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smkua"><bdo id="smkua"></bdo></table>
  • <sup id="smkua"></sup>
    <xmp id="smkua"><xmp id="smkua"><div id="smkua"><optgroup id="smkua"></optgroup></div>
  • 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法治 > 正文

    起底周江勇落馬:“舉報信就像雪花片一樣”

    “舉報信就像雪花片一樣?!睂幉ó數匾患肄r商行的內部人士告訴《中國經濟周刊》。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郭芳

    周江勇的落馬并不突然。

    此前,坊間傳聞已久,而圍繞周江勇親屬的舉報一直在持續。

    “舉報信就像雪花片一樣”

    “舉報信就像雪花片一樣。”寧波當地一家農商行的內部人士告訴《中國經濟周刊》。

    據這位內部人士透露,周江勇的妻子是寧波當地這家農商行的黨委副書記、監事長。“在那里就是掛個職,平時很少來,每年獲利幾千萬元。這導致了銀行內部職工的義憤填膺,他們一直在聯名舉報,已經持續了很久。去年10月中旬,中央第四巡視組進駐浙江,他們又再次實名舉報。”

    持續不斷的舉報,在坊間已經傳得沸沸揚揚,“這個事情,周是知道的。”內部人士說。

    周江勇的問題,并不止于他的妻子。

    7月15日,海曙區人大官網發布一則信息——《關于許可對區十一屆人大代表周文勇依法采取刑事強制措施的決定》。鑒于周文勇涉嫌走私廢物罪,海曙區人大常委會決定,許可對周文勇依法采取刑事強制措施。

    但如今在海曙區人大官網上已經找不到這則信息。

    據多方信息源透露,周文勇是與周江勇家族關系密切的親友,與周江勇的弟弟周健勇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

    甚至有一種說法,在周文勇被采取強制措施之前,周健勇已在山東被控制。

    此時的周江勇應該已經嗅到了危險的氣息。

    而在如潮的舉報期間,“浙江官場一度有傳聞他要調往南方某省當省長,但后來一直懸著不動,懸而未決往往意味著有問題。”一位通達當地政情的人士分析說。

    種種跡象已經很明顯,但周為什么不主動投案?面對如潮的舉報,周究竟是怎么想的、怎么向組織上交待的?從表面上看,直至案發,出現在公務場合的周江勇均未表現出異常。

    在周江勇被查后,浙江省委常委會連夜開會強調,決不能讓政治上、廉潔上有問題的人蒙混過關、投機得逞。

    這或許可以解讀為,周曾經抱著幻想可以“蒙混過關、投機得逞”的。

         隨仕途蔓延的周家商業版圖

    周江勇是寧波人,仕途起步于寧波,主要履歷在寧波、舟山、溫州、杭州四市,曾任寧波市委常委、舟山市委書記、溫州市委書記、杭州市委書記。

    而其家族的商業版圖亦主要追隨他的仕途足跡。

    周文勇涉嫌走私廢物罪被抓之前,其商業版圖頗具規模。據天眼查APP顯示,周文勇一共參股、控股13家企業,涉獵機電、能源、石油化工、汽車銷售、投資、擔保、管理咨詢等諸多領域,主要集中在寧波鄞州區和海曙區。

    杭州1

    (周文勇的商業版圖 數據來源:天眼查APP)

    其中,寧波永仕電機有限公司收獲了當地政府部門較多的政策紅利:被列入寧波市“專精特新”中小企業培育名單,被認定為高新技術企業,多次獲得技改補助資金……

    2021年4月,周文勇與其他股東一起成立了寧波華茂弘駿管理咨詢有限公司,周文勇持股65%。

    這家新成立不久的管理咨詢公司,被坊間視為周家貪得無厭的注腳——由此被合法化的咨詢費、居間服務費給外界無限遐想。

    在周文勇的商業版圖中,最重要的一筆,是其控股的寧波永潤工貿科技有限公司。這是一家專業生產潤滑油基礎油和低凝白油的石油化工類企業,總投資 1.5 億元,占地 80 畝,年生產能力 3 萬—5 萬噸,主要生產汽 機油、柴機油、橫機油。周文勇占股51%,第二大股東周健勇占股40%。

    據多方信息源透露,周健勇是周江勇的弟弟,他的社會身份是上海理工大學管理學院副教授。但他更像是一個商人,是寧波永潤等4家公司的股東,涉足石油化工、地鐵支付、大數據領域。在過去多年,周健勇與周文勇一直密切合作。

    杭州2

    (周健勇的商業版圖 數據來源:天眼查APP)

    在周健勇的生意中,最受關注的還是地鐵支付和大數據業務。

    2019年,《中國科技投資》在《與時俱進創新創業 言傳身教培育英才 ——記上海理工大學管理學院周健勇教授》這篇報道中講述了周健勇的創業故事:在得到很多地鐵集團認同的情況下,2017 年,周健勇帶領團隊創立了優城聯合信息技術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優城聯合”),這是一家聚焦“地鐵互聯網 +、行業信息化、地鐵新 經濟”三大業務領域發展的民營科技企業。公司的技術和服務理念同時獲得了阿里、騰訊、銀聯等認可,成為了這些公司的戰略合作伙伴、技術合作伙伴。優城聯合與投資方阿里巴巴(螞蟻金服)攜手深耕寧波、輸出 浙江,面向全國。

    據天眼查APP顯示,螞蟻科技集團全資控股的上海云鑫創業投資有限公司是優城聯合的股東之一,出資166.67萬元,占股14.28%。

    杭州3

    (數據來源:天眼查APP)

    上述那篇報道稱,作為一家深耕城市軌道交通行業的互聯網公司和大數據公司,目前“優城聯合”技術研發實力及業務覆蓋城市均處于全行業領先,近年來先后落地寧波、溫州、徐州三地。

    之后,在2019年11月,優城聯合作為大股東投資創立了杭鐵優城(浙江)科技有限公司。據天眼查APP顯示,其中,優城聯合占股55%,杭州地鐵集團占股31.5%,而螞蟻科技集團全資控股的上海云鑫創業投資有限公司又投了135萬元,占股13.5%。

    杭州4

    (數據來源:天眼查APP)

    周健勇和優城聯合作為該領域的初創者,能夠搭上杭州地鐵集團和螞蟻科技集團,大概不是一般的創業者敢想象的。

    而此時,周江勇已經調任杭州市委書記一年有余。

    從寧波到舟山、溫州再到杭州,從公開信息看,周健勇的生意主要追隨周江勇的仕途足跡。

    天眼查APP顯示,優城聯合拿下的訂單主要集中在杭州、寧波、舟山。例如,2019年12月,優城聯合中標了寧波市鄞州區國資委控股的鄞城集團下屬的兩家房地產公司——寧波市鄞州區新城房地產有限公司和寧波市海曙區悅鄰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的托管項目。

    這很難不引發外界聯想。

    螞蟻集團聲明撇清干系

    周健勇曾以“產學研”成功的典范現身說法稱:“我的公司每年賣給長城十萬噸基礎油,這可以說是民營企業第一家,靠的是什么?靠的就是以理念打動,用技術交流,讓別人覺得你是不可復制的、最新穎、最有前途的,而你必須擁有的是什么?就是無窮無盡的知識。”

    但這種說法更多地被看作一個笑話。

    周健勇的合作者們究竟是看中了他的技術和知識,還是周江勇的權力影響力?答案似乎不言自明。

    周江勇落馬后,有自媒體稱:2020年11月,在浙江一家金融科技公司IPO之前,周江勇家族耗資5億元搶先購買股份,后上市被叫停獲退5.2億元。

    這一說法在社交媒體上廣泛流傳,以至于周健勇的合作者螞蟻集團出來聲明說:螞蟻集團在此前IPO發行過程中,不存在謠言中提及的相關人員入股情況,更不存在突擊入股及退款相關情況。

    真相終會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多個信息源透露,周健勇已在山東被控制。

    另有消息稱,周江勇的姐姐也已被控制。

    即使在親戚中,周家的遭遇也未能獲得同情。周江勇的一位遠親說,周對他們總是疾言厲色、很小氣的,“我們從來沒在他那里做過一次生意。但他家里的兄弟和外面的很多朋友在他主政區域內都拿到了項目,完全不避嫌。我曾經勸過他不要接觸外面的朋友,不然容易出事的。”

    周江勇落馬后,杭州市紀委監委立即部署開展影響親清政商關系突出問題專項治理。

    專項治理主要聚焦在三個方面:領導干部防止利益沖突事項自查自糾、領導干部違規借貸專項治理“回頭看”以及規范領導干部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經商辦企業行為。

    顯然,這是來自周江勇案的警示。

    連夜召開的浙江省委常委會強調,要深刻汲取教訓,舉一反三、警鐘長鳴。

    (編輯:張宇軒)

    (版權屬《中國經濟周刊》雜志社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摘編、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