過河南首例新冠肺炎病例,累計收治鄭州市近半數的確診患者(共73例),實現500余名一線醫務人員及1700余名工作人員“零感染”,重癥醫學科被授予“河南省抗擊新冠肺炎疫情先進集體”的榮譽稱號。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曾經去過鄭州六院多次。

    與一般醫院不同的是,六院因為要收治傳染病患者,病房比一般病房都要寬敞,保持絕對通風。尤其是新冠肺炎病區位于6號樓,與其他病區之間沒有通道。

    “我們也想不通,新冠肺炎病區一直都是一個封閉的病區,里面的保潔人員只做該病區的保潔,垃圾每天都是按斤稱完拿出去,按銷毀流程走。怎么會感染了呢?” 鄭州六院后勤職工張偉對《中國經濟周刊》表示。

    但是,在鄭州市陸續披露的確診患者活動軌跡中大多數都與六院直接相關,他們當中除了六院的病人和病人的陪護家屬,還陸續出現了護工和護士被感染。

    27-2 8 月 3 日 -4 日鄭州市進行第一輪核酸測試

     8 月 3 日 -4 日鄭州市進行第一輪核酸測試

    漏洞出在哪里?

    8月5日15時,在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新聞發布會上,國家衛生健康委醫政醫管局監察專員郭燕紅這樣定性鄭州六院的疫情:目前調查結果認為,鄭州六院疫情是一起醫院感染事件。

    據郭燕紅介紹,通過對確診感染的患者致病毒株進行基因測序分析以后,其基因測序與定點醫院收治的一位境外輸入的感染患者的基因測序高度同源,同時也是德爾塔變異毒株。鄭州六院這起確診病例與南京沒有關聯。

    郭燕紅表示,“這起院感暴露出三個問題:當地衛生健康行政部門和相關醫療機構對疫情防控形勢認識不到位、當地衛生健康行政部門監管不到位、醫療機構在相關院感防控規章制度上落實不到位,導致聚集性疫情。要求大家從這個事件中汲取教訓,舉一反三,引以為戒。” 

    8月6日,網絡消息稱,7月20日,鄭州六院一名被感染的護士曾參加一場據說“規模為800人”的婚宴,引起全國輿論關注。

    當天晚上,鄭州市委宣傳部副部長石大東在新聞發布會上回應稱,網傳“800人婚宴”夸大其詞,當天參加婚宴者有402名客人,60名工作人員。

    北京朝陽醫院的醫生馬凱對《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說,自從鄭州發生暴雨以來,就非常關注河南的情況。“我每天都在刷視頻,尤其看到鄭州城區一些交叉路口和住宅樓前,有的垃圾堆一米多高就非常擔心,還有地上也有很多污水,此時的污水中帶有各種病菌和污染物,致病菌數量遠超往常水平,如果一個人皮膚表面有傷口,接觸到污水也會有感染疫病的風險”。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了解到,自從“7·20”極端暴雨襲擊鄭州之后,鄭州所有醫院的員工都參與了抗洪搶險,一直到大水消退兩三天后,醫院才恢復正常。

    “我們也在反思,是不是那時候醫院人手不足引發了醫療垃圾混亂管理、保潔混亂管理等情況。”張偉對《中國經濟周刊》說。

    2ESHY9~3

    《中國經濟周刊》 記者 侯雋 | 攝

    北京朝陽醫院的醫生馬凱認為,自疫情防控進入常態化階段以來,我國多地發生過與新冠肺炎相關的院感事件,這次鄭州六院大規模院感給全國醫院再一次敲了警鐘,目前北京各大醫院已經開始執行最嚴格的防護措施,預防此類事件發生。

    8月4日,國務院副總理孫春蘭在全國疫情防控工作電視電話會后即赴河南鄭州,實地考察鄭州六院等地,了解院感防控情況。

    孫春蘭強調,要汲取院感的教訓,對院感實行零容忍。她還表示,將在全國組織開展院感防控專項排查行動,對不符合院感防控要求的限時整改,整改不到位的,堅決關停。

    鄭州加速與疫情賽跑

    “我們認了!” 8月7日,六院職工家屬、目前在集中隔離的劉冰對《中國經濟周刊》表示。

    她的丈夫張偉目前在鄭州登封集體隔離,已經做了12次核酸檢測。自從7月31日去醫院隔離后就再沒回過家。

    劉冰則是經歷了7天居家隔離后,社區突然打來電話通知要進行集中隔離。

    劉冰說,自從六院暴發疫情以來,六院職工家屬似乎就成了大家唯恐避之不及的“瘟神”。8月4日,有自媒體刊發文章——《鄭州市六院,何時才能搬離主城區?》,她的很多朋友在朋友圈轉發該文,指責六院防控不力影響了整個鄭州市的形象。這讓六院的家屬們也很郁悶。

    “但是,當一名六院醫生進行8次核酸檢測,前7次檢測結果均為陰性,第八次檢測結果為陽性成為確診病例后,六院職工家屬群炸鍋了,大家再也不說啥了,都懷著忐忑的心情去酒店隔離。好在每頓飯伙食非常不錯,住宿條件也不錯。我們要加油與疫情賽跑,打贏這場仗!” 劉冰對《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表示。

    8月9日下午,河南省新冠肺炎醫療救治專家組組長張國俊接受采訪時表示,目前,河南新冠肺炎病情整體可控,沒有一個危重癥型病人。

    “這次疫情是鄭州市六院院感造成的聚集性擴散,所以這次我們對院感防控要求非常高。這兩周,是我們救治病人的關鍵時期。一旦確診,就要早治療,早救治。這樣,就是要最大限度地提高救治成功率,降低死亡率。我們的目標,是零死亡。如果鄭州第三輪全員核酸檢測進行完,沒有發現異常,可能最多再檢測一輪或不超過兩輪。當然如果一直出現問題,肯定需要再進行多輪檢測。”張國俊表示。

    8月11日上午11時,“鄭州發布”表示,自7月31日本輪疫情發生以來,鄭州累計報告確診病例122例,無癥狀感染者9例。以上病例均按要求實施集中治療或隔離醫學觀察。疫情發生以來,鄭州市9家大型商超累計投入運輸車輛1430輛,運送民生物資3500噸,其中封控區315噸,保證了正常生活供應。廣大市民不用為“吃喝”擔心,盡可安心“宅”在家里,保護好自己、保護好家人,這就是對疫情防控工作最大的支持,就是對社會、對國家最大的貢獻。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盧鑫、張偉、劉冰、馬凱均為化名)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21年第15期)


     

    2021年第15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2021年第15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