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smkua"><bdo id="smkua"></bdo></table>
  • <sup id="smkua"></sup>
    <xmp id="smkua"><xmp id="smkua"><div id="smkua"><optgroup id="smkua"></optgroup></div>
  • 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雜志 > 正文

    廣州建筑:世界500強“新秀”養成記

    展望未來,梁湖清告訴記者,廣州建筑今年的營收目標定為2400億元,力爭年底完成2700億元,屆時廣州建筑的營收規模將躋身建筑行業第一梯隊,成為地方國企“龍頭”。

    《中國經濟周刊》 記者  郭志強 | 廣州報道

    “我們比原計劃提前一年躋身世界500強,這標志著廣州建筑高質量發展上了一個新臺階。”8月3日,廣州建筑黨委書記、董事長梁湖清在接受《中國經濟周刊》專訪時說。因為前一天晚上加班到凌晨,直接睡在辦公室,他的眼睛有些紅腫,但臉上依然難掩欣喜。

    就在前一天,即8月2日,2021年《財富》雜志世界500強排行榜公布,中國上榜公司數量繼續增長,今年達到了143家。值得注意的是,今年有10家中國建筑業企業進入榜單,其中廣州建筑(即廣州市建筑集團有限公司)以1841億元的營業收入首次上榜,排名總榜單第460位。

    這家連廣州本地人聽了可能都覺得 “陌生”的地方國企,其實就是廣州塔、IFC、海心沙、白天鵝賓館、珠江啤酒廠、天河體育中心等地標性建筑的建造者。

    從新中國成立初期僅四五百名職工的規模,到終于闖入世界500強榜單,廣州建筑經歷了怎樣的發展歷程?其闖關經歷和發展模式,對其他企業是否有借鑒意義?

    83 海心沙廣場

    海心沙廣場

    扎根競爭 “異常激烈”的廣州,成功突圍

    1950年6月,在國民經濟恢復時期,廣州市政府成立廣州市第一家國營建筑工程公司(即廣州建筑的前身),當時職工僅四五百人。

    從成立之初,廣州建筑就作為廣州城市建設的主力軍,參與并見證了廣州的蛻變。截至目前,廣州建筑累計竣工面積達9000多萬平方米,相當于再造了8座舊廣州城。

    每當出現極端情況時,廣州建筑便會化身“廣建鐵軍”。不久前廣州疫情再起,廣州建筑僅48小時就完成芳村4萬平方米的臨時宿舍防疫應急項目,不到一天時間先后完成廣州市第八人民醫院、廣鋼醫院等多個應急工程的改擴建任務,為廣州抗疫爭取了寶貴的時間。

    采訪中,梁湖清反復提及“責任”二字。他對《中國經濟周刊》說:“作為國企,必須承擔社會責任,要造福老百姓,這樣才像個世界500強的樣子。”

    作為中國南大門,廣州的快速發展讓廣州建筑搭上了高速列車,但羊城本地的市場競爭也“異常激烈”。目前廣州市建筑行業央企、地方國企有300多家,從業人員超過5萬人,市場參與者壓力巨大,緊迫感前所未有。

    面對如此競爭態勢,廣州建筑的發展并未片刻停步,經過評估市場環境和認真“摸清家底”,公司管理層在2020年適時提出力爭2021年進入世界500強的愿景。

    2021年8月,廣州建筑成功上榜《財富》世界500強,位列第460位,從競爭激烈的廣州成功突圍,成為華南地區第一家躋身世界500強的建筑企業,全國第二家進入世界500強的地方國有建筑企業。

    “躋身世界500強之列,這是廣州建筑自身奮力求生存求發展的結果。面對建筑行業激烈的市場競爭環境,我們除了有市場生存壓力,更有危機意識。” 梁湖清告訴記者,公司比原計劃整整提前了一年進入世界500強,意義重大,一方面可提振公司全體員工的士氣,增強企業的知名度和影響力,另一方面對于提升公司市場拓展能力也有很大幫助。

    目前,廣州建筑三大主業營收水平皆有較大增長,特別是新材料研發與經營、現代城市開發與服務兩大板塊業務增速均超過70%,成為集團近3年業務發展的新生動力。

    84 廣州國際體育演藝中心

    廣州國際體育演藝中心

    爆發性增長的背后:領導干部帶頭拼在一線

    探索與各地政府合作的“廣州模式”

    “現在我們的管理層干部,基本上是沒有星期六星期天的。” 梁湖清對《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說,“我每天晚上9點到10點開碰頭會,管理層的同事也和我開會到很晚。昨天我工作到今天凌晨,就睡在辦公室了。我們辦公室的兩個小伙子也是。”

    管理層帶頭拼,能培育公司上下同心的“精氣神”。同時,梁湖清認為,激發員工的工作積極性,也是廣州建筑快速發展的關鍵。

    “人員管理問題,關鍵是解決激勵機制。在廣州建筑內部,待遇留人排在第一位,同時我們也注重事業留人、感情留人。”梁湖清說,創業干事還是要靠隊伍,關鍵在人,近年來公司培養造就了一支政治堅定、年輕有為、能擔重任的后備人才隊伍。

    從2020年以來,廣州建筑先后選聘了兩批二級直屬企業副總經理,專門拓展粵港澳大灣區市場,牢牢守住廣州市場的龍頭地位。

    “實際上,這一做法本質上是要解決員工的積極性。”梁湖清一語中的,例如,通過人才賽馬機制,廣州建筑推行“雙百人才計劃”,目前很多80后和90后企業中層人才脫穎而出。 “我們現在最年輕的集團中層副職,有1987年的,1988年以后的,連1990年的都有,年輕干部能把大家的激情調動起來。”

    歷經70多年發展壯大,廣州建筑業務覆蓋了建筑業全部專業范疇,具備投資、建設、運營、管理一體化的項目實施能力,綜合實力居廣東省建筑業企業之首,充分發揮高層次人才引領示范帶動作用為廣州建筑的發展提供了支撐。

    梁湖清告訴記者,要讓整個公司的戰斗力強大,還要在商業模式上創新。

    近幾年,廣州建筑已總結出一套能夠實現政企雙贏、促進各地建筑業高質量發展的國資合作創新“廣州模式”,即“三留三出”模式(“三出”:出錢、出人、出技術, “三留”:各地政府留稅、留產值、留精品項目)。

    依托此模式,廣州建筑先后與揭陽、東莞、佛山、汕尾、廣西欽州以及新疆喀什、圖木舒克等地政府合作成立屬地建筑集團,充分整合企業資金、資質、技術、人才和先進管理體系等優勢及各地政府行政資源優勢,廣州建筑通過這種管理模式,市場份額和營業收入實現大幅增長。

    2020年以來,廣州建筑承接非廣州市的省內外項目總造價突破1000億元,“三留三出”模式成效顯現。

    借力資本市場,深耕粵港澳大灣區

    按照梁湖清的愿景,公司未來將依托“廣州建筑”品牌和特級資質優勢,深耕廣州本地市場。同時積極“走出去”,開拓“一帶一路”沿線市場。

    站在新的歷史起點上,廣州建筑如何借力資本市場,滿足項目所需資金需求,深度參與粵港澳大灣區和廣州國家重要中心城市建設,開創發展新局面,成為梁湖清考慮最多的一個問題。

    近年來,通過戰略重組、資源整合,廣州建筑并購重組了大量資產,產業之間的協同效應也日益顯現。據介紹,廣州建筑先后重組金博集團、市設計院,整體接收園林局下屬40家園林綠化企業,順利接管華南理工大學下屬華工監理、華工大建筑,進一步完善了廣州建筑全產業鏈條,實現1+1>2的改革成效。

    “只有圍繞施工板塊來延伸,廣州建筑才可以給并購標的賦能技術、人才和管理經驗。”梁湖清表示。

    目前,廣州建筑已整合原有廣州建筑園林股份有限公司和新劃入的廣州綠化、園建公司、名卉景觀、廣州花木、廣州園林建筑規劃設計研究總院,成立園林花卉集團,打造集科研、種植、設計、施工、交易、文旅以及投資運營為一體的廣州市花卉產業“鏈主”企業。

    在傳統的珠三角交通系統中,鐵路、航空港、高速公路、快速干道、國省道等均以廣州市作為中心進行組織建設。

    而面對粵港澳大灣區孕育的巨大市場,廣州建筑將大力實施區域市場戰略,加快輻射粵港澳大灣區9+2城市群以及省外城市,盡快推動旗下資產登陸資本市場已成為未來重點方向。

    “當然,加強金融服務能力建設和借力資本市場,都是廣州建筑結構調整的題中之義。但我們不會為了上市而上市,調結構還是為了加大金融、資本服務主業的力度,推動公司主業行穩致遠。”梁湖清透露,公司更傾向于圍繞科技板塊和裝配式建筑培育企業,采取分拆上市的方式登陸資本市場。

    展望未來,梁湖清告訴記者,廣州建筑今年的營收目標定為2400億元,力爭年底完成2700億元,屆時廣州建筑的營收規模將躋身建筑行業第一梯隊,成為地方國企“龍頭”。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21年第15期)


    2021年第15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2021年第15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