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smkua"><bdo id="smkua"></bdo></table>
  • <sup id="smkua"></sup>
    <xmp id="smkua"><xmp id="smkua"><div id="smkua"><optgroup id="smkua"></optgroup></div>
  • 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廚房 > 正文

    “落馬”貪官沉迷富人生活!工資不到300元卻買萬元手機,認為落網的官員是智商不高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訊 近日,“風正巴渝”微信公眾號發布發布重慶市巫山縣人民檢察院原黨組書記、檢察長牟國清案件警示錄。

    牟國清在懺悔書中寫道:“我錯誤地認為那些落網的官員是智商不高,作案手段原始,以為憑著豐富的反偵查經驗,披著‘富二代’的外衣,能夠隱藏自己的犯罪行徑、騙取組織的信任、擺脫群眾的監督、逃避法律的懲罰。”

    “1997年初,我考入檢察機關,聽說反貪局權力大,便極力要求到反貪局工作。工作伊始,我就看重金錢,大講排場。1998年,我每月工資不到300元,卻花費一萬多元購買了一部大哥大手機??粗聜兞w慕的目光,我感到特別有面子,虛榮心得到了滿足。在反貪局工作期間,我目睹了一些私人老板奢靡的生活,在我的腦子里刻下了發財致富、商品交換的烙印,更是相信金錢萬能,有錢能解決一切問題,一門心思‘賺大錢、快錢’,拜金主義思想悄然滋生,為錢所累,金錢至上。”

    “2009年上半年之后,結交了一些老板。他們揮金如土、紙醉金迷的生活不斷地刺激我對物質、金錢的極度欲望,我渴望成為他們一樣的‘有錢人’。但我的收入水平滿足不了這種極度的物欲,于是逐步產生用手中職權換取金錢的罪惡念頭。在查辦某職務犯罪案件過程中,我接受一名行賄人朋友的說情并收受3萬元好處費,這是我第一次收受他人賄賂。最終我本不堅定的底線被金錢擊垮,明知這是職務犯罪,還要知法犯法。這猶如千里江堤的一個缺口,一旦打開必將洪水泛濫。接下來收受5萬、8萬、40萬,再發展到收受上百萬元。迷失在貪腐之路的我深陷于燈紅酒綠、窮奢極侈的享樂之中,出入于五星酒店,流連于高檔餐廳,酒醉于貴州茅臺,飯飽于龍蝦鮑魚,身穿高檔名牌,手拿品牌皮包,腕戴高級名表。”牟國清懺悔到。

    據官方簡歷,牟國清生于1972年9月,重慶云陽人。曾長期在重慶市人民檢察院第二分院工作,歷任職偵局反瀆處處長、反貪處處長、職偵局副局長等職,2017年1月任重慶市巫山縣人民檢察院黨組書記、檢察長。

    據介紹,牟國清的父親經商,在家庭環境的耳濡目染中,他從小便對經商掙錢充滿渴望,崇拜商人的生活方式,喜歡講排場擺闊氣。大學畢業后,在父親“當官光宗耀祖”的勸說下,他通過招考進入檢察機關從事職務犯罪偵查工作。

    警示錄介紹,牟國清并沒有按照一名檢察官的標準來要求自己,反而熱衷擺出一副“富二代”的姿態,與老板比物質比消費,花錢大手大腳,甚至打腫臉充胖子來維持所謂的面子,直到經濟狀況無法支撐他的奢侈生活,于是便打起了手中權力的主意。

    以下為全文:

    亦官亦商的反貪“老兵”

    ——巫山縣人民檢察院原黨組書記、檢察長牟國清案件警示錄

    違紀違法事實

    牟國清,男,漢族,1972年9月出生,重慶云陽人,大學本科學歷,1993年9月參加工作,2008年1月加入中國共產黨。

    2020年7月,牟國清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經查,牟國清違反政治紀律,對抗組織審查;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違規接受宴請并收受禮品;違反組織紀律,跑官要官;違反廉潔紀律,向管理和服務對象借款,違規在涉案單位報賬,為親屬經營活動謀利;違反工作紀律,泄露辦案秘密;違反生活紀律。違反國家法律法規,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巨額財物,涉嫌受賄犯罪。

    2020年12月,牟國清被移送司法機關依法處理。

    2021年1月,牟國清被開除黨籍、開除公職。

    懺悔書節選

    在2020年7月1日,偉大的中國共產黨成立99周年之際,我作為巫山縣人民檢察院黨組書記、檢察長被市紀委監委宣布留置,接受審查調查,猶如當頭棒喝。當我被送到留置中心——自己曾經在此辦理過職偵案件的地方,這一回卻是自己成為被審查調查的對象,感到羞愧萬分。

    一、拜金思想生邪念,深陷泥潭不自知

    從我懂事開始,父母不斷給我灌輸要出人頭地,努力改變命運。1993年大學畢業之后,我更是把做生意、賺大錢作為人生目標和追求。1997年初,我考入檢察機關,聽說反貪局權力大,便極力要求到反貪局工作。工作伊始,我就看重金錢,大講排場。1998年,我每月工資不到300元,卻花費一萬多元購買了一部大哥大手機??粗聜兞w慕的目光,我感到特別有面子,虛榮心得到了滿足。在反貪局工作期間,我目睹了一些私人老板奢靡的生活,在我的腦子里刻下了發財致富、商品交換的烙印,更是相信金錢萬能,有錢能解決一切問題,一門心思 “賺大錢、快錢”,拜金主義思想悄然滋生,為錢所累,金錢至上。

    二、以權謀私鑄大錯,陷入深淵難自拔

    2009年上半年之后,結交了一些老板。他們揮金如土、紙醉金迷的生活不斷地刺激我對物質、金錢的極度欲望,我渴望成為他們一樣的“有錢人”。但我的收入水平滿足不了這種極度的物欲,于是逐步產生用手中職權換取金錢的罪惡念頭。在查辦某職務犯罪案件過程中,我接受一名行賄人朋友的說情并收受3萬元好處費,這是我第一次收受他人賄賂。最終我本不堅定的底線被金錢擊垮,明知這是職務犯罪,還要知法犯法。這猶如千里江堤的一個缺口,一旦打開必將洪水泛濫。接下來收受5萬、8萬、40萬,再發展到收受上百萬元。迷失在貪腐之路的我深陷于燈紅酒綠、窮奢極侈的享樂之中,出入于五星酒店,流連于高檔餐廳,酒醉于貴州茅臺,飯飽于龍蝦鮑魚,身穿高檔名牌,手拿品牌皮包,腕戴高級名表……在攀比炫耀、驕奢淫逸、聲色犬馬的生活中,我一步步陷入貪腐的深淵,無法自拔。

    三、痛心疾首憶過錯,悔之晚矣已惘然

    一是悔恨自己知法犯法,走上貪腐毀滅之路。我錯誤地認為那些落網的官員是智商不高,作案手段原始,以為憑著豐富的反偵查經驗,披著“富二代”的外衣,能夠隱藏自己的犯罪行徑、騙取組織的信任、擺脫群眾的監督、逃避法律的懲罰。

    二是悔恨自己心存僥幸,放棄主動投案自首。從我的關系人被留置到我接受審查調查,這48天我終日惶惶不安,亦產生過主動投案的念頭,但是僥幸心理占了上風,最終讓自己錯失了自我拯救的機會。

    三是悔恨自己對抗組織審查調查,錯上加錯。我執迷不悟,天真地認為憑自己多年的偵查經驗可以對抗組織的審查調查。我轉移涉案物品,多次與他人串供、訂立攻守同盟。

    四是悔恨自己利用檢察權插手工程項目,謀取個人私利。一幫朋友、同學為了利益都與我關系逐漸密切起來,開始了“溫水煮青蛙”式的“圍獵”。我不但沒有警覺、筑牢思想防線,反而是陶醉在一片恭維和觥籌交錯的熱鬧氛圍之中,也找到了“出人頭地”的存在感。在金錢利益的驅使下,為不法商人在工程招投標、項目審批、土地出讓等方面打招呼,大肆收受賄賂,最終陷入犯罪的深淵。

    五是悔恨自己違規借款,侵占他人權益。擔任領導干部以來,我先后向多名管理服務對象借款3000多萬元供自己、父親及關系人使用,占用時間從幾個月到一兩年不等,而且沒有支付利息。

    六是悔恨自己沉迷于賭博,敗壞領導干部形象。我從2011年左右就開始在茶樓打麻將賭博,每場輸贏上萬元。2017年任巫山縣檢察長后,更是沉迷于打麻將,尋求賭博的樂趣與刺激。有些熟悉我的同事和朋友給我取了個“麻國清”的綽號,自己作為“一把手”,帶壞了風氣。

    四、反躬自省揭根源,思想剖析鳴警鐘

    一是信仰喪失,“三觀”扭曲。自小受到家風不正的影響,加上我進入檢察機關之前的經商經歷,讓我形成了“有錢能改變一切”的拜金主義思想,奉行商品交換原則,也讓我將職偵工作作為實現“當官有權,出人頭地 ”的手段。從根源上來講,我是“三觀不正,動機不純”,讓自己對金錢、物質的欲望在權力的溫床上滋生、蔓延、生根,利令智昏,一發不可收拾。

    二是荒廢學習,放棄改造。作為黨員干部應該加強學習不斷提高自身能力。但是,對組織、單位這么多年來各種政治學習、教育學習活動,我卻不以為然,認為政治學習可有可無,學不學一個樣,有時甚至還認為是無端耽誤辦案時間,存在抵觸心理。在二分院工作期間,除了日常辦案所用工作筆記本外,我沒有記錄過一本學習筆記,更談不上利用工作之余加強自學。

    三是敬畏缺失,心存僥幸。我從事職務犯罪偵查工作這么多年,自己卻成為了典型的“燈下黑”,知法犯法、執法違法。有時單位組織以案說法警示教育,也是看過即忘沒有入腦入心,更沒有引以為戒,反倒是認為這些人是因為沒有反偵查經驗才落馬,自己從事偵查工作,有經驗能夠“平安無事”。我逐漸對黨紀、法律失去敬畏之心而不自知。

    四是私德不嚴,精神頹廢。這么多年來,除了一幫私人老板等“酒肉朋友”,我幾乎沒有交情趣高雅、淡泊名利的良師益友。在這種圈子當中我迷戀酒場、牌桌,追求豪車別墅,與一幫老板富人攀比消費,在拜金主義、物欲膨脹的驅使下一步步滑向犯罪的深淵。

    案例剖析

    當官發財兩條道,當官就不要發財,發財就不要當官。帶著“生意夢”進入檢察隊伍的牟國清,把過上富人的生活當作人生首要目標,邊執法邊違法,運用手中的職務犯罪偵查權為親屬的經營活動謀利,為老板在規劃審批、工程承攬、案件處理等方面提供幫助,并收受大額財物,從一名在反腐戰線工作23年的“老兵”淪為執法違法的腐敗分子。

    牟國清的父親經商,在家庭環境的耳濡目染中,他從小便對經商掙錢充滿渴望,崇拜商人的生活方式,喜歡講排場擺闊氣。大學畢業后,在父親“當官光宗耀祖”的勸說下,他通過招考進入檢察機關從事職務犯罪偵查工作。但他并沒有按照一名檢察官的標準來要求自己,反而熱衷擺出一副“富二代”的姿態,與老板比物質比消費,花錢大手大腳,甚至打腫臉充胖子來維持所謂的面子,直到經濟狀況無法支撐他的奢侈生活,于是便打起了手中權力的主意。

    為了給父親及利益關系人的生意籌措資金,2015年以來,牟國清先后利用市檢察院第二分院職偵局副局長,巫山縣人民檢察院黨組書記、檢察長的職務影響,向多名管理和服務對象借款,其中絕大多數未支付利息。為了繼續維持自己的“老板式”生活,牟國清向市檢察院第二分院轄區的有關負責人打招呼,幫助老板承攬房地產項目、綠化工程等,以此收受大額錢物。近幾年,牟國清經濟左支右絀,但他仍然通過這種方式斂財維持所謂的老板作派,喝茅臺、穿名牌、買豪車、購別墅,全然沒有半點領導干部的樣子。

    本立而道生,道歧而人亡。牟國清帶著拜金主義、享樂主義的錯誤價值觀加入黨組織、進入檢察官隊伍,又放松主觀世界的改造,長期缺失理想信念這個共產黨人的魂,自然無法行正道、擔正義,反而是在違紀違法的道路上越走越遠。筑牢黨員干部理想信念,要把好入口關,在入黨、入職、提拔等關鍵節點,堅持把理想信念堅定等政治標準放在首位;要加強日常教育,通過正反兩方面教育不斷鞏固、增強宗旨意識;要強化日常監督,對于思想滑坡,出現苗頭性、傾向性問題及時提醒,抓早抓小,防微杜漸,始終擰緊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這個“總開關”。

    新媒體編輯:崔曉萌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