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smkua"><bdo id="smkua"></bdo></table>
  • <sup id="smkua"></sup>
    <xmp id="smkua"><xmp id="smkua"><div id="smkua"><optgroup id="smkua"></optgroup></div>
  • 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雜志 > 正文

    一個專業抗洪搶險隊在河南??h滯洪區的240小時

    截至8月19日記者發稿前,這支搶險隊已經在抗洪前線奮戰了10天。河南省沙潁河流域管理局副局長田進寬接受《中國經濟周刊》記者采訪表示,在這一場逆行出征的救援中,在搶險排澇期間,隊員們不怕苦、不怕累,忍受炎熱酷暑、忍受蚊蟲叮咬,以堅強的意志扎根在抗洪一線,用實際行動闡釋了何謂勇往直前的“最美逆行者”。

    《中國經濟周刊》 記者  王紅茹

    早秋的河南??h,已是深夜,天空中繁星點點。遠處,災后的村莊因為斷電看不到一盞燈光,四周漆黑一片,只有排澇現場燈火通明。成群的蚊蟲四處翻飛,同轟鳴的機組聲交織在一起,劃破這清寥的初秋之夜。

    這不是電影中的場景。自8月9日起,根據河南省水利廳的安排,河南省沙潁河防汛機動搶險隊26名隊員整裝出發,帶領14臺設備(4臺1200立方米自行式排澇車,10臺500立方米拖曳式泵站),馳援鶴壁市??h,參與一線排澇任務。

    截至8月19日記者發稿前,這支搶險隊已經在抗洪前線奮戰了10天。河南省沙潁河流域管理局副局長田進寬接受《中國經濟周刊》記者采訪表示,在這一場逆行出征的救援中,在搶險排澇期間,隊員們不怕苦、不怕累,忍受炎熱酷暑、忍受蚊蟲叮咬,以堅強的意志扎根在抗洪一線,用實際行動闡釋了何謂勇往直前的“最美逆行者”。

    95 排澇現場

     排澇現場

    臨危受命

    7月17日以來,河南??h出現有水文記錄以來的最大降雨,平均降水量583.8毫米,導致該縣大面積受災。

    ??h位于鶴壁市東部,衛河和共產主義渠自西南向東北貫穿??h全境。

    由于暴雨連降、上游來水、水庫泄洪,導致衛河和共產主義渠水位暴漲,河堤多處出現漫堤、管涌、滲水甚至決堤,境內4個蓄滯洪區啟用,造成該縣大面積受災,損失極為慘重。

    在7月29日下午河南省政府新聞辦召開的新聞發布會上,鶴壁市委常委、市政府常務副市長洪利民通報了一組數據:截至7月28日20時,受災人口58.8萬人,直接經濟損失超過97.6億元。

    災情就是命令!8月9日上午7時,接到河南省水利廳指示后,河南省沙潁河防汛機動搶險隊18名隊員(后續補充至26名)整裝出發,帶著排澇設備,踏上了馳援鶴壁市??h的征程。

    很少有人知道,這支搶險隊,在進駐??h災區之前,剛剛經歷過鄭州排澇搶險10多天的緊張作業。因為疫情防控需要,他們進入隔離賓館進行了為期一周的醫學觀察后,還沒來得及同家人見面,就踏上了新的防汛排澇征程。

    在歷經5個小時、跨越了300多公里之后,搶險隊到達目的地。按照河南省水利廳指定的除險地點,河南省沙潁河防汛機動搶險隊主要擔任??h小灘坡滯洪區劉坡村、白寺坡滯洪區周口村、同山村、耿潭村、王莊鎮南湖村中鶴羊場等地的排澇任務。

    在??h王莊鎮南湖村中鶴羊場,舉目四望,公路兩旁一片汪洋,了無生機。雖然暴雨過后已經十幾天,由于排水不暢,地域遼闊的中鶴羊場依然積水未退。

    正值正午時分,烈日當空,驕陽似火。為了加快羊場外側排水溝排水速度,減少當地群眾經濟損失,搶險隊員們不顧旅途疲勞,置身于玉米秸稈發酵的濃濃臭味中,開始搬運排水設備進行組裝。

    當大家合力把水泵放入溝渠內,接好排水管點火啟動,??h排水第一戰正式打響。

    96-1 夜間作業

     夜間作業

    “災區人民看到我們,直呼‘救星’來了”

    ??h白寺坡滯洪區小河鎮周口村受災較為嚴重。當地一位老農介紹說,“白寺坡滯洪區只在1963年的時候放過一次水,時隔50多年,這是第二次放水。”

    小河鎮在衛河的左岸,因本次行洪水位過高,為避免更大損失,在王灣處炸堤引流,啟用了這個多年不用的滯洪區,全鎮都浸泡在滯洪區內。

    為了顧全大局,小河鎮62個行政村, 8余萬人口、15萬畝良田全部受災。半個多月過去了,這里依然無水無電,昔日的家園一片狼藉。當地群眾飽受水災困擾,無法正常生活。

    一位村民說,他自己家里現在還有一米多深的水。村中沒有自來水,也沒有電,基本生活都不能正常進行,集中吃著大鍋飯,睡覺只能在河堤上,因為這是村里唯一的制高點和安全港。

    這個景象跟河南省沙潁河流域管理局搶險隊隊長郭貫斌10多天前剛來時看到的一樣。“由于洪水還未退完,村民們有家不能回,大堤上形形色色的車輛裝滿了離家群眾的‘貴重’物品,家畜、農具也都堆在河堤上。在拐彎處稍寬的堤面上,臨時搭建了一個廚房,兩口大鐵鍋牢牢地坐在土灶上,這是一個為受災群眾提供食物的地方。”郭貫斌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災情嚴峻!搶險隊加快了節奏,隊員們在確定好抽水點之后,迅速組裝抽水設備,隊員尹建新和部分群眾跳入齊胸深的積水中把排水泵固定好,大家齊心協力共同鋪設好了排水管道。

    隨著發電機的啟動,6臺水泵開始全力運行??粗鴩娪慷龅姆e水,周圍的群眾仿佛看到了歸家的希望,他們都對搶險隊員豎起大拇指,連連稱贊道:“救星來了!太好了。”

    經過幾天的抽排之后,小河鎮的水位從兩米多下降到了一米。此時,地里的莊稼露出了頭,滯洪區遠處的養豬場也開始若隱若現。

    郭貫斌對此頗感欣慰,他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剛來的時候滯洪區內到處都是水,現在水位下降,不僅災區群眾看到了希望,我們自己也感覺工作有了成果,真真切切體會到了自身的價值。”

    成立臨時黨支部,黨員帶頭沖鋒在前

    在排洪現場,最難挨的是夜晚??諘鐭o人,隆隆的機器聲,和著水流的沖擊聲,在寂靜的深夜聽起來分外響亮。

    “因為機器抽水需要24小時看護,隊員就要堅守在那里。那種一人在荒郊野外與寂寞為伴、與初秋寒夜相擁、與蚊蟲搏斗的情景,不身臨其境,一般人很難想象。我們的隊員就是憑借著高度的責任心堅守崗位,保證了抽水設備一整夜無間斷安全運行。”田進寬向《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表示。

    排澇時需要來回收泵、下泵,也需要人下水擺弄。由于滯留的洪水長時間不流動,都已經發臭,人一接觸水,全身就奇癢無比。即便如此,搶險隊員們依然忍著污水的惡臭,沒有一人叫苦叫累。

    車長楊軍強,平時言語不多,但工作認真負責,踏實能干。他帶領車組人員冒著烈日烘烤,忍著污水的惡臭,搬水管、抬水泵,一次次往返于機組和排水點之間。

    “一臺水泵60多斤,被水浸透的排水管每條重量可達七八十斤,他們頭上、臉上、身上早已被污泥濺滿,汗水和污水浸透了衣服,干了濕、濕了又干,隊員們都顧不上,只想盡早排空污水,盡快恢復群眾的正常生活。”郭貫斌說。

    災區電力暫未恢復,由于住地較遠,又不忍麻煩當地群眾,隊員們渴了,就喝口被烈日烘烤至發燙的純凈水;餓了,就用純凈水泡方便面對付一口。

    蚊蟲的叮咬讓隊員臉上、手上、腿上布滿了紅包,連日的曝曬使大家身體發紅、脫皮,惡劣的環境造成部分隊員腸胃發炎導致腹瀉,但他們卻仍然堅持工作。

    “一名隊員夜間值班校正管道時,接口處突然崩裂,瞬間泛綠的污水噴濺滿身。當時已近凌晨,他不忍通知隊友送換洗衣服,自己又不能擅離崗位,就這樣穿著滿身腥臭的濕衣服堅持到天亮。”田進寬向記者說起搶險隊員,滿臉心疼。

    防汛一線隊員們的英勇奮戰,離不開黨支部的組織和建設。為充分調動隊員們的積極性主動性,剛到??h,搶險隊就成立了一個臨時黨支部,要求困難面前,黨員要帶頭沖在前面。

    車長李順有,是一名有著20多年黨齡的老黨員??购槠陂g,他主動多次承擔夜間值班工作,在休息時間還承擔車組輪換人員的運送工作,每次車輛轉場即使剛剛結束夜班,也主動參與到車組轉移工作中,鋪設管道、調試機器,直到順利出水,才肯拖著疲憊的身體返回休息。

    車長尹建新,今年已經56歲,作為一名老黨員,是搶險隊伍里年齡最大又是經驗最為豐富的技術骨干,搶險作業中他總是沖鋒在前。

    “吃苦耐勞是我們搶險隊歷來的老傳統。在黨支部的帶領下,這些困難對我們來說,都不算什么。”田進寬說。

    96-2災民搭建的臨時灶臺

    災民搭建的臨時灶臺

    老隊員傳幫帶,薪火相傳

    車長張俊杰,已年過半百,身體健康情況不佳,屬于“三高”群體。他是全程參與鄭州排澇搶險戰斗的一員,由于鄭州10多天高強度的排澇作業,耗費了大量體力、精力,來??h之前,一度出現頭暈目眩。

    當新的搶險任務下達后,局領導考慮到他的健康情況,不準備讓他參加此次任務。張俊杰知道以后,出發前夜趕到醫院檢查身體。第二天,他拿著醫院開具的體檢報告和一大包降壓藥找到局領導,強烈要求隨隊出發。

    到達災區后,他婉拒了隊里對他的特別照顧,不論是夜晚還是白天,始終在一線現場進行排澇作業。他的敬業精神和戰斗意志,感染著在場的每一位隊員,尤其是年輕新成員。

    劉彬,1997年出生,今年24歲,5月份剛正式入職。此次搶險,他主動請纓。但是當他坐上去??h的救援車,透過車窗看到被洪水淹沒的村莊和農田,心里還是有些忐忑。

    “到達現場,當地鄉鎮工作人員帶領我們來到衛河河堤處,看到村民們焦慮的神情,我一點害怕和擔心都沒有了,只想著能盡快解他們的燃眉之急,幫他們早日回歸家園。”劉彬說。

    經過200多個小時的一線防洪排澇磨煉,劉彬得到了成長,他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什么是抗洪精神?通過此次抗洪搶險,我深深體會到,在艱苦環境中仍能保持著為人民服務的初心,盡心盡力為人民群眾排憂解難,才是作為一名搶險隊員應盡的責任和義務。此次能夠參與到這么龐大的救援工作中,我由衷地自豪。”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21年第16期)


     

    2021年第16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2021年第16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