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smkua"><bdo id="smkua"></bdo></table>
  • <sup id="smkua"></sup>
    <xmp id="smkua"><xmp id="smkua"><div id="smkua"><optgroup id="smkua"></optgroup></div>
  • 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原創 > 正文

    茅臺五糧液股價集體暴跌,國家市場監管總局“約談”都說了什么?

    國家市場監管總局“約談”白酒企業釋放了什么信號?在中秋國慶雙節即將來臨之際,白酒價格會下降嗎?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侯雋| 北京報道

    8月23日下午,被譽為“風向標”的貴州茅臺以1570.19元/股的價格收盤,雖有漲幅1.43%,但仍持續處于1600元/股大關以下。

    8月20日,一則由國家市場監管總局價監競爭局發布《關于召開白酒市場秩序監管座談會的通知》引發白酒股強烈地震,板塊內42只概念股中有40只均在收盤下跌,整體跌幅達5.64%。

    國家市場監管總局“約談”白酒企業釋放了什么信號?在中秋國慶雙節即將來臨之際,白酒價格會下降嗎?

    約談說了什么?

    “這次會議是一種指導性的會議,它當然具有符號性,是為了白酒行業的健康可持續發展,并不是為了打壓白酒行業。”白酒專家肖竹青對《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表示。

    8月20日上午,國家市場監管總局價監競爭局在北京召開白酒市場秩序監管座談會。據通知文件顯示,本次會議是為貫徹落實黨中央、國務院批示精神,做好白酒市場和白酒資本行為的監管工作。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聯系了部分參會企業,據介紹,本次座談分上午和下午進行,上午是召集專家學者重點探討資本炒作白酒、圍獵醬酒的問題,同時對茅臺酒價高漲如何控制等問題征集意見;下午則是召集酒企相關負責人開“閉門會”。

    這并不是國家相關部門第一次通知酒企開會。

    2011年9月和2017年1月,國家發改委價監局曾先后兩次召開白酒價格座談會。

    尤其是在2011年的座談會后不久,國家就出臺了限制“三公消費”禁令,從此開始,整個白酒行業開始了長達三年的調整期,很多酒企開始減產以適應市場并進行轉型,直到2015年,白酒行業才開始恢復性增長,并獲得資本青睞,后來進入快車道實現高速發展,實現了股價和價格一起提升。

    華創證券分析師董廣陽認為,今年的會議是座談調研而不是政策發布,目的是征集看法,主要針對的應是資本圍獵醬酒,以及茅臺酒價高漲如何控制等問題。“要打壓的不是白酒,而是投機資本,比如二級市場并購白酒以及借醬酒題材炒作的資本,以及一級市場追逐白酒尤其是醬酒的資本。”董廣陽表示。

    但是,市場反應非常敏感。

    8月20日,暨上述座談會當日,白酒股全線下挫,最低觸及跌停。其中,貴州茅臺日跌幅4.44%,跌破1600元,報收1548元/股,其股價相較于2月的最高點2600元/股已跌去1052元,總市值蒸發近1.3萬億元,相當于跌掉一個“招商銀行”。五糧液、瀘州老窖跌幅都超過7%;酒鬼酒收跌9.99%;舍得酒業、瀘州老窖等16只個股跌幅均超5%。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采訪的多家酒企均表示,近幾年在中秋、國慶節乃至春節前,國家發改委也先后多次召集白酒企業負責人參加白酒價格座談會,內容都是針對白酒價格的“穩談會”。

    2020年9月22日,中紀委網站首頁顯要位置也曾刊登《警惕高端白酒漲價引發不正之風回潮》的記者署名文章,文章明確提出飛天茅臺市場價過高的警示。

    肖竹青對《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表示,目前公眾對白酒價格非常敏感尤其對茅臺價格變化尤為關注,因此國家有關部門會關注白酒龍頭企業的價格變化,“這種變化會吸引眼球形成示范標桿的作用,它對普通老百姓的傷害比較小,但是對公眾社會的價格心理預期影響會比較大。”

    白酒會降價嗎?

    “白酒流通環節出現明顯的價格泡沫,助長了投機風氣,加上有關部門對行業內一些企業的嚴格管控,導致二級市場風聲鶴唳。”香頌資本執行董事沈萌對《中國經濟周刊》表示。

    實際上,整個白酒行業一直處于提價期,各大白酒企業陸續提高產品出廠價,還紛紛宣布自己的高端戰略。

    以茅臺為例,7月份飛天茅臺的一級經銷商價格已經超過3000元/瓶。此外,貴州醇醬香5年產品在5月份漲價15%,市場指導價提高到799元/瓶;瀘州老窖百年酒從5月起終端結算價格上調25元/瓶。

    白酒營銷專家蔡學飛對記者表示,酒企常通過漲價進行營銷,再加上目前酒企紛紛擁抱資本,尤其是在醬酒市場,很多企業亦通過不斷漲價來拉高企業估值。

    根據目前已經公布半年報的酒企來看,業績普遍不錯。

    其中,貴州茅臺2020年上半年實現營業收入約為490.87億元,同比增長11.68%;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約為246.54億元,同比增長9.08%;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凈利潤約為246.49億元,同比增長8.72%。

    舍得酒業2020年上半年實現營業收入約為23.91億元,同比增長133.09%;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約為7.35億元,同比增長347.94%;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凈利潤約為7.28億元,同比增長394.72%。

    那么,中秋、國慶雙節將至,“經歷約談”的白酒會降價嗎?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采訪了多位酒企人士均表示,今年雙節沒有接到漲價通知,“企業漲價有嚴格規定,現在監管這么厲害,不是說我們想漲就能漲,不想漲就能不漲。”一位酒企人士說。

    肖竹青對《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表示,一個行業出現價格暴漲暴跌,這種不健康的、人為的要素是在透支行業可持續發展的未來,對行業傷害非常嚴重。白酒行業屬于充分市場競爭的行業,目前被資本追捧的醬香酒已經進入2.0時代。新進入醬香酒領域的都是資本大佬,擁有私域流量和全國的銷售服務體系,他們“左手”打造品牌影響力,“右手”做傳承營銷,一方面加速市場優勝劣汰,一方面引發價格波動。這也引起政府的關注,可能會采取一些措施來穩定市場價格。”

    正如一位網友所說的:“雖然目前頭部白酒股業績叫好,但從‘三公消費’到茅臺酒酒價一直被監管關注來看,監管始終是一把懸在白酒板塊頭上的達摩利斯之劍。”

    責編:楊琳

    (版權屬《中國經濟周刊》雜志社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摘編、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