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smkua"><bdo id="smkua"></bdo></table>
  • <sup id="smkua"></sup>
    <xmp id="smkua"><xmp id="smkua"><div id="smkua"><optgroup id="smkua"></optgroup></div>
  • 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雜志 > 正文

    海運價格漲漲漲,集裝箱“一箱難求”

    航運費用未來或仍處于上升趨勢

    海淘進口產品會不會漲價?

    集裝箱“一箱難求”,海運費開啟瘋漲模式。

    《中國經濟周刊》 記者  郭志強 | 北京報道

    集裝箱“一箱難求”,海運費開啟瘋漲模式。

    2021年1月以來,集裝箱海運價格一路高歌,價格漲了4倍。“現在海運運力供需不平衡導致成本飆升,對企業挖機出口影響很大,現在要搶訂一個集裝箱真不容易。”8月3日,山河智能國際營銷事業部市場總監張進進告訴記者。

    7月30日,上海航運交易所公布最新的出口集裝箱運價指數顯示,代表即期價格的上海出口集裝箱指數(SCFI)4196.24點,創出歷史新高,相比去年最低點818點,大漲413%。市場人士預測,未來海運價格仍將保持上漲趨勢。

    海運費用大幅上漲深層次原因是什么?海運市場“一箱難求”的現狀將給外貿帶來哪些影響?《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做了一番市場調查。

    72

    “價格漲到天上去了”

    海運是國際物流中最主要的運輸方式。不同國家和地區的港口之間運送貨物主要通過海運途徑。

    受疫情等多重因素疊加,集裝箱運費自今年以來持續走高。標普全球普氏數據顯示,從中國運往美國西海岸的40英尺標準集裝箱的運費目前約為7400美元,這幾乎相當于去年4月份時的5倍。

    “現在集裝箱運費價格已經漲到天上去了。”8月2日,中部地區一家航運企業相關負責人譚天接受《中國經濟周刊》采訪時表示,國外各港口都開啟了嚴格的檢疫措施,目前到港的貨船都需要排隊入港,港口擁堵情況嚴重,導致船舶周轉率低;加上國外碼頭復工率不高,裝船、卸船的時間增長;美國貨幣放水帶來的通脹等多方因素推高了海運價格。

    譚天所在的航運公司主要業務為國際船務代理、國際貨運代理和內支線集裝箱運輸,公司在湖南、湖北兩省的市場份額占比均超過30%。

    自2021年以來,得益于海運價格的飆漲,譚天所在的行業就進入了“躺著賺錢”的行情,“公司今年上半年凈利同比增長1.7倍,超過去年全年盈利規模”。

    譚天稱,集裝箱運輸定價因素也推高了價格,比如燃油價格成本、港口費用、租船成本、航線經營成本等,其中燃油價格波動對海運價格影響較大,燃油費一般占到集運公司經營成本的30%以上。

    招商證券分析稱,從需求端來看,全球貿易復蘇、港口裝卸效率下降減緩集裝箱周轉、箱船運力緊缺艙位緊張等因素共同推動集裝箱箱價的上漲。

    數據顯示,2021年中國外貿經濟突飛猛進,6月的進出口總值達到5113.08億美元,同比增長34.2%,首次突破5000億美元大關,創歷史新高。

    “由于海外一些國家受疫情影響,產業鏈、供應鏈都受到很大的沖擊,經濟恢復緩慢,很多產品的采購需求都集中到了中國,外貿市場行情火爆,導致海運市場進入繁榮期。”譚天說。

    一組數據的對比印證了譚天提及的集裝箱航運市場火爆場景。據行業咨詢機構 Container Trades Statistics(CTS)統計,2020年中國出口集裝箱運價指數(CCFI)均值為984.4 點,到了2021年上半年,CCFI均值為 2066.64 點,同比增長 133.86%;上海出口集裝箱運價指數(SCFI)均值為 1264.8 點,2021年上半年的SCFI為 3905.14,同比增長 270.1%。

    7月8日,華創證券研報分析稱,目前集運市場的供應鏈瓶頸源自去年三季度起從缺船、缺箱到集疏運勞工短缺而形成的層層遞進式的供需錯配。當前不應單獨看某些環節的缺箱、堵港問題,而是多數供應鏈環節出現周轉效率放緩的系統性問題。

    74

    “一箱難求”的背后

    “由于大量船只被檢疫耽擱,致使很多集裝箱‘有去無回’。國外集裝箱無法流轉回國內,加劇了‘一箱難求’的局面。”譚天說,集裝箱緊缺成為各大航企和行業的普遍情況。

    據中國集裝箱行業協會消息,全球疫情導致海外空箱滯留嚴重,降低集裝箱周轉效率。目前,每出口3個集裝箱只能返回1個,大量空箱在美國、歐洲和大洋洲等地積壓,導致集裝箱周轉效率受到影響。

    有20多年航運業從業經驗的人士張衛向《中國經濟周刊》透露,目前全球海運運力已經是滿負荷運營了,超2000萬個集裝箱運輸的運力都投入到了海運,甚至一些非集裝箱船、雜貨船也投入到了集裝箱轉運。

    公開數據顯示,2020年全國港口貨物吞吐量完成145.5億噸,港口集裝箱吞吐量完成2.6億標箱,港口貨物吞吐量和集裝箱吞吐量都居世界第一位。但由于上半年以來強勁的進出口貿易需求,海運集裝箱物流緊張對一些公司出口業務帶來沖擊。

    8月3日,一家跨境電商企業的物流負責人梁中告訴《中國經濟周刊》:“我們出口國外的貨物大部分走海運,一個集裝箱價格漲了4倍,不提前一至三周根本預訂不到集裝箱,集裝箱市場要多火爆就有多火爆。”

    針對備受關注的國際集裝箱班輪市場出現了“一箱難求”、運價持續上漲的情況,今年6月24日,交通運輸部副部長趙沖久回應稱:“空箱因為周轉的困難,最近也非常緊張,我們造箱企業加大生產力度。目前的月產能已經提高到50萬標箱,到5月份我國主要港口的空箱短缺量已經降到1.3%,逐步有所緩解。”

    在全球集裝箱極度緊缺的情況下,中國和各大港口也在想辦法解決運力問題。

    據趙沖久介紹,目前交通運輸部正會同相關部門引導國際班輪公司持續加大中國大陸出口航線運力供給,同時提高集裝箱的周轉效率,指導地方交通運輸部門在做好疫情防控工作的同時,確保國際物流供應鏈的穩定和暢通。

    8月2日,據深圳市交通運輸局官方微博消息,為維護外貿市場穩定發展,疏解海運市場“一艙難求”的局面,深圳市交通運輸局聯合港口企業積極協調航運企業、外貿企業增開外貿加班船。日前,美西專線已經開航,“弘發上海輪”開通直航歐洲航線,8月第二周將有直達美國洛杉磯的快船航線。

    處于行業上游的造船業等供應周期較長,所以下游的運力需求會拉動海運價格的短期波動。

    “在集運供需已高度不平衡的情況下,‘一箱難求’背后反映的還是運力供需矛盾,有效運力供給緊張持續加劇,推動運價大幅上漲。”張衛說,運力供給具有一定的滯后性,而運力增長又將影響航運供需的平衡。

    航運費用未來或仍處于上升趨勢

    繼鐵礦石、鋼鐵等大宗商品價格波動以來,此輪航運價格大漲也成為各方關注焦點。

    “一方面,運費成本大漲,使進口商品成本大增,而另一方面,貨運擁堵使時間周期拉長,也變相增加了成本。”張進進告訴《中國經濟周刊》。

    那么,港口擁堵以及航運價格上漲還將持續多久?

    有機構認為,2020年集裝箱周轉秩序失衡,經歷空箱回運受限、進出口不平衡、缺箱問題加劇顯著降低有效供給3個階段,層層遞進式的供需緊張,即期運價大幅上漲,歐美需求持續,高運價或持續至2021年三季度。

    “當前的海運市場價格處于強周期的上升區間,預測到2023年底,整個市場價格可能會進入回調區間。”譚天對《中國經濟周刊》說,航運市場也有一個周期,一般3至5年一個周期。航運供需兩端具有高度周期性,需求端復蘇走強通常會帶動供給端運力在其兩三年后進入增長周期。

    而在標普全球普氏集團集裝箱航運全球執行主編黃寶瑩看來,集裝箱運費將持續上漲到今年底,并在明年第一季度出現回落,集裝箱運費仍將徘徊在多年來的高位。

    天風證券研報認為,隨著疫苗接種普及,下半年國內外港口擁堵有望繼續緩解,集運有效運力將增加,積壓的貨物有望完成出運,集裝箱吞吐量和集運運量有望繼續增長。

    (文中譚天、張衛、梁中為化名)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21年第15期)


    2021年第15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2021年第15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