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smkua"><bdo id="smkua"></bdo></table>
  • <sup id="smkua"></sup>
    <xmp id="smkua"><xmp id="smkua"><div id="smkua"><optgroup id="smkua"></optgroup></div>
  • 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雜志 > 正文

    從學習尤努斯到中國模式全球領先

    扶貧助農機構如何自己活下去

    從脫貧攻堅到鄉村振興,“農村最后一百米”大有可為。

    《中國經濟周刊》 記者  孫冰 | 北京報道

    “當年全國的扶貧小額信貸試點機構共有300多家,比中和農信規模更大、起步更早的有很多。但今天,只有中和農信等少數幾家存活了下來,因為只有這幾家實現了商業可持續。汶川地震之后設立的很多扶貧幫扶機構,后來大都陸續撤離了,但中和農信在汶川的機構至今仍在運轉,已經服務當地十幾年。”中和農信董事長、總經理劉冬文告訴《中國經濟周刊》。

    中和農信的前身是中國扶貧基金會小額信貸部。1996年,受到“尤努斯模式”的鼓舞和啟發,為解決貸款到戶難問題,國務院扶貧辦啟動“農戶自立服務中心”試點項目,并移交給扶貧基金會來管理。同時,這也是世界銀行支持的政府扶貧項目,目的是為農村貧困地區農戶提供無需抵押、無需公職人員擔保的小額信貸。通過這個試點項目,希望能夠探索出“開發式扶貧”的新模式。

    2006年,尤努斯和他創辦的格萊珉銀行共同獲得諾貝爾和平獎。但是,尤努斯模式在中國的發展并不順利,且在全球范圍內,扶貧機構都面臨可持續發展的難題,從靠政策補貼到商業可持續,“中國模式”的答卷如何?

    83

     

    從學習尤努斯到中國模式全球領先

    劉冬文表示,中和農信創立之初就設定了三大目標:一是把錢貸給真正的貧困人口(尤其是女性),二是提高貧困人口的綜合能力,三是實現機構的可持續發展。“應該說前面兩點很多機構都做到了,但是要三點都實現并不容易。在屈指可數的實現者中,中和農信規模最大。即使對比國際,我們的效率和科技水平在全球也是最高的。”他說。

    據劉冬文介紹,中和農信的發展經歷了三個階段。第一階段是作為政府扶貧試點項目在1996年成立,后移交給扶貧基金會來管理。

    第二階段開始于2005年,扶貧基金會決定將該項目做市場化運營改制,并獨立運轉,也開始引進市場資本和商業資金。2008年,扶貧基金會正式把小額信貸項目,連同其非金融服務項目全部剝離出去,成立獨立的公司。

    第三階段則是從2009年開始,中和農信正式公司化運營,并以2010年世界銀行的國際金融公司以及紅杉資本開始入資中和農信為契機,開始了商業化轉型。

    劉冬文表示,目前,中和農信的主要股東包括TPG(德太投資)、紅杉資本中國基金、仁達普惠、天天向上基金等。而對中和農信的投資主要分為兩大類:一是影響力投資,二是普通商業投資。“影響力投資有別于對普通商業機構投資,它是對企業的一種支持性投資?,F在很多投資機構都在做影響力投資基金,以更好地平衡社會效益和經營效益。”他說。

    劉冬文還透露,中和農信的貸款利率之所以比銀行高,是因為其成本也高。而對比其他多家機構可以發現,小額貸款機構普遍具有高利率、高成本的特點,但平均利潤率并不高。“中和農信并沒有獲得暴利,我們目前的經營狀態是保本微利,因為我們的主要目標是把盤子做大,服務更多有需要的人”。

    84

    84

    非信貸業務收入將過半,已成頭部農資服務商

    劉冬文表示,大眾對于中和農信主要有兩個誤解。一是認為中和農信與銀行是競爭關系,在爭奪銀行的客戶。“其實,我們與銀行是錯位發展,是互補關系,我們服務那些銀行服務不到或者不愿意去服務的客戶。我們的目標是服務農村最后一百米,把金融服務送到田間地頭。”他說。

    二是很多人以為中和農信就是一個小貸公司,“其實我們所做的事情遠遠超過一個普通小貸公司干的活兒,而且預計今年我們的非信貸收入就會超過50%。”劉冬文說。

    據介紹,目前中和農信已經形成了4個比較成熟的板塊:一是小額信貸,二是保險,三是農業技術培訓和農資銷售,四是農產品銷售。

    “從統計來看,貧困人口中因病致貧的占比超過60%,因此,中和農信這兩年推了意外險和重疾險,累計銷售100多萬單,銷售額將近2億元。這也是我們收到錦旗最多的業務。而農品直采和訂單農業,今年目前的銷售額也已超過7000萬元。”劉冬文透露。

    但是,最讓人驚喜的還是農資銷售。“可能很多人想不到,中和農信現在是中國頭部的農資服務商之一。”劉冬文說。

    過去農民找中和農信貸款主要就是去購買化肥、種子等農資。但是農民賒購化肥是有成本的,賒銷和現金銷售的價格是不一樣的。

    劉冬文表示,這是農民的痛點,也是中和農信的優勢。“我們有金融服務的能力,有線下的隊伍,也有對接品牌商的能力。我們不僅可以幫助農民做授信和賒銷,還能幫助他們直接對接大的企業,打掉中間環節,讓農民以更好的價格購買到有品質保障的農資。”他說。

    “現在,農戶只需要在手機上下單,我們做集采,然后農資就會送貨到點。農戶可以實現先使用后還款,如果質量不好,可以找我們理賠,我們來對接廠家。”劉冬文說。

    劉冬文透露,鑒于農資電商服務非常受歡迎,僅僅在今年上半年的春耕期間,中和農信就做了3億元的銷售額,而且這是在只推了東北、內蒙古、河北、甘肅等幾個試點的情況下。未來,中和農信不僅會升級服務,還會繼續擴展網點。

    還有一個業務增長點讓劉冬文感到興奮。從去年開始,尤其是疫情之后,有一個非常明顯的現象,那就是從城市返鄉到農村創業的人口增長非???。中和農信也開始針對這部分人群,推出適合他們需求的創業貸款。

    從脫貧攻堅到鄉村振興,“農村最后一百米”大有可為

    隨著國家戰略從脫貧攻堅轉移到了鄉村振興,中和農信也在思考未來自己如何實現創新發展。劉冬文說,“肯定要依靠技術的力量”。

    “結合中國的特點,通過過去幾年在數字化上的創新探索,當然也基于中和農信的能力,我們提出一個概念,叫作‘云上聯合社’。”劉冬文說。

    在劉冬文看來,農業農村發展一大障礙就是小、散、亂的問題。而歐美、日本等通過農協體系,能夠把農民整合起來,形成一定的經營規模和溢價能力,也可以實現統購統銷、統防統治的協同性作用。

    劉冬文表示,中國這幾年大力提倡發展農業專業合作社,據統計,現在中國有超過230萬家農民合作社,但如何讓他們實現集約化發展?通過數字化平臺把能力和服務送到“農村最后一百米”將大有可為。

    劉冬文還透露,從目前布局來看,中和農信主要有八大板塊的業務布局,包括信貸、保險、農資、電商、農品直采、技術培訓、公益援助、鄉助優選和本地生活。“我們著力打造一個叫作鄉助的APP,農戶可以通過鄉助APP、小程序、公眾號等獲取服務,非常方便快捷。”他說。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21年第16期)


     

    2021年第16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2021年第16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