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smkua"><bdo id="smkua"></bdo></table>
  • <sup id="smkua"></sup>
    <xmp id="smkua"><xmp id="smkua"><div id="smkua"><optgroup id="smkua"></optgroup></div>
  • 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雜志 > 正文

    上半年各省份財政數據出爐

    粵、蘇、浙坐穩前三,黑龍江、吉林不如新疆

    通過各地財政“賬本”可以發現,我國經濟恢復性增長態勢明顯。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去年同期財政收入基數較低,因此今年上半年絕大多數省份都實現了兩位數以上的高增長。

    《中國經濟周刊》 記者  謝瑋丨北京報道

    截至8月10日,全國31?。▍^市)陸續公布了上半年財稅數據。

    通過各地財政“賬本”可以發現,我國經濟恢復性增長態勢明顯。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去年同期財政收入基數較低,因此今年上半年絕大多數省份都實現了兩位數以上的高增長。

    分地區看,各省份“財力”可謂相差甚遠。具體而言,31?。▍^市)基本上大致可以分為4個梯隊。廣東、江蘇、浙江、上海、山東5省市“財力雄厚”,領跑全國,上半年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均超過4000億元。北京、四川、河北、河南、福建、湖北6省市則以上半年一般公共預算收入超過2000億元,位于第二梯隊。第三梯隊包括安徽、湖南、江西、遼寧、陜西、山西在內的12?。▍^市),上半年一般公共預算收入超過1000億元。吉林、黑龍江、海南等8省區上半年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均未超過700億元。

    不過,一般公共預算只是衡量了狹義上的地方政府財力。地方政府綜合財力還要綜合地看各地一般公共預算收入、政府性基金預算收入、國有資產經營收入以及中央轉移支付和稅收返還的總和。

    5省區市“財力雄厚”,東部沿海經濟大省繼續領跑

    從上半年財政收入來看,東部沿海經濟大省的“錢袋子”依然穩健。

    廣東繼續穩坐第一,2021年上半年一般公共預算收入達7599.57億元,同比增長17.6%。江蘇位居第二,上半年實現一般公共預算收入5647億元,同比增長19.1%。浙江位居第三,上半年一般公共預算收入5313.96億元,同比增長24.9%。上海位居第四,上半年實現一般公共預算收入4731.51億元,同比增長20.2%。山東緊隨其后,位居第五,上半年實現地方財政收入4300億元。北京則以3254.4億元財政收入屈居第六。

    稅收是經濟的晴雨表,能夠體現財政收入質量。在經濟發展活躍的?。▍^市),稅收充沛,稅收在一般公共預算收入中比重都較高,而包括專項收入、行政事業性收費、罰沒收入等在內的非稅收入比重則較低。從數據來看,財政大省的財政結構都非常健康,其中浙江財政收入“含金量”最高,稅收占比達 85.6%,江蘇達82.0%,廣東為77.7%。

    廣東財政廳表示,上半年收入量質齊升。今年以來,全省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增幅和質量穩步回升,上半年收入增長17.6%,兩年平均增長5.3%,與全省GDP兩年平均增幅(5%)相匹配,反映廣東經濟恢復取得明顯成效。稅收增長22.1%,稅收占比比去年同期提高2.8個百分點,對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增長的貢獻率超九成。

    江蘇財政廳則稱,前6個月稅收增速均快于一般預算收入約1~3個百分點,有力拉動了財政收入增長。特別是在持續減稅降費的大背景下,與企業生產經營、居民收入密切相關的增值稅、企業所得稅和個人所得稅均保持20%以上的增長,反映出經濟運行質量效益穩步提升,百姓“錢袋子”不斷充實的向好態勢。

    值得一提的是,從GDP來看,上半年山東省GDP在各?。▍^市)排名第三,其GDP總量為38906.35億元。浙江省則排名第四,上半年GDP總量為34556億元。而后者財政收入卻實現了反超,浙江上半年一般公共預算收入5313.96億元,較山東省的4300億元高出了近千億元。

    相較之下,浙江省的財政依存度(財政收入占GDP比重)明顯更高。一般而言,經濟運行質量高、第一產業比重低、新興行業、資源型行業和高附加值行業比重大的地區,財政收入占GDP的比重也比較高。

    具體而言,浙江省的稅收占比(稅收收入占一般公共預算收入比重)為85.6%,也排在各省份之首。浙江省財政廳數據顯示,上半年實現增值稅1689.19億元,增長27.5%,主要是工業、服務業增加值增長帶動。企業所得稅905.51億元,增長27.0%。反映自然人工資水平和股息紅利等財產性收益水平的個人所得稅305.78億元,增長19.8%。

    毋庸諱言,浙江僅企業所得稅或個人所得稅一項,就已經超過了部分省份上半年一般公共預算收入的總和。這也在一定程度上解釋了,浙江被賦予高質量發展建設共同富裕示范區的重要歷史使命的底氣。

    51

    大宗商品價格波動成“補血包”

    近年來,包括山西、安徽、江西、河南、湖北、湖南在內的中部六省經濟排位發生了一定的變化。

    2021年上半年,河南省財政收入在中部六省中排名第一,實現一般公共預算收入2446.9億元。湖北省財政收入位居第二,實現一般公共預算收入2000億元。

    去年受疫情影響,湖北經濟受到重創,今年上半年,湖北省財政恢復態勢明顯,一般公共預算收入2000億元,同比增長65.4%,主要是因為去年同期下跌較多,低基數效應明顯。

    此外,長三角新成員安徽省的財政收入表現令人矚目。2021年上半年,安徽一般公共預算收入1956.3億元,同比增長18%。

    安徽省政府消息顯示,該省固定資產投資穩步恢復,社會領域投資增長較快。上半年,固定資產投資同比增長11.4%,兩年平均增長6.1%。其中,上半年,商品房銷售額4447億元,增長39.4%,兩年平均增長16.6%。與此同時,安徽省市場銷售持續回暖,網上消費快速增長。上半年,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10771.1億元,同比增長27.4%,兩年平均增長10.9%。其中,從商品類別看,限額以上商貿單位零售額中,新能源汽車、智能家電、智能手機分別增長4.7倍、1.3倍和94.2%。限額以上網上商品零售額增長34%,兩年平均增長36.3%。通過互聯網實現餐費收入增長40.7%,兩年平均增長49.5%。

    上半年,江西省的財政收入勢頭向好,一般公共預算收入達1708.2億元,增長18.8%。其在縮小與安徽省差距的同時,還拉開了與山西省的距離。

    盡管如此,江西并沒有回避問題。江西省財政廳分析稱,上半年,全省財政運行總體平穩,但仍面臨不少困難和問題。一是穩增長壓力較大。今年以來稅收快速增長主要是受基數效應及大宗商品價格上漲等因素帶動,由于價格上漲周期的不確定性,稅收要保持較快增長將面臨較大壓力。二是促平衡壓力較大。盡管上半年全省財政收入增幅較高,但市縣財政可用財力增加有限,特別是中央抗疫特別國債和特殊轉移支付退出、土地出讓政策調整等變化,部分市縣資金趨于緊張,同時支持經濟發展、兜牢“三保”底線等重點和剛性支出都必須足額保障到位,收支矛盾更為凸顯。三是防范債務風險壓力較大。政府法定債務已逐漸進入償債高峰期,今年全省還本付息近700億元。一些地方隱性債務化解壓力還是較大。

    今年以來,大宗商品價格上漲成為影響不少?。▍^市)財政收入的“外部增益”。陜西財政廳分析指出,1―6月份,全省地方財政收入完成1439億元,較上年同期增長29.9%,增長較快的主要原因是,去年受疫情影響地方財政收入基數較低,今年上半年經濟運行穩中加固、恢復有力、動能增強,煤炭等大宗商品價格上漲,房地產相關稅收增長較快。

    山西省上半年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完成約1417.5億元,同比增長16.8%,比2019年同期增長1.7%。作為煤炭資源大省,山西地方財政收入對大宗商品價格彈性大。今年以來煤炭價格的上漲,對其影響較大。

    山西省財政廳數據顯示,上半年稅收收入完成1025.1億元,增長19.9%,增收170.5億元;非稅收入完成392.4億元,增長9.2%,增收33.2億元。從稅收增收項目看,主體稅種較快增長,國內增值稅增長18.5%,企業所得稅增長15.5%,資源稅增長20.7%,個人所得稅增長26.9%,財政收入增速加快,主體稅種增幅明顯。

    吉林、黑龍江財政收入少于新疆,財政支出普遍縮減

    東北三省中,遼寧省財政收入水平位于全國中間水平,今年上半年實現一般公共預算收入1469.3億元,位于江西與陜西之間。而吉林、黑龍江兩省則分別實現一般公共預算收入663.億元和664.2億元,位列新疆(772.6億元)之后。

    值得一提的是,吉林還是上半年財政支出中唯一呈現負增長的省份。

    整體來看,絕大多數?。▍^市)一般公共預算支出仍然呈現增長態勢,不過支出增速明顯低于收入增速。

    具體而言,湖北省一般公共預算支出增速最高,同比增長14.9%。此外,還有廣東、浙江、山東、海南、貴州5省一般公共預算支出增速在兩位數以上,其余省份均低于兩位數。另有上海、北京、云南、黑龍江4省市一般公共預算支出增速低于1%。

    從地方公布的支出明細看,各地認真落實了政府“過緊日子”要求,財政支出堅持嚴管控、保重點,有力保障了重點民生領域和各項重大決策落地落實。

    湖北省財政廳稱,財政支出保持較高強度。全省地方一般公共預算支出同比增長14.9%,比2019年同期增長0.5%。其中,民生支出占一般公共預算支出的比重繼續保持在75%以上,充分保障了養老、就業、教育、醫療等基本民生支出需求。

    北京市財政局稱,全市財政部門認真落實政府“過緊日子”要求,按照“從嚴從緊”的原則嚴控部門一般性支出,將壓減節約的資金,統籌用于保障重點民生領域發展,相關支出實現較快增長。

    上半年,黑龍江省一般公共預算支出完成2477.2億元,增長0.4%。黑龍江省財政廳表示,財政支出堅持嚴管控、保重點,有力保障了各項重大決策落實。嚴格管控公務接待、因公出國、公車、會議、樓堂館所等一般性支出;同時,加大財政資源統籌力度,持續向重點任務聚焦發力。

    吉林省財政廳數據顯示,上半年,全省財政支出1716.8億元,同比減少18.2億元,下降1%。分級次看,省級372億元,同比增長17.9%;市縣級1344.7億元,同比下降5.3%。

    從支出明細看,在其主要支出項目中,社會保障和就業支出、節能環保支出、城鄉社區支出等項目減少。

    吉林省財政廳稱,社會保障和就業支出321億元,同比減少76.5億元,下降19.2%,主要是上年同期補助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基金較多,基數較大;節能環保支出47.7億元,同比減少6.5億元,下降12%,主要是上年同期支持天然林保護支出較多;城鄉社區支出173.2億元,同比減少19.9億元,下降10.3%,主要是上下年一般債券發行使用節奏不同的不可比影響;農林水支出181.4億元,同比減少19.6億元,下降9.7%,主要是脫貧攻堅取得全面勝利,扶貧方面支出相應減少;交通運輸支出109.3億元,同比減少10億元,下降8.4%,主要是上年同期公路、鐵路建設支出較多,基數較大。

    7月30日,在國務院新聞辦舉行的發布會上,財政部部長劉昆直言,政府過緊日子的目的,是讓人民群眾過好日子,這是長期的方針政策,不是短期的應對措施。劉昆強調,這幾年,國家的錢袋子確實越來越沉,2021年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支出安排超過25萬億元。但國家重大戰略任務、保障和改善民生等方面的投入需求也越來越高,財政運行始終處于緊平衡狀態。在這種情況下,財政過緊日子更有重要意義。財政部一定要把錢用到刀刃上,用于國之大者。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21年第15期)


     

    2021年第15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2021年第15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