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smkua"><bdo id="smkua"></bdo></table>
  • <sup id="smkua"></sup>
    <xmp id="smkua"><xmp id="smkua"><div id="smkua"><optgroup id="smkua"></optgroup></div>
  • 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雜志 > 正文

    化肥價格“炒”出10年新高

    上市公司賺了,農資協會急了

    圍繞化肥農資漲價的深層次原因以及對今年農業產業的影響,《中國經濟周刊》記者采訪了多位農資行業人士。

    《中國經濟周刊》 記者  郭志強 | 北京報道

    今年以來,國內鐵礦石、鋼材等大宗商品輪番瘋漲,化肥農資價格也出現大漲。

    當下玉米、水稻等秋糧長勢較好,秋糧生產豐收在望。但今年上半年以來,化肥農資價格高漲傳導到產業下游,給農業發展帶來沖擊。

    據《中國經濟周刊》記者梳理,6月中下旬以來,針對化肥農資漲價問題,中華全國供銷合作總社、農業農村部、工信部聯合發文保障化肥供應;國家發改委、國家市場監管總局分別約談重點化肥企業,旨在做好化肥等農資的穩價保供。

    “在化肥行業摸爬了12年,第一次碰到這種瘋狂的市場行情。”8月17日,中部地區一農資銷售龍頭企業市場負責人王暉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農資漲價帶來最令人擔憂的影響是打擊農民的種糧積極性。

    圍繞化肥農資漲價的深層次原因以及對今年農業產業的影響,《中國經濟周刊》記者采訪了多位農資行業人士。

    69

    化肥價格飆漲

    化肥作為糧食的“糧食”,在促進農業生產發展中起了不可替代的作用。而國內化肥價格的波動對農業生產的影響巨大。

    據生意社數據顯示,8月19日化肥指數為1324點,較前一天下降1點,較周期內最高點1332點(2021年8月15日)下降了0.60%,較2016年10月12日最低點672點上漲了97.02%。(注:周期指2011年12月1日至今)

    6月中旬,化肥農資漲價給農民帶來成本壓力一事引發各界關注。

    6月15日至16日,李克強總理在吉林考察,在松原市,他走進農田察看玉米長勢,與農民、農技人員交流。大家告訴總理,今年墑情和氣候好,糧食有望豐收,但尿素、柴油等農資價格漲得多,近期玉米價格回落也讓心里不踏實。

    李克強叮囑隨行有關負責同志,當前是糧食生產關鍵期,要采取有效措施平穩農資價格。他說,中國人口多,糧食足天下安。要保持合理糧價水平,遏制農資價格上漲,保護好種糧農民積極性。

    隨后,多部委聯合采取行動保障農業生產所需的化肥等農資產品供應。6月17日,中華全國供銷合作總社與農業農村部、工信部聯合下發《關于切實加強化肥供應保障“三夏”生產的緊急通知》。

    6月18日,李克強總理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為保護農民種糧積極性,會議決定,在加強農資市場調節、引導企業增加國內市場供給的同時,立足我國發展中國家實際,根據主要糧食作物農資等價格上漲情況,中央財政安排200億元左右資金,對實際種糧農民一次性發放補貼,以穩定農民收入。

    國家一邊發“紅包”降低農資成本帶來的壓力,鼓勵糧農種地;而另一方面,相關部門對囤積居奇、哄抬價格的行為開始出手。

    年初以來,農資價格在全球大宗商品價格上漲的影響下出現較大波動。今年1月上旬到7月下旬,尿素(小顆料)價格從1929.8元/噸漲至2822.5元/噸,其間漲幅達46.26%。復合肥(硫酸鉀復合肥,氮磷鉀含量45%)價格由2290.0元/噸漲至3097.7元/噸,其間上漲35.27%。

    7月30日,國家發改委約談提醒部分重點化肥企業,要求重點化肥企業提高站位,積極履行社會責任,充分發揮示范和表率作用;依法合規有序經營,不得囤積居奇、哄抬價格或捏造、散布漲價信息。

    “發改委此次約談針對的是國內幾家大型化肥生產企業。”8月17日,一位承擔國家農資儲備功能的企業負責人張韻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確實存在一些企業與農資經銷商囤貨提價,推高了化肥等農資的價格。

    據業內人士介紹,上半年尿素價格上漲時,就有個別企業囤積居奇,雖然倉庫有貨但就是不發,還有一些貿易商采購后不賣,把貨囤積起來。

    針對化肥市場哄抬炒作、價格快速上漲的問題,8月4日,國家市場監管總局根據舉報線索,對涉嫌哄抬鉀肥等化肥品種價格的生產和經銷企業立案調查,嚴厲查處囤積居奇、哄抬價格、串通漲價等違法行為。

    據國家發改委8月監測,近期部分化肥品種價格漲勢已明顯趨緩,有關政策措施已起到積極效果。

    截至8月19日,數據顯示,國內尿素價格繼續下調50~110元/噸,部分地區報價已低于2600元/噸。氯化鉀也繼續下調50~150元/噸,化肥價格終于停止上漲,并開始由穩轉跌。

    71


    多重因素推高化肥價格

    化肥是農業生產經營的重要生產資料。據了解,化肥主要包括氮肥、磷肥和鉀肥,其中,尿素是最常用的氮肥,也是最大的化肥品種。

    在8月17日召開的新聞發布會上,國家發改委新聞發言人孟瑋透露,今年以來,受生產成本提升、國際市場價格傳導、社會庫存較低等因素影響,國內化肥價格上行,黨中央、國務院對此高度重視。

    以化肥行業“晴雨表”的尿素價格為例,6月份數據顯示,尿素價格在近10年來的高位震蕩,尿素廠家現貨報價每噸約為2500~2800元,前期最高報價曾達到2900元以上。鄭商所UR2107尿素合約,從2020年底的收盤每噸1771元,最高漲至2021年6月7日的每噸2520元,漲幅達到42%。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梳理多方信息發現,國內化肥漲價有多方面原因。

    從國際環境看,2021年上半年受全球疫情、寬松貨幣政策和大宗原材料價格上漲等多重因素影響,全球各國對糧食安全高度重視,這拉動了主要化肥消費市場需求整體擴大。

    “受疫情影響,國際新增化肥產能有限,化肥生產成本明顯增加,國際價格大幅上漲;在保障國內化肥需求的同時,化肥出口也推升了國內化肥價格上漲,尤其以印度尿素招標比較典型。”張韻告訴記者。

    2021年1—5月,中國對印度尿素累計出口68.2萬噸,同比增加23.1%,依然保持旺盛態勢。印度需求對國際市場價格表現擾動顯著,印標接連發布,對印度出口快速增加導致國內尿素需求增多。

    另外,“近年來,國家安全環保監管持續加強,缺乏資源和安全環保競爭優勢的中小化肥企業低效產能逐步退出市場,化肥市場整體呈現供需緊平衡,國內化肥行業景氣度持續恢復性增長。”王暉坦言,化肥價格瘋漲根本原因還是供需矛盾,在銷售旺季,化肥行業旺季剛需與低庫存疊加因素,加之化肥出口因素影響,造成國內化肥短期供不應求,繼而造成一貨難求的局面。

    方正中期期貨研報稱,2020年末至2021年初各級各部門鼓勵督促商業化淡儲的舉措提升了市場主體旺盛的儲備意愿和能力,并最終轉化為一致的儲備行動,尿素現貨價格因此保持穩定攀升態勢。

    此外,原材料漲價也傳導到化肥產業下游,化肥生產商紛紛提價。

    在深交所互動易平臺上,史丹利稱:“前期原材料價格上漲,相應地公司產品也進行了提價。由于糧食價格上漲,種植戶用肥需求較為旺盛,產品提價向下游的傳導較為順暢。”

    國光股份也表示:“針對今年肥料原料價格持續上漲的客觀情況,公司部分肥料產品價格已經進行了適度調整。”

    據了解,為保障利潤空間,一些化肥企業甚至根據原材料上漲及下游需求情況多次調高價格。

    “尿素期貨也是化肥廠家發現市場預期、指導經營的參考。”王暉說,尿素期貨價格漲,部分廠家會跟著期貨價格上漲;但尿素期貨價格跌,部分尿素生產企業就出現限制接單的情況,最終尿素市場行情走強。

    化肥行業迎來“賺錢效應”,但拉高農民種地成本

    隨著化肥行業的回暖,“賺錢效應”成為2021年上半年化肥企業的鮮明“標簽”。

    由于化肥行業市場行情較好,甚至出現化肥“一袋難求”現象,很多化肥企業都采取先款后貨的方式,真金白銀源源不斷地流入化肥企業。

    一家成立10年的化肥承儲企業負責人汪翟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由于企業承擔著化肥保供穩價的職能,企業成立10余年,今年是第一次實現盈利。”

    據《中國經濟周刊》記者梳理,今年上半年大部分化肥行業的上市公司盈利能力大幅提升,尤其以云天化和鹽湖股份最具代表性,云天化2021年上半年盈利近16億元,而去年同期虧損2151萬元。

    今年8月,停牌一年多后,作為國內最大鉀肥生產商、素有“鉀肥之王”之稱的鹽湖股份重新上市回歸A股,開盤當天股價暴漲388.12%。而在 2019年,鹽湖股份可是以458.6億元的虧損,躋身A股年度“虧損之王”。

    8月17日,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化肥行業資深人士透露:“化肥漲價,行業回暖確實讓很多產業界人士‘如沐春風’,但產業繁榮背后給種地農民帶來的長久影響也不能忽視。”

    谷貴不得利,肥貴必傷農。

    “化肥價格漲得快、幅度大,與往年比,化肥的成本壓力給種糧農民帶來了不小影響。根據我們在市場一線的走訪,這或多或少已經影響了農民的種糧積極性。”張韻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據張韻透露,他所在省份的一些農民種完一季水稻后,并不打算種第二季了,當地農業部門組織種糧大戶、糧食企業、化肥承儲企業等負責人開會,全方位“護航”農民種地面臨的各種難題,其中就包括化肥穩價保供的問題。

    如何做好化肥市場保價穩供?

    “化肥價格高點已經出現了,目前價格出現一定程度下跌,但未來價格下跌空間有限,因為原材料成本擺在那里。”王暉向《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說。

    隨著化肥價格出現波動,做好未來化肥市場保供穩價工作成為農資保障部門的重點工作。

    8月7日,針對今年以來國內氮肥、磷肥、鉀肥等主要化肥品種價格上漲形勢,中國農業生產資料流通協會、中國氮肥工業協會、中國磷復肥工業協會、中國無機鹽工業協會鉀鹽鉀肥行業分會、中國五礦化工進出口商會向各會員單位發出“關于全力增加國內化肥市場生產供應穩定市場價格的聯合倡議”。

    倡議明確提出,嚴禁囤積居奇,生產出的化肥要積極投向國內市場。銷售化肥時要以基層網絡和終端用戶為主要對象,主動跟蹤銷售流向,引導貨物不在中間環節囤積和流轉。制定化肥銷售價格時遵守以下原則:保持合理差價,讓利于農民;不在成本沒有明顯變化時,大幅提高售價;不頻繁調價;不釋放漲價預期。

    關于保障化肥農資價格平穩,王暉有自己的思考:第一,應完善供銷社職能,支持供銷系統的倉儲物流配套建設,降低運營成本,激發化肥行業流通環節的積極性。第二,由于相關部門高度重視化肥儲備,可通過政策性貸款對開展化肥商儲工作的承儲企業進行補助。第三,完善金融工具,發揮期貨在化肥行業的價值發現功能,保障化肥的正常供應和國家化肥儲備。

    針對化肥市場面臨的新形勢、新問題,孟瑋在發布會上也表示,下一步,發改委將會同有關部門和單位,加強市場供需和價格形勢分析研判,綜合施策、長短結合,積極采取包括推動降低化肥企業生產成本、支持企業提高開工率和產量、加強儲備和進出口調節、暢通化肥成品及原輔料運輸配送、維護化肥市場流通秩序、大力推進化肥減施增效等政策措施,保障化肥供應和價格基本穩定。

    (文中王暉、張韻、汪翟為化名)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21年第16期)


    2021年第16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2021年第16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