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smkua"><bdo id="smkua"></bdo></table>
  • <sup id="smkua"></sup>
    <xmp id="smkua"><xmp id="smkua"><div id="smkua"><optgroup id="smkua"></optgroup></div>
  • 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雜志 > 正文

    已被某些國家認定為“毒品”

    檳榔還能嚼嗎?

    小眾嗜好背后暗藏巨大市場

    “剛開始嚼的時候覺得嗓子特別難受,過一會兒就像喝了酒一樣嗨了?!币晃粊碜院铣5陆朗硻壚埔延?1年的女士向《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如此形容初次咀嚼檳榔的感受,“之后就是嘴巴閑著沒事就想來一顆,有時候一天5包?!?

    《中國經濟周刊》 見習記者  郭霽瑤

    近期,檳榔頻上熱搜。

    先是廣州開展了對檳榔廣告的治理,全面叫停檳榔的戶外媒體投放。

    隨后是8月15日的一條熱搜,中國駐伊斯坦布爾總領館發文提醒:切勿攜帶檳榔入境土耳其。事情的起因是近期多名中國公民,包括臺灣同胞,在乘坐不同航班入境土耳其時因攜帶檳榔被捕。因為根據土耳其法律,檳榔中所含檳榔堿因具有致幻性而被認定為毒品。

    最近10多年檳榔產業一路高歌猛進,在無孔不入的廣告轟炸下,嚼檳榔從一個小眾的地方性嗜好變成巨大的產業鏈。根據觀研報告網發布的《2021年中國檳榔行業分析報告——市場運營態勢與發展前景研究》顯示,檳榔市場正以每年30%的增長速度不斷擴大。此外,檳榔也成為部分省市的重要產業。據人民網海南頻道2021年報道,檳榔是海南經濟發展長期依賴的“三棵樹”之一,2020年海南檳榔營收至少200億元,超過150億元將留在種植端。

    而在快速增長的同時,檳榔所帶來的健康隱患也將其推上了輿論的風口浪尖。“十個嚼檳榔,九個口腔癌”,嚼食檳榔可致口腔癌已成共識,要求嚴管檳榔的聲音不絕于耳。檳榔管控難,不僅有習慣因素,更有經濟驅動因素。目前一些“檳榔大省”已經推出了管控檳榔廣告的政策。然而如今在一些綜藝節目中仍能看到檳榔企業贊助的身影。

    嚼檳榔嚼出口腔癌?

    “檳榔加煙,法力無邊。”在湖南等地嚼檳榔儼然成風,喜歡吃檳榔的人覺得它口味刺激、提神醒腦。熟人相見打招呼,也習慣掏出幾粒檳榔交換。檳榔已完全滲入當地人的社交生活。

    “剛開始嚼的時候覺得嗓子特別難受,過一會兒就像喝了酒一樣嗨了。”一位來自湖南常德嚼食檳榔已有11年的女士向《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如此形容初次咀嚼檳榔的感受,“之后就是嘴巴閑著沒事就想來一顆,有時候一天5包。”

    和吸煙飲酒一樣,檳榔也具有成癮性。嚼檳榔之所以能夠成為當地一種習俗,與其本身的成癮性也分不開。

    檳榔中含有一種獨特的成癮物質檳榔堿。檳榔堿會直接作用于中樞神經系統,產生快感,從而可能會起到興奮提神的功效。

    而檳榔最為人詬病的則是其高致癌風險。

    早在2003年,檳榔就被世界衛生組織國際癌癥研究中心(IARC)列為“一級致癌物”,屬致癌物中最高級別,同級致癌物包括砒霜、酒精、黃曲霉素等。2017年,原國家食藥監總局發布的致癌物完整清單中,檳榔果也被列為一類致癌物。

    作為“檳榔大省”,湖南省也是口腔癌發病的重災區。湖南省腫瘤防治研究辦公室發布的數據顯示,湖南省口腔癌的發病率明顯高于全國平均水平。

    那么,嚼檳榔與口腔癌有關系是否有科學依據呢?

    2019年,湘雅醫院通過分析2012年1月至2017年10月的口腔癌病例發現,咀嚼檳榔與口腔多原發癌的發生呈正相關。

    此外,湘雅醫學院與芝加哥大學等多家研究機構學者在2017年發表的文章也指出,僅在湘雅醫學院下屬的5家醫院,短短10年(2005—2016年)就累計收集了檳榔相關的口腔癌病例8222例,根據這個數字推算,整個湖南省,因檳榔致癌的約2.5萬例。

    放眼世界,流行吃檳榔的國家同樣是口腔癌高發地區。世界上檳榔消耗最大的國家——印度,口腔癌發病率居世界第一位;在口腔癌發病率居世界第二的巴布亞新幾內亞,接近60%的居民咀嚼檳榔。

    2013年,一篇名為《檳榔王國中的“割臉人”》的文章在網絡流傳。該文以故事的形式,呈現了一群因長期嚼檳榔而患上口腔癌面臨“割臉”厄運的患者,一度將檳榔行業推上輿論風口浪尖。

    “他的大部分左臉已經被‘割掉’了,一年前的口腔癌手術,切掉了他的左臉下頜、左牙床和淋巴。萎縮的臉皮陷成拳頭大小的深坑。術后,他左眼神經被壓迫,如今已徹底瞎了。”文中如此寫道。

    “簡單來說,檳榔主要是灼燒口腔黏膜,致其纖維化。然后逐漸變成異常增生,進一步的話就是癌。”上海交通大學附屬第九醫院口腔科郭克醫生向《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解釋道。

    93

     

    小眾嗜好變身千億級市場?

    讓人上癮的同時,檳榔行業一路高歌,逐漸發展成百億級甚至千億級的市場。

    2020年9月,由觀研報告網發布的《2020年中國檳榔市場現狀分析報告-市場現狀與未來趨勢預測》顯示,截至2019年12月,湖南嚼食檳榔的人口比例已接近50%,全國檳榔產業年產值達400億元,其中湖南占了四分之三,年產值達300億元。

    由于檳榔生產作業相對簡單、技術要求不高,一些低學歷、大齡及困難人群涌入該行業從而實現了就業。據湖南省檳榔行業協會統計,湖南檳榔產業在全國的銷售網點已經超過了200萬個,全省從事檳榔生產、銷售的人員約200萬人,全國超過500萬人,勞動用工的觸角已從湖南地區伸向河南、云南、四川、青海等地。光是益陽資陽區的3家檳榔企業2019年就解決1.6萬人的就業問題,拉動55.6億元的經濟收入,預計2020年可完成產值70億元以上,創稅2.8億元以上。

    2018年,湖南口味王集團有限責任公司總裁陳義在騰訊新聞視頻節目中提到,目前檳榔產業還處于快速發展期,年均增速超過30%,未來這個行業至少將達到千億元級的市場容量。

    94

     

    “養生檳榔”“健康檳榔”,“與時俱進”的廣告宣傳

    檳榔行業的快速發展與其多年來大力的廣告宣傳分不開。

    1997年,皇爺檳榔通過湖南經視的廣告,首次進入湖南人的視野。2003年,皇爺檳榔邀請“皇帝專業戶”唐國強做品牌代言人,廣告語“除朕之外,誰敢稱皇”也是相當霸氣。這也是整個檳榔行業首次邀請明星助陣。2010年,皇爺檳榔更是邀請當年大火的影視明星王寶強擔任企業形象代言人,打造企業品牌形象。

    近年來,為吸引年輕群體,檳榔廣告開始在年輕人所關注的網綜、直播等平臺出現。

    2016年,皇爺旗下檳榔品牌“香一口”廣告出現在NBA賽季金州勇士VS孟菲斯灰熊比賽現場,成為首個現身NBA球場的檳榔品牌。

    2017年,某檳榔品牌贊助湖北省舉辦的ECGC電競比賽,甚至現場售賣。

    2019年,某檳榔品牌出現在直播平臺中,并冠名英雄聯盟S9全國總決賽。

    2020年6月29日,騰訊視頻的綜藝節目《德云斗笑社》植入檳榔廣告引起爭議。

    2020年9月,某檳榔品牌董事長作為非遺傳承人登上電視節目。

    2020年10月,某檳榔品牌冠名綜藝節目《這就是灌籃》第三季,并聯合舉辦專屬線下活動“灌籃提神站”。

    2021年8月,某檳榔品牌成為《這就是街舞》第四季的戰略合作伙伴,并通過微博開屏廣告等形式宣傳。

    一些商家還炮制出了“健康檳榔”“養生檳榔”“不傷口腔”等概念。

    一些廠商大力宣傳檳榔的中藥作用,宣傳其養生功效,試圖將檳榔往“養生”“健康”“無糖”的概念上湊,甚至推出了諸如枸杞檳榔、木糖醇檳榔等產品;年輕人喜歡爆珠口味,商家也馬上推出了爆珠檳榔;電子煙近幾年在年輕人中非常流行,檳榔也立馬升級為“水檳榔”。不同于電子煙被線上禁售的處境,“水檳榔”卻隨處可見。

    “零食”“藥品”還是“毒品”?如何把握管控尺度

    檳榔營銷泛濫的另一面是對檳榔如何定位。

    湖南省工商局一位主要部門工作人員曾以個人身份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檳榔如果是藥,那毫無疑問就按藥品來管理,這一塊目前沒有問題?,F在的問題是對社會上普遍的食用檳榔該如何定位,如果當成食品,那么對世衛組織的一級致癌物定義、咀嚼檳榔可導致口腔癌的臨床報告等等這些信息該如何應對呢?因為食品就應該是無毒無害的。”

    檳榔的健康隱患也逐漸引起了國內輿論的關注。一些報道開始將檳榔稱為“軟性毒品”。而此次土耳其將檳榔認定為毒品,更是掀起了不小的波瀾。

    參考《中華人民共和國禁毒法》,對“毒品”一詞定義如下:本法所稱毒品,是指鴉片、海洛因、甲基苯丙胺(冰毒)、嗎啡、大麻、可卡因,以及國家規定管制的其他能夠使人形成癮癖的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

    目前,檳榔以及檳榔中的生物活性成分(檳榔堿)不在國家管制的《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品種目錄》內。

    但這并不意味著,我國并未對檳榔進行管控。

    1996年,廈門頒布了禁止生產、食用、銷售檳榔的規定,如果違反規定食用檳榔,還將會被處以100元以上、1000元以下的罰款,目前廈門也是中國唯一全面禁止檳榔的城市。

    今年廣州也加強了檳榔廣告的日常監測,從源頭上管控檳榔廣告的發布活動。3月18日,廣州全市媒體、戶外廣告均已停止發布檳榔廣告。

    2019年3月8日,一份湖南省檳榔食品行業協會下發《關于停止廣告宣傳的通知》。該文件提到,湖南所有檳榔生產企業即日起停止國內全部廣告宣傳,且此項工作必須在當年3月15日前全部完成。然而這份《通知》更多類似一份倡議,對協會成員有一定作用,并不具有法律效力。

    目前,《中華人民共和國廣告法》明確規定禁止在大眾傳播媒介或者公共場所、公共交通工具、戶外發布煙草廣告。但對于檳榔廣告的管控尚沒有相關依據。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21年第16期)


     

    2021年第16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2021年第16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