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smkua"><bdo id="smkua"></bdo></table>
  • <sup id="smkua"></sup>
    <xmp id="smkua"><xmp id="smkua"><div id="smkua"><optgroup id="smkua"></optgroup></div>
  • 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雜志 > 中國經濟周刊 > 第4期 客觀看待各省的財力貢獻度 總第 704 期 2018年1月22日出版
    往期回顧: 查看
    封面故事

    “十二五”以來全國31個省份財力貢獻排名

    《中國經濟周刊》特邀中國社會科學院財經戰略研究院財政審計研究室推出“十二五”以來(2011—2016 年)全國31個省份財力貢獻排名。但財力貢獻的排名不能等于各地區對國家的貢獻排名,同時,并不能認為排名靠后且需要中央大額補助的省份,其債務壓力就大,或者隱性債務比重就高。

    獨家看點

    多地為何"自曝家丑",坦承GDP注水?

    繼2017年年初遼寧承認經濟數據造假后,最近有幾個省份或地區坦承數據“注水”。究竟是什么原因讓多地“自爆家丑”?

    銀監會強監管進行時 金融反腐再升級

    1月13日,銀監會發布《關于進一步深化整治銀行業市場亂象的通知》,要求銀行業金融機構和各級監管機構,抓住服務實體經濟這一根本要求,嚴查資金脫實向虛在金融體系空轉的行為,嚴查“陽奉陰違”或選擇性落實宏觀調控政策和監管要求的行為。

    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風險攻堅戰——專訪銀監會主席郭樹清

    郭樹清表示,根據中央要求,攻堅戰的目標是要使宏觀杠桿率得到有效控制,金融結構適應性提高,金融服務實體經濟能力明顯增強,硬性約束制度建設全面加強,系統性風險得到有效防控。

    擁有兩家上市公司的老總為何要跑路?

    “跑路”還發朋友圈,蘇州金聯財富管理有限公司(下稱“金聯財富”)董事長呂尚簡最近發的一則朋友圈令其成為“網紅”。

    香港青年北上創業記

    隨著香港與內地交往越來越密切,有愈來愈多的香港人選擇到內地學習、就業和生活,“北漂”人數與日俱增。

    【圖片故事】“9個月磨刀,3個月宰羊” “一錘子買賣”毀了黑龍江冰雪旅游

    近日,黑龍江“中國雪鄉”風景區徹底“火了”,先是有游客痛陳黑龍江雪鄉旅游亂象,當地管理部門查處涉事旅館沒多久,又有被宰游客錄下了導游的“勸說辭”:“雪鄉一年12個月只營業3個月,經常說的一句話是,9個月磨刀,3個月宰羊。誰是羊,大家都是羊?!弊詈?,導游給游客的選擇是:要不錢遭罪,要不人遭罪。

    全景報道

    政府不再壟斷住房供地,會如何影響房價?

    “改變政府作為居住用地唯一供應者的情況?!眹临Y源部部長姜大明1月15日在全國國土資源工作會議上說的這句話,一石激起千層浪。他指出,我國將研究制定權屬不變、符合規劃條件下,非房地產企業依法取得使用權的土地作為住宅用地的辦法,深化利用農村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建設租賃住房試點,推動建立多主體供應、多渠道保障租購并舉的住房制度,讓全體人民住有所居。

    附加費:何時能給社會一本明白賬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梳理發現,用電、用水、乘出租、看電影等無處不在又難以厘清的“附加費”不僅使普通市民眼花繚亂,即使像《人民日報》這樣的權威媒體在進行調查后也感慨良多——沒有權威數據而被“附加”在方方面面的收費項目很少有人能夠說清楚因何而交、交了多少。

    比特幣泡沫:瘋狂投機的最新化身

    在過去一年里,以比特幣為代表的虛擬貨幣,從乏人問津到炙手可熱。

    券商資管變局

    近3個月來,有關資管新規不斷出臺,使得券商資管處于變局之中?!吨袊洕芸酚浾呤崂戆l現,近幾年,資管作為很多券商的重點業務,規模發展非常迅猛。業內人士認為,監管層對資管重拳出擊,有其必然性和必要性。

    滴滴的新戰場:共享單車

    小藍單車在經歷困局之后迎來了業務托管方。2018年1月17日,滴滴出行正式在深圳和北京兩座城市上線了“單車”模塊,其中包含滴滴出行作為大股東的ofo以及小藍單車。

    三大航國資持股占比可降至50%以下 民航混改卸下“緊箍咒”

    自1月19日起,新修訂的《國內投資民用航空業規定》正式施行。對比上一版規定,新版《規定》最受業界矚目的是,放寬中國國航(601111.SH)、東方航空(600115.SH)、南方航空(600029.SH)三大航空公司國有或國有控股要求,允許國有相對控股。

    產業基金正成為地方政府融資新選擇——撫州轄內城商行產業基金調研報告

    目前,江西撫州轄內城商行產業基金發展迅猛。至2017年7月底,轄內4家城商行(江西銀行、九江銀行、贛州銀行、上饒銀行)均與各級政府簽約設立產業基金,共計簽約15只、簽約金額35.18億元,累計投放金額 28.68億元。

    夫妻共同債務 認定有了新規

    1月17日,最高人民法院發布《關于審理涉及夫妻債務糾紛案件適用法律有關問題的解釋》(下稱《解釋》)?!督忉尅肪彤斍八痉▽嵺`中爭議較大的夫妻共同債務認定問題作出明確規定,并合理分配舉證證明責任,平衡保護各方當事人合法權益。

    清華教授付林取保候審申請未獲準

    2018年1月15日,曲燕收到一封《不予變更強制措施理由告知書》,落款為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1月12日,她為看守所里的丈夫付林遞交了取保候審的申請,這已是她第四次做出努力,也是第四次失望。

    觀察評論

    中國經濟時評:土地多元供給切中房地產市場病根

    中國房地產市場20年發展歷程充分表明,要從根本上促進、保障房地產市場平穩健康發展,就必須把地方政府逐步從土地利益糾葛中割離開來,而有序推進土地供應主體多元化的嘗試,因其切中了病根,自然有望收長效之功。

    美國股市還能挺多久?

    美國不怕政府債務過高,而只要微觀經濟主體健康,在他們看來,只要微觀經濟主體健康成長,政府債務高也是暫時的,未來稅收增長預期將抵消現在看似龐大債務。

    區塊鏈熱的冷思考

    區塊鏈最重要的關鍵詞為分布式、去中心化、信息不可篡改和可追溯性。這也是區塊鏈技術最引人注目的地方。

    推進現代化經濟體系建設的著力點

    建設現代經濟體系的著力點是實體經濟,發展實體經濟要從供給側驅動。

    專欄

    如何把握好經濟整頓的邊際

    政府欲通過對經濟活動進行干預或修正某種資源嚴重錯配或市場嚴重扭曲現象,一要有對經濟發展由量變向質變臨界點的科學分析能力和精確判斷能力,二要有適時準確運用各種政策工具的能力。

    新自由主義正在給美國經濟醞釀危機

    新自由主義讓位右翼民粹主義,是以邪惡對抗邪惡,是一種謬論替代了另一種謬論而已,不是什么值得慶祝的事。這兩種主義不僅本身不利于經濟和政治系統發展,其擁護者據其所制定的經濟政策也缺陷重重。

    為何近期中央密集出擊這一領域?

    國家海洋局發布史上最嚴的圍填海管控措施,包括“十個一律”和“三個強化”,明確了“誰破壞,誰修復”的原則。

    服務

    【悅讀】中美兩國應合力推動經濟全球化

    中美兩國作為世界大國,對待經濟全球化問題應該站得更高、看得更遠。從自身和全球發展的角度,遵循歷史發展規律,堅定倡導、積極推動全球化向前發展。

    一周資訊

    中國共產黨第十九屆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第二次全體會議在北京舉行

    全會強調,2018年是貫徹黨的十九大精神的開局之年,是改革開放40周年,是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實施“十三五”規劃承上啟下的關鍵一年,做好紀檢監察工作責任重大。

    【圖話】直播答題:2018年新風口

    各類直播答題App一夜之間火爆大江南北。低門檻、高獎金,良好的互動性及靈活的模式,動輒百萬元的巨額獎金,吸引了大量吃瓜群眾參與,直播再靠精準營銷吸引廣告,靠衍生品和流量來變現,直播答題產業鏈成為今年刮起的新風口。

    趣店羅敏發文反思過錯 稱自己不夠成熟

    他寫道:“接受公眾的監督,接受一切的批評意見,有則改之,無則笑之,才是一家上市公司CEO應該擁有的胸襟,也是帶領企業基業長青的重要一環?!?

    小米IPO估值2000億美元?

    近日,小米科技即將到來的上市成為輿論關注點,且傳其已選定高盛和大摩這兩家投行作為主承銷商,業內普遍認為小米或將成為繼2014年阿里巴巴在紐約上市以來科技行業最大的IPO。

    #15年,波瀾壯闊、一局百變的中俄原油管道談判#

    2018年1月1日,中俄原油管道正式投入使用,設計產能每年將達1500萬噸。隨著中俄原油管道一線二線全部投產,俄羅斯每年可向中國輸入的原油量也將增至3000萬噸。

    #茅臺又漲價了#

    進入2018年,茅臺酒廠將飛天53度500ml茅臺酒出廠價提升18個百分點,即每瓶從819元提高至969元,同時將指導零售價從1299元提升至1499元。

    印度:大市場,小機遇

    印度最富有的1%人(約800萬人),他們的年薪在2萬美元以上;收入在前2%~10%的人,其薪資大概與中歐地區的人均收入在同一水平;排在11%~50%這一梯隊的印度人,其薪資水平與孟加拉國和巴基斯坦差不多;而最后剩下的5億人,他們的日子和非洲最貧窮的國家相差無幾。

    【CONTENTS】January.22 2018 China Economic Weekly

    What is the comprehensive financial ability of the 31 cities and provinces in China?