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smkua"><bdo id="smkua"></bdo></table>
  • <sup id="smkua"></sup>
    <xmp id="smkua"><xmp id="smkua"><div id="smkua"><optgroup id="smkua"></optgroup></div>
  • 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原創 > 正文

    柳工是如何煉成的?

    海外市場供不應求,外籍員工已占10%

    自主創新、深化改革、黨建引領,這些關鍵詞點明了柳工一步步壯大的脈絡。

    《中國經濟周刊》 記者  姚坤 | 廣西柳州報道

    “以前我們去找很多大企業合作談項目,他們都不咋搭理我們?,F在他們都很積極,爭著要來和我們談合作。”廣西柳工集團機械有限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曾光安笑著對《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說,“距離總書記來,不過幾個月,已經有超200批各界人士來參觀柳工,了解柳工的發展和黨建工作,重溫總書記走過的路線。”

    “不咋搭理”應該是謙辭,作為裝備制造龍頭企業,柳工的挖掘機、裝載機等設備在各類工地十分常見,在火神山、雷神山醫院,中國“天眼”,港珠澳大橋,川藏鐵路等關鍵工程項目中也可見其身影。

    或許因為身處廣西柳州,這家“全球工程機械50強”此前一直略顯低調。習近平總書記在今年4月26日的到訪,無疑把柳工推到了聚光燈下。

    “在今年5月的長沙國際工程機械展覽會上,很多客戶、行業專家,以及媒體對總書記檢閱過的設備十分感興趣。”柳工國內營銷中心副總經理劉捷說。

    這種關注可能助推了柳工的業績增長。據介紹,今年上半年,柳工集團主要經濟指標均實現良好增長,已實現營業收入172億元,營業收入和利潤總額同比增長30%左右,位列“全球工程機械50強”第15位,國內、國外市場雙線飄紅增長,多條產品線產銷創歷史新高,海外業務整機銷量同比增八成。

    你很難把現在這個員工過萬、國際化的柳工——外籍員工占到10%,產品遠銷170多個國家和地區,海外收入占比最高時達到30%——和1958年那個527名上海工人創建的“支邊小廠”聯系起來。

    “半個多世紀以來,曾經比柳工廠房大好幾倍、工資高好幾倍的企業,沒過幾年就倒閉了。”曾光安感嘆道,“很少有裝載機企業能長期存活,但我們柳工就活下來了,且裝載機產品一直在行業處于領先地位,全球競爭力也非常強。”

    77

    柳工為何能突出重圍、持續高質量發展?

    習近平總書記在柳工考察調研時強調,只有創新才能自強、才能爭先,要堅定不移走自主創新道路,把創新發展主動權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要堅持黨對國有企業的全面領導,堅持加強黨的領導和完善公司治理相統一,在深化企業改革中搞好黨的建設,充分發揮黨組織在企業改革發展中的領導核心作用。

    自主創新、深化改革、黨建引領,這些關鍵詞點明了柳工一步步壯大的脈絡。

    “產品今天不出新,企業明天就關停”

    用不間斷的創新開拓市場

    “在我們工作的現場,頭頂的標語就是‘產品今天不出新,企業明天就關停’。”柳工大型挖掘機總裝廠生產計劃高級專員嚴德富對《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說。他在2007年加入柳工,今年從一線生產工人轉崗。

    這種追求創新的緊迫感,可能從一開始就刻進了柳工的基因里。

    1958年,500多名建設者從上海來到柳江西岸,建立起了柳州工程機械廠(柳工集團的前身)。1966年,柳工成功試制中國第一臺輪式裝載機Z435,由此開啟我國裝載機自主研發之路。

    “十三五”期間,柳工研發投入保持年均10%以上增長,申請技術專利成果1358項,成功研制全國首臺5G智能遙控裝載機,并把新一代綠色純電動智能化裝載機、挖掘機推向市場,獲得國家科技進步獎5項,參與“天眼”、港珠澳大橋等重點工程建設。

    接受考察調研的純電動、尾氣零排放柳工856E-MAX裝載機,是了解柳工研發創新的好切口。據悉,該設備獲得了“2021中國工程機械年度產品TOP50技術創新金獎”,是電動裝載機領域中唯一獲獎的產品;也是目前國內唯一產品銷量和性能經過批量使用和驗證的電動化工程機械設備。由柳工主導起草、編制的電動裝載機、挖掘機行業標準,填補了全球行業空白。

    “5年前我們就開始做新能源產品的開發,在整個行業里面,我們也是走批量化上市最早的企業。”柳工全球研發中心高級項目工程師邵杰對《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說,語氣里帶著自豪,他在2011年通過校招加入柳工。在半消聲實驗室中,邵杰坐在856E-MAX的駕駛室里操縱機器演示了噪聲測試過程。在相同的工況下,無論駕駛室內外,該款裝載機發出的聲音都比要求最嚴苛的歐盟標準還要低10%。

    “很多企業可能目前還處于研究和試制樣機階段,我們的產品已經走向市場,銷量還不錯,已經有出口了。”邵杰介紹說,“放在3到5年這么一個周期來算的話,新能源產品用起來還是比加油便宜。新能源產品零部件的數量,要比傳統產品減少很多,這樣整機的整體質量和性能會提高。”

    在國家戰略工程項目川藏鐵路中,面對長大隧道多、海拔高的挑戰,柳工電動裝載機和挖掘機憑借安全環保、強勁有力、高效節能等性能優勢,成為了川藏鐵路的實力擔當。

    柳工能夠保持旺盛的創新能力,與其重視技術人才、研發人員也密不可分。

    “我從2011年進入柳工,就接觸到了公司的人才培養體系,特別是對未來的職業規劃,公司做了大量的工作。從事研發技術這一塊,只要出成績,就能獲得領導的認可和獎勵。今年的柳工技術創新大會上,我們的明星產品經理們就得到了董事長現場頒發的獎勵。”邵杰說,在柳工,研發技術一直是公司高度重視的板塊。

    “在我們公司,技能、技術大咖的待遇,比經理層還要高。”嚴德富說。

    78

    從戴著草帽在室外測試,到吹著空調在電腦前獲取數據

    用智能化、自動化推動制造業升級轉型

    如果你跟隨總書記的腳步,走進柳工挖掘機裝配廠,會見到智能配送小車正在生產線上配送物料,機器人正在焊接和涂裝結構件,還可以在裝配線的生產顯示屏上,通過柳工制造執行系統(MES)看到各個工序生產情況。

    “以前我們要查閱某輛車子(設備),可能要打電話,然后人工跑去現場查看,才知道生產工序到哪一步了,哪個工序可能出了什么問題,費時費力。”長期在生產一線工作的嚴德富,對智能化升級帶來的效率提升深有感觸。“現在有了MES系統,在軟件上就能精準查到某輛車子什么時候上線,什么時候入庫,現在進行到哪一步,接下來該做哪些工作就很清楚了。一輛車子的整個生產周期,都在信息化系統里有很好的記錄和管理,這樣能極大提高生產效率。”

    在柳工,這樣的升級覆蓋了工作的各個環節。

    “我剛進廠的時候,條件確實艱苦。比如說我們做噪聲實驗,要到一個很遠很偏僻的安靜地方,選用路面做測試,夏天高溫的時候,我們就戴草帽,如果是樹多的地方,蚊蟲也特別多。那時候儀器也比較落后,手持設備,人工檢查。”邵杰向《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講述他加入柳工以來,實驗條件的變化。

    “到2015年,我們有了國家土方機械工程技術研究中心,建了很多國際一流的實驗臺?,F在我們在實驗室里面,可以開著空調,看著電腦,按一下按鈕,然后去獲取相應的測試數據。”邵杰介紹說,這樣獲取的數據更有效,以前在外面做實驗,刮風下雨的時候會干擾數據?,F在可以全天候隨時進行實驗,以前在室外,下大雨或者是刮大風的時候,一些實驗想做也做不了。

    近期開工的柳工裝載機燈塔工廠,則是柳工智能化升級的又一關鍵舉措。

    據了解,柳工裝載機燈塔工廠項目將新建廠房11萬平方米,改造廠房9萬平方米,建成后廠房面積累計達到20萬平方米,實現年產3萬臺高端裝載機能力。

    “在人工智能和物聯網技術的驅動下,最終實現產品研發周期縮短20%,運營成本降低15%,質量水平提升45%,產品制造周期減少40%,設備綜合利用率提升40%,直接勞動生產效率提高22%,并將實現產品100%按時交付。燈塔工廠建成后,人工將減少20%左右。”曾光安對《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說。

    “企業也有自己的一部分啊,也會更盡心盡力”

    在堅持黨建引領前提下,實施混合所有制改革

    “一些關鍵的核心員工是持股的,一些主管的領導也是持股的,主人翁的感覺自然會強一些。”邵杰向《中國經濟周刊》介紹混改和持股對士氣的激勵,他也是持股核心員工之一,“企業好,自己收益也才會好,也就會更盡心盡力。”

    今年8月,國資委網站編發“國企改革樣本”系列報道,柳工名列其中。

    1993年,柳工上市,成為全國工程機械行業第一家上市公司,也是廣西第一家上市公司;2019年,柳工對1600余名骨干員工授予1855萬股的限制性股票,實現廣西國有控股上市公司股權激勵零的突破。

    2020年,柳工堅持黨建引領前提下,成功實施混合所有制改革,完成了柳工股份、歐維姆等6家子公司整合進入混改主體,柳工集團持股51%(保持廣西國資絕對控股),并成功引入7家高質量戰略投資者,募集資金31.92億元,同步開展員工持股,1274名骨干員工參與持股,形成了“中央和地方國企優勢+市場化機制+戰略伙伴協同”的廣西國企改革發展新模式。

    據柳工集團董事會秘書覃勇透露,在引入戰略投資者的同時,推動員工持股,是柳工混改方案的重點任務之一。重點意向投資者也要求柳工骨干人員,特別是管理團隊持股。最終柳工做到了員工出資先于外部投資者全部實繳到位,讓投資者更有信心參與混改。

    2021年一季度,柳工產銷創歷史新高,海外業績增長近50%,充分展現了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推動力。

    國際訂單“供不應求”

    在堅持自主研發的同時,走國際化之路

    “我們現在的國際訂單情況,可以拿‘供不應求’來形容。”嚴德富在介紹柳工海外銷售情況時難掩興奮,“前一段因為揚州疫情的原因,一些物料跟不上,我們都沒有足夠多的設備提供給國際業務中心去銷售。”

    這和柳工早在近20年前就尋求國際化密不可分。

    2001年,中國加入WTO,次年柳工提出,建設“開放的、國際化的柳工”。當時曾光安接手海外業務,帶隊走訪國際市場,在北非的摩洛哥發展了柳工第一家海外代理商。

    出海之路遠非一帆風順,2005年柳工與沙特AHQ公司的合作洽談便是一例。對方堅持要求,柳工裝載機的散熱性能要達到世界一流品牌的水準,這擊中了早期中國裝載機產品的軟肋。為此,柳工專門派遣了一支精干研發團隊到沙特實地考察施工狀況,改進產品,此舉為后續的合作奠定了基礎。

    經過近20年發展,目前,柳工已在全球100多個國家和地區擁有300多家經銷商、19條整機產品線、13個海外子公司、5個全球研發基地;產品銷往170多個國家和地區,海外市場連續6年保持40%增長,海外收入占比最高時達到30%;在“一帶一路”沿線65個國家中,柳工業務覆蓋率超過85%。

    即便是在新冠肺炎疫情暴發的2020年,柳工在海外市場依舊實現逆勢上揚,憑借持續深耕“一帶一路”,海外整體銷售收入同比增長13.5%,海外累計發運設備突破10 萬臺。

    有自主研發保證的供應鏈安全是柳工出海的底氣。

    多年來,柳工不斷加大自主研發力度,使核心零部件體系在產品全價值鏈過程中完善、形成,并實現獨立自主可控,能夠為整機產品提供全套動力、傳動、液壓、操控和執行系統解決方案,保障產業鏈供應鏈安全。

    曾光安介紹,在總書記考察時,他曾匯報過柳工的供應鏈安全情況。

    “總書記對工程機械行業很熟悉,問我們裝載機的零部件是不是完全掌握了技術。我回答說,過去有些零部件還依靠進口,但是現在我們每個螺絲釘都是中國制造。”曾光安回憶當時的情景時說。

    8月下旬,柳工再次迎來一批青春洋溢的新面孔——2021年新入職的大學生。

    “以中國人的勤勞、智慧、勇氣和創新,鑄就工程機械行業世界級企業,讓人類生活更美好!”曾光安如此激勵他們。

    據曾光安透露,在“十四五”期間,柳工計劃進一步在廣西和柳州打造具有國際競爭力的工程機械產業集團,來提速廣西制造在中國和全球的水平,同時也為未來柳工二三十年的發展打下一個堅實的基礎。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21年第16期)


    2021年第16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2021年第16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