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smkua"><bdo id="smkua"></bdo></table>
  • <sup id="smkua"></sup>
    <xmp id="smkua"><xmp id="smkua"><div id="smkua"><optgroup id="smkua"></optgroup></div>
  • 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原創 > 正文

    3年每孩補貼1.8萬元

    攀枝花探路生育補貼

    政府財政壓力如何?

    3年1.8萬元,對居民和政府意味著什么?

    《中國經濟周刊》 記者  楊琳丨四川報道

    因為在全國首推生育補貼,四川小城攀枝花瞬間“驚艷”了一票人。

    近期,攀枝花市宣布對按政策生育第二個及以上孩子的攀枝花戶籍家庭,每月每孩發放500元育兒補貼金,直至孩子3歲。按此計算,攀枝花戶籍的二孩、三孩家庭,每年將領取6000元/孩的補貼,3年能領1.8萬元。

    該消息公布時,距離國家“三孩政策”出臺只有兩個月。其間,雖然各地推進鼓勵生育政策的聲音頻出,但“真金白銀”直接發補貼的城市,攀枝花是頭一個,落實速度著實給力。

    網友們熱議的關注點之一是,1.8萬元對減輕養娃負擔的作用有多大?有人認為,錢太少,而娃的開銷太大。甚至有調侃稱:相當于買勞斯萊斯送了5塊錢優惠券。但也有人認為,錢多錢少目前不重要,真金白銀補貼的思路是正確的。

    實際上,這條措施只是攀枝花吸引人才的眾多措施之一,只是正好遇到熱議話題,成了外界關注的焦點。據《中國經濟周刊》記者了解,攀枝花的目標不僅是“多生育”,更是要“吸引人、留住人”。

    3年1.8萬元,對居民和政府意味著什么?

    3年1.8萬元的補貼標準,對于當地居民而言,意味著什么?若以今年上半年的數據來看,攀枝花全市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1710元,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0702元,半年3000元/孩的補貼分別占城鎮居民和農村居民收入的13.8%和28.0%。

    可以說,這種補貼力度并不算小。今年4月,山西印發《關于促進3歲以下嬰幼兒照護服務發展的實施意見》,其中提到“鼓勵用人單位對計劃生育政策內生育的嬰幼兒家庭父母每人每月發放200元的嬰幼兒保教費”,這在力度和金額方面,均不及攀枝花。

    “攀枝花市人均GDP和人均財力相對較高,在實現生育補貼時具有一定優勢。”四川省社會科學院區域經濟與城市發展研究所所長廖祖君對《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說。

    2020年,攀枝花GDP實現1040.82億元,約是成都的5.9%。不過,攀枝花的人均GDP卻絲毫不弱,以“七人普”常住人口數據計算,2020年攀枝花人均GDP約8.60萬元,成都人均GDP約8.46萬元。“小城”攀枝花反而略高。

    實際上,攀枝花的人均GDP常年具有與成都“掰手腕”的實力,2017年其人均GDP突破9萬元,是當時四川省唯一一個突破9萬元的市州。

    那么,這項補貼對攀枝花財政又意味著什么?2018—2020年,攀枝花全市地方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分別實現61.5億元、62.9億元、68.25億元。今年,市級安排地方一般公共預算收入為60.5億元,其市級財政可用財力達107.6億元。

    育兒補貼的經費保障方面,據攀枝花公布的消息,按照屬地管理、分級負擔的原則,市與三區按50%∶50%比例分級負擔,市與兩縣按照20%∶80%比例分級負擔,所需經費納入同級財政年度預算保障。

    《四川日報》報道稱,政策出臺前,該市財政等部門專門做過基本測算,攀枝花全市每年新生人口9000人左右,二孩及以上占比不到一半。

    攀枝花有關部門又對《中國經濟周刊》記者算了一筆賬:據測算,預計2021年全市育兒補貼支出600萬元左右,占全市一般公共預算收入(以2020年為基數,下同)的0.08%;2022年全市育兒補貼支出3400萬元左右,占全市一般公共預算收入的0.5%,預計財政壓力不會太大。

    “攀枝花能夠很快出臺補貼,一方面是其有足夠經濟的支撐能力,另一方面是因為人口體量和生育數量較小,所以經濟壓力不是很大。”南開大學經濟學院人口與發展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導師原新說,“攀枝花響應政策號召的行動力確實比較快。”

    94 插畫《中國經濟周刊》美編 孫竹

     插畫《中國經濟周刊》美編 孫竹

    是生育,也是“搶人”

    在人口年齡結構特征方面,攀枝花統計局表示,盡管老齡化程度加劇,但橫向比較看,攀枝花老年人口比重在全省處于較低水平,低于四川全省平均水平(16.93%)1.05個百分點。

    同時,攀枝花也并不屬于人口下降最嚴重的地區。“七人普”數據顯示,2020年攀枝花市常住人口121.22萬人,與2010年“六人普”121.41萬人相比,減少1918人,下降0.16 %。攀枝花統計局稱,與“六人普”相比,在全省13個人口數量下降市(州)中,攀枝花減少得最少,降幅最小。

    不過,老齡化和人口下降不是最嚴重的攀枝花,卻在生育補貼上搶先一步,率先探路。實際上,這不僅是一項鼓勵生育的政策,也是這座城市的“搶人”政策。

    按照攀枝花市委、市政府對“十四五”發展和2035年遠景目標的規劃,其目標是“建設攀西國家戰略資源創新開發試驗區、現代農業示范基地和國際陽光康養旅游目的地”以及“建設川西南、滇西北區域中心城市和四川南向開放門戶”。

    7月28日召開新聞發布會時,攀枝花市人民政府黨組成員、秘書長申劍強調:大山大川大事業,要實現上述發展目標,需要與之相協調的人力資源作保障。

    他在發布會上提到人口目標:據測算,到2025年,全市常住人口需新增約30萬、總人口達到150萬。

    此前,為吸引人才聚集,攀枝花2017年便出臺了《攀枝花人才新政七條》,2021年6月繼續出臺《關于促進人力資源聚集的十六條政策措施》,在事業編制、獎勵補貼、落戶、子女就學等方面給出激勵措施,500元/月/孩的生育補貼就是其中一條。

    攀枝花“5年內新增約30萬常住人口”的愿望,意味著平均每年大約6萬人口的增量。廖祖君認為,從“七人普”數據上看,攀枝花通過人口、落戶、住房等方面的措施,可能實現常住人口正增長,但要實現年均6萬人的增長,有一定難度。

    “國家過去幾十年一直主張約束生育,人們的觀念認知、社會的文化還有一些慣性。”原新對《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說,“其實,5年內新增30萬常住人口的關鍵不在于生育多少,而是引人才、留住人。‘引來、用好、留住、生育’,這是問題的關鍵。”

    生育一定能增加人口?就業是關鍵

    對于3年補貼1.8萬元的力度,廖祖君認為,這個數字對中低收入群體有一定的直接刺激作用,對高收入群體而言更多是一種導向作用。

    “生育補貼只是所有‘三孩’政策配套支持措施中現金補貼的一種,實際激勵效果不好判斷。”原新認為,這種配套支持政策應該是綜合性的一攬子政策措施,包括經濟、社會、心理、物質等各類硬性和軟性服務,這些都要跟得上。

    他以孩子的養育成本舉例說:“這種成本增加也是社會文明進步的一個標志,關鍵是這些成本應該由家庭、社會、政府來共同分擔,如何合理分配分擔比例來減輕家庭負擔,是一個合理思路,而不是從絕對量上降低孩子的養育成本。”

    據悉,圍繞生育,攀枝花也制定了分娩免費、嬰幼兒照護等服務。未來,或許還有更多政策跟進。

    值得注意的是,對城市來說,即使生育率增加,對助推人口增加的效果也可能是有限的。有學者指出,人口增長最有效手段是吸引人口流入,減少本地人口外流,靠提高生育率增加人口的效果并不大。

    “中國農村流動出來的3億多人,至少2/3以上都到了沿海地區,珠三角、長三角、京津冀等傳統的經濟中心。因為這些城市經濟能穩定持續發展。”原新說。

    在他看來,經濟穩定地持續發展才能給社會公共政策的落實提供資源。“只有把經濟做強,社會公共政策才能有財富支撐,否則就是一句空話。”

    對于攀枝花而言,能夠實現“按人頭”發錢,或與其發達的工業分不開。

    攀枝花是一座因礦而建、因鋼而興的新興工業城市,礦產資源十分豐富。但也因為重工業,新世紀之初曾面臨較嚴重的污染問題。同時,靠單一工業拉動經濟,一旦該產業有波動,對于經濟影響重大。這也是大部分資源型城市的共同難題。

    對于如何轉型,攀枝花這些年一直在努力探索新路徑,朝著現代農業、康養旅游業發力。“攀枝花產業結構也在不斷轉型升級,隨著文旅產業等服務業深入發展,對鋼鐵產業的依賴程度在進一步下降。”廖祖君說。

    不過,目前鋼鐵工業還是其支柱產業之一。2020年,攀枝花三產結構比由2019年的9.2∶54.9∶35.9調整為9.3∶53.6∶37.1,實現工業增加值479.06億元,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為69.8%。

    “人才競爭是城市競爭的核心內容,資源型城市由于處于產業轉型過程中,傳統產業衰落的同時,新的產業尚未發育成熟,導致就業崗位不足或者缺乏吸引力,不利于留住人才。”廖祖君說。

    原新和廖祖君都認為,就業機會是吸引人才的關鍵。

    原新說,從生產的角度來說,對年輕勞動力的需求不僅僅只是數量,還有質量。從消費拉動經濟的角度來說,也要具備一定數量的消費型人口規模。“年輕人能夠充分就業,這是吸引人、留住人的關鍵。另外,就業和創業做得好也和城市產業的興旺分不開。往大了講,需要經濟穩定持續地發展、社會安定祥和。”

    “其實就是一句話,要讓來的人能看到生活和生產的希望所在,這是吸引人的根本。”原新說。

    “‘留住人’是一個系統工程,與城市整體競爭力相關,需要多措并舉,包括提供有吸引力的就業創業機會、高質量的公共服務、便捷的基礎設施、良好的自然環境以及包容進取的城市文化等。”廖祖君說,“攀枝花在全國搶先推出生育補貼,有利于在加快貫徹實施‘三孩’生育政策上為全國其他城市做出表率,探索經驗。”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21年第15期)


     

    2021年第15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2021年第15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