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smkua"><bdo id="smkua"></bdo></table>
  • <sup id="smkua"></sup>
    <xmp id="smkua"><xmp id="smkua"><div id="smkua"><optgroup id="smkua"></optgroup></div>
  • 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雜志 > 正文

    民營經濟發祥地,國企亦可“星火燎原”

    ——專訪臺州市國資委黨工委書記、主任顏傳華

    在浙江臺州這片“七山一水二分田”的地域上,勤思篤行、敢為人先的臺州人曾一次次抓住時代變革、轉型升級的契機,歷經層層嬗變后,奏響了民營經濟迅猛發展的輝煌樂章。

    《中國經濟周刊》 記者  楊琳

    在浙江臺州這片“七山一水二分田”的地域上,勤思篤行、敢為人先的臺州人曾一次次抓住時代變革、轉型升級的契機,歷經層層嬗變后,奏響了民營經濟迅猛發展的輝煌樂章。

    室小乾坤大,寸心天地寬。民營企業大放異彩的同時,占比臺州經濟總量7%的臺州國有資本并沒有妄自菲薄,而是借力全國深化“放管服”改革的東風,壓茬推進內生式發展,在國企改革攻堅之年,描繪出一份國有經濟從小到大、從弱到強,并成為臺州強市之基、富民之本、活力之源的生動樣本。

    2020年3月,顏傳華交出市水務集團的接力棒,擔任臺州市國資委黨工委書記、主任。“上市是最好的混改”“要進行不可行性研究”“國企進入實體行業要找準小切口”……他這些關于國資國企改革發展的觀點讓老國資人眼前一亮,這是一名在國企一線深耕多年的實踐者的智慧和經驗。

    89

     

    完善外部董事制拽緊資本“牛鼻子”

    外部董事制是國企改革的重要一環,它能對國企經營起到有效監管作用,真正實現國企從“管資產”向“管資本”的轉變,但卻在部分地區面臨推廣緩慢的問題。2020年6月,臺州市國資委僅在一個月內就完成了外部董事委派,在全部7家市屬直接監管企業實現外部董事占多數,走在浙江全省前列。

    “我們推行外部董事制時認真做工作、積極開展溝通,使這一工作得以順利完成。”談到快速推進的原因,顏傳華說,前期準備工作細致入微,臺州市國資委為外部董事制制定了詳細的方案。

    市屬企業外部董事均由臺州市國資委一級監管企業——臺州市國有資本運營集團派出。外部董事制推行后,臺州市國資委的工作效率大幅提升。

    長期以來,臺州市國資委堅持簡政放權、放管結合,突出合規內審,科學界定國有資產出資人監管的邊界。在外部董事改革成效顯著后,臺州市國資委在經營風險監測和合規審計工作上持續發力。

    今年,臺州市國資委搭建了監測—分析—預警—處置鏈條式管理體系,并出臺了《市屬企業合規審計人才庫實施辦法》,建立了由市屬企業審計人才和機關事業等單位聘任專家組成的合規審計人才庫,逐步形成“四位一體”的監督工作體系。

    不僅如此,臺州市國資委還對9家市屬企業及延伸的18家子公司開展了首次合規審計。同時,將資產負債率指標納入市屬國企負責人經營業績考核,“一企一策”制定考核標準,切實降低資產負債率。

    另外,談到深化國企改革中的一項重要改革舉措——職業經理人制度,顏傳華認為,職業經理人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團隊。“我們對職業經理人這個概念誤解太深了。就像建酒店時請萬豪、希爾頓的團隊經營管理,這個團隊就是職業經理人。”他說,對職業經理人,應該在保證他們基本收入的同時,對經營的超出部分分紅時要讓他們拿大頭,這種激勵才能發揮其積極性,否則還是吃大鍋飯。

    “上市是最好的混改”

    談到混合所有制改革,顏傳華認為,推動企業上市就是最好的混改。“我們不能把手段當目的,為了混改而混改?;旄闹皇鞘侄?,目的是推動企業發展,實現國有資產的保值增值。”

    他認為,改革的目的是要出效益。

    在出任臺州市國資委主任之前,顏傳華曾擔任臺州市水務集團董事長。2019年12月,他帶領水務集團在港交所成功掛牌上市。這是臺州第一家市級國企上市企業。上市規范了企業的經營管理,拓寬了融資渠道,讓企業效益大大提升。目前,水務集團實施的三、四期工程已經進入建設高峰期。

    再比如,臺州市城投集團旗下農港城與民營資本開展合作,加強了全市農產品供應保障;臺州市公交集團與福建愛巴士合資定制化公共校車項目,緩解學校周邊擁堵的交通現狀,均取得了良好的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

    此外,為上市企業紓困也是實現混改的方式。良好的市場環境和政府的梯度培養,讓臺州孕育出了65家上市企業。行情不好時,不少上市公司將股權質押,有的甚至是100%質押。

    此時,臺州國企頻頻出手,通過股票受讓、定向增發、融資租賃、提供轉貸等方式紓解上市公司流動性困難,同時也能獲得良好的經濟回報。如2018年11月,臺州市金投集團成功發行5億元浙江省首單“紓困專項債”,出資2億元設立農銀鳳凰金桂基金,投資水晶光電項目7.3億元。目前,該項目已盈利1.2億元。出資0.5億元設立基金投資利歐股份項目7.2億元,目前該基金整體浮盈超過100%。

    此外,臺州市國有資產運營集團下屬臺州市國投集團與浙商資產、中垣建設、浙商文盛資產設立臺州信盛中睿企業管理合伙企業,參與剛泰集團債權紓困項目,共同出資11.5億元化解了剛泰中心項目債務問題,重啟了剛泰中心建設。

    “找準小切口,實現社會效益最大化”

    顏傳華說,臺州市委、市政府對國企寄予厚望,但目前國企的引領能力還不強。下一步要在如何促使實體化、市場化上下功夫,這是國資國企三年改革的大方向,需久久為功。

    臺州國資國企始終向關系國家安全、國民經濟命脈和國計民生的重要行業和關鍵領域集中,發揮了國有經濟戰略支撐作用。顏傳華認為,國企在選擇實業項目時要找到小切口,不要與民企爭利,要做適合國企做的項目。國企不能唯利是圖,要實現社會效益最大化。

    去年以來,為支持各類市場主體在疫情背景下渡過難關,臺州市國資委積極落實減租政策,全年共計為各類市場主體減免租金1.38億元;為攻克關鍵核心技術,臺州市國資委積極支持國企不斷深化企校合作、企院合作。今年,臺州市國運集團已與浙大無人機科研團隊、上海國有資本運營研究院簽訂了戰略合作協議,7月底又設立了臺州國資國企改革研究基地。

    談到放大社會效益時,顏傳華提到了社會養老方向。他認為,這既有社會效益又有經濟效益,人們對國企推出的養老項目會更信任,像這樣的項目國企要孜孜不倦地追求。

    此外,在浙江省26個欠發達的縣(市)、區中,臺州的三門、天臺、仙居名列其中。顏傳華說,臺州國企的總量小,但作用大,可以撬動經濟社會發展。國企在“先富幫后富”的過程中,有責任對這些欠發達地區施以援手,投資改善這些地區的交通等基礎設施。目前,臺州市成立全省首個臺州市縣國資運營聯盟,下一步,聯盟內企業可以在諸如垃圾處理、養老事業等方面共同謀劃投資。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21年第16期)


     

    2021年第16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2021年第16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