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smkua"><bdo id="smkua"></bdo></table>
  • <sup id="smkua"></sup>
    <xmp id="smkua"><xmp id="smkua"><div id="smkua"><optgroup id="smkua"></optgroup></div>
  • 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原創 > 正文

    北京:硬核的鄉村防疫

    截至截稿8月24日零時,朝陽區望京街道國風社區解封(包括國風上觀、國風北京小區),這也標志著受本輪疫情影響的北京市封控管理場所全部清零。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肖翊/北京攝影報道

    “必須在晚上9:00前到鎮上指定的社區衛生服務中心做核酸檢測,不然現在馬上讓警車去接你。”

    8月4日晚上8:00,小天在北京六環外的出租屋內,接到村委會負責防疫工作的村副書記的電話。

    8月4日0時至24時,北京新增3例京外關聯本地新冠肺炎確診病例,各部門各單位全面升級防控措施,從嚴從緊落實“外防輸入、內防反彈”各項要求,堅決堵塞漏洞。

    7月初,小天去遵義出差,飛機經停武漢機場,防疫部門通過大數據檢測到小天的手機號碼曾在武漢出現過,鎮上的防疫工作人員收到信息后通知小天所在村委會立刻排查。2021年8月3日0—24時,湖北省新增新冠肺炎確診病例9例,均為武漢市本土確診病例。

    和往常一樣正在家里做線上培訓的小天,直播不斷被防疫工作人員催促的電話中斷,小天不得不立刻放下手頭上的工作,在村副書記的陪同下到指定地點做了核酸檢測。  

    半個小時后小天在村副書記的陪同下回到出租屋內,簽了承諾書,按了手印。并一手拿著身份證一手拿著承諾書拍照留存。 

    “在核酸檢測結果沒有出來之前,屋里的所有人都不允許外出。如果被發現擅自外出,我立刻通知警察”,說完村副書記抹了一把頭上的汗,繼續按照手機上的數據去下一家排查。

    從那天晚上之后,小天居住的村子只留一個門進出,其余的門全部用彩鋼板封上。門口有戴著紅袖標的村委會工作人員24小時值守,測溫、查出入證、健康碼、行程碼、房東姓名、門牌號,進村的路又開始堵車了。

    第二天中午,小天將收到的檢測為陰性的核酸檢測報告截屏發給村副書記,得到村副書記的確認后,小天的行程碼被修改,健康碼又變綠了。然而等待他的還有每隔14天的兩次核酸檢測。

    防疫1

    防疫2

    防疫3

    每個村只留一個門進出,24小時由村里負責防疫的人員值守,其余的門全部封閉。

    防疫4

    每個村的村口都擺放著統一尺寸和字體的北京疫情防控要求。

    防疫5

    測溫計、洗手液、登記表、健康寶二維碼成為標配。

    防疫6

    每天早上村書記在村里的大喇叭里一遍遍傳達最新的防疫信息,不斷喊話:“非必要不出京,嫁出去的女兒女婿讓他們周末別回來串門了,喜事緩辦,喪事簡辦。”

    防疫7

    每天晚上熱火朝天的廣場舞活動全部取消,公共活動空間停止使用。

    防疫8

    通往村子的橋上也停放了兩輛環衛三輪車和柵欄,橋頭有專人把守。

    防疫9

    村子周邊的種植地也被納入防控,用統一的鐵絲網圍起來。

    防疫10

    攝于2021年

    防疫11

    攝于2020年

    村和村之間接壤的小路,全部統一用鋼板和圍欄隔開,晚上散步到此的村民還能隔著圍欄打個招呼,但是不能越界鍛煉。之前停放廢棄車輛的方案被取代。

    防疫12

    攝于2021年

    防疫13

    攝于2020年

    之前用來封堵大門的磚頭堆還在大門外的空地上待命。

    截至截稿8月24日零時,朝陽區望京街道國風社區解封(包括國風上觀、國風北京小區),這也標志著受本輪疫情影響的北京市封控管理場所全部清零。

    見習編輯:郭霽瑤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