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smkua"><bdo id="smkua"></bdo></table>
  • <sup id="smkua"></sup>
    <xmp id="smkua"><xmp id="smkua"><div id="smkua"><optgroup id="smkua"></optgroup></div>
  • 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原創 > 正文

    鈕文新:股市注意:貨幣政策有變 ——金融關鍵在“質”不在“量”

    《中國經濟周刊》首席評論員  鈕文新

    2021年8月23日,人民銀行行長、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易綱主持召開金融機構貨幣信貸形勢分析座談會,深入貫徹落實黨中央、國務院決策部署,研究當前貨幣信貸形勢,部署下一步貨幣信貸工作。這次會議,中國央行提出“以適度的貨幣增長支持經濟高質量發展,助力中小企業和困難行業持續恢復,保持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此番言論是否預示著:未來一段時間,中國貨幣政策行走在“邊際寬松”的軌跡上?應當是這樣。

    實際上,此前的8月11日,央行超乎市場預期突然宣布降準0.5%就是重要信號。原本在政策說明中明確,這筆釋放的1萬億元基礎貨幣將被部分擁有對沖MLF到期,但在降準之后的8月16日,央行釋放6000億元MLF對沖7000億元MLF到期,僅僅回籠了1000億元MLF,盡管期間還有企業交稅等會構成貨幣收縮效應,但總體而言,這次央行顯得十分克制。為什么?很顯然,按照中央的判斷:“全球疫情仍在持續演變,外部環境更趨嚴峻復雜,國內經濟恢復仍然不穩固、不均衡”,而在金融方面,“保持信貸平穩增長仍需努力”。

    毫無疑問,信貸規模增長、社會融資規模增長都體現著中國的經濟活力,如果企業不愿借款、銀行不愿貸款,那說明經濟一定活力不足。如何破解?是不是加大信貸投放就可以改變狀況?未必。因為銀行信貸是否能夠投放出去,不僅取決于銀行愿不愿意放貸,更取決于企業愿不愿意借錢。所以,銀行貸款是否可以投放出去,投放出去能不能促進企業發展,并轉化為經濟活力,這需要金融不僅有數量,更要有質量。

    過去很多年,中央總在各種經濟工作會議上強調金融支持中小微企業,而現在還在不斷強調,為什么?顯然,政策效果并不理性。但觀察數據,銀行針對中小微企業的貸款增速非常高,總量也在不斷增加。不夠嗎?據調查,不是數量少,而是質量差。什么是質量差?比如疫情期間,銀行為了減低風險,它們將支持中小微企業的貸款搞得期限甚短,一般都是半年期的,有的雖表面上是一年期,但實際卻是企業必須在一年之間多次借新還舊,貸款穩定性極低。以致企業除了臨時周轉,其它基本不敢使用貸款,生怕資金鏈斷掉。

    這該怪誰?銀行?企業?聽聽兩方各自的說法,它們都有各自的道理。那該怎么辦?毫無疑問,必須從宏觀金融當局做起,向市場釋放足夠的長期基礎貨幣,徹底扭轉中國金融短期化趨勢,并借此提高中國金融質量。甚至采取主權貨幣資本化的方式,大量培育中國金融市場上的股權資本。經典金融理論認為,支持中小微企業、尤其是那些具備鮮明特色的中小微企業,其最佳的融資方式應當是長期的私募股權融資介入,但這類資本不僅全球稀缺,而在中國就更少。這就要求我們的中央銀行,通過貨幣政策改革去營造一個有利于長期股權資本發育的貨幣環境。

    從現實情況看,中央銀行似乎已經意識到“金融期限結構”的重要性,而多次表示需要釋放更多長期基礎貨幣,改變商業銀行負債期限結構,并以此提高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能力。比較典型了兩次變化是:一年期MLF的推出,以及此次調降法定存款準備金率。這實際都是向金融釋放中長期基礎貨幣。盡管當下在程度上還遠不夠充分,但這畢竟是個重要的苗頭和態勢,是值得贊賞的。尤其是在中央要求穩健的貨幣政策要更加靈活精準、合理適度,而且要搞好跨周期政策設計,保持了政策連續性、穩定性、可持續性的時候,釋放“跨周期的長期資金”則更顯重要。

    需要重視的是,金融長期化、資本化是科學管理市場預期、優化信貸期限結構和投向結構、堅持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應有之義。同時也是中國股票市場積極、活躍的重要基礎。

    責編:姚坤

    (版權屬《中國經濟周刊》雜志社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摘編、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